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章 粉红骷髅现真颜

第二十章 粉红骷髅现真颜

  “千面镜魇阵,开启!”

  媚魔拦在我们的面前,用一种清越而具有穿透性的声音高声喊叫起来,接着周遭尽是宛如山呼海啸地应和声:“谨遵会长赦令,千般镜面,魇魔群生,众精元听得调令,起!”

  这声音异常统一,仿佛由成千上万人喊出,然而却只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荡着,我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一沉,仿佛在那一瞬间承受了千斤之力,再也难以寸进一步,媚魔其实就在我们身前不远,伸手可及,然而却又遥远得宛若天边。

  在我的脚下,四周以及头顶上,三维空间里,一连串古怪的符文在蔓延,它们仿佛可以自我复制一般,不断地交叠,又不断地重合,继而成倍增长,时间仿佛凝滞,然而在下一秒钟,我瞧见了刺眼的白光在头顶生成,骤然爆发。

  我赶忙闭上眼睛,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那堪比太阳强度的白光绚烂而生,将我的双目刺得几乎快要瞎掉,泪水也飞飚而出。

  虽然双目已盲,但是我却不敢捂住双眼,立刻将意识转移到了对于炁场的感应之中去,防止有人趁这时机,对我突然下手。然而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在我周遭的炁场中,除了我最为熟悉的杂毛小道和朵朵之外,其余的气息都在瞬间被乱流冲击,烟消云散,没有攻击,没有侵扰,连最为强大的媚魔都消散无踪。

  替代她出现的,则是一种诡异恐怖的阴森力量,分散四处,将整个空间给构建出来。

  大约十几秒钟之后,我强忍着眼睛的刺痛畏光之感,睁开了眼睛,发现空间陡转,我居然身处于一个白茫茫的世界,双足悬空而立,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周边都是如同云彩一般的雾气旋绕,杂毛小道在我的旁边,而朵朵则紧紧拽着我的胳膊,一脸紧张:“陆左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跺了跺,感觉虽然脚下无物,但依然有脚踏实地的感觉,显然下方是悬空而立,但是本应存在的地板依旧还在,至于远方,我凝神瞧去,却见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里,竟然也有一个人,朝着我这边看来。

  瞧见那个人,我的心中大惊,瞧他黑衣黑裤,旁边还有一个凭空悬浮的可爱小女孩儿,可不就是我自己么?

  同样的人物,我头顶和脚下,也有一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镜世界!”旁边的杂毛小道见我惊慌失措,终于开口解释道:“我曾听虎皮猫大人提及过邪灵教中有名的阵法,便有提及过千面镜魇阵。古时相传每一面镜子里面都有一个世界,规则法力也各有不同,后来科学家通过对世界的缩放和变焦,以及对于微观世界的推导,提出了十维空间的超弦理论和十一维空间的超膜理论,从此世界就变得缤纷多彩起来,所有的术法和手段也都获得了理论基础。”

  说完这些,他叹了一口气,说千面镜魇阵便是通过对于镜中世界构想出来的一种古怪法阵,它通过对镜中不断灌注恶灵,使其拥有生命的本质,然后构建出一个虚拟不存在的空间,将人移入其中,活活耗死……

  “此法可有解?”我焦急地问道,杂毛小道摇了摇头,说虎皮猫大人曾经讲过,这阵法是它那个时代的媚魔所创立的,历来只在她这一脉传承,便是它也不曾知悉里面的秘密,虽然简单想过一些解法,但是都没有能够实现。

  杂毛小道这般说着,然后朝着前方缓步走去,他大概走出了十米的距离,竟然消失了。

  然而从对面的镜面景象中我却能够瞧见,他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扭身一瞧,果然,愁眉苦脸的杂毛小道,正好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不远处。见我转过身来,他苦笑道:“果然,千面,这个空间是无限循环的,难道真的要走上一千次,方能够逃脱出去么?”

  相对于“千面”,我更在意镜魇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皱着眉头四处打量一番,突然听到有一阵飘渺的歌声传入我的耳中,一开始只以为是幻觉,然而那声音越来越清晰,近在耳边。

  这声音一开始是女声独咏,百转千回,绕骨柔肠,而后开始有各种清澈飘渺的音乐声响起,有笛有罄,有箫有鼓,有编钟、弦乐、板、柷、敔、木鱼等等,不一而足,恍如仙音,靡靡泛起无尽波澜,让人通体愉悦,感受着世间一切的美好。

