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十三章 群雄毕至

第七十三章 群雄毕至

  这人的脸上尽是癞疱、脓包和疤痕,黄色、白色的脓液和黑红色的血堆积在一起,让人瞧见了,感觉跟那厉鬼也没有什么差别,然而当这人从黑暗中缓慢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心魂,都为他所牵引住了。

  正在与洛飞雨激烈交锋的杂毛小道听到这话,一个纵身飞掠,与那个凶狠的女人保持距离,循声看去,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哼,原以为你会潜伏起来,养上一段时间的伤,却不曾想你竟然这么急躁,体内的伤势都没有压制住,便急吼吼地来了。杨知修,自从你当上了话事人开始,就变得急功近利,离玄门大道越来越远了,难怪我师父至今为止最为遗憾的事情,便是让你坐上那话事人的位置,要不然,说不定你现在的修为,无论是心还是术,应该都也接近人杰巅峰了。”

  来人正是前茅山话事人杨知修,此前他在湖边荒村被雨夜中的落雷轰击,留下一具焦黑的尸体,我们当时就怀疑他行了狸猫换太子之计,现在看来,这老小子还真的是属猫的,九条命来着。

  听见杂毛小道提及陶晋鸿,杨知修眉头一掀,恨声说道:“陶晋鸿那老匹夫,除了会说些道貌岸然的话语,哄骗无知之徒,他还会些什么?他若不是得了那黄山龙蟒的内丹护体,哪里能够成就此刻的地仙之位?这真龙现事的时机,百年难得,我若得了道,何必与你们这些无知的后辈纠缠?今天我先杀了你这小子,等我吞服了那真龙内丹,成就无上法门,到时候再将你师父也打落凡尘,与你同归幽府!”

  杨知修此人习的虽然是茅山道术,然而我们从尘清真人口中,得知他之所以能够在十年后超越一众茅山长老,成为巅峰,却是修炼了“天地真魔”。

  此法来源于深渊恶魔,是一种凝体练魄的修补之法,身体如同蟑螂一般,恢复最快,虽然不知道他恢复了几成修为,但是瞧他此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也着实让我们心头沉重。

  杨知修的出现,直接将场中的平衡打破,危局奠定,那右使洛飞雨久攻不下,对杂毛小道一时半会也无办法,而且此间情况复杂,她也不敢使尽全力,如姚雪清这老鱼头般都留了一手,听杨知修这般吩咐,她也没有什么不快,抽身而退,朝着我这边攻来。

  我先前还对杂毛小道表示羡慕,毕竟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作为对手,总好过姚雪清这光溜溜的秃顶老头儿,然而洛飞雨美则美矣,却火辣无比,一剑飞来,蕴积无数力量,我鬼剑去挡,右手酥麻,而旁边的姚雪清也不再停留,直接跨步抢攻,朝着我的下盘扫来。

  这两个人任何一个,打下来我都欠些火候,两个人一起上,我便只有一个败退的结果。挥舞着鬼剑,我心头发苦,刚才还大杀四方的我此刻便成了过街的老鼠,勉励维持,稍不留心,便会连根骨头都不会剩。

  杨知修出了手,杂毛小道那边已经战得激烈,而我这边则节节败退,一路从场中退到了边缘,又从边缘跑到了祭台之下,时间似乎十分漫长,然而也不过短短十几秒钟,正在我准备狠心翻身下潭之时,台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喊:“陆左笨蛋,你还不上来?”

  祭台之上,突然露出了一张宜喜宜嗔的明艳小脸,凝白如脂,可不就是一直藏身不见的小妖么?

  听得她的吩咐,我不再思量,也顾不得祭台上张牙舞爪的修罗彼岸妖花,一个箭步,便冲过了短桥和台阶,朝着台上跑去。而这个时候,洛飞雨见机不对,秀女剑倏然而飞,朝着我的后心窝子飞来,我早有防备,回剑来挡,然而那秀女剑却并没有与我的鬼剑交击,而是被高台之上垂落下来的一根荆棘刺藤卷起,朝着上方拉去。

  洛飞雨对于飞剑的控制最有心得,那刺藤刚有动作,她立刻便感应到了危险,手一勾,便将秀女剑给召回,没有让它陷落在修罗彼岸妖花布置出来的藤幕之中。

  我冲上祭台,方才发现小妖其实哪儿都没有去,而是躲进了那樽齐人高的石头棺柩里面,这里间的妖花对于我们来说是一处凶物,然而与她却相处无碍,此番我冲将上来,却也没有朝我攻击。

