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十六章 洛十八的尸身

第六十六章 洛十八的尸身

  我一句话没有说完,人便直接朝着后面倒去,意识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感觉自己被人扶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接着鼻下人中穴被猛地一阵掐,一只手在我的面前不断地挥舞着,耳边朦朦胧胧地传来一阵虚无缥缈的喊声:“陆左,回来,你快回来呀……”

  我开始还犹豫了一下,感觉那手像彩旗,不断地在面前晃悠着,飘飘渺渺,恍恍惚惚,让人根本无法把握,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突破了那道屏障,啊的一声大叫,整个人直接弹起来,双手挥舞,像个溺水者一样使劲儿地喘息着,舌头都伸出了嘴巴。

  “定!”

  我的眉心处被一根灼热的手指顶住,双眼不由自主地盯着那根手指,接着一阵有一阵富有韵律的声音在我的耳旁响了起来,随着这柔和的声音,我深呼吸,不断地吸气呼气,终于将这种诡异到了极点的情绪给摒弃出心外,回过神来,却见杂毛小道朝着我微笑。

  我朝他点了点头,他问我怎么样,好一点儿没有?我说刚才发了魔怔,这会儿倒是回过神来了。

  小叔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递了一块参片,让我放在舌下含着,免得又给丢了魂儿。我依着做,下意识地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然后朝着石碑这边转过头来,映入我眼帘的依然还是这个人——或者说这具尸体——这是一具男性尸体,中年,有着孔武坚毅的脸容,颔下微须,一双眼睛瞪得滚圆,里面透露着不屈的意志,时隔多年,已然还是这般的传神,仿佛就在今日一般。

  他死了,然而在他的头顶上面有一根巨大的钟乳石,那石头的顶端有个凹口,里面滴落的并不是溶洞水,而是一种如同松香一般的透明胶质,这种胶质差不多隔很久才会滴落一滴,然而日积月累,竟然将我们面前的这一具尸体给包裹成了一团琥珀一般的东西,最终保存到了现在。

  杂毛小道瞧见我一脸惊恐的表情,于是用胳膊拐了拐我的手,问认识?

  我点头,说呃,对,洛十八啊。

  听到我这般说,杂毛小道差一点儿将舌头都给嚼进了牙齿里面去,大声喊道:“我艹,不是吧,这位仁兄就是传说中的大神洛十八、洛大大?”他毫不掩饰对洛十八的崇拜,一双眼睛瞪得硕大,里面有七分的惊讶和两分的怀疑,以及一分我也确定不了的情绪,瞧见他这般模样,我倒是笑了,说对,他就是洛十八,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听别人说起过,但他好歹也算是我的前世,我只瞧一眼,便什么都知道了。

  “你都知道了?”小叔的脸色变得十分严肃,紧紧抓着我的肩胛骨,说你都知道了什么?

  我瞧见他一脸的紧张,有点儿莫名其妙,说什么啊,我除了知道他是洛十八的尸身,还能知道是什么?这种感觉很难跟你们表达,就像是照镜子,不管里面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反正你就有一种感觉——哦,里面这个猪头就是我自己啊,真他妈难看……

  我见当时的气氛有些尴尬,于是开着玩笑,然而见到杂毛小道和小叔却并没有附和着笑,不由得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瞧着你们两个这样子,我自己都有些瘆的慌?

  杂毛小道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说道:“小毒物,我说了你可别害怕啊?”

  我点头,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杂毛小道沉默了三秒钟,然后舔着干涸的嘴唇告诉我:“刚才你和这尸体对视的时候,冲上去跟他嘴对嘴地亲了一口,我感觉有一股东西流到了你的身体里,接着你的瞳孔瞬间变得极黑,胡言乱语,差不多一两秒钟的时候,才被我掐着人中苏醒过来……”

  我嘿嘿笑,说怎么可能,我刚才不是直接朝着后面倒下的么?

  我干笑着,发现他们依旧没有笑,回头问旁边的朵朵,说真的像他说的一样?

  朵朵点头,说陆左哥哥,刚才看到你在一瞬间,变得好陌生、好可怕啊……我听到朵朵说了这话,突然感觉到他们对我好像都有一些陌生了一般,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洛十八的残魂,进入了我的体内,准备跟我争夺身体的操控权了么?

  不过也不对啊,之前的种种迹象和蚩丽妹的话语证明了,我就是洛十八的转世啊,都他妈的转世了,还有什么残魂?

  那么,不是残魂又是什么?

