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八章 魔焰势大

第三十八章 魔焰势大

  砍瓜切菜,肆无忌惮地厮杀,这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再是心理上面的负担,特别对手是与我毫无瓜葛、阴寒恶毒的洞穴魔物,所以一番砍杀倒也十分酣畅淋漓,不知不觉,竟然朝着洞中逼退十数步,将刚才那用尸体堆积而成的马其诺防线给远远甩至身后。

  我和杂毛小道的默契配合,简直天衣无缝,战线如压路机一般往前碾压,瞧得无尘道长和他门下众崂山道士都有些惊呆了,随之而来的则是兴奋,那无尘道长从怀中掏出一块瓦蓝玉圭,上面绘有八卦天机图,口中高声喊道:“陆左小友,你们且坚持三两分钟,待我将这镇渊魔符引发,便可将诸般魔物给屏蔽于此内!”

  这话说完,他将手中那瓦蓝玉圭往我们头顶上空一抛,整个空间立刻亮如白昼,所有的黑暗都被蓝光萦绕,有的魔物根本受不住这光线照射,身上开始冒出了滚滚黑烟来,而即便是能够抵御的,情绪也变得极为暴躁起来,更加奋不顾身,你推我挤,朝着这边狂攻。

  整个攻击强度几乎在成倍增加,我立刻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来,这其一是前方之魔物,其二是头顶之玉圭,两相交叠,心头沉重。

  那无尘道长好一派高人作势,竟然旁若无人地念咒踏歌,教踩七星罡布,身上有青朦朦光华陡现,仿佛一座火山蕴积,一旦功成之日,这滔天魔潮便若土鸡瓦狗之辈,生杀立夺。

  而正在我们满心欢喜、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那道横空而出的黑影打破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

  首先领教到这黑影厉害的便是我,枪打出头鸟,但见这一道黑影从洞中闪现而出,朝着我这边倏然而来,一看便知道是把我当做了软柿子来捏,我自然不肯示弱,鬼剑斩落前方几头魔物的头颅,然后挥剑斩去,凌厉果决。

  但见那黑影拍起一掌,正好打在了我的鬼剑侧边之上,一阵巨力狂涌,我立刻有一种把握不住的错觉,那鬼剑差点儿就要跌落在地——好强悍的力量!

  右手一荡开,我的中门便大开,那黑影身高两米有余,当胸朝我打来一拳。

  我下意识地用恶魔巫手去抵住,两相接触,感觉对面传来一阵灼热,脚下便站不住了,人朝着后面跌落而去。

  杂毛小道从我的身侧倏然接上,而我在朝着后面翻倒在地的当口,借着头顶瓦蓝玉圭的光明,瞧见这黑影竟然是一头人形魔物,长得颇有些像那矮骡子的放大版,浑身绿毛,尖嘴猴腮,手长过膝,皮肤上面有沙塘桔一般大小的密集脓包,胸口和下体等主要部位都有兽骨遮护,独目,瞳孔是如昆虫一般的复眼,呈卵圆型,凶骇莫名。

  这东西与杂毛小道交手几个回合,一方攻势凶猛,一方浑圆无漏,一时间呈现出纠缠僵持之势。

  那人形魔物也不恋战,身形一晃,竟然又朝着正在紧张念咒的无尘道长扑去。

  这凭空生出的凶物狠戾,杂毛小道和我一时都有些措手不及,便让它钻了漏子,一下便扑到了无尘道长面前。那老道瞧模样宛若乡间老农,一脸堆积的褶子肉,眉目轮廓都是那老实人模样,然而出手端的凶狠,并不停止嘴中的咒诀,而是手掌一翻,朝着这野猴子胸口的那坚硬兽骨劈去。

  既然动了真怒,那便是下了狠手,一掌劈出,当下也有风雷之声鼓动,转瞬而至,击在了那独目绿猴子的胸口处——咔嚓!顿时就是一声让人牙酸的碎裂声响传来,它胸口不知名的兽骨立刻化作漫天骨碎,接着发达的胸大肌也遭受沉重打击。

  倘若是常人,便如同我们一路寻来时所遇到的那些死尸一般,胸腔碎裂塌陷而亡了,然而这独目绿猴子到底是通灵凶悍之物,竟然在一声惨烈撕吼之后,不退反进,那过膝长手直接抱住了无尘道长,紧紧一搂,然后朝着身后翻滚而去。

  “师父!”

  “掌门师兄!”