  我这边刚刚一上,从另外一边,也有一道人影冲了上来。

  此人却是小叔,而在他身后的台下,则停留着鱼头帮的两位高手水猴儿和魏先生,虎视眈眈。出身句容萧家的小叔虽然勇武,但是却并不能够在这种交锋中讨得好处,不过他到底是极为聪明之人,瞧见小妖控制住了这高台妖花,与其在石笋林中穿梭,还不如上来与我们汇合,于是趁着慌乱而上。

  就在小叔登上高台之时,朵朵和小青龙也返身回来,九尾缚妖索在朵朵的手上,末端处,晃晃悠悠吊着一头西瓜大的肥老鼠,却正是那头油滑奸诈的龙象黄金鼠。

  经过一番酣战,这两个小家伙相互配合,终于还是将这小畜生捕获在手。

  朵朵和小妖曾经一体同存,两人有着旁人难以理解的默契,所以九尾缚妖索的用法她也是知道的,这东西连接神经,稍微一扯动,那头小畜牲便唧唧、唧唧一阵乱叫,颇为解恨。我们全部上了高台,邪灵教投鼠忌器,暂时停手,而杂毛小道却给杨知修给缠住。

  此刻的杨知修虽然没有荒村雨夜之时的那般凌厉凶悍,然而相差其实也不远,这使得杂毛小道也只能疲于应付,手忙脚乱,不过好在杨知修太过于骄傲自负,孤芳自赏,洛飞雨和姚雪清这老鱼头都不喜,也没有上前相帮,使得一时半会也没有落败。

  我瞧见杂毛小道的雷罚不断颤抖,被杨知修手中的二郎化神杖给击得难以为继,忍不住又想冲下平台,正待相援,突然在这个时候,我们视线的尽头又出现了一伙人,从五行桥上汹涌而至,青衣翻飞之间,竟有一股磅礴气概。

  杨知修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瞧见又来一伙人,为防万一,与杂毛小道对拼一击之后,人便飘飞上了一根垂落而下的钟乳石,离地五米,整个身子附在了上面,朝着这群不速之客看去。

  杂毛小道不敌杨知修巨力,后撤点地,身子不作停留地跳起,朝着祭台斜斜跌来,我伸手将他给抄起,手扶在其身背之后,一抹,居然全部都是那油津津的汗水,仿佛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般,再看杂毛小道,胸口拉风箱一般地剧烈颤动,显然是有些脱力了。

  不管如何,杨知修卷土重来,没有上次一字剑的牵制,杂毛小道独自面对他,到底还是有些勉强。

  我将杂毛小道扶在台阶上坐着,然后朝着来人瞧去,见那一伙人却都是道士打扮,七八人,为首者正是那满脸虬髯、长相粗豪的龙虎山天师道第一高手善扬真人。除了这个名列天下十大的道门高人之外,他身边我认识的,还有罗鼎全一人,其余都是龙虎山精英人物。

  我摇头叹息,屠龙一战,他们趁着真龙已至暮年,而且还因为产子传承而力弱,将其重伤,在真龙逃逸之后,果然还是不肯罢休,硬是追到了人家老窝里来。

  善扬真人修为极高,或者说是冠绝全场,只可惜屠龙一役也受了些伤,脸色晦暗地冲将进来,环顾四望,视线却最终落在了祭台之下的那个人形琥珀上。

  “洛十八?没想到啊,一世豪杰,竟然泯没于此处,可惜,可惜!”善扬真人却是认得洛十八的,他摇头叹息着,带着人,缓步走到了近前来,邪灵教诸人围在苏参谋的尸身旁边,聚拢成一团,皆有敌意地瞧着这群新来的不速之客。

  真龙只有一条,想要分一杯羹汤的人却有这么多,到底怎么分,这可得要好好商量才行。

  善扬真人的视线从洛十八的尸身之上收回来,又瞧向了头顶上的杨知修,很客气地抱拳打招呼:“杨道友,我们也是相隔多年没见,却不曾想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跟贫道说一说么?”

  茅山惊变,此事乃绝密之事,对外公开的说法是说杨知修被出关的陶晋鸿责罚,看守后山门,不得出世,但是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真相流出,善扬真人知道一些,但所知不多,故而才有这么一问。

  杨知修被善扬真人戳到痛处,也不气恼,而是嘿然笑道:“前尘往事几多休,何必再提?真人可是想要谋夺那真龙之体?”善扬真人坦诚地点头,说然也。杨知修手指一扬,朝着我们这边指来:“找他们要吧!”

  善扬真人这才仔细打量我们,瞧见跟在朵朵身边的小青龙,不由得大吃一惊:“不会吧,它怎么变得这般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