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一章 雷罚归来助破阵

第二十一章 雷罚归来助破阵

  “去你娘的机会!”

  我一声厉喝,人便从杂毛小道划出来的安全地带中一跃而出,朝着杂毛小道被围殴的地方扑去。

  我一阵狂奔,到了近前,瞧见两头披头散发的镜魇回转过身子,朝着我这边扑来。当下我也是不作半点儿犹豫,将恶魔巫手瞬时点燃,然后凌空跳起,朝着最前面的那头镜魇抓去。

  双方都在高速运动,轰然撞在了一起,我紧紧抓着面前这头浑身皆是腐肉的镜魇,入手处一片滑腻,然后有淡淡的青烟冒出,那头镜魇张开尽是细密锯齿的嘴巴,放声痛叫,奋力挣扎,这东西的劲儿也还真算是厉害,晃得我一阵颤抖,立足不稳。

  我正较着劲儿,不让它咬中身子,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剧痛,却是被一掌拍中,整个心肝脾肺肾都纠结在一起,让我整个眉头皱起,脸挤成了一团。

  在这千面镜魇阵中,这些镜魇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仿佛每一头都雄壮无匹,我立刻感受到了杂毛小道刚才的无力,当下也是咬着牙硬挨下这么一掌,将恶魔巫手激发到了极致,把面前这一头镜魇给直接焚灭,这才回身过来,又抓住另外一头。

  我将这镜魇的手给拉着,大风车一般旋转,不断挥舞,劈飞无数前冲而来的同类,然后冲到了杂毛小道的身前,瞧见这家伙双手放在心口,抱神守虚,身上有青光冒出,正好抵住那些镜魇的进攻,不受侵扰。

  我与杂毛小道汇合,两人背靠着背,一边抵御那些纷纷飞来的镜魇攻击,一边朝着安全地带移动,朵朵站在里间,双手不断积聚起大朵大朵的白色光华,朝着这边激射而来,使得敌人的攻势减缓。

  我艰难移动着,恶魔巫手激发到了极致,倒也能够震慑住不少的镜魇,这时我们的头顶上空处突然冒出了媚魔的形象出来,朝着我们哈哈笑着,大声喊道:“你们以为能够逃脱得了我阵法之威么,难道你们还寄希望于别的什么人?实话告诉你吧,你们放在车上所有的法器,都已经在我的手上了,让我来看看啊——哎呀,好精致的木剑啊,这可是顶级制剑师的手艺,除了肥城和句容那几位国家级的工艺大师,很难有人能够做出这么符合法器构造的木剑来;哎,这面镜子上面篆刻的,应该是破地狱咒吧,看起来好像有些年头了啊……”

  媚魔这般数落着,我们的心头终于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也有了深深的悔意。

  虎皮猫大人一介鸟身,对付些许灵物自然不在话下,但倘若对手都是人,它其实也没有什么办法阻拦,除了撅着屁股远走高飞,倒也没有其他手段。

  媚魔这番发言纯粹是想要打击我们的信心,然而她数落到了一半,突然像遭到了什么意外,啊的一声叫唤,我们头顶上的那投影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而与此同时,在她消失的地方,陡然出现了一道倩影,降落在了我们的前方,莹蓝莹蓝的,不知道是什么。

  便见到那蓝色影子在那些镜魇的身旁来回穿梭,而但凡是那蓝光浮现的地方,那些镜魇都出现了凝滞,仿佛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根本无法阻拦。

  我不知道那道倩影是敌是友,有何来历,但是也知道得趁着这些镜魇陷入混乱之时,使劲儿狂奔过去,于是与杂毛小道一声嘶喊,朝着前方奋力扑过去。然而我们这边一加速,前面堆积的镜魇立刻反应过来,疯狂反扑,我们不得寸进,反而被逼得不断后退,身上、腿上也多了许多伤口出来。

  那道倩影一开始还是在空中盘旋萦绕,然而瞧见我们这边步步后退,立刻俯冲而下,朝着我们这边俯冲而来,我面前的压力太大,来不及多瞧一眼,匆匆一瞥,直感觉是一个身材火爆的漂亮女人,她周身都是蓝色光华,从我们身边一掠而过,却见我们面前这一层层的镜魇都僵直住了身子,再难前行。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何要帮助于我们,但是瞧见面前这机会,我们也是不容错过,当下将双臂一振,拳打脚踢出了一条通道,齐身而跃,在那些镜魇回复活力之前,我们终于是冲回了杂毛小道刚才构建出来的符文屏障之中。

