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十三章 水中激战

第五十三章 水中激战

  听到有人招呼,我们立刻抬头瞧去,却见从东面驶来一艘中等风帆大船,船底平平,吃水极浅,在船头处站着一列灰衣道士,领头的却正是崂山长老白格勒。

  这船别看船底宽且平,但是却采用了人力螺旋桨,速度极快地朝着驶来。

  瞧见这突然冒出来的救兵,湖岸上的所有人精神都为之一振,朝着对方使劲儿挥手。瞧见我们这边来了援兵,鱼头帮那四艘黑背龟甲船也开始着急了,有人在吟唱,然后拼命舞动的八色令旗开始有青烟冒了出来,在湖面上形成一大圈古怪的云雾。

  而刚刚站住脚的黄晨曲君也迎来了水下蛟龙姚雪清的首次攻击,一道冲天而起的水花在前方出现,浇得他一头冰冷湖水,一字剑手中的飞剑朝着下方刺去,一阵搅动,却没有命中,这两人便已经开始斗将起来。

  杂毛小道让人找来了十来根枯木,叫我和他一同朝着一字剑方向扔掷,多少也能够让他有腾挪转移的空间,不至于落进水中去,以己之短,对其所长,与那洞庭蛟龙在冰冷的湖水中纠缠。崂山派的行船来得迅速,很快便靠近我们这边,从船上翻下两块架板,搭在浅浅的湖水中。

  情况急迫,大家顾不得湖水冰冷,纷纷冲进湖水中,然后踩到船上。

  崂山行船自然没有寻龙号庞大,不过却也不小,我们一群人涌到了前甲板,也不嫌拥挤,慈元阁阁主朝着船中主事的白格勒长老躬身致谢,而白长老则摆手,说我们也只是适逢其会而已,这也算是还了昨天的救命之恩,无需太过多礼,让俺们不好意思。

  当时的情况十分危急,双方寒暄两句之后,也不再多言,而是调转船头,朝着湖中驶去,与寻龙号汇合。先前我们在岸上的时候便已经瞧见,崂山行船虽然同样也没有现代的发动机设备,但是却还是采用了人力船轮,再加上风帆一张,速度比寻龙号还快许多,调转船头后,马力全开,很快就驶入了小半程。

  崂山行船的加入使得鱼头帮完美的计划立刻露出了破绽,那些本来想要在外围展旗施法的鱼头帮众终于焦急起来,正尝试着靠近寻龙号,试图跳帮作战。慈元阁阁主上岸的时候,把一班得力手下都给带了过来,除了那个素未谋面的魏征后人在舱中坐镇之外,其余人等都不算是特别厉害的,倘若是跳帮作战,寻龙号的胜算太低了。

  慈元阁小公主方怡可还在船上,她老子担忧万分,脸阴沉着,视线一直死死盯着湖面上周遭的敌人。

  我们瞧着那四艘不断朝着寻龙号靠拢的黑背龟甲船,心中担忧,而白格勒则大声璀促手下船工,加快速度。船行至半程,田掌柜突然喊了一声:“不对,姚雪清乘坐的那艘黑背龟甲船呢?”

  他的提醒让我们都想了起来,鱼头帮一开始上浮出现的是五艘黑背龟甲船,而当姚雪清跳入水中,去拖延黄晨曲君的时候,那一艘一直静立湖中的龟甲船却不知不觉地淡出了我们的视野。

  那么,它去哪儿了呢?

  这疑问并没有容我们猜测太久,很快我们便知道它的行踪,因为我们脚下的甲板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震,船面不稳,很多猝不及防的人便跌倒在了甲板上去,摔得七荤八素。这时崂山行船的船工开始大声报警:“船下遭到袭击,船下遭到袭击!”

  鱼头帮的黑背龟甲船全身封闭,顶上铁壳,一旦潜入湖中,然后充气上浮,对攻击别人普通的木船,那是一等一的利器,崂山行船被这从自下而上的攻击根本没有防备,弄得有些慌,左右摇晃,竟然有要翻掉的危险。

  事到如今,也只有拼命了,慈元阁阁主一声令下,田、朱、刘三位首领都将外衣脱掉,露出里面贴身的鲨鱼水靠来,他们都服用过那湖泥地龙的水珠熬汤,再加上本来的水性也不差,所以也算是有一拼之力。我瞧见大家都脱衣服开搞了,也不再藏拙,让杂毛小道和小叔在上面照应,而我则直接跃入湖水中。

  开启了天吴珠避水的功能,一入水中,那冰冷的湖水变朝着两边划开,从中空出一个可供呼吸的空间来。

  我从来不打无把握之战,立刻一拍胸口,朵朵和小妖立刻从槐木牌中跳出。三言两语说清情况,便朝着下方潜去。朵朵爱水,在水中扑腾得高兴,双手一搅动,一片光华朝着前方照耀,十来颗小星星围绕着她旋转,照亮周边视野。

