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七章 老友见面话招降

第十七章 老友见面话招降

  白露潭回转过脸庞来,瞧向我,在犹豫了一秒钟之后,终于停下了脚步,缓缓回过身来。

  这是一个小厅,四周都是电子设备,光显示器都有二十来面,不过此刻却都已经一片雪花,靠近中间的位置有一个环形长桌,椅子散乱,上面还有好多文件和资料,显然此处应该是有人的,只不过刚刚撤离了而已,白露潭站在长桌的对面,瞧向了我,嘴角努力挤出了一丝微笑,艰涩地喊道:“陆左,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们居然还会再见面……”

  我刚才在与笈多大师交手的过程中受了点小伤,而且一番剧烈交战,全身的肌肉拉伸,总是有了些疲累,拉了一把转椅过来坐下,一边喘息,一边嘿然笑道:“是么,在你的心中,应该早就已经当我是死人了吧?”

  白露潭摇头,说没有,这一年多的时间以来,我虽然一直在四处漂泊,但是也有关注到你们的情况。你知道么,在你们逃亡的每个日夜里,我几乎都会失眠,睡不好觉,吃不好饭,整个人都处于深深地内疚和自责当中,后来当我知道你们已经洗脱了罪名,才终于放下了心来……

  白露潭回忆起当初在西川时的情景,一双眼睛似泉水,水盈盈,瞬间就想那琼瑶剧里面悲怆苦情的女主角,莫名就让人生出了几许柔情,觉得这样的姑娘,终究不应该是坏人。

  然而这样的事情我见得太多,心都已经冰冷如铁,知道这样的女人在人前装出楚楚可怜,人畜无害、岁月静好却多病多灾、多情伤状,且善于心计,野心比谁都大,和那被农夫用体温救回来的蛇一般,只要有机会,便会直接张开锐利的嘴巴,将你直接咬死,一点儿情面都不会留。

  想到这里,我嘴角都忍不住抽搐起来,凝声问道:“哦哈,原来如此啊,我倒是有些受宠若惊呢。其实我一直都在找你,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白露潭含着晶莹泪珠的眼睛眨了眨,十分配合地朝着我问道:“为什么?”

  我长长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波涛汹涌的心情变得平静一些,然后开口说道:”这一年来,我也和你一样,每个日夜都在思考,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你,曾经与我生死与共的同学和战友转过脸来诬陷我,现如今,在这里瞧见你,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从始至终,都不是宗教局的人,而是邪灵教打入组织内部的奸细,既然如此,我就多少也能够释怀了……“

  听得我这般说起,白露潭那宛若江南水乡中的烟雨弱女子的脸上,立刻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下意识地挥挥手,奋力地喊道:“不,不是的,我白露潭,从来都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可怜女孩而已,我今天变成这副模样,都是被逼的!”

  “被逼的?谁逼你?谁能够逼得聊你?”我早就等待着他的回答,根本不容她考虑,直接逼问道。

  白露潭被我这一连三个问题给问住了,额头上面的青筋不断地动,显然内心中风起云涌,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几秒钟之后,她将银牙一咬,梗着脖子说道:“陆左,你以为我想要背叛你么?你根本不知道,当时真正要整治你的,都是些什么大人物,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手有多黑,弄完你,居然连我都要灭口,倘若不是刘姐将我救了下来,说不定我已经化作了一堆枯骨,哪里还能够站在你面前?”

  “张伟国么,还是赵承风?”我见她遮遮掩掩,直接点出了这两个人命来。

  听到我的话语,白露潭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眼波流转,似哭又似笑,说你自己其实什么都明白,何必再找我确认呢?陆左,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但是说句实话,我白露潭这一辈子,除了愧对于你之外,心里面从来没有再有任何负担。我们拼命奋斗,但是得到了什么呢?

  她指着左边一面巨大的显示屏,大声喊道:“这个世界太肮脏了,你看看外面大厅里,那些大人物在外面呼风唤雨,他们能够动用的资源和权力,以前的我们努力一辈子都不能够企及,但是你想过么,这些权力是他们自己的么?人生而不平等,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占有着属于大部分人的资源,却骄佚奢淫,挥霍无度?为什么我们却要战战兢兢地过活着这样的日子?陆左,你再看看,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现在就像畜牲一样跪倒在我的面前,将我奉为神灵,你说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皱着眉头,瞧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在这里激动而疯狂地宣扬着,凝声问道:“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加入我们吧!”

