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十一章 离火隐身,魔罗暴走

第五十一章 离火隐身,魔罗暴走

  我匆匆换上了这名武装人员的衣服,瞧了一眼他那猥琐蜡黄的形象,再捏了捏自己的脸皮,感觉外面虽然混乱,但是就这般走出去,只怕浑水摸不到鱼,还是会给人认出来的。

  没办法,谁叫咱的气质就像那黑夜里的萤火虫,实在是太璀璨夺目了呢?

  好吧,其实就是因为这儿的武装分子都实在是太矮了,我比他们整整高出了一撮,使得旁人很容易就会瞧出来。外面持续地传来古怪的咒骂声,我瞧见那几个黑袍巫师正在驱赶着囚犯们走上三楼,知道再等下去,只怕就没有机会了,回过头来看虎皮猫大人,焦急地问怎么办?

  这肥鸟儿嘿然一笑,说你叫我一声女婿大人,便救你出去。

  嘿,这死肥母鸡倒还有斗趣的闲情逸致!

  我心中滚滚怒火,不过为了自由,却也不得不暂时屈从于它的算计之中,闷着头叫了一声“女婿大人”,这肥厮乐得肚皮颠颠,深吸一口气,朝着我脸上喷来,微微香甜,然后那爪子在屁股后面挠了挠,弄出一根色彩绚丽的柔软尾羽来,让我别在耳朵间。

  弄完这一切,它志得意满地趴在我的头上宣布道:“大人我当年从那崂山臭道士身上学来的离火隐身术,现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场,走、走、走,从一楼光明正大走出去,我看看这穷乡僻壤的窝子里,到底有谁能够拦得住你?”

  它说得如此牛气,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来,瞧见被虎皮猫大人这一口气吹过之后,那手还是手,脚也还是脚,只不过周身迷离,有着古怪的光线游离,将我给折射得不成模样,那手就像是被打上了马赛克一样,模糊得很。

  瞧见这诡异情景,我哎呀一声叫喊,说啥玩意这么神奇,以前咋没看你用过呢?

  虎皮猫大人嘿嘿笑,心虚地说没有用过么,哈哈,可能吧?

  瞧它笑得这般诡异,我这才回想起来,难怪我自认识它以来,这肥厮就神出鬼没的,原来并不是因为它如及时雨一般刚刚前来救场,或许早就猥琐地蹲在一旁瞧看,直到我们撑不住了,它才牛波伊轰轰地闪亮登场,凸显出自己的伟大……

  瞧见我的眼睛翻转,似乎想到了什么,虎皮猫大人咳了咳,催促我道:“快点吧,这玩意也支撑不了多久,倘若是被人发现你不见了,或者魔罗真的发了狂,到那个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紧急时刻,我也没有心思跟肥母鸡计较什么,当下也是将那被我敲晕的男人给拖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脚,整理一番后,推门而出,再回手将门给锁死。而到了此刻,我才发现二楼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挤到了楼梯处,被驱赶到了三楼去,末尾有两个武装分子扭过头来,往我这个方向瞧了一眼,但是却并没有露出惊异的表情,枪口下垂,很自然地移开视线。

  我瞧见这情形,知道虎皮猫大人果真是打了包票,没有半点儿掺假,于是心中大喜,快步冲到楼梯处,朝着一楼冲去。

  到了一楼,那沉重的大门口处有一个独眼黑袍巫师,这人个儿不高,然而浑身浓煞,展露出来的气势,并不比许先生的大弟子麻贵淡薄许多,显然也是这边的高层人物,而在门外,则站着一大圈儿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

  灯光照耀,众人围着的正中一人,却是个满脸刀疤的秃头汉子,这人有着鹰一般锐利的目光,以及虎狼一般雄壮的体魄,手上有一把很少在东南亚见到的Desert-Eagle,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沙漠之鹰,雪白铮亮。这种原本设计用来猎杀大象的大型手枪,除非是拥有过人的臂力和精准的枪感,要不然只能成为装波伊的工具。

  然而这玩意在秃头汉子的手上,那便仿佛一件小玩具一样,举重若轻。

  直觉告诉我,这人就是这几天从来没有露过面的大毒枭王伦汗,也就是这次行动的主事人。

  瞧见下面这么一副大场面,我便知道今天麻贵的这次行动应该已经是预谋已久的,而达图上师的行为估计也在许先生的掌握之中,要不然像他这样表面上看来基本没有什么利用和拉拢价值的人,是不可能会被从那牢房里放出来的。

