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十四章 圣女引路,黑暗潜行

第六十四章 圣女引路,黑暗潜行

  每逢乱世,必出妖孽。

  看到那些额头上纹饰星星的黑央族人潮水一般的跪拜下来,而麻贵等人也吓得不停颤抖,连步后退,我听了虎皮猫大人的吩咐,吹了一记口哨,将正在与王伦汗纠缠的肥虫子唤回来,然后不做停留,拉着那个四娘子就夺路而逃。

  我跑路,黑央族几乎没有人过来拦我,但是麻贵这边却有两个黑袍巫师反应过来,堵在了我的前面。

  逃命时刻,自然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快步冲在前面,朵朵比我更快,身形一遁,便出现在了左边一人的背上,一用力,那人整个儿就趴在了地上,起不来了,而我则是鬼剑一出,与那人手中古怪的短杖交击,接着随手一搅动,那人便握不住手中法器,朝着旁边跌去。

  我直接上前一脚,将他给踹飞到附近的药田里。

  这个时候那草堂左右的建筑已经全部垮塌下来,地皮颤抖,我即使已经跑出四五十米远,也有一种脚底发麻的震荡感,瞧着跪倒在那排垮塌草堂前的那群黑央族人,即使是趴在地上,也支持不住,不一会儿便东倒西歪了。

  那两个追逐我们的黑袍巫师被我和朵朵以最快的速度打垮之后,依旧还有三四个追了上来,不过虎皮猫大人却是个能说会道的忽悠高手,冲着这些人骂道:“妈蛋,你们都他妈的耳朵聋了啊,你们老大说他输了就让我们走,你们这是想扇他的脸么?”

  这一句话让那些人有些犹豫,回头瞧那麻贵,却不曾想麻贵的注意力已经被废墟中的一个黑影给死死吸引住,哪里有时间理会他们?

  在这样举棋不定的情况下,又有了悲惨先例,那些人倒是没有再上前来。

  我跑到对面的山脊上,回头瞧那熊熊的火光中,有一个身影从废墟中缓慢走了出来,那家伙是个身形干瘦的男人,肌肉萎缩,皮贴着骨头,眼睛发红,一脸黑毛,胳膊凝结似钢,指甲又黑又长,居然还闪烁着寒光,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一缕一缕的叫花装,不过却遮掩不住它冲天的死气。

  僵尸!

  而且还是极为恐怖的老僵尸,它不知道存在于世间多少年,我先前在黄斑老头儿那里斩杀的三头僵尸,跟它比起来,简直就是蚂蚁与大象的区别。

  这鬼物想来应该就是黑央族一直供奉着的老祖宗,它的一出场,整个空间都有浓重的死气蔓延,无数少女和婴儿的哭泣声在我的耳朵旁弥漫不休,无数僵直可怖的脸孔在我的眼眶前飘来荡去,那空气里面仿佛都有着恐怖的气息,吸上一口,心脏都会莫名的抽搐。

  我在小山包的顶上往回瞧来,隔得有好几十米,然而在那熊熊燃烧的烈火映衬下,我瞧见了它两个黑窟窿一般的鼻子在不停耸动,接着那一双仿佛黑暗深渊的红色眼睛,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我心中仓惶不已,根本就没有敢跟这样恐怖的生物目光相对,扭过头去,带着小伙伴们隐没在树林的阴影处。虎皮猫大人焦躁极了,仿佛被人抓到了尾巴一样,不断地大叫,让我快点儿跑,我也顾不得瞧稀奇,埋头一阵猛跑,结果又回到了山后的那一片苗圃药园里来。

  到了这里,我才回想起来,这里要有路出去,我何必再跟着他信出去?

  难道,我要从这山崖边,沿着那老藤攀爬上去么?

  我的心中犹豫,之前没有选择这方法,其一是觉得前面好混出去,其二终究还是觉得攀爬山崖,实在太过危险,倘若消息传出去,敌人很容易找到半山腰的我,无论是从下面、或者上面攻击我,我连闪避迂回的地方都没有,根本就是案板上面的肥肉,任人宰割。

  而此刻的情形,比之前更加严重,在这样美好的月光下,追兵一致,倘若想要杀我,或者是几梭子弹药,或者是悬崖上的一把砍刀,分分钟的事情。

  我环顾四望,突然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黑央族的族人来——四娘子对这山谷各处的通道,应该是最了解的,于是一把将她给抓过来,揪着她的领子,恶声恶气地说道:“这附近哪里有出山谷的通道,快说!”

  那四娘子给小妖和我的两巴掌给打懵了,而当那头老僵尸出世的时候,作为司职圣女的她立刻醒转过来,拼力想要返回,结果给小妖一记手刀给敲晕,刚才闻到了这满谷的药香,方才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死死地盯着我笑道:“哈哈哈,先祖重返人世了,它将遵从千年来的约定,带领我族永镇南疆,你们这些蝼蚁一般的家伙,就期望着未来不要太悲惨,太黑暗吧……”

  啪!

