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十七章 凶龟涌涌,寒潭出凶

第六十七章 凶龟涌涌,寒潭出凶

  黑天来临,万物归一;苍凉寂灭,死神永生。

  在我的脑海里,突然间就浮现出了这十六个大字,它并不是汉字,也不是我所瞧见过的任何一种文字,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知,简而言之,我可以把它称之为“意识投射”。

  我的心中发凉,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这字面上所覆盖着的,到底是个什么含义,一时间竟然愣住了神。而就在我心神大乱的时候,地上那头不断挥舞手脚,想要翻转过身来的家伙突然一扭身子,其中的一个头颅陡然长了一截,一口,便咬在了我左手的大拇指上面。

  我感觉到左手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发现这拳头大的头颅上面色彩斑斓,紫色、蓝色汇聚成一块儿,将它这梭形头颅弄得十分凶猛诡异,密密麻麻的碎齿紧闭,咬合力强大。

  我这手疼痛,顿时就发了火,恶魔巫手一激发,宛如烙铁,那乌龟吃不住热,松开了嘴,我抽出来一看,发现拇指上面全部都是细密的牙印,上面尽是鲜血。朵朵跟了过来,瞧见这乌龟好歹不分,直接开咬,气得一脚将这脸盘儿大的乌龟踢得直转悠,甩飞出去,哼哼直道:“臭乌龟,不替你说好话了,臭屁猫,把它炖了吧,我可不拦着!”

  虎皮猫大人躲开朵朵这一脚,在半空中听了这话,乐得嘎嘎直叫唤,说好啊,这么多乌龟,可够我们吃一个冬天了。

  朵朵是个善良的小姑娘,但任何事情一旦涉及到我,就纯粹地帮亲不帮理,完全就是一边倒,抓着我流血的手,忿忿不平地说道:“这乌龟太坏了,居然敢咬陆左哥哥,哼,全部都给吃了才好呢!”

  我将气行于手部,那伤口便开始停止了流血,没有再发作,不过直到此刻,我还沉浸在那十六个字的意境当中,不能自拔,思维也有些堵塞,反应难免迟钝了许多,虎皮猫大人瞧见我脸色有些不正常,于是收敛起了嬉皮笑脸的模样,问我,说小毒物,刚才你扒开那乌龟腹甲上面的泥垢,上面似乎有一些符文,怎么,你能够看得懂?

  我摸了摸鼻子,说对,我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文字,但是却莫名其妙地看懂了里面蕴含的信息——“黑天来临,万物归一。苍凉寂灭,死神永生”,大人,你倒是说说,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听我将这十六字说出,虎皮猫大人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凝重了几分,闭口不言,一时间竟然陷入了沉默。

  我知道它在沉思,也不搭腔,把鬼剑抽出来,将旁边另外一头双头龟给撬翻了,再打量那腹部,然而让人遗憾的事情是,上面除了黝黑的泥垢,就是一些天然形成的纹路,再也没有我之前那种醍醐灌顶的醒悟和感动。

  我一时着急,连着掀翻了好几个,双头的,单头的,都没有瞧见与之前那个乌龟腹下一般的符文,便是类似的,也没有瞧见,我当时就起了疑惑,站起身来,朝着这拥挤的龟群中走过去,想去找那个被甩到另一边儿的双头龟。

  仔细数一数,这片浅滩上差不多有两百多头乌龟,而这些老乌龟不知道存世多久,早练就了一身淡定功夫,并没有如那动物世界里面的小龟儿一样蹦蹦跳跳地逃避,见到我挤进来,稍有活力的也只是挪挪身子,而有的实在太懒,直接就将头颅和四肢一缩,不管不顾起来。

  这脸盆大的乌龟一个挨着一个,还真的难找,我小心翼翼地在龟群中摸索了好一会儿,竟然没有瞧见那头暴起伤人的家伙。我旁顾四望着,而就在此刻,虎皮猫大人一声尖叫道:“唉,该来的总将是要来了,这就是命运轮回啊,这世上,有谁能够逃过?”

  我抬起头,问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知道么?

  虎皮猫大人一声长叹,正要发言,突然双眼瞪得滚圆,朝着我的身后一指,大叫道:“小毒物,小心身后。”其实虎皮猫大人不作提醒,我也感觉到身后有一股让人直冒寒气的气息正在快速接近我,有一道劲风朝着我的后脑勺甩来,那声势,分秒钟便能够将我给抽到对面山壁上去。

  我当时也是反应及时,飞身便往前扑,朝着前面一头体型尤为硕大的乌龟背上趴下,刚刚一挨着这长着绿毛的龟壳儿,我便感觉到一道黑影裹挟着腥臭难闻的鱼腥气息,几乎是贴着我的头皮擦过,呼的一声响,我的耳膜都被这种高频率的风声给震得直发麻,当时就地一滚,鬼剑就朝着那黑影划去。

  然而我这全力一刺,还是捅了一个空,虚不受力,接着那道黑影倏然往着左边黑暗处的潭边缩去,当我翻身起来的时候,那黑暗中已然全无之前突袭的影子,唯有那潭水上面的水纹,来回震荡。