  随着这些靡靡仙音响彻空间,从我们的头顶上开始飘下了许多洁白如雪的丝带来。这些丝带不断旋绕,舞动出许多翻卷不定的绢花儿,顺着这丝带往上看去,却是许多或双手合十,或手持莲花,或手捧花盘,或扬手散花,或手持箜篌、琵琶、横笛、竖琴等乐器的仙女。从天而落。

  这些仙女神态各异,或喜或嗔,然而观其外貌,却无一不是人间绝色,腰肢柔细,绰约多姿,体态轻盈,飘曳的长裙,飞舞的彩带,迎风舒卷,让人心中好不倾慕,觉得仿佛全天下的美女都集聚与此,围绕在我们的身周各处,起舞翩翩。

  这还不算什么,诸般从天而降的仙女之中,一小部分居然耳垂环佩,半裸上体,胸饰璎珞,臂饰镯钏,腰系长裙,赤脚外露,显示出了让人血欲喷张的艳丽场面来,倘若是定力不够的凡人,说不得要流出一滩鼻血,方才能够解得心头燥火。

  朵朵瞧见这么多美丽的姐姐从天而降,一开始还欢呼雀跃,待瞧见好些个女人露出了滑若凝脂、傲然挺立的大白兔,立刻就皱起了眉头,大声叫道:“羞死人了,你们这些坏女人,赶紧滚开,不要勾引我们家陆左哥哥!”

  说句丢脸的话,此情此景瞧得我也是热血沸腾,心猿意马,恨不得冲上去,直接扑到一个,行那苟且之事,然而经得朵朵这一番喊叫,倏然感觉背心冒汗,浑身的精神一振,方才发觉这些仙女一般模样的镜魇,竟然如此可怕,不经意间就将我的意识勾引了过去。

  倘若我去行了那一番好事,这二十来个倾城倾国的美女轮番上来,我还不是元阳倾泻,性命顿失?

  想起此处,我轻喝了一番九字真言,凝目一瞧,却见杂毛小道竟然丝毫都不为这些美女所动,脚踩七星罡步,手指朝着头顶北斗之星指去,身上虽然没有符箓可用,然而却将双手中指咬破,以血为引,凌空画符,一道道红色气劲从他的周身浮现,将我们此处给紧紧笼罩,使得周遭并不受这些镜魇侵袭而来。

  从天上总共降落下了二十来个不同风格的美女来,在我们身周不断的环绕着,有人在引亢高歌,而有的则朝着我们招手,轻声喊道:“嗯,公子,过来与奴家玩耍一下啊……”

  面对着美色和言语的双重诱惑,杂毛小道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双手在空中快速作符,不一会儿,终于弄出了一个符文旋绕不定的屏障来,将我们三人给笼罩其间,有一个手捧花盘的镜魇将手上那朵艳丽盛开的鲜花,朝着我这里递来,然而手刚刚一碰触那符文,立刻啊呀一声叫唤,跌倒在地。

  她白嫩如葱根的手指开始冒起了浓浓黑烟来,嘤嘤啼哭,让人好不心疼。

  面对着这众多美女诱惑,杂毛小道一声冷喝道:“雕虫小技尔!”

  话音一落,他将被咬破的中指血涂在了拳骨之上,然后冲出符文旋绕的空间,朝着伏在地上的美女一拳击去,我瞧见那女人姿态优美地一翻身,人若游鱼,滑到了另外一边,然后翻身躲入了脚下的云层中去。

  杂毛小道冲入镜魇群中,挥舞双拳,好是一番滚打,然而那些女人却纷纷闪避,并不让杂毛小道触及半分,而与此同时,她们却都没有反击,而是莺莺燕燕地埋怨道:“好个不解风情的粗鲁汉子,把我们姐妹弄得都快要死了……”

  那些镜魇都乃轻灵之物,而此处又都在她们的主场,杂毛小道一番追逐,却连一根毛都没有摸着,反倒是累得气喘吁吁,旁边的朵朵听得这番淫词浪语,却忍不下去了,终于爆发,双手合拢在胸前,高声喝起了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

  此六字真言咒乃观世音菩萨的微妙本心,蕴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个中妙用,前文有讲,便不足赘叙,但见此言一出,那些恍如天上仙女落凡尘的诸般镜魇身形一晃,竟然化作了歪眉斜眼、血肉模糊的恶灵,原本饱满挺翘的姣好身材,此刻也变成了堆积在一起的腐肉,十分恐怖。

  美丽的面具被揭开来,露出了丑恶面容,那些不断奔逃的镜魇终于还击了,朝着杂毛小道铺天盖地而来,他离得我们这儿颇远,被无数镜魇围攻,紧紧包围住,逃脱不得,而这个时候,空间中突然又传来了媚魔悠悠的话语声:“你们若不想死,我还可以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