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三章 镇压十万,山峦大阵

第八十三章 镇压十万,山峦大阵

  万万没想到,附在四娘子体内的白光,竟然是这么一个粗豪的纯爷们?

  节操不见了,我当时就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但见那一道宛若圣光的白光朝着头顶射去,我仰起头,那白光附在了头顶壁画的一片祭台上,那里也有一个如熊蛮子额头的那巨大眼睛,我之前进入大殿之内,似乎就是从这儿射出一道神光,笼罩着我,才使得我被许先生给擒住。

  白光入得画彩里面,那坚硬的岩顶一阵起伏,如同波浪一般,感觉好像在一瞬间就活了过来,再接着,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喷出一股气息,红黑黄白四色,然后各化作一樽巨鼎,分镇四周,鼎脚都有齐人高。

  当这巨鼎出现,隐隐勾连,而这空间中的重力似乎立刻沉重了好几倍,虎皮猫大人猝不及防,砰的一声摔落在地,大呼小叫,而我则连举手投足,都显得有些困难,一切都有点儿慢动作的感觉。

  镇压十万山峦大阵!

  我终于明白十二法门为何会以“镇压山峦”为名,这所谓镇压,便是为了守护。

  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头顶射落几道流光,朝着我们几人额头飞来。

  这流光一入体,全身所承受的压力陡然一轻,恢复常态,然而正处于场中的许先生却面容一肃,全身散发出一股杏黄色的光芒,正努力与这种重压作抵抗。四娘子昏迷,央仓受创,我和杂毛小道跟在熊蛮子的身后,冲到了许先生的面前,呈三角形围住,冷冷瞧着此人。

  虎皮猫大人摔在地上,破口大骂,好不容易飞了起来,晃晃悠悠地飞到我们身边,大声嘲笑道:“怎么样,许映智,感觉如何?在别人的主场上,你倒是逞什么威风呢?”

  许映智阴沉着脸,不说话,只是一甩手,衣袖翻卷间,一道红光舒展出来,朝着虎皮猫大人飞射而来。

  这东西的初始速度快得让人诧异,几乎连炁场灵觉都捕捉不了,不过还没有飞出几米,立刻就被那大阵中的压力所影响,开始做抛射,往下斜斜插入,到了我这儿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前进的力量,往着地上掉坠而去。

  我下意识地退开了两步,瞧见这是一条十几厘米的赤练蛇,又细又长,蛇头仅有尾指大,寒芒从它那黑玻璃珠子的眼睛中闪露出来,瞧着毒性应该巨大。

  许先生待这蛇镖落地,却是大概算计清楚了场中增加了多少重力,继而出手,连续三镖,分袭向了我、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那蛇镖高高抛去,借助这巨大的重力从空中准确地朝着我射来,即使以此刻的阵法牵绊,许先生依然能够保持最佳的速度和准确性,不过我却并不会让他得逞,回复常态的鬼剑再次黑雾翻滚,长了一倍,朝着那蛇镖斩去。

  然而鬼剑一旦触及那飞射而来的蛇镖,那玩意立刻爆裂开来,化作一大团密密麻麻的灰末,朝着我扑散开来。

  瞧见此景,我心中又惊又疑,快步后退,鬼剑上面陡然生出一道旋风,却是附在剑身里间的朵朵出手,将这东西给吹散开去。瞧见这东西有所蹊跷,抖落鬼剑,上面吹出几道相通的旋风,朝着旁边的蛇镖喷去,然后退出一大片安全范围,低头一瞧,这地上竟然分布着蚂蚁窝一般密密麻麻蠕动的虫子,比蚂蚁还要小,将这古老的石砖给咬了个通透。

  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也纷纷避开,瞧见这散落一地的蛊虫,不由得咂舌不已,没想到许先生被这阵法给困得死死,竟然还有这诸般手段,差一点就着了他的道——倘若如此,只怕他来跟我们谈条件,而恰逢肥虫子昏迷不醒,我们就不得不答应了。

  好险恶的用心,好不屈的意志,瞧着这个不断移动脚步,让自己保持完美爆发状态的许先生,我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恐惧和敬意,与旁人面面相觑,正犹豫间,却见熊蛮子从角落中折返而来,手上竟然提着一把表面裹覆着岩石的大刀。

  这刀的造型有点类似于麻贵的鬼头刀,然而更加简陋古朴。

  手上提着这么一把大刀,这大将军便气势十足,朝着场中许先生悍然冲去。

  在这最为危险的一刻,许先生发挥出了他作为蛊师应有的实力,从衣服内掏出一个布囊,然后开始朝前面抛洒,让人惊悸的画面出现了,在许先生周身八米处,竟然有密密麻麻的虫子从虚无中诞生,这些虫子各种形态,蝎子、蜈蚣、蜘蛛、蚂蚁、蟑螂、蝇蛆……诸如此类,林林总总,不过都极为细微,不比那栗米大上多少。