  我身后传来了一片惊呼之声,那些养了些气力的崂山道士瞧见自家掌门真人被那独目绿猴子给抱进了黑暗深穴中去,不由得都慌了神,睚眦欲裂,纷纷冲上来救援。我们瞧见此景,也暗感不妙,这独目绿猴子瞧模样应该是这群魔物的头儿,实力卓著,也极为聪明,知道我们气势虽足,但并不长久,真正让它们感受到威胁的,却是那个不起眼的老头子。

  无尘道长真气鼓荡全身,一身业技通神,被这般近身缠击,自然不会任其施为,身子一左一右,稍微挪动一番,伸缩间,竟然挣脱出那绿猴子的控制,抽身反击,将其全身拍出四五掌,每一掌皆有惊雷之势,但听那骨头碎裂之声如同火烧芝麻秆儿,噼哩啪啦一通乱响,十分清脆悦耳。

  眼瞧着那绿猴子即将惨死于无尘道长掌下,突然那凶物一直紧闭着的眼睛陡然睁开,万千小眼组成的复眼往中间一凝聚,凭空生出无数虚无丝线来,将无尘道长的脖子连接,使得他的身子一僵,蓄不得气力,而在下一秒,深不见底的黑暗中突然冒出一只巨大而虚无的手臂来,摊开的手掌比人都还大,一把便抓住了纠缠在一块儿的无尘道长和绿猴子,往着深处倏然回转而去。

  人……不见了!

  这什么情况?堂堂天下十大高手中的无尘道长,竟然被一只手给直接抓没了?

  这场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然而我们惊讶莫名,对手却并没有停歇,虽然失去了如同独目绿猴子一般的超卓魔物,然而其余杂兵却烦不胜烦地直扑而来,如海浪,连绵不绝地拍击着我们的承受底线。

  在与刚才那个拥有天生怪力的绿猴子拼斗中,我和杂毛小道用尽全力,难免肌肉酸麻,有些后力不继,而又被那突然伸出来的大手给吓倒,攻势多少有些绵软,与我们相反的是那七名崂山道士,心切掌门,一时间气势如虹,朝着洞穴深处反压了过去。

  攻守易势,我活动了一下酸软的右臂,看着这外宽内窄、呈现出漏斗形状的石洞口,那源源不断涌出的各色魔物,在头顶依旧明亮辉煌的瓦蓝玉圭照耀下,显得格外丑恶。

  这种丑恶,是文字所不能描述的,未知代表神秘,也代表恐惧,瞧见这些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魔物,我心中已然明了,这哪里是那啥龙穴,分明就是深渊裂缝,而这些丑恶之物,必然就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遗漏而来,而倘若如是,此遭前来洞庭,只怕是凶多吉少了啊!

  我们这边稍一松懈,那七位悲愤欲绝的崂山道士便有些撑不住了——他们都是一时之选,倘若是情绪稳定,或许还能够结阵以待,然而现在这般各自为阵,朝前冲击,一旦遇到阻挠,锐气一泻,立刻就变得更加疲软起来。

  不多时,便有连续两声惨叫,两位灰衣道人跌倒在地,却是受了伤。

  无尘道长是救不出来了,只能期待他吉人自有天相,而我们却不得不考虑后路,我稍一思虑,朝着那白格勒大声喊道:“白长老,此地不宜久留,你们赶紧攀上山崖,这边我们来断后!”

  头顶瓦蓝玉圭依然悬空透亮,我至今也不会相信那十大高手之一的无尘道长就这样身死魂消了,自然要做一回义士,杂毛小道并没有意见,上前接应,那一干崂山道士瞧见“义薄云天”的我们,不由感激得眼角噙泪,瞧着面前浩浩魔物,虽然悲愤,但到底没有丧失理智,知道事不可为,于是一声感谢,朝着洞口奔去。

  这七位崂山道士一撤离,我们所面临的压力顿时就大了几倍,不过值此关键时刻,也只有拼命抵挡,我再次激发鬼剑,横劈竖砍,身形如电,倒是将大部分都留在了此处,止步不前。

  魔物汹涌如潮,我正拼得勉力,突然听到杂毛小道高喊一声:“他们走了,我们也撤!”

  这一声宛若天籁,我且战且退,而在即将退到洞口的时候,突然视线尽头又出现一道绿影,朝着我这边疾射而来。

  杂毛小道在我旁边严防死守,早有准备,抬手一剑,朝着那道绿影射去,却不想那家伙敏捷至极,身形微微一晃,便冲到了我的面前。咫尺之远,我这才发现它并非刚才那个独目绿猴子,虽为同类,但却有双眼,面目也更似人形,轮廓甚至还可以说稍有些美艳,胸口处兽皮裹兜,鼓鼓囊囊,想来是头母猴子。

  这母猴子比公猴更加暴躁,双手如花绽放,在我身前一阵拨动,竟然将我的鬼剑荡开,朝着我当胸,一掌打来。事情发生得实在太快了,那母猴子手掌仿有千斤,一掌击出,整个空间的气息都为之一凝,我必无可避,心中苦笑道:“死了死了,难道我陆左,今天就要死在这儿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