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章 三亚再现灵修会

第十章 三亚再现灵修会

  “什么古怪?”

  我用眼角余光打量这三个长得一副狐狸妖媚模样的漂亮嫩模,瞧见她们正朝着我们这边看来,于是不动声色地朝他们点了点头。我往日总说小妖是个小狐媚子,然而她虽然长相狐媚,却是清纯天然,并不是这几个妹子一般,纯粹是用美容产品和整容技术弄出来的——眼睛大大,下巴尖尖,流水线一般的产品。

  除了感觉她们并不可能是原装货之外,我倒是瞧不出什么蹊跷来,问杂毛小道,这个家伙却是微微一笑,说小毒物,说实话,混迹江湖的本事呢,你还真的比我弱上许多,我不告诉你,你自己悟吧,懂了就是你的收获,不懂,你就去找块豆腐撞死吧。

  此话说完,他硬拽着我返回了酒桌上,几瓶啤酒喝完,然后大声喊道:“毛毛,一会儿你们还有什么活动不?要不要去我们住的度假村里面,看小星星啊?”

  那个眼睛最大的漂亮妹子吃吃地笑了,说大哥,你真幽默,要看星星,上山去瞧,去你房间里面看啥小星星啊……呵呵,今天就到这里了,戴菲姐让我们这几天好好休息,等着周六参加大活动呢——对了,茅大哥,那天你要不要来啊,我们有好多姐妹都在哦,怎么样?

  杂毛小道一脸的贱笑,说毛毛妹子邀请,我怎么能够不来呢,你到时候打电话给我,我一定过来捧场!

  这话说完,杂毛小道拍着我肩膀,我很自觉地站起来去前台结账,完了之后一扭头,瞧见这家伙居然开着一辆黑色奥迪在马路牙子前停下来,然后叫我来开车,他自个儿钻到了后车厢里去,和两个妹子挤一起。

  在外人面前,我极为给这个家伙面子,闷不吭声地当起了小弟,将这三位美女给送到了一家星级酒店前,瞧着她们扭动着婀娜曼妙的身影走进酒店,我才一把抓住杂毛小道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老实交代吧,什么个情况,这三个妹子到底哪里有问题了?”

  杂毛小道盯着最后走进酒店旋转门的卡罗,那女子的臀部丰满宛若桃形,颇为漂亮,忍不住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说小毒物,你的观察能力到底还是有些奉欠,那个毛毛,你瞧她双眼的眼角上翘,狐媚众生,乃修炼了桃花煞媚功的结果,而那个苏柠和卡罗,身材火爆,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瘦的地方不盈一握,那是修行过兽行吸阳术的征兆,而这两门邪功,都与全能灵修会有关系。

  “全能灵修会?”我有些诧异,不知道这个新蹦出来的名字到底又是一个什么组织。

  杂毛小道见我全然无知,敲了敲额头,说忘记全能灵修会盛行的时候,你还没有出道了,简单跟你解释一下这个组织吧——它在2002年至2005年的时候在南方市、魔都以及台湾十分盛行,是一种打着瑜伽、灵修和天地一体为旗号的聚众淫乱组织,它的骨干成员通过吸阴补阳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再通过会费来聚敛钱财,因为解放天性,使得很多富豪、政府官员都沉溺其中,闹出了好几件大事情,后来局里面插手介入,将它组织的首脑人物给一网打尽,这才消停了下来,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

  我说啊,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啊,这个到底用什么罪名?聚众流氓罪?

  “杀人罪!她们做的这种事情,跟道家佛家这种温和的双修之术不同,反而有点类似于鬼修中的吸阴采阳之术有些类似,如同吸毒,越来越想,但如果次数多了,会让人精神萎靡不振,肾脏虚弱,精力不生,从而整日混混沌沌,最后终于虚弱而死!”

  杂毛小道沉声说道:“这件案子当时是我大师兄督办的,而全能灵修会的首脑最后也是被大师兄率领七剑给擒获的,这个人你应该是见过的,刘子涵,你还记得不记得?”

  听他说了这个名字,我眯着眼睛想了一下,感觉有些耳熟,却总是想不起来,杂毛小道提示我道:“你们在怒山集训的时候,她正好从白城子监狱里面被小佛爷率众救出来,而后又奔赴滇南,接掌勐腊鸿庐大头目扎铎留下来的势力……”

  “媚魔?媚魔刘子涵?”我恍然大悟,立刻喊出了这个头领的名字来,杂毛小道点了点头,说桃花煞媚功和兽行吸阳术都是全能灵修会的招牌功法,而媚魔此番又从监狱中复出,我今天在椰梦长廊碰到她们的时候就留了心,可以接近,就是想知道她们在这边,到底有什么谋划。

  我摸着鼻子,说不对吧,整个东南局首脑在三亚举行年会,她们还有什么胆子敢在这儿弄,是不是有些胆大包天了?

