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十八章 战龙

第五十八章 战龙

  这一声招呼便如同口令,本来正围在桌旁审视我们的龙虎山诸人霍然而立,除了善扬真人还在不动声色地瞧着我们之外,其余人都纷纷冲出营帐,朝外跑去。而这个虬髯老道士再瞧出了我们跃跃欲试的心情后,才含笑点了点头,邀我们同去瞧看。

  他倒也是沉得住气,然而还没有等我们掀开卷帘,所有人耳中就突然听到一声低沉绵长的恢宏吟啸。

  这吟啸声的每一个转音都是那么的特别,仿佛重重击打在了我的心坎之上,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栗,有跪下来朝拜的冲动。然而我的意志到底还算坚韧,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望,瞧见一个巨大修长的黑影,笼罩在岛屿之上,张牙舞爪,几乎遮荫了半边天空。

  这黑影是如此巨大,让人心中震撼莫名,我瞧得并不仔细,除了轮廓,只晓得半空中那一对碧绿色的眼珠子灼灼其华,不断地转动,俯瞰着大地之上的所有生物,那清冽寒彻的目光宛如一盆冰寒的冷水,让人从头顶直接泼到了脚板底,哆嗦着嘴皮,忍不住颤抖。

  真龙,这绝对是真龙啊,甫一露面便有如此动静,这世间还有别的生物,有这般的恐怖威效么?

  我的心中惶恐,凭空生出一股难以匹敌的想法,然而就在此刻,善扬真人却是一声狂笑,大声说道:“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好一条天地真龙也,你终于出来了!”

  我缓步后退,心中诧异非常——这善扬真人果真是好本事,这般威势笼罩天地的真龙,竟然还有信心面对,他到底是有着怎样的应对之策呢?

  杂毛小道瞧见了我心中的担忧,拍了拍我的肩膀,平静地说道:“小毒物,别怕。这真龙乃上古遗种,与凡世间所有的物质都不一样,并不适合现在的物理定理,在一定距离内,你离它越远,看到的形象便会越大,惟有站在它跟前时,才会发现它最真实的形态。”

  我一愣,说这是什么道理,我们寻常不是离得越远,瞧见的东西越小么?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真龙它并非是这个世界上的生物,超脱于物外,存在于无数的世界里,只不过此时正好与我们的世界叠加而已,这岂是我们所能理解的?寻常蛟蟒,想要成为真龙,也许经受无数雷电劈砍,度尽无数解难,方才能够升华成真龙,一跃“龙门”上。龙有千万种,只要能够成就这般形态的生物,皆可化龙。

  听得杂毛小道这一通玄奥的讲解,我反倒是更加迷糊了,跟着善扬真人冲到湖边,瞧见那头遮盖了整个岛屿和天空的黑影正在缩小,此刻仅仅只是盘踞在了我们先前与深渊生物交战的山峰之上,黑云翻动,稍微近了,便能够瞧见它大概的面貌,果真是口旁有须髯,颔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一处,巨鳞长须,腹白背黑,背上有鳍,头上耸起高高的双角,是那珊瑚的青灰色,少了些许仙气,多了许多真实,竟然与传说之中,有七八分相同。

  这是一条黑龙,全身鳞甲如同墨水浸润,有的甲片反光耀出,仿佛一个即可出征的战士。

  它就这般盘踞在山峰之上,瞧不住有多长,那眼睛死死地盯着龙虎山在湖边架起的两口大锅,声声撕裂,如戛铜盘,我被这情绪感染,心中莫名生出一些苍凉的悲呛之感来。然而还没等我仔细体会这龙吟之中蕴含的情感,便瞧见凭空探出一爪来,直接捏在了龙虎山停泊在湖面的行船上。

  它稍微一用力,偌大的船只立刻四散而开,在船上闪耀灯火的映衬下,飞扬的碎木、断裂的人体和撕裂的风帆伴随着惊恐的尖叫声,将湖面上立刻变成了人间炼狱。善扬真人瞧见那真龙出手,一下子就将他的座船弄碎,不由得怒发冲冠,大声喊道:“孽畜大胆!”

