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九章 农夫与蛇

第二十九章 农夫与蛇

  这湖蛟为何一出现,就去咬那罗金龙呢?

  这并不是因为他与湖蛟有仇隙,而是因为他腰间鼓鼓囊囊,不时还有宝光浮现,那湖蛟就是靠着这气息,估摸着是个大人物,所以才出口便想将其咬死。眼看着自己即将葬身蛟口,罗金龙倒也是好本事,身子凭空一缩,倒翻了一个跟头,避开这赤红色湖蛟的撕咬,而那望月真人却也是极为老练,知道如何把握那时机,绳子一抖,便想着将罗金龙给拉到大船上来。

  他的算盘打得倒是极响,不过那湖蛟却并不是寻常水兽,一咬不中,也有后招,蛟尾轻轻一拍,身子横空移了几米,又一口咬在了罗金龙的腰间。

  不过到底还是望月真人的出手快了几分,湖蛟仅仅只咬中了罗金龙的衣物,而没有咬到肉,望月真人那奋力一扯,一道撕裂的声音传来,罗金龙腰间那包囊和半条裤子却给湖蛟吞入了嘴中去,而这个广南衙内,则下身赤条条地摔落到了甲板上来。

  我和杂毛小道隐藏在人群中,低着头,不让望月瞧见,但还是被罗金龙这个家伙奔放的造型给逗乐了,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咚、咚……又是两声响,殷鼎将和罗鼎全也双双跳上甲板,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湖蛟已然暴起,将这八根绳索给咬断,然后朝着跌落在湖水中的那三个龙虎山道士撕咬而去。

  毕竟不是常年混迹中水中的渔民,闭个气或许可以,但是在水下搏击,这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三两下,便有两个弟子给咬中,发着撕心裂肺的声音,那双手还兀自在水面上挥舞着,哭叫着救命;有一个水性就比较好一些,一跌落下水中,并不惊慌,一个猛子,便朝着只有十来米远的寻龙号游来。

  那湖蛟正着急对付那两个奋力挣扎的龙虎山道士,却给了他许多机会,很快便游到了近前来,船上甲板有人正在密切紧盯着这边的情况,瞧见了,赶忙将软梯丢下去,试图将那人给拉上来。

  那人潜游了一阵,又急又怕,难免有些慌张,抓了几下都没有抓到晃悠的软梯,旁边过来帮忙的罗鼎全朝着他大声喊道:“王瑞尼,王师弟,抓住了啊,你抓紧了,我们这就把你拉上来……”

  那人稍微一定神,终于抓到软梯,慈元阁这弟子便开始奋力往上拉,然而他修为有限,终究力小,罗鼎全瞧着不行,一把便将这人给推开,也管不得这人滚落在旁,、气沉丹田,奋力一拉,却发现下面的王瑞尼身子沉重如山,根本就拉不起那软梯来。

  下面黑乎乎的,他不知道什么情况,也来不及多看,只管用力拉,那力道与他僵持了几秒,突然听到船下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而软梯那头一松,罗鼎全奋力拉扯,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倏然冲上来,他还没来得及多看一眼,便有一大篷热乎乎的液体洒落在脸上。

  这温热液体洒落一脸,满头的血腥,罗鼎全也有些吓倒,伸手一摸,却是一头的鲜血,低头一看,只见脚下的王瑞尼正在甲板上滚来滚去,放声嘶吼着,那声音,凄厉得能够让一个铁汉听到了都能够落下眼泪来。

  罗鼎全一开始还以为王瑞尼是被摔伤了,正想取笑一番,仔细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师弟上半身犹在,但是自腰间以下的下半身,却根本给拉在了下面,一肚子的肠子流落下来,将整个甲板弄得血腥异常。

  古代刑罚中最重为凌迟、次为车裂,再则即是腰斩,一般在刀口抹上桐油,一刀两断之后,犯人甚至还可以活两三个时辰,瞧着自己的身体变成两截,血流不止,那叫一个惨。而这个来自龙虎山的道士王瑞尼,此刻也与腰斩无异,那种巨大的痛苦使得他完全就忘记了自己所学,根本就忍耐不住,唯有放声大叫,方才能够稍微释放一下自己身上的疼痛。

  以前别人说地狱恐怖,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便是死者痛苦的惨叫声,这动静声声入耳,旁人莫不感同身受,鸡皮疙瘩一层一层地泛起,罗鼎全瞧着自己救上来的王瑞尼竟然是这般模样,也不由得发了愣,后退一步,背靠着船舱,浑身的冷汗便倏然流了下来。