  如此一纠结,我的头便疼得厉害,瞧着这周围,说你们不会觉得我被那邪魔侵体,准备把我提前给了结了吧?杂毛小道大概是瞧出了我的不安,上前搂住了我的肩膀,说都几年的老兄弟了,我会害你?即便是我要害你,朵朵会害你呢?小妖会害你么?怪只怪你刚才那一下,弄得我们大家都心慌意乱,乱了手脚而已,现在回想起来,应该对你的神志没有什么影响,出去了再看吧,先找到龙涎液。

  杂毛小道和小叔上来好言宽慰,朵朵和小妖也拉着我的手,说了几句安慰人的话语,而我还是有些懵,就好比一个四肢健全、身体健康的人突然被当做绝症病人对待了一般,怎么说都有些不适应,为此我还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哎呀,疼!

  看来还真的不是做梦啊,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还真在迷糊着,不过时间实在太紧张了,我们身处于这祭殿之中,门户大开之后,鬼知道那头可恶的龙象黄金鼠什么时候会带着邪灵教的人过来,而且更加让人着急的事情是,在石碑的后面,大殿的中央,围绕着高高祭台旁边的水渠宽阔而深不见底,周遭的石板上有活物长期滑动的痕迹,在斜对面的一根石笋上还传来了一股浓烈的腥气,想来这里也是那条黑龙的盘踞之所。

  这两方任何之一,一旦出现在大殿之中,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件最坏的事情。

  而且我们根本没办法关闭我们一路走来的入口,即便是邪灵教来了,要么打,要么跑,还真的阻止不了人家。

  杂毛小道和小叔不待我回复过来,便开始继续找寻龙涎液的踪迹,我抬头望着头顶那钟乳石往下滴落胶质液体,好久才一滴,然后看着躺坐着的这洛十八的尸身,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秤砣、或者鸭梨一般的形状,全身看不出哪儿受了伤,鬼知道他是怎么死去的,不过作为我的祖师爷,以及我的前世,我要不要将他给挪一个位置,好生安葬了呢?

  我怀揣着这样的心思,伸手去抓了一把,发现这胶质化的洛十八足有千斤,不花费一些气力,还真的难以搬动。

  因为暂时还没有找到可以安置的地方,所以我稍微一掂量,便没有继续了,而是站起身来,打量一下四周,想着该怎么处理我的这祖师爷。

  然而我刚刚一站起来,便听到祭台对面传来了打斗声,拳风腿影,十分激烈。这祭台宽约上百平米,下宽上窄,呈现出完美梯形,我看那台阶高高,不便上去,于是快速绕过去,却见两道银亮的身影,正在朝着小叔展开了暴风骤雨的攻击。

  小叔手中一把雷击枣木剑,使弄起来如风,却并不怯太多,当下也是剑影漫天,挡住这阵攻击。

  按理说小叔的实力不错,并不容我担忧,然而我稍微仔细一打量,却吓了一大跳,敢情这银色身影虽然呈现人形,却并非人类,而是从那水银河渠里面爬将起来的守护灵体。我前头说过,水银这种物质最为神秘,是金属也是液体,容易搭载许多玄妙之事,而此刻这朝着小叔猛攻的两个,双手如刀,攻势如潮,凝聚了祭殿的守护英灵,着实难缠。

  我瞧见那水银人形劈在石阶上时立刻一道深刻的口子,而小叔雷击枣木剑还击回去,却只斩下几滴水银落地,便知道事情有些难搞,好在杂毛小道来得及时,他冲过来抵挡两记之后,知道不可硬拼,于是招呼小叔朝后面退,然后朝我喊道:“小毒物,还记得我交给你的杀鬼咒符么?”

  杂毛小道当日得了通臂猿猴的尸骨,一夜不眠,弄出了一堆骨符来,给了我三块,其余的大部分都在与望月的交战中用完,听得他说起,我大声说晓得,然后从随身百宝囊中摸出了那块洁白如玉的杀鬼咒符,点了三点,按照方法朝前施放,一阵波纹游绕过后,那两个水银英灵便化作了一滩银亮如水的液珠,在长条石上面滚动。

  看着地上这摊痕迹,我们知道在这大殿之中,必然还有某个东西在暗中窥视,到底是谁呢?

  我们疑惑,而杂毛小道却并不迟疑,直接一个箭步,冲上了祭台之上。

  我见他好久没有下来,也跟着冲了上去,瞧见在这祭台正中央,竟然是一樽硕大的石质棺柩,在那儿摆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