  一只蚂蚁能够拉动自己体重1700倍重量的东西,所以场中压力对于它们来说几乎不存在太大的问题,活动自如,四处扩散。

  而几乎在一瞬间,许先生就把自己身周变成了一片虫子的海洋,看得我们心中发麻,浑身发痒,然而熊蛮子却根本不管这些,奋力朝着许先生冲锋。待走到虫海之中时,那些黑色、红色、白色、蓝色的虫子几乎都听闻命令一般,纷纷爬上了这大将军的腿上,然后在接下来的几秒钟内,这些千奇百怪的蛊虫布满了熊蛮子的全身,然后彼此的爪子勾连,展现出了惊人的力量,居然将熊蛮子给直接定在了离许先生还有四米的前方。

  我们听到那宏观力量在于微观力量博弈时,散发出来的那个古怪声响,仿佛整块地皮都要掀起来一般,然而当熊蛮子被那些蛊虫完全覆盖住的时候,许先生的脸上不但没有笑容,反而往后缓慢地移动了几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被无数蛊虫覆盖的高大黑影突然有幽蓝的冷光出现,一开始只有一点儿,接着迅速蔓延开来,那黑影被一团幽蓝的火焰给吞灭,然后周边那些蛊虫也被这冷焰给燃烧起来,从黑影一直蔓延到了地上,并且朝着四周散开而去。

  幽冥之火,可燃生命之魂,熊蛮子并非只有蛮力,它有着太多的岁月沉淀,探索世间那些未知的事物,并且这里可是它绝对的主场,没有人能够撼动它的位置。

  瞧见自己弄出来的虫海给熊蛮子全数燃烧,所有虫子如同泼了汽油一般噼里啪啦地直作响,空气中一股焦香混合腥臭的怪味不断盘旋萦绕,让人脑袋晕晕的,许先生怒火中烧,奋力大吼道:“你们,真的要做得这么绝么?”

  瞧着一代天才即将陨落,虎皮猫大人嬉皮笑脸,在空中兜圈子,绕来绕去地呼喊道:“我们倒是想放你一马,可是你擅闯人家陵墓,惊扰了先灵,现在明明是这位高大威猛的老哥跟你过不去,为何还要问我们这种问题?”

  熊蛮子还在继续用幽冥之火焚烧那些蛊虫,劈里啪啦,而许先生则将视线投射向了我,开始好声许诺道:“陆左,我刚才都瞧明白了,那个白色幽灵,以及这头千年僵尸可都与你有关,我知道你能够跟它们联系,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我止干戈,而我这些年在东南亚闯下的偌大产业,都可由你来继承……”

  他用低沉舒缓的语调说道:“出去之后,我退居幕后,而由你来坐这头把交椅。如果你不喜欢在这边,我还可以跟你师叔说一句,以后邪灵教的内务你也可以参与,如何?我知道你是半路出家,没有人给你系统的教学,不如这样,我来教你,手把手地帮带,相信你一定可以超越洛十八,成为名震天下的苗疆蛊王,怎么样?”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皱眉问道:“我师叔?”

  瞧见我似乎有所意动的样子,许先生脸上露出了颇为自豪的表情,傲然说道:“你师叔他啊,跟你的情况差不多一样,他可是我一生的骄傲,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我消失的这些年,可都是在……”

  他话还没有说完,一直在与那些蛊虫搏力的熊蛮子怒吼一声,整个空间都在不断地回荡他的怒意,接着下一秒,这南征大将军倏然出现在了许先生的面前,用手中的大刀打断了许先生的蛊惑。

  铮!

  一声巨大响动,许先生举手拍在了那大刀侧面上,然而终究是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道,朝着后面退了两步,跌倒在地,而就在那一躲闪之间,熊蛮子反手上撩,一阵血光冲天而起,许先生的左手立刻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朝天飞去。

  啊!

  许先生终于喊出了只属于弱者的呼喊声来,那左臂朝着天空飞起,复而坠落,被他用脚勾住,然后踢到自己胸口,断肢立刻伸出几缕肉丝,朝着喷血的伤口处连接而去——我心中诧异,这家伙竟然可以断肢重生?

  许先生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倘若不是在这样复杂的大阵中,我们怎么能够杀得了他啊?

  我诧异非常,然而熊蛮子却毫不停顿,大刀再次下劈,复一斩,许先生的右脚也齐膝而断。如此两招,许先生竟然被熊蛮子给直接弄残——如此,他就会老实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