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六章 狱花绽放,编撰法门

第四十六章 狱花绽放,编撰法门

  因为又给戴回了沉重的镣铐,我爬起来的时候有些勉强,借着走道处几盏昏黄的油灯,瞧见郭佳宾和钟水月正给人推搡着,朝这边走来。

  厉声大叫的是那钟水月,她的脸色苍白,走路都无力,显然也是被灌入了蚀骨草,不过即使如此,她的声音依旧中气十足,将牢房里面吵得一片混乱。

  前面有讲,这日军二战时期修筑的监狱颇大,里面关押着超过五十人的囚犯,而且几乎都是男的。我不知道这些家伙因为什么而被关押至此,不过按理来说,越靠近门口的,罪行和威胁最低,像是我和达图上师这种的,则被安排在最里面。

  这里的牢房一股子陈腐的气息,尿骚翔臭味,让人发疯,除此之外,虽然经过艾蒿薰了,但那些体型硕大的蚊子依然像一只只微型轰炸机,在这里嗡嗡嗡地航行着,一不注意就是一个又麻又痒的大包,难受得要命,我也是托了肥虫子的福,虽然它不在,但是它的气息使得这些虫子望而却步,让我好歹是睡了个好觉,至于其他人,则休息的大部分时间里,主要的娱乐活动就是在拍打蚊子。

  牢房里面为何会混乱呢?

  这倒是与钟水月有关,这个正值妙龄的美艳少妇一出现在这里,顿时就有一大堆如饥似渴的壮汉嗷嗷直叫,全部都围到了铁栏杆前面来,手往前面抓去,想着哪怕就摸到一点儿那牛乳一般滑腻的肌肤,死了也是情愿,更有甚者,直接就不求人,黑暗中左右舞动,不一会儿,一股难闻的洗衣粉混合苦栗子的味道,就飘散开来。

  钟水月一开始还在大声抱怨着,然而瞧见这幅场面,顿时就心虚了,也不敢发声,让人带着,朝我们这边最里处走来。

  一行人走得近了,我才发现跟着前来的竟是许鸣,他先是跟牢头将郭佳宾和钟水月安排在了我的对面处,让人将门给锁好之后,带着一个盒子朝着我这边走过来。

  瞧见端坐在床上的我,他朝我笑了笑,说怎么样,被吵醒了?

  我点头,然后用下巴指了指对面那两位,说怎么回事啊,人家既然都已经投入你们门下了,怎么还给关了起来?

  许鸣一边翻着带来的盒子,一边跟我解释,说这两位了,也真是闲得发慌,许先生已经同意收留他们了,并且还答应给一个合适的位置,妥善安排,不过他们呢,却并不满意,一会儿嫌住宿条件差,一会儿又对我们的安排不满,总想把魔罗控制在自己的手上,当作底牌,以此求得富贵,于是在半个小时之前,钟水月和郭佳宾趁着夜色,带着魔罗从南边逃离,还伤了王伦汗手下的几个士兵,结果给麻贵发现了,直接将他们给抓了回来,魔罗催眠单放,然后把他们扔到牢房里面来,清醒几天,让他们晓得晓得什么叫艰苦,什么叫幸福。

  说完这些,他从盒子里掏出了一包牛皮纸,说这里是我到厨房里面给你找来的食物,玉米饼还有饭团子,你要是饿了可以吃一点;这里有盒蚊香,你晚上点一下,不用那么受罪;还有纸笔蜡烛,这些是给你誊写法门用的,这事情许先生交待下来了,只可惜麻贵太忙,到现在才想起来,还有,这儿夜里面会有些凉,我待会儿会吩咐人给你送床毛毯,你睡觉时盖着,我已经吩咐过牢头了,你有事就叫他,他虽然不通中文,但是比划对了,应该都可以帮你……

  许鸣这般唠唠叨叨地说着,我并没有说话,只是点头,他本来以为我会说些感激的话语,见我无动于衷,自觉没趣,于是站起身来,与我告辞离开。

  许鸣走后,我再次躺倒在床上,睁着眼睛,考虑现在的处境,到底应该怎么办。

  我想了好一会儿,实在有些头疼,虽然小妖和朵朵得以逃脱,又有虎皮猫大人在,然而蚩丽妹身在虫池,走脱不得,这里又是萨库朗重地,外围有持枪的武装分子,内围有大批实力不俗的降头师,再加上许先生这个逆天的恐怖角色,总感觉前途一片渺茫。

  我正想得头疼,旁边的达图上师有了动静,他轻轻地敲了敲铁栅栏,呼喊我的名字。

  对于这个同病相怜的仇敌,我还是能够保持着一定的尊重,起身来问什么事情?

