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二章 石壁上的人脸

第四十二章 石壁上的人脸

  十大高手果然名不虚传,没想到刚才费心供奉的那蓝色玉圭竟然会有这等能力,将空间裂缝中遗漏出来的诸般魔物都化作了微尘粉末,单单这一手,也足以让我们心悦诚服。

  世间没有侥幸,成功者自有其成功之处。

  瞧见崂山诸人心忧无尘道长,纷纷翻身下了山崖,我们不再停留,也跟着下了去。在登山绳的帮助下,我们返回了停靠在崖壁中间的洞口,才瞧见一干崂山道士正看着被无数荆棘刺藤给封堵住的洞口,束手无策。

  这些刺藤足有人腿粗,上面尽是密密麻麻的木刺,又坚又韧,普通刀兵根本拿它无法。

  这是小妖刚才的杰作,一记震撼所有人的“森林之怒”,正式宣告了女王归来,也便是它,在刚才挡住了朝着外界冲刺而出的汹涌兽潮,而此刻,则挡住了崂山众人重回洞中的路途。瞧见我们从上面攀爬下来,白格勒苦笑,说这可怎么办?我倒是能够用火烧,可是倘若掌门真人在里面,岂不是被熏死?

  我没有说话,心中好笑,以无尘道长的实力,他倘若在里面,何必劳烦外面的人来想办法?

  当然,我只是腹诽而已,并未说出,这时朵朵飘了下来,瞧见我们都被堵在外面,眼睛滴溜溜一转,挤到前面来,手摸在那刺藤之上,一股青木乙罡从她那白嫩小手上荡漾而出,那些仿佛亘古不动的藤条像被人挠了痒痒一般,抖了抖,似乎都还有笑声传出来,根根竖直坚硬的木刺立刻柔软下来,然后朝着两旁轻柔退开,露出了蓝光荧荧的洞子来。

  杂毛小道一声轻佻的口哨,第一个跃进了洞穴,而我是第二个,顾不得旁人对朵朵的夸赞,四处张望,在那一刻,倘若不是我们头顶那依旧散发着蓝色光芒的玉圭存在,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便是我们刚才奋战许久的地方。

  此刻的地上,没有堆积如山的尸体、没有扑面而来的臭气、没有鲜血、没有杀戮,我们离开前所有恐怖的一切都没有,只有一层又一层夜明砂,和鸟粪堆积。

  “师父、师父……”

  宽敞空旷的洞子里,宋小一和他师兄师叔的声音在不断回荡,然而却没有什么回应,我随着众人走到了原先遍布魔物的角落,依旧没有瞧见别的什么,别说是无尘道长,便是一片碎布条都没有找到。

  我望着前方深邃的洞穴,想着难道那些魔物已经从这里退了回去?

  正在我犹豫着是否上前去一探究竟的时候,旁边的朵朵却先我一步,朝着前方飘去。

  虽然心中还在疑虑那些魔物是否还有残余,但是我断不能让朵朵独自去冒险,于是快步上前,跟在了她的身后前行。这处悬崖间的洞穴颇大,但如同漏斗,越往里面走,道路便越小,当我跟着朵朵转过了几个弯儿时,外间那蓝色圭玉发出来的光芒便已经照射不到这里来了,好在我身后几名崂山道士都带得强光电筒,给我们照亮了前路。

  走了大约有五十多米,朵朵突然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前行,而是将手放在了石壁上,东敲敲、西摸摸,似乎在找寻什么,我身后的宋小一焦急地问道:“陆兄弟,我师父他到底去了哪儿?”

  听到宋小一的催促,我回过头来,瞧见一众人等都在用期待的目光瞧着我,等待着我的答案。

  我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看着这些人——无尘道长的突然失踪,使得他们失去了心理的支柱,而我和杂毛小道屡次惊艳的表现则使得他们产生了依赖感,然而天可怜见,此刻的我也是有些发懵,根本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见我无言的摇头,白格勒长老叹了一声气,朝着前面继续走去,然而他走了十几秒钟之后,突然有人喊道:“没路了。”

  我跟着过去,发现道路已然走到了尽头,前方无路,死胡同,不过岩壁上面好像刻着一些文字,时光久远,灯光黯淡,瞧得模糊不清。瞧见这场景,一群人都惊讶了,本以为这是一个深邃的溶洞,却不曾想竟然有尽头,顿时就哄闹起来,然而这时,我听到朵朵在远处“啊”的一声叫唤,心中一紧,转身便往回赶去。