  借着这光线,我瞧见在下方作乱的黑背龟甲船再次潜下湖底,然后有十来几个黑影从底下爬出,朝着我们这边游来。这些人早已习惯了水底昏暗,然而瞧见朵朵这一招光华闪亮,颇为不适应,不过稍一停顿,立刻感觉到了我们的威胁,全部朝着我这边冲来。

  我前面说过,鱼头帮最早是由那些抗击鱼捐的打渔汉子纠集而成,几百年过去了,这水下的功夫那叫一个厉害,一个个宛如游鱼,灵活得很。

  不过这些把式,在拥有天吴珠的我面前,却算是倒了血霉,我心怀杀戮之心,操纵了天吴珠朝前扑去,很快便交上了手。最快游到我面前的那个“水鬼”,是鱼头帮派出人员中最为厉害的,他手上握着一把精钢渔叉,自下而上,强憋了一口气,借着浮力,朝着我的下体撩来。

  我这个人,平日里打架时最不喜被针对男人要害进攻,碎蛋、掏鸟什么的,最是忌恨,瞧见这个家伙居然一上来就要叉我那儿,不由得勃然大怒,手一招,鬼剑在手,然后将其当作了刀,朝着那渔叉劈去。

  第一剑,那人全身一震,手中的渔叉便掉落下来。

  第二剑,大好人头脱体而出,性命顿失。

  交手两个回合,这一群人中最厉害的水鬼便头颅分家,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水鬼,鲜血将湖水染得一片红,身子朝着上方浮起。到此此刻,他们才发现自己面对的不是豺狼,而是猛虎。不过鱼头帮的水鬼到底还是狠戾,不但没有退却,反而是越发凶猛,蜂拥而至。

  我左朵朵、右小妖,身后还有三个慈元阁掌柜殿后,哪里畏惧这群攻,当下也是挺身而上,朝着对方杀去。

  水下接战,与陆地又有许多不同,那攻击的方向简直就是三百六十度全天候无死角,鱼头帮的水鬼们有的用吹箭,有的用分水刺,有的用鱼肠剑和渔叉,倘若是碰上别人,只怕立马就要被分尸当场了,然而遇到我就郁闷了,个个信心满满的水鬼游到近前,正要施展一番绝技,却不料要么脑袋突然挨了一重拳,人便晕了,要么一阵凉意滑过,全身僵直不动,而正面那个疤脸小子完全就不受水中浮力的影响,根本就是大步踏来,砍瓜劈菜一般的砍杀……

  妈的,这是什么,送死么?

  鱼头帮的水鬼们在一个冲锋之后,这才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过来收割,而是在送人头,于是终于害怕了,纷纷朝着龟甲船躲去。然而他们游得再快,却快不过朵朵和小妖,三两下,意识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整整十二个水鬼,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便已经被我解决,我回头照看了一下身后的战友,只见他们全部都将眼睛瞪得滚圆,一副痴呆的表情。

  呃,他们应该是憋太久气的缘故吧?

  水鬼全部清除,我们终于冲到了那艘全身封闭的黑背龟甲船旁,这船并不理会我们,继续朝着上方的崂山行船顶去,试图拖延时间,并且将上面的一众人等给全部掀翻落水,好任他们宰割。

  然而事情哪有这么好,我和田、朱、刘三位掌柜抓到了黑背龟甲船的棱角,左右打量一番,并没有瞧见入口,想来船内的人已经将门封闭。进不去,便阻止不了龟甲船阻挠崂山行船,三人一阵焦急,拿着手中短小精悍的利器凿船,却没有半分效果。

  没有入口,便进不去么?

  我招呼一声,朵朵和小妖应了一下,朵朵直接顺着缝隙就潜入了船中,而小妖更是暴力,三两拳,竟然直接给这黑背龟甲船最为薄弱的侧舱弄出了一个大窟窿来。这内外交击,接着破口咕嘟咕嘟地往里面灌水,几秒钟之后,它停止了上浮,而是朝着湖底沉了下去。

  眼见这黑背龟甲船沉入湖底,我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随着船一起下沉,守在破口,待里面的乘员仓皇逃出的时候,一剑一个,全部都了结了,才将朵朵收回,浮出了水面。

  水下的黑背龟甲船被除,那崂山行船再无阻挠,待我们爬上船舷,回望身后一滩尸体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寻龙号了,而就在此刻,那八旗阵中突然刮起一道龙卷风,将寻龙号吹得不断旋转,龙骨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阵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