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九章 小娘归来

第三十九章 小娘归来

  就在我暗道“吾命休矣”的时候,胸口一道蓝光陡现,却是那震镜主动激发,朝着这凶戾母猴子兜头照来。

  此光凝聚了怒江峡谷中神秘的牛头之血,又吞噬了媚魔豢养的诸般镜魇,用那破地狱咒激发而出,凡物皆要被震这么一下,母猴子亦然,浑身僵直,瞳孔涣散,动作在那一刻也由不得迟滞一番。

  高手较技,生死不过一瞬间,它这边稍一停顿,杂毛小道便已经及时来援,雷罚一剑递来,挡住这一击,接着剑身翻转,雷罚锋芒毕露,一下子将其左手削得血肉模糊,接着又中了我黄狗撒尿一弹腿,整个身子就朝着后方,跌落而去。

  瞧见那母猴子遭此重创,我们却没有敢乘胜追击,而是旋风一般冲到洞口,一把抓住那下垂而落的绳索,使劲一拽,上面立刻反应过来,将我们朝着上方猛力拉动。

  借助着这力量,我和杂毛小道很快就翻身爬上悬崖,刚一翻身滚落,旁边等待已久的宋小一便立刻冲上前来,抓着我,问他师父怎么样了?

  师父?现在只怕所有人都有危险了!

  我不理他,反身朝着悬崖下看去,却见那头绿色母猴子正带着一大群长臂过膝的矮骡子朝着上面爬了过来,而在这些家伙的身后,则是一大群短腿蜥蜴人和浑身是毛的长虫,以及许多千奇百怪、类人类兽的魔物。

  我皱着眉头,看这些魔物源源不断地攀爬上来,旁边的杂毛小道问那几个累得有点虚脱的崂山道士,说到底怎么回事,这些魔物是怎么出现的?

  白格勒告诉我们,说他们跟鱼头帮起了冲突之后,便一路追逃,后来鱼头帮的人仓惶逃到这里来,他掌门师兄将鱼头帮的首脑给拍死,但那家伙却有个保命手段,生魂挣脱了肉体束缚,竟然朝着下方钻去,他们追着那生魂来到那悬壁孔洞中,瞧见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洞穴,那首脑缩在角落,求他们饶了性命,无尘道长不依,非要超度,于是那生魂的面目便狰狞起来,说了些同归于尽的胡话,有引爆了自己,而就在这一刻,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条深邃黑洞,无数的魔物冒出……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兔子逼急了都能咬人,何况是实力卓著的鱼头帮副帮主?

  这事情说来还是怨无尘道长逼得太急了,故而让那个脱离躯壳的家伙凑巧得了逞,平添许多麻烦事。不过无尘道长生死未卜,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回头过来瞧杂毛小道,问他可有办法?

  要说办法,杂毛小道也是有的,便是用手中这雷罚飞剑,御使那九天之上的雷电。

  这些雷电乃至阳至刚的物质,而那些魔物则天生自带一丝阴气,倘若是天上降下来这么一张雷网,只怕早就仓惶逃回洞穴深处去了。然而这雷罚又不是寻常物件,并不能说随时可引,昨天一发、今天一炮,而是需要时间和修行积累,感动而为。

  没有了神剑引雷术,那就只有用土办法,如同守城一般,不让那些魔物翻身上来。

  如此一商定,悬崖顶上,包括慈元阁、崂山在内的我们一行十三人,便在悬崖边分开距离,严阵以待,一旦有攀爬上来的,那便毫不犹豫地一剑刺去,将其消灭。

  一众人等守在崖头,居高临下,战斗并不算太过激烈,那些气喘吁吁的魔物一爬上来,便会迎来生命的尽头,要么一剑,要么一棍,又或者一记飞脚,破头的破头,跌落山崖的跌落山崖,比之前迎击要轻松许多,即便是源源不断,滚滚而来,也不会有多大压力。

  我和杂毛小道于居中策应,酣战一番之后,凝目扫描了好一会儿,却没有瞧见那头绿毛母猩猩的身影。

  这发现让我心头一跳,赶忙提醒众人,瞧见了绿色身影,便呼叫我们,千万要小心一些。

  慈元阁少东家手上一把寒铁青锋,手起剑落,无数头颅飞扬,正杀得痛快,听到了不由得奇怪,说我们这般居高临下,杀戮时方便容易,有什么好需要注意的?