  我转瞬及至,发现朵朵一脸惊讶地往后退,而在她的对面,出现了一张诡异的人脸。

  这是一张生长在岩壁之上的脸孔,离地两米,微微突出,瞧着年纪似乎二十来岁,长相跟我一般普通,只是那眉毛如剑,让人感觉英姿勃勃,有这睥睨天下的豪气。他已然死去,身子给浇灌在了岩石之中,此刻也只不过露出了一张脸来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如琥珀一般隔绝空气,使得他虽然不知道遇难多久,却恍如昨日一般,皮肤和肌理都没有腐烂的迹象。

  按道理说,灼热的岩浆也会有腐蚀性,他的脸不可能保存得如此完整,然而眼下这诡异的情景却近在眼前,让我在震惊的同时,也不得不接受这现实。只是,我们刚才路过这里的时候,并没有这张脸,怎么突然间就出现了呢?

  我将朵朵的手牵着,问怎么回事?

  朵朵紧紧抓着我的手指,指着那张安祥沉眠的脸说刚才进来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看她,于是便直奔而来,在旁边找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发现,然而等我们朝着前方走过去的时候,这岩石脱落,这人的脸便露出来了,朝着她笑。

  笑?我看着这了无声息的脸容,眼睛紧闭,安祥宁静,哪里是在笑?

  然而朵朵乖巧,从不知道撒谎,她说这脸在笑,自然就真的在笑,那么……难道这人虽死,灵魂仍在,化作了鬼,或者僵尸?

  我抬头看着这脸,越看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上辈子就认识一般,不过隔着毛玻璃看人,总明白得不透彻、不清晰。这时杂毛小道也走了过来,拔出雷罚在这石壁上敲了敲,说这岩石沉淀,得有百八十年的光景,他应该也是上个世纪初叶的人,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啊,这人怎么可能还能保持着这容貌呢,又不是水晶棺里,那时也没有龙虎山的那种技术啊?

  这悬立在山崖中间的岩洞着实有些古怪,先是大量深渊魔物冒出,接着那黑暗中伸出来的手,竟然将十大高手中的无尘道长给直接抓至虚无中去,然后镇渊魔圭封印一切,所有的东西烟消云散,不见踪影,现在却又冒出这么一张镶嵌在岩壁之上的人脸来,实在让人心中忐忑。

  我们凝视着这张沉眠的脸孔,然而他真的死了,一点生机都没有,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抽出鬼剑,锋利的剑刃在他的脸上划了一刀,那脸皮坚如岩壁,好不容易开了个小口子,却并没有鲜血流出,只是爬出了几个小黑点来。

  我的精神高度集中,眯眼一瞧,却是几只如若蜘蛛一般的微末虫子,瞧见那细如发丝的脚和身子,我仅仅发了一下呆,背脊一凉,倏然想起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的记载来:“寿蛊,十大旁门奇蛊之一,用生长在南滇莫兰山一带的捕鸟蛛和红螯蛛杂交炼制而成,蛊母大若拳头,而蛊子呈现微末……将蛊母用麻黄一两、桂枝半斤、杏仁四十个炖服之后,吞千百子蛊入腹,可保百年寿元,无病无灾,青春久贮,然需生食蝇蛆,三天一勺,若久不进食,则恐会被子蛊分食内脏于一空……”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从这人脸上伤口处爬出来的,正是十二法门中记载的寿蛊。

  这种东西的制作过程,其实“育蛊”一节也有记录,不过我并没有隔三差五吃粪蛆的意志,所以从来没有深入研究的心思,却不曾想到使得这张人脸死而不腐的,竟然就是它。

  寿蛊并没有太大的攻击性,除了人体,对外界的适应力也差,我将这几只碾死之后,便没有再看到有爬出来的了。

  能够炼得寿蛊的,一定是我们苗疆的养蛊人,而且是极厉害传承的前辈,我心中对这名有着卓绝意志的前辈充满敬仰,恭恭敬敬地后退三步,收起鬼剑,然后躬身说道:“清水江流,敦寨苗蛊,末学后辈陆左,拜见前辈,此番冒失,冲撞了前辈,还请前辈海涵,日后出去了,初一十五,晚辈必定会奉上三炷香,香火悼念!”

  虽然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死在此处的,不过死者为大,又毕竟是前辈高人,我这一番话说得倒也真诚,然而当我低下头去的时候,旁边的朵朵又喊了起来:“陆左哥哥,他又笑了!”

  我猛然抬起头来,瞧见这人的嘴角居然真的朝着上面翘起来,正心中震撼,也就是在此刻,从洞口方向突然传来一阵衣袂翻飞的声音,一道黑影正朝着这边疾射而来。

  我旁边的杂毛小道一扬手中雷罚,厉喝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