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七章 洞中战魔

第三十七章 洞中战魔

  “丁默师兄!”宋小一目瞪欲裂,瞧见自家师兄突然从崖壁上飞出来,化作一道灰色影子,朝着悬崖底下的湖面跌落而去,不由得一声大喊。

  在悬崖壁上面么?

  我们都有些惊讶,探出头去一看,却见这山壁中段有好多蜂窝状的空洞,最大的竟然比地下车库的敞口还宽。这些空洞我们之前在船上就有瞧见,风声吹过时发出来的呜咽之声,宛若鬼哭,让人听了直觉得毛骨悚然,没想到崂山派道士竟然进了那儿,情形颇有些古怪。

  他们为何要攀下山崖,与他们交手的又是何人呢?

  这些疑问让人抓狂,宋小一心忧师长,一刻也没有停留,从随身背囊中掏出了一圈造型奇特的登山绳,回头找可以捆系固定的地方,就在他急吼吼地准备翻下山崖去的时候,杂毛小道拦住了他,问:“你想要干嘛?”

  宋小一找到一棵粗壮的松树,一边将绳子捆在上面,一边回答道:“我师父在下面,我要下去!”

  他手上异常灵活,结打得飞快,杂毛小道却冷冷地笑着说下去干嘛,去送死?

  听到这话,宋小一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身子一直,声音低沉地说道:“萧师兄,你救过我的命,小一心中感激不尽,不过你这般说话,却是为何?”我在旁边笑了,说还不是要救你的命?

  救命?宋小一表示不解,而杂毛小道则在旁解释道:“给你泼一盆冷水而已,小一,刚才被轰到湖底的那个道人,跟你比起来,谁更厉害?”

  “丁默师兄是白师叔最得意的真传弟子,而我只是一个入门不到五年的小学徒,自然是比不了的……”宋小一这人倒也坦陈,毫不讳言自己的缺点,一句话说完,这才明白杂毛小道的言下之意,一时间脸涨得通红,在旁边支吾地说道:“可是,可是……”

  “可是他们在下面拼命,你在上面不好意思,对不对?”

  杂毛小道哈哈一笑,我们顿时觉得这个道人颇有些可爱之处,瞧着他一脸焦急的模样,杂毛小道拍着我的肩膀,说行了,这绳子就交给我们吧,让我两兄弟来替你走上这么一遭,保证比你下去管用百倍呢。

  其实说句实话,宋小一下不下去,这问题我们并不想左右,只不过他倘若是丢了性命,到底还是不好,因为毕竟他师父是无尘道长,一会若见了面,论起交情来,我们刚才多少也有点交情可卖,不至于太过于生硬了。

  杂毛小道的豪气让宋小一动容了,一脸的感动,而慈元阁少东家在旁边看着,也想着一同下去,被我拦住了,告诉他待在上面,一旦有任何情况,便发射之前阁主交给他的信号弹,将寻龙号召至此处,千万不要冒险。

  一番交待完毕,杂毛小道早已顺着绳子荡下山崖,而趁着这功夫,旁边两个护卫也帮忙搭了一根登山绳,送到我手里。时间紧迫,我也没有多言,拽了拽绳子,然后朝着山崖外面纵身一跳,出了山崖口,急速降落,赶上了杂毛小道之后,拉紧绳索,然后从上而下地朝着中间那段洞口攀去。

  有着绳索的帮忙,我们下降的速度很快,而目的地便是中间最大的那个敞口,那里传来浓浓的血腥味,将我们的方向做了最正确的指引。

  三、二、一,我和杂毛小道稳定住身形之后,一同借着绳索的力量荡入崖壁中段的巨大敞口处,双脚一落地,便被一阵巨大的腥臭给迎面扑来,稍微适应了一点儿里间的光线,我们瞧见这敞口一直深入山崖里间,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七八个道士,各自错落,正在跟一大群黑乎乎的东西拼得正凶。

  借着洞中点点不知名的荧光,我瞧见与崂山派交手的对象,并非我想象中的鱼头帮,而是一大堆面目丑恶狰狞的生物,这些生物大的如同巨象,小的宛若猎犬,有的威猛如虎,有的细滑如蛇,有的有两个头,有的有十多只脚……有人形的,有兽性的,有蛇形的,有雕形的,千奇百怪,穷尽想象之能事而难以辨识,让人心中震撼不已。

  不对,不对,这些东西并非人间所有,而是与矮骡子一般的来历!