  我瞧着那消失的黑影,不由得一阵后怕,回过头来,瞧见两个朵朵和虎皮猫大人围到了我的身边来,问我还好吧。我摸了一把脑袋,上面一股鱼腥草的味道,有黏稠的液体粘在上面,放到眼前一瞧,呈现出墨绿色,我皱着眉头,说刚才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小妖也是有些吓到了,瞧见我没事,拍着胸脯说道:“好像是一条触角,从水里面突然钻出来,一甩,差不多有十多米长呢,快点往石门那儿退一点,要是再次袭来,你未必有刚才那种好运了。”

  这小狐媚子平日里十分嘴硬,然而此刻却显得格外关心我的安危,我的心中也有些虚,抬腿就想往那山石处跑去,突然就在这个时候,空间中又有那呜呜的哭泣声传了出来,接着这声音变得杂乱,嘤嘤嘤、呜呜呜,一时间就成了儿童医院,各种各样的哭声渐起。

  我暗觉不妙,照着这些乌龟的间隙,朝山壁石门那儿跑去,然而刚刚跑出两步,那些刚才还安静得如同死物的乌龟突然全部都探出了头颅,睁开了眼睛,原本还黑黝黝的眼珠子,这会让竟然散发出绿色的光芒来,让人心中略微胆寒。

  我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了,正在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抬着腿嘴巴离开,结果旁边一头乌龟突然加快速度,朝着我一口咬来。

  我知道那种凄惨的声音触发了这些乌龟狂躁的情绪,瞧见这乌龟无端变得凶猛了许多,也不敢与其纠缠,鬼剑挡住这一咬,人便朝着空隙处冲去。我奋力逃出龟群,回头一望,却见那些拖着绿色龟壳的冷血动物,本来懒散不动弹的它们仿佛打了鸡血一样,高昂着头颅,那一双前肢正在奋力地拍打着地面,接着朝着我这边奔来。

  小妖和朵朵在前面领跑,我一边跑,一边仰头问虎皮猫大人,说这什么个情况,这些乌龟怎么都发疯了?

  虎皮猫大人飞在空中,倒是并不怎么在意那些笨重的乌龟,而是一直凝望着刚才那处寒潭水面上,听得我问起,回答说不知道,可能吧。我说这些疯了的,有得治?它摇头,说你有药么?我摇头说没有,然而已经跑到石门处的朵朵却开始念起了六字真言来,身体隐隐散发这微黄的佛光来。

  修佛禅的鬼妖,对于心的领悟,并不像她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幼稚。

  我们奔到石门之前,转过头去,看见那些脸盘大的乌龟奔涌而来,拳头大的头颅上目光凶狞,嗷呜嗷呜直叫唤。这些被引诱得无端凶狠的乌龟速度不快也不慢,但是看着这挤挤的龟群,我们的后背都抵在了石门之上,心想着倘若这些乌龟扑上来,这弯腰攻击,还真算是累呢。

  单个乌龟并不算麻烦,关键是这些发疯的凶龟足足有二百多头,而且还都活了不少岁数,人都说龟寿,属吉祥之意,这全部都宰杀完毕了,只怕我的阴德也要亏损许多。不过我这边发愁,小妖倒是有了办法,一声唿哨响起,二毛庞大的身体便从她怀中飞跃出来。

  这畜牲脱离阵法支援,能力越发弱小,虽然有那符箓化鞍,勉强维持,但也算不得什么厉害角色,当然,凡事都是相对,对于这些王八壳子,二毛则是一番欢快地奔跑,一招“战争践踏”,弄得那些凶龟也仓惶四逃。

  二毛逞着威风,得意洋洋,这畜牲好久没有出现了,欺负这些乌龟倒是有些上瘾,正猖狂间,凭空飞出一道大腿粗的滑腻触手,抵临这大型貔貅的身子,前端一卷,便将二毛给勒了起来。

  我瞧了个真切,知晓这寒潭之中,定是藏有一头怪物,而我们的到来,应该是打扰到了它,所以才会这屡次三番地散发出恶意,想要致我们于死地。二毛被擒,我不能袖手旁观,当下鬼剑一抖,长了一倍,脚步滑动,人便飞身上前,一剑斩在了这黑色触手的中间部分。

  鬼剑到底是极端锋利之物,与那触手一相接触,除了一开始还有一些坚韧之感,然而当我用劲逼发之后,嘶的一声响,那跟我大腿粗细的触手应声而断,将近有四米长的前端给我砍了下来,另一头则缩回潭底。而断肢也凶狠得很,即使脱离了,还是死死地勒住二毛不放松,还得小妖冲过来解围。

  那断肢触手缩回了潭中,沉默了几秒钟,我们前面的这些乌龟也静止不动,然而在下一刻,仿佛发生地震了一般,整个空间都在颤抖,这般东摇西晃,足足有了三分多钟,我脚底一滑,跌坐在地,瞧见从左边出的那潭水里,缓缓浮出了一个房间大的头颅肉丘来,猛然一睁眼,十八盏绿光,照耀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