  又是一巴掌,将这个风骚圣女的神经质言语给打断,小妖贼笑嘻嘻地朝着这个戴着人皮面具的女人说道:“小妞儿,在我们面前,少装什么神棍,你以为我们会害怕?这样的老僵尸,我们灭了不是一个两个,借你两双手都数不过来,有意思么?我也不跟你废话,想活的话,赶紧说人话,你要还是这样疑神疑鬼……”

  这小狐媚子的眼睛一转,瞧见肥虫子晃晃悠悠地在后面跟着,一身红色的鲜血染满蚕身,便指着这肥嘟嘟的小东西说道:“让它去你肚子里面闹几圈,看你爽快不爽快?”

  肥虫子虽然没有听到小妖的话,但见自己被指着,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露出凶神恶煞的模样,然后望着那四娘子的大腿爬去。

  当肥虫子十几双腿抓着她大腿上的肌肤时,这个小神婆立刻崩溃了,指着崖边那些黑窟窿说道:“谷里面有地道可以通向外面,不过这是最高机密,只有族长和几个老资格的族老才知道,不过我小时候曾经爬过那些洞子,里面有一些可以通向外面的暗河,泅渡几分钟,就能够出去了,就是不知道你们会水不?”

  听得四娘子这般说,我不由得一阵欢喜——要说短时间攀上山崖,便是借我一双翅膀都搞不定,但是说到泅水,有着龙哥赠送的天吴珠,这对于我来说就是小事一件了。

  而且后有追兵,倘若黑央族的人跟那个刚刚出土的老僵尸谈妥了追来,我们潜入水中,应该还是能够避祸的——说来我也真够倒霉的,那僵尸瞧着是得有几百年没出土了,怎么我一来,它就往外蹦,这什么节奏?

  我、出门没有踩到狗翔啊?

  情形危急,我们不敢作停留,让那四娘子引路,我们在后面跟随。有着肥虫子在大腿处晃荡,时不时地在腹股沟下滑行,这蒙面女人倒也不敢拒绝,只是犹豫地说道:“那个时候我还小,后来这些岩洞被设为禁地之后,我就没有来过了,要是带错了,你们可别怪我。”

  我点头,作出一派温文尔雅的风范,含笑说道:“好的,我们不会怪你的,反正那个时候你已经死了。”

  听得我这淡然而坚定的威胁,四娘子的脚步不由得一阵乱,差一点摔到药田里面去。

  好不容易站稳身子,她回过头来,幽怨地看着我,说你这个人好狠心啊,我自十岁之后,族中青年都奉我为女神,但有所求,莫不允从,为何你会这般对我?

  我摸了摸鼻子,说藏头露尾的家伙,我需要给你好脸色看么?有本事你揭开面具下来,倘若是一个美女,我顶多下手的时候轻一些,让你死得自然一点。

  四娘子听我这满不在乎的话语,愤怒地转过头去,在一排排的黑窟窿中,找了一个最宽敞的山洞,埋着头往里走。

  我在后面没有说话,其实世间之理皆是如此,我在乎你的时候,你是女神,不在乎你,管你是谁?在被我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过后,这四娘子显得有些颓丧,默不作声地前面行走,山洞里面黑乎乎的,而我这番逃命,背包里的强光手电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没有光,但是小妖却道无妨,将虎皮猫大人给的生日礼物握在手上,然后一激发,竟然有幽幽的蓝色光芒出现,照亮前后三四米的距离。

  这光虽然幽暗,但却已经让我们看清了脚下的路,于是一路小心行走,并不停歇。

  我之前有谈及过,说我这人有幽闭恐惧症,最烦厌钻洞子,然而类似的事情干多了,却已经早无感觉,开始四处打量起来。这一对比之下,我才发现这悬崖山壁里面的洞穴,有点儿类似那蜂窝煤,处处相连,感觉四通八达,并没有一条路走到黑的那种通道。

  而且让我惊奇的地方是,这里面应该还是以前黑央族聚居之地,因为一路上,我看到有好多人类生活过的痕迹,虽然看着年代有些久远,但是却也能够肯定,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至少住着上千口的人。不过作为万灵之长,没有什么东西都阻挡他们对阳光的向往,所以才会搬出岩洞。

  我们在这四通八达的山洞里面行走了好一会儿,可是一直没有找到什么暗河之类的玩意,我没有耐心了,正想上前过去,找这领路的四娘子质询,结果一声凄凉的吼声从山洞外传了过来,漫天的死气充斥空间里。

  黑暗中,有大量带着翅膀的小东西被惊得四处飞舞,而我的心头一凉。

  啊,这么快就追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