  想到这里,我和杂毛小道的心思不由得都沉重起来。

  平行而论,这些东西单体实力都不可怕,怕就怕那魔物如潮,斩不尽的头颅、流不尽的血,源源不断无休止,那么到最后,被耗死的就只有我们自己了。

  我们下来的时候,崂山派正是摇摇欲坠之际,这些崂山道士经过了这一路艰险追击,却不料竟然碰到了这样的景况,说不心慌那是假的,不过好在最前方一个身穿黄色道袍的矮个儿老头,一个人便顶住了大部分压力,要是没有这中流砥柱,只怕他们随时都可能有溃散的危险。

  崂山派此番前来的都是精英,那个矮小老头儿自然就是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无尘道长,他匆匆回头一瞥,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在直视太阳一般,眼角膜上一片亮堂,整个身子都仿佛灼烧起来一般。

  他似乎认识我们,微微一瞥,感觉不会有什么恶意,便回过头去了,倒是那个白格勒长老不放心,抽身跳出来,朝着我们这边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他手上提着一根裹满鲜血的长符棍,头发散乱,气喘吁吁,却是一番战阵之上的杀伐之势。

  瞧这里的状况紧急,杂毛小道赶紧自报门户:“茅山陶晋鸿门下萧克明,刚才在山下遇到贵派弟子宋小一,一路寻来,听得这方有些动静,便冒昧下来助拳!”

  听他说得有鼻子有脸,白格勒皱了下眉头,想起来了:“原来是你们两个,竟然也来到了这里,不过……我奉劝二位一句,这里有大量深渊魔物陡然出现,太过危险了,你们若是珍惜性命,还是赶紧逃离吧!”

  这话说完,他旁边一名峨冠道士身形一晃,人便朝着旁边跌开去,他便没有再理会我们,返身与周围道士结阵,共同抗御这些古怪魔物的侵袭。

  白格勒此话说得匆匆,听着语气也的确有些生硬,不过我却能够感受到他的好意,毕竟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和强大了,让人措手不及,便是有着无尘道长这般的有道真人压场,不发力之下,也只能勉强战成平手,着实让人震撼。

  这洞子不知道有多深,我瞧着在崂山派诸人面前堆积得足足有半人高的死尸,心中震撼,倘若是这般源源不绝,即便是神仙,只怕也得累死,多少还是要想一些法子才行。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然后高声喊了起来:“诸位前辈,我们来助你了!”

  这一声招呼响完,我和杂毛小道便各执一剑,箭步如飞,直接越过了那七名崂山道士勉强结出来的阵法,与无尘道长一般,抵在了魔物进攻的第一线。

  其实崂山派诸人在此罄战也已经有一段时间,这般高强度的厮杀对抗,即便是铁打的汉子也扛不住,我们的介入使得那汹涌的魔物潮涌稍微一滞,那无尘道长感压力一减,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左右瞧了一眼,赞叹道:“好小子,果然好胆色!”

  能够得到天下十大高手的称赞,那是一件十分稀有的事情,不过这一会儿,我们却笑不起来了。

  一旦冲入前线,我便感受到了犹如山呼海啸一般的压力,那些魔物的攻击凌厉,悍不畏死,根本就没有恐惧的概念,仿佛慷慨高歌、赴死勇士一般地涌出来,用手、用嘴、用爪牙……无所不用其极,漫天皆是黑影弥漫,让人透不过一口气来。

  不过这人便如弹簧,压力越大,潜力便越大,我一上前而来,立刻驱动小腹气海中的阴阳鱼气旋,点燃恶魔巫手,那鬼剑倏然长了一倍,黑色鬼焰冉冉,一番前突,那剑锋凌厉,所向披靡,少有能够阻挡我这一剑者。

  而我的状态一旦上来,一时间攻击如潮,那些原本还疯狂朝着无尘道长攻击的魔物瞧见了点燃恶魔巫手的我,竟然像瞧见了杀父仇人一般,呼啸而至,想要将我那如虹的锐气给压制回来。

  倘若说点燃鬼剑和恶魔巫手的我,是一把最锋利的矛,那么杂毛小道则是最坚固的盾,他依旧也在攻击,不过更多的时候,却让杀伤力更加强悍的我逞了风头,自己则主要斩杀那些威胁最甚的家伙,然后给我做护翼,任何有可能威胁到我的漏网之鱼,都被一道飞剑,给带走了性命。

  我和杂毛小道生死与共好几年,早已达成了最熟络的默契,一旦开动起来,果真如同绞肉机、烽火轮,一时间竟然将无尘道长的风头都盖了过去,这些崂山道士的压力顿时减轻许多,这才有时间松一口气,清理身上的伤势。

  然而万万没想到,这边刚一松懈,那黝黑洞中便突出一道黑影,朝着我们这边侵袭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