  至于我,从许鸣和麻贵的反复叮嘱声中,也可以瞧得出来,他们对我还是蛮在乎的。

  当然,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看在那未誊写完成的《镇压山峦十二法门》。

  如果我真的把全本写完了,只怕我早已经给塞入牢中,一堆烂肉了。

  我从楼梯处走到一楼来,被铁门处的那个黑袍巫师注视着,心中莫名地就有些慌了,下意识想要躲闪这些人的目光,结果给虎皮猫大人一抓,头皮发疼,方才想起自己已经被那肥母鸡作过法,隐去了身形,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被人瞧了个透彻,不过也惟有稳住心神,将脚步放缓。

  在我与那唯有借助滑轮方能合拢的沉重铁门之间,有差不多十来个黑袍巫师,这些人在门口那个独眼巫师的指挥下,正在大厅中快速地做着布置,洒下了许多动物新鲜的血和内脏,勾勒出一个又一个古怪的符号来,让人瞧见了,直感觉血煞满天,莫名心冷。

  这些人不断地跑来跑去,将场中挤得满满,而且地上那么多东西,倘若不小心踩到,被心细之人瞧出不对劲,到时候必定会立刻曝光——瞧这阵仗,曝光就意味着死亡。

  我的心中发虚,不敢往前走,于是沿着墙角边缓行,还没走了几步,便听到那个独眼巫师突然大声地尖叫起来,嘴里面高声咆哮着,那些正在中间布置的黑袍巫师都慌了手脚,有的速度加快,有的却胆怯得直接撒腿想往外逃。

  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家伙,自然会受到最严厉的阻止,只见那个面相丑恶的独眼巫师飞起一脚,将领头一个给直接踹飞到了对面墙上去,我这边听到“啊”的一声叫唤,鲜血飚射一墙,好多都洒在了我的身上来。

  有了这样血淋淋的榜样在前,其他人蠢蠢欲动的心也顿时被浇得冰冷,纷纷招呼着,继续开始忙碌起来,而就在此时,从二楼处传来了急迫的脚步声,以及大声的呼叫,正沿着墙角缓步行走的我回头一看,却见许鸣、麻贵以及那几个黑袍巫师,带着一堆武装人员急冲冲地跑下来,而崔晓萱则早已昏迷,被麻贵扛在了肩上。

  虽然扛着一个人,但是麻贵的脚步如飞,三下两下,人便蹿下了一楼,绕过正在布阵的黑袍巫师,朝着门口冲去,而随后的许鸣则在高声示警:“那魔罗被达图这老鬼给附了身,并没有一味的杀戮和进食,而是有选择的进攻,事态的发展比计划的更加危急,再不布完这金刚萨埵逆魔阵,那就只有将大阵封死,等待下一次月圆之夜,再行度化了!”

  麻贵绕路,正好从我身边越过,我倘若给他撞到,别说是实力并未有完全恢复的我,即便是全盛状态,我也定然冲不出这重围,当下也是收腹贴墙,让过了他,然后气都不敢呼出,随着他的身后溜走。

  那独眼巫师听得许鸣的话语,当下也是有些着急了,大声喊道:“给我半分钟,马上弄好!”

  半分钟?半分钟对于平时的我们,或许只是眨眼之间,而就在此刻,却根本就是一种奢望,然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便有人不得不做出牺牲,那光头疤脸男王伦汗越众而出,走到了铁门中来,手中的沙漠之鹰朝着正匆匆跑下楼来的那些武装人员大喊,似乎想让他们折回楼上去,抵挡住暴起的魔罗。

  然而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哪里还有几个人有勇气返回身去,直面死亡?更何况发起狂来的魔罗定然是恐怖非常的,那些人早已经吓破了胆子,脚步根本没有停,王伦汗做了一个与独眼巫师同样冷血的决定,手中的那把大型手枪直接开了火,枪声将整个房间都震得一哆嗦,焰火前冲,而当头的两个武装分子直接就化作了一团碎肉飞扬而出,洒落了一楼道口。

  那些武装分子平日里对王伦汗唯命是从,此刻又瞧见这大毒枭展露出了冷血无情的冰冷,当下积威甚重,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折回了上面去,一阵爆豆般的枪声响起,连在一块儿的,还有人们绝望中迸发出来的疯狂嚎叫,以及凄厉的哭喊声。

  麻贵背着崔晓萱从王伦汗的身旁穿过,后面跟着的我为了躲闪许鸣,让开了一个身位,结果许鸣也跟着出了铁门,而我则被王伦汗给拦住了。

  所谓拦住,并不是他瞧见了我,而是枪口前指,然后与独眼黑袍巫师并肩而立,将那出口给堵住。

  他们的面容都变得无比严肃,我出不去,忍不住地回头瞧了一眼,却见从楼上滚下四五人来,接着一道黑影如同闪电一般,裹挟着腥风血雨,冲下了楼来。

  魔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