  杂毛小道哈哈一笑,说偌大的一个城市,只要行动隐秘一点,未必会撞到,再说了,你们宗教局开会也就这两天,到了三天之后,大家撤离了,她们有什么好怕的?你刚才不是听说了么,她们这几天基本上都不会出来活动,就等着你们离开呢,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跟这个媚魔,还有她旗下的美女们,交一下手啊……

  我点头说好,话说这并不是什么苦差事儿呢,咱们左道行侠仗义,路见不平,自然要拔刀亮剑的。

  我们两个回到了车里面,我拍了拍方向盘,问这车是谁的?

  杂毛小道说是从掌柜的手上拿的钥匙,好像也不是公牌,至于是谁的车,那就管不着了。

  这厮平日里对这等小事从来都不介意,手上有两千块钱,直接塞给路边的可怜老人,这事情他做得从来不少,说好听了是豪侠仗义之辈,不好听点就是个甩手掌柜,没有钱了就找朋友蹭吃蹭喝,我也习惯了,并不再问。

  我们开着返回局里面租用的度假村,杂毛小道问我刚才为何这么急找他,我便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杂毛小道,这个家伙听得一阵激愤,怒发冲冠,恨不得跳下车,直接去找罗金龙算账。

  我拦住他,将罗金龙的身世背景说给他听,然后将这件事情总体来做了一个分析,他按捺着性子听完,然后沉吟了一番,说得,我知道了,咱们还是来点阴的,让这小子有劲没处发,最后还给憋屈死,对吧?

  我说反正咱们找自己机灵一点,不要再栽进去,现在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为这个小子弄得一身狼狈,实在不值当。杂毛小道点头,说也对,这事情得好好谋划一下,反正不能够这么便宜这个小子,做了坏事倘若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只会越来越多。

  我们两人开着车返回住处,发现秦振、滕晓和朱晨晨都在客厅里面,见我们进来,都站起身来问好。

  朱晨晨脸上还有泪痕,瞧见我有些不好意思,扭过脸去,而滕晓则走过来,络腮胡子上面写满了认真和严肃。秦振拉着我的胳膊,跟朱晨晨和滕晓说道:“你们两个就被担心了,陆左跟陈老大的关系好得很,他既然答应下来的事情,就是板上钉钉了,对吧,陆左?”

  敢情秦振已经将朱晨晨劝得回心转意了,但这两人就怕借调一事搞不定,所以才在这边等着我呢。

  其实既然朱晨晨的思想已经转过弯来,那别的事情就好办了,我拍了拍滕晓的肩膀,然后对朱晨晨语重心长地说道:“晨晨,人生之路漫漫长,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碰到一两个人渣呢,不过既然找到了一个知心爱人,那便需要珍惜,你俩且等着,我这就打电话问一下大师兄有没有空,然后带你们两个去见一下他,怎么样?不要再走极端了,我们都是同学,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姐妹,凡事有我,便不用怕。”

  朱晨晨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说谢谢,而滕晓重重拍着我的肩膀,眼神坚定而执着。

  我在跟他们几个说话,杂毛小道已经打电话给老赵了,这会儿挂下电话,说大师兄今天晚上略忙,不过等到十点钟的时候,有十五分钟的空闲,让我直接带着他们两个人到大师兄的住处去。我瞧了一下手表,还差半个小时,于是与杂毛小道一起,带着滕晓和朱晨晨朝着外面走去。

  我们带着滕晓和朱晨晨去见了大师兄,大师兄很热情地接见了他们,然后在一番热烈交谈之后,告诉他们回头就操作,最迟到了农历新年的时候,便可以调职了,让他们放下心里包袱,轻装前进。

  得到大师兄的承诺,滕晓和朱晨晨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恭谨地告辞离去,而大师兄则将我和杂毛小道拉住,一双眼睛明亮,漫不经心地问道:“瞧你们两个人贼笑兮兮的样子,是不是准备弄罗金龙呢?”

  我们两个自然不傻,连忙矢口否认,大师兄却毫不留情地说道:“想搞就搞,不过我告诉你们,不要弄出事情来,还要我来给你们擦屁股,特别是你,陆左,你升副巡视员的事情许老在操作,别让他被动,知道不?”

  我们两个好是一番拍胸脯,退出大师兄住处之后,杂毛小道朝着我胸口拍了一拳,说嘿,你小子升官蛮快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