  我们一冲入其中,那些千奇百怪、面目狰狞的镜魇也全部扑到了我们面前,超过二十头的镜魇,将小小的一块区域给全部占满,铺天盖地,奋不顾身地撞击而来,杂毛小道刚才凌空构建出来的符文屏障被这么一通乱撞,那些符文就像受惊的小蝌蚪一般不断摇晃,到处游绕,几乎就要立即崩溃。

  正因为如此,冲入其间的杂毛小道丝毫不做停顿,躺倒在地上,将刚刚愈合的双手中指再次咬破,双手在空中不断地写写画画,努力将这一层屏障给隔离开来。而我也毫不懈怠,将恶魔巫手激发出来,不断地将猛然撞击过来的那些梦魇给抓住,然后当头一掌拍过去,将其震得溃散。

  如此清理了几分钟,我终于发现眼前一空,那些围在我们身周的镜魇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凶猛狂躁,没有再不顾危险地冲上来受死了。

  然而当我透过这些围拢在一起的镜魇间隙,瞧看过去,却发现媚魔居然出现在了这个空间里,抱手而立,眯着眼睛瞧着四周,似乎在找寻着什么,我与她对视一眼,立刻能够感知到她应该在寻找刚才帮助我们逃出镜魇追杀的蓝光倩影。

  那女人到底是谁,竟然能够自由出入这只属于历任媚魔所知晓的千面镜魇阵,并且帮助我们?

  我的心中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好似非常熟悉一般,然而我环顾四周,却也没有发现那道倩影的踪迹。

  消失了?

  我满脑子疑惑,还没有回复意识,便瞧见媚魔在众镜魇的簇拥下,走到了我们面前的不远处来。她盯着我们这符文流转的屏障,精致美丽的脸上挂满寒霜,冷冷地说道:“你们两个,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呢,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要负隅顽抗,真的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那宗教局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竟然这么忠心耿耿,至死不渝?”

  杂毛小道刚才好是一阵慌乱,应接不暇,此刻见那些镜魇终于退散了一些,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眉毛一挑,冷声哼道:“宗教局倒也没有给我们什么好处,不过跟着你们邪灵教的这些疯子混,更是前途渺茫,两相害者取其轻,我们方才会如此。”

  “没前途?你知道你们自己内部,有多少人跟我们暗通曲款么?有多少人早已拜到在我教麾下,就等着小佛爷登高一呼了么?哼,即便没前途,前途能有小命重要么?当时我前往滇南,小佛爷曾经交待,说能招降便招降,不能招降,那也别伤了你,要不是他特意交待,你以为你们能够活到今天?”

  媚魔显得有些愤愤不平,指着我们身前这流动符文的安全屏障,冷声哼道:“你以为这个小乌龟壳,能够保护得了你们么?既然一入阵来,那你们的性命就已经归了我,便是有千般手段,最终也还是死亡一途——实话告诉你们,我现在已经顾不得小佛爷当初的交待了,这回一定要将你们给杀死在这里,为那些死在你们手上的教内同僚们报仇雪恨。”

  她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放心,我不会让你们灰飞烟灭的,我会将你们炼制成亡灵,坐镇在我的这千面镜魇阵中。有你们这样两个年轻高手在场,相信我千面镜魇阵的威力,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的……”

  媚魔这般说着,哈哈大笑,瞧见我们都没有说话,表情凝重,更加得意地说道:“机会已经给过你们了,现在没有了,想活,也活不成了。”这话说完,媚魔倏然前冲,一瞬间便抵达到杂毛小道凌空画符布置出来的屏障前,探爪抓来,一把就抓住了杂毛小道的手臂,嘿然一笑道:“没有武器的你,实在是太过于弱小了啊……”

  媚魔并非邪物,故而不会被这道屏障给阻碍到,她手上一用劲,杂毛小道沉身一蹲,然而即使有着胸口血玉灌输那天生的神力,却也抵不住这邪灵教十二魔星人物的修为,整个人便给她给拽出屏障,举了起来。

  我瞧见杂毛小道这么轻易便就范了,心中惊诧,方才知道媚魔厉害,不过也顾不得许多,硬着头皮冲上前去,箭步如龙,半步崩拳在手,朝着她胸口一对大白兔捣去。

  媚魔将杂毛小道朝着身后一甩,然后双手反转,全力拍出一掌,我感觉全身气血翻涌,连退了三四步,半边身子都僵麻起来。不过我这边难过,媚魔却也并不好受,踉跄退了两步,高举双手,冲着身旁镜魇高声喝道:“杀了他们,再将他们给吞噬了吧!”

  我瞧着这些不知不觉累积了上百号的镜魇听从了媚魔指令,迸涌而来,心脏在那一刻几乎都要停止住,而就在这一刻,在远处突然一道蓝光大盛,被抛得不知道到了哪儿的杂毛小道一声大喊而起:“雷罚归来,助我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