  望月真人左右瞧望了一下,一船十三人,死去的那五名渔夫他毫不在乎,但是这三个龙虎山弟子可都是他带下山来的,每一个都是师门费尽心思磨砺培养出来的,死一个都心疼。

  他铁青着脸冲了过来,盯了这个打滚哭嚎的弟子,俯身一掌,一阵骨头碎裂之声响起,竟然直接就拍碎了脑壳,终结了这弟子的性命,一点儿也没有含糊。

  杀完人,望月真人将这大半个身子给提起来,用刚才那咬断的绳索草草困了,往着船下一扔,那尸体在水面漂浮几秒钟,被那物咬中,陡然一沉,朝着下方落去,而就在这一刻,望月真人整个身子陡然一弓,抓着一根绳索就跳了下船去。

  我们站在人群后面,来不即观望,只知道这个老道士竟然将自家弟子的尸体当作了鱼饵,想要引诱那湖蛟上钩,而那孬货竟然还真吃了。

  老道大战湖蛟,这戏码绝对好看,我和杂毛小道都随着人群望船舷这边靠来,伸头一望,却并没有见到望月真人的身影,只瞧见水底有两团幽蓝火焰,居然入水而不熄,冉冉燃烧着,水面上除了鲜血,还有一层又一层的油脂扩散,显然在刚才的交手中,望月真人占了上风,伤到了那湖蛟。

  其实也能够像得到,这也就是在水下,倘若是在陆地上,望月真人倘若想对付这头湖蛟,自然有一万种方法,哪里会惧怕这畜牲?

  我们正四处搜寻望月真人的影踪,头顶上面黑影一晃,落地无声,唯有水花四溅,却是望月真人返回了船上,一身湿淋淋,指间里还有一张尚未燃尽的纸符,上面燃烧的火焰与水里面的一模一样,都是瓦蓝瓦蓝的,似澄净天空。

  慈元阁阁主瞧见望月真人脸色严肃,便迎上去拱手问道:“真人,那畜牲可曾被降服?”

  按理说慈元阁适时伸出了援手,雪中送炭,望月真人多少也要承些情,然而或许是记恨刚才慈元阁阁主拒载的事情,望月真人并没有给这大船的主人一点儿好脸色,只是冷冷地回答道:“给我燃了两张降神嗜杀咒符,神魂大伤,而左侧腰部也被剐了几块肉下来。不过要说降服,那还早,你这里要多做准备,这畜牲记仇得很,只怕对这大船也有了想法,准备掀翻开去呢。”

  慈元阁阁主胸有成竹,听了望月真人的警告,洒然一笑,说它要是就此遁去还好,倘若想要过来对我的寻龙号搞事,只怕它会后悔的。

  阁主这边说着,手下各个掌柜都分散开去,有的在船头船尾查探,有的则直接下了船舱,人群散开,而我和杂毛小道也不敢在这里碍眼,跑到了船尾去。

  说起来也怪我们倒霉,刚刚一走到船尾,便听到有人说那东西缠住了我们的尾舵,准备弄碎裂呢。

  听闻这个消息,正在船尾照应的田掌柜不惊反笑,朝着舱中大声喊道:“老刘,尾舵!”

  里面似乎隐约应了一声晓得了,接着我听到一声轰隆的响声,好像利器砍在了骨头上面,伸头一看,只见那船尾光明大放,有一道幽幽神光笼罩,接着大股大股的血便飚射出来,旁边有个伙计低头一看,大声喊道:“缚龙链已经开始缠住了那东西,准备绞杀!”

  田掌柜将大半个身子伸出去一瞧,大声招呼道:“别太着急,慢慢来……哎!我说你他妈的急着去投胎啊,早了,溜了吧?”

  田掌柜一脸惋惜,我瞧见那条湖蛟从船底钻出来,赤红色的身子上面伤口遍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仓皇地朝着后面逃去。一直在关注事态进展的望月真人瞧见那湖蛟摇摇晃晃地朝着湖水深处潜去,大声吩咐道:“船调头,追上去!”

  他喊得热烈,然而这船却是一动也没动,这才想起来船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船,望月真人扭过头来,盯着慈元阁阁主商量道:“调过船头来,追上去,那条湖蛟受了重伤,根本就跑不了多远了,如果这一次机会错过,它以后已经会变得更强大的,快,不然就来不及了。”

  望月真人在龙虎山惯于发号施令,这一番商量也似命令一般,而殷鼎将、罗鼎全、罗金龙等人都已经朝着船舱处摸去,慈元阁阁主摸了摸下巴,并没有答应,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话:“这船,是我的船。”

  这个男人平日里向来和气,他说了这句话,显然是在对望月真人以及其余龙虎山幸存者便是极为的不满,然而望月真人的眉头却不由得一跳,死死盯住慈元阁阁主,脸色变得铁青,语气森寒地说道:“它是你的船,不过我这点面子,你也不肯给么?”

  解释可以说很多,但是慈元阁阁主却只回了两个字:“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