  命运便是这般偏折离奇,别人埋头猛干,不言不语,便也没有什么事,偏偏他插了这么一句嘴儿,却仿佛要给他好看一般,那头两米高的绿毛母猴子倏然冲上悬崖来,在山崖间行走如履平地,挥手便是一掌。

  少东家初生牛犊不怕虎,挺剑便刺,却不料那锋利的剑尖被这母猴子给一把抓着,不但根本转动不得,而且还被朝着悬崖边拉扯而去。少东家虎归虎,但到底还是晓得轻重好歹的,知道自己和这猴子力量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于是弃剑,抽身后退,而这个时候一名慈元阁高手护翼上来,掩护少东家朝着后方退开。

  这个高手叫做齐唯羽,是个爱笑的半老头儿,行事颇为精干,手头的功夫也不弱,所以才被慈元阁阁主安排来做这份差事,然而当他挡在了少东家前面,正准备一刀劈死这头绿毛猴子的时候,却瞧见自己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那魁梧凶猛的魔物给抓住了,接下来的视野,便是一片血红的黑暗。

  “啊!”

  那护卫齐唯羽被绿毛母猴子一把撕成两片,鲜血泼洒,漫天的血雨中,坚毅果敢的少东家此刻终于亲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怖,瞧着那头绿毛母猴子被血染得兴奋狰狞的丑恶脸孔,不由得下意识地叫出声来。

  这绿毛母猴子实在是太过于骇人耸闻,瞧见那护卫齐唯羽给这般秒杀,我才知道并非是我太弱,而是这些东西实在太过于强悍了。

  好好的寻龙,却冒出这一桩麻烦事情来,说实话,我的心情糟糕极了,不过即便如此,也唯有硬着头皮顶上去,与这绿毛猴子作周旋。剑身搓步,身形如龙,我知道这绿毛猴子身手实在太过于敏捷,而且力道简直让人难以匹敌,与其近身作战着实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于是将鬼剑激发得暴涨,用那剑气,拉开距离,与其拼斗。

  这猴儿的身形敏捷至极,简直可以用神出鬼没来形容,然而我却并非杂鱼三两只,在炁场的感应下,也能够捕捉到它的身形,将其牢牢压制在崖边。

  一边是方寸平地,一边是百丈深渊,这其间的战斗激烈得让人都喘不过一口气来,我到底还是没有绿毛母猴子灵活敏锐,故而屡屡出现破绽,差一点就被成为下一具尸体,不过好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也赶了过来,手中雷罚划出一道扇面,残影处处,将这畜牲的活动范围给直接限制住,不让它东西奔突,乱了章法。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头绿毛母猴子并不能够真正撼动我们所有人组成的防线,然而当那些似人似兽的魔物从缺口处攀爬上来的时候,我们终于抵挡不住了,崂山长老白格勒朝着我们这边大声喊道:“两位,螳臂当车,事不可为,走吧,再不走,大家的性命可就真的要丢在这儿了!”

  他这边说完,双手一扬,一道足有丈高的火焰腾然而生,将整个崖头都给吞没在了一片火海中。

  炎炎的火舌舔舐,将那些继续向上攀爬的魔物给燃成了一团团火焰,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慈元阁少东家终于止不住心中的恐惧,将手中那信号烟花给朝着天空射出去。

  我和杂毛小道两人一起拼命,终于将那头刚猛母汉子给逼退得翻落山崖,听得白格勒长老这一声招呼,也同意这说法,看来堵是堵不住了,前面有一个拱桥,还是边打边撤,最后回到船上便是了。

  如此一思量,我大声喊道:“诸位先走,我们断后。”

  这声吩咐一喊起,慈元阁剩下的一名护卫如蒙大赦,也顾不得同伴那血淋淋的尸体,一把抄住慈元阁少东家的胳膊,连拖带拽地驾着,朝着来路冲过去;至于崂山这边,白格勒安排门下受伤的道士先撤,而他则与我们并肩而站着,手上不断抛洒一种焦臭的黑色灰末,但凡撒入其间,必定一股火舌喷出,将那些顶着火墙冲上来的魔物给灼烧而亡。

  “走、走、走!”不愧是崂山长老,此人的修为并不逊于茅山排名偏后的几位长老,玩火的手段也让人叹服,他似乎并不愿意欠我们太多,于是催促着我们离开,而他则用这陡然而生的火墙阻拦。

  且战且退,在运动中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这是我们听得耳朵出茧的真理,我和杂毛小道并没有一决生死的心思,于是返身,绕过那几块硕大石头,朝着旁边天生的石头拱桥跑去。

  然而就在我们转身离开的几秒钟之后,突然听到后面一声惨呼,白格勒长老竟然从我们的身边划过,径直朝着拱桥下面的深涧跌落而去。

  我们都已经冲上了石拱桥,也不敢在这儿停留,径直朝着对面的山下奔跑,这时天已然黑了下来,双脚刚一落地,我猛然回头,便感觉胸口处传来沉重的一击,人腾空而起,瞧见三十来团火焰冲到了拱桥上,而对我出手的,依然是那头绿毛母猴子。

  就在两者这一接触之间,我的胸口也突然光华大亮,传出了一个慵懒的清脆声音来:“唉哟,是谁打扰了小娘的清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