  此言一出,善扬真人袖口立刻飞出了一张青朦朦的赦令,朝着山峰之巅射去。

  那赦令便如同一道流星,直接冲入翻滚无定的黑云之中,然后陡然亮起,将天地照得透亮,接着整个空间都充满了无数个道士持经念咒的冥冥之音,在这种音效的加持下,善扬真人身上的气息凝聚充足,从身体的三万六千穴窍之中,有源源不断的气息往外喷发,将他身上的黄色道袍给吹得猎猎风起。

  接着,他双脚一攀,如登青云,直接朝着山峰之上踏歌而行。

  善扬真人到底是成名已久的绝世高手,果真是通天彻地的好手段,实在不是常人所能及的,仅仅一枚赦令,便已经将真龙给镇住,而其余龙虎山道士则纷纷跳入水中,前去抢救落水的同门。

  我抬起头来,只见善扬真人似缓实快,很快便冲上了山峰之上,人已然飞跃靠前,就在他即将使出手段之时,那条黑龙鼻孔抖动,两道黑炎烈火倏然飞出,朝着善扬真人径直射来。那虬髯客倒也是好本事,将身上衣袍微微一抖,那灼热的黑炎立刻如同浇在了坚冰之上一般,发出了大量的白色蒸汽。

  而在这滔天氤氲之中,善扬真人再次施展出了龙虎山第一法器,皇家御赐的“天子笏”,手一抬,一方玉笏瞬间变得硕大无朋,然后朝着盘踞在山峰之上的黑龙,霍然砸落而去。

  那天子笏上,集聚着龙虎山历代祖师、特别是得道成仙的张道陵留下的印记,如此一砸,力道万钧,那黑龙也不敢硬挡,硕长的身子在伸缩之间,竟然又不见了影踪,倒是那化作了数丈的天子笏直接捣在山峰之上,砸得半截山峰都碎裂,大块大块的石头直接滚跌下来,砸落在下方深潭处,轰隆隆地直作响。

  真龙隐匿身形,战斗便就这般结束了么?

  自然不是,就在善扬真人一招落空之后,那真龙再次从云雾中探出身子来,数丈长尾朝着这悬停于空中的善扬真人拍去,其势凶猛,如有万钧。

  善扬真人又不是地仙一流,自然做不得凭空悬浮之事,他之所以能够腾空而起,也不过是靠先前射出的那道赦令炁场牵引,此番真龙出击,牵一发而动全身,天地炁场一片混乱,他自然也悬停不得,只有朝前飞跃,脚尖点在那跌落的石头之上,然后回身过来,避开了那一击滔天甩尾,人便跃上了真龙之身,力贯双手,一拳便打在了龙尾之上。

  咚!

  平地升腾鼓声,响彻天地,惊动大地,接着便是一声暴烈的嘶鸣,那真龙知痛,摇摆全身,收缩之间,便将善扬真人给送到了爪下……

  这一人一龙在湖上崖间不断纠缠,真龙凭借着自身的力量和这天生的异禀,鬼出神没,然而善扬真人却是并不惧怕,如同一只苍蝇挑战猛虎,竟然将那头真龙给搔弄得暴躁不已。

  这情景便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然而更加奇特的事情是,那真龙因为完全违反空间定理的缘故,身形忽大忽小,时而巍峨如山峦,时而纤细如湖蛟,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大脑根本就应付不来,甚至感觉眼睛都要瞎掉了,意识混乱。

  正在我瞧得一头雾水的时候,杂毛小道伸出手掌,挡在了我的眼前,说第一次见到这东西,信息量太大,变化太快,你的心便乱了,很容易走火入魔,最好不要用肉眼去看,而是用心、用炁场去感受,这样得到的,才是最真实的东西。

  我听了这话,闭上双眼,便感受到本来占据上风的善扬真人宛如风中的烛火,虽然闪耀着灼热的光芒,但终究还是不敌真龙这滔天的气场压制,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天啊,竟然是这样的?

  我心中诧异,猛然睁开眼睛,瞧见凭空生出了两只巨爪,朝着善扬真人的身子抓去。

  那老道士刚才一阵连番进攻,气息不匀,此刻也不愿躲闪,浑身一震,身上羽衣立刻飞出了两条活灵活现的猛虎,将这巨爪给咬住,相互较力,好是一番龙争虎斗,就在两者僵持不下的时候,远处的寻龙号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喊:“善扬真人,这般纠缠不休,倘若那真龙遁走,风云突变,时机便这般稍纵即逝去了,不如我们一起合作,共同御敌吧?”

  这话是慈元阁阁主方鸿谨所言,语气温润平和,在善扬真人耳中听得,却曼妙如同仙音,稍微一思虑,也没有多作计较,便点头说可以,还请道友出手相助。

  这边一答应,寻龙号之上立刻有一道烟花冲天而起,在真龙隐身藏着的云雾之中炸响,璀璨绚烂,细碎花火落满半空,而那条真龙的身子立刻一麻,僵直不动,而就在此时,寻龙号船头处的那个魏先生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木制的精巧机关,朝着半空中的真龙瞄准,噗的一声响,一道羽箭便朝着那真龙逆鳞处,倏然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