  达图上师双手不断地在自己的身上各处挠着,小声地跟我商量,说能不能给他一盘蚊香?

  前些日厉害之极的他,此刻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光头之上有好多个红色斑点,显然那些凶猛的蚊子对他这光乎乎的脑袋最感兴趣。他本来还有些傲气,不过此刻却也是被折磨得没了精神,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心中不忍,于是下床来,翻了一会儿许鸣给我的盒子,没有发现火柴,于是用铁链敲了几下铁栅门,招呼牢头。

  那大肚子的牢头颠儿着板油就跑了过来,许是得了许鸣的吩咐,他倒没有了最初的暴戾,恭敬地问我话。

  我听不懂,把手中一卷拆开的蚊香地给他看,而达图上师则在旁边翻译,那人倒也爽利,直接取下走廊上的油灯,过来给我点上。我借着这火,顺便把蜡烛也点燃了,弄一点蜡油到床头边缘固定好,待那牢头转身离去之后,我将点燃的蚊香通过铁栅栏递给达图,还分了一半的玉米饼给他。

  瞧见我这般仗义,达图上师颇有些感动,说陆左,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当初倘若知道你的性子,不与你为敌就好了。

  我笑了笑,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人嘛,很多的对立都不过是立场不同而已,落难了,既是对手,也是熟人,相互照顾一下也是难免的。达图上师将玉米饼掰开,小心地放到嘴里,见我在整理纸笔,忍不住问我,说会答应许应智的条件了么?

  我愣了一下,说你怎么知道他跟我说什么条件?

  达图上师平淡地笑道:“你们中国人讲一叶落而知秋,我不必知道全部,但也能够知晓事情的发展。”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抬头瞧见在吃玉米饼的他,说依你的能力,只要肯低头,一定能够在萨库朗里面谋得一席之地,那又何必在此苦撑呢?

  听得我问,达图上师抬起头来,淡淡说道:“就如同我以前并不会抢夺那个香港商人的麒麟胎玉一样,同样的道理,我也绝不会屈服于萨库朗的淫威,这事关乎信念,宁死不屈。”

  他说得坚决,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而是专心地誊写起十二法门来。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是我修行道路上的第一位老师,因为是自学,所以我并不能够通晓,只是囫囵吞枣地背诵下来,很多却并不通其意。后来我谨遵外婆之意,将其销毁了,但是却依然有电子档存留下来,直到我后来真正能够了然于心,倒背如流的时候,才全部销毁于世。

  这经文总共有二十余万字,加上洛十八的注释,差不多有三十多万,煌煌大作,虽然经过了近三年的学习,以及虎皮猫大人的指导,但是我发现自己了解得越多,就感觉越发地深奥和晦涩,同样一句话,两年前和我现在,所理解的含义又各有不同。

  这是一部需要人倾尽一辈子心血去研究的典籍,而我因为人生阅历和修行浅薄的关系,更多的时候也只能短章取义,活学活用。但是许先生他不同,十二法门上面的东西,他应该通晓许多,只不过没有系统地融会贯通而已,倘若再给他原著一相对比,到时候他的实力一定会有大幅度的提高。

  要倘若如此,作为他的敌人,只怕会很难过。

  倘若是他跟我一方的,那自不必言,但以他的性子和行事的手段,与我却是南辕北辙,倘若让他知道我便是他最痛恨的洛十八转世,只怕我活不过明天晌午。

  不过万事都讲究圆滑,我这番誊写,东抄一句、西编一句,实在不行弄点反意,将十二法门改得似是而非,云山雾罩,这一天千儿八百字的写出来,倒也能够拖延一段时间,让我不至于惨死在这牢房里。

  当下我的主意打定,便开始殚精竭虑地造起假来,这可是一件十分困难之事,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回忆理解起其中的含义,然后再编撰,如此一番,倒也起到了复习和重新理解的效果,让我自己都受益匪浅。

  如此一用心,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得飞快,我仿佛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被蚀骨草弄得枯萎的经脉中,似乎有一丝涓涓细流在涌动,将我整个人的身体,都给滋润得恢复了些气力。

  不过幻觉终究是幻觉,当我认真去查探时,却无影无踪,根本无法找寻。

  即使如此,我的精神似乎也好了许多,越写越来劲儿,奋笔疾书,直把此刻的牢狱之灾,当成宁静下来的一次思考,重新审视自己。

  我整个人都完全沉浸在前人的无上智慧中,正值佳境,然而就在此时,对面一声甜美的呼叫,将我给吵醒了:“陆左小哥,求求你,能不能给我们也来一根蚊香啊,求求你啦……”

  我勒个去,这声音柔媚得厉害,我立刻听到旁边好几个壮汉气喘如牛,咕噜一下,一大口唾液就咽进了喉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