  白露潭伸出手,嘴唇上面的唇彩泛着光芒,用最富有诱惑力的语气轻声地说道:“陆左,你曾经是我最信任的战友和朋友,我明白你身上的潜力,加入我们吧,依你的能力,一定能够获得更强力的力量、权力和更高的位置,放下这些低等的仇恨,让我们一起,创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未来,一个焕然一新的新世界,好不好?”

  这个女人脸上露出了最真诚的笑容,凝视这我的双眼,认真地请求着,说实话,即便是曾经受过伤害,而此时也极端讨厌她的我,也忍不住地心神摇曳了一下,不忍心回绝她的请求。

  然而在下一刻,我脸上的肌肉不由得抖了一下,朝着旁边问道:“小白,许久不见,你似乎跟媚魔学了很多本事啊。好吧,表演时间结束了,躲在暗处的人们,都出来吧,让我看看你们除了魅惑人心之外,手头到底还有什么真本事吧!”

  听得我这般冷静,白露潭期待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冷峻,拍了拍手,从黑暗中浮现出了六个人,黑衣黑裤,全副武装,手上拿着一把微型冲锋枪,前端有红外线,无一例外地指向了我的额头和胸口心脏位置。

  话儿说道这个地步,白露潭便也不再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脸上那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也开始凝固起来,冷得如同坚冰寒铁一般,肃声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陆左,你就是这么一个臭脾气,真不明白,跟茅坑里面臭石头一样脾气的你,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我无视这些手持武器的武装分子,表情轻松,盯着白露潭说道:“呵呵,我还以为是媚魔亲自而来,没想到就这几把小手枪——它们都满足不了你,哪里能够放得入我的眼中。小白,你到现在还没有告诉我,是张伟国,还是赵承风?”

  “是谁很重要么,陆左,你不要再纠结那么远的事情了,还是想想当前吧。刘姐对付你的好朋友去了,至于你,H&K-MP5,黑克勒-科赫先生设计的经典之作,原厂正品,高命中精度、可靠、后座力低,威力适中,在这样狭窄的环境中,即便你比贾团结还要厉害,也躲不开六把枪组成的弹幕……蹲地上投降吧!”

  白露潭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手一挥,旁边一个武装分子从怀里掏出一把闪亮的手铐,丢在了我的面前,让我自己拷上。我坐在椅上上,巍然不动,盯着地上这小玩意,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诧异的笑容,摇头叹息,说小白,你说你了解我,却还是活在了过去,实在让我失望啊……

  白露潭在众人的簇拥下,指着我笑道:“难道你还能翻天么?”

  我指着白露潭的肩膀,说你先看看自己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吧。白露潭听得这话语,扭头一瞧,却见一脸可爱的朵朵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悄然无声地坐在她的肩膀上,朝着她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白露潭曾经与我并肩而战过,自然知道朵朵的厉害,当下也是惊得一声尖叫,手朝着背后抓去。

  白露潭的叫声吸引了旁边几个男人的注意,而在他们的目光转移到了白露潭肩上的那一瞬间,早已准备良久的我双腿一蹬,人便冲到了会议长桌的下面去。而我这一消失,那些训练有素的武装分子立刻就发现了,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朝着这长桌猛然射来。

  这些家伙手上的冲锋枪都有着长长的消音器,一时间噗噗噗,如同开瓶子的声音在小厅里面响了起来,子弹穿过厚重的桌面,从我的身边擦过,射入地上,有的直接嵌入地板,有的则反弹而起,生死就在一瞬间,然而他们终究没有预料到,我实在太快了,快到超乎他们的反应时间,我上一秒躲入桌子,下一秒已经从另一头跃出,一瞬间就连手带脚,朝着这些人的要害击去。

  白露潭在朵朵出现的那一刻燃起某种明焰,将朵朵逼开,然后朝着身后的门边退去,然而当她的手刚刚抓到门把手的时候,突然肩上一紧,一股巨力将她给扳到了地面上来,抬头一看,却正是我,脸上洋溢着笑容,在她耳边轻轻问道:“想跑么?经过我同意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