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章 天地真魔

第八十章 天地真魔

  白光临体,想到刚才那摔成八瓣的尸块,我的心拔凉拔凉,差一点儿都以为自己就要交代在这儿了,然而待那阵凉意过后,我睁开眼睛,瞧见自己竟然没有事,根本没有受到那白光影响,化作银色雕像,僵硬在当场。

  生死之间的那一霎那实在是太过于恐怖,我当时就是一愣,而旁边的杂毛小道却把我猛然一拽,在我的耳根子边上大声喊道:“你怕个啥?这白光只会对那吸入水银蒸气的人产生光合作用,你一口气息都没有吸到,怕啥呢?”杂毛小道这句话将我的魂儿都给招了回来,想想也的确如此,我有天吴珠护着,并没有吸入水银蒸气,便是由那巨大石眼射下来的白光临身,那也是不怕的。

  不过这龙宫之中的布置当真是恐怖,从五行廊桥到水银河渠,再到头顶那巨大石眼,以及祭台之上的石棺妖花,诸如此类的种种布置,一开始还没有露出獠牙,显得十分平静,而一旦发动起来,闯入这里间的一干人等,则全数都糟了秧。

  我没事,但刚才杂毛小道和小叔似乎也吸了两口,这白光倘若落在了他们身上,只怕也会发生效用。我思虑回来,也不敢赌,瞧见五行廊桥处打斗得好是凶猛,想着得快些逃离此处才行,于是在杂毛小道的牵引下,跟着朝那边狂奔而去。

  此处既然为那耶朗祭殿,那么对我来说,应该不会形成太大的阻碍,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硬着头皮闯了。

  我和杂毛小道、小叔合为一处,也不管后面闹得喧嚣,死活不论,朝着廊桥处冲出百步,正要抵达善扬真人、姚雪清和绿脸女子的拼斗范围之时,突然前方的条石一阵颤抖,平白隆起了一堵近十米的围墙来,将道路堵住。

  我诧异,停步不前,抬头看去,却见消失好久的杨知修,竟然出现在那一道齐胸高的条石围墙之上。

  他浑不顾身边的水银雾气,静静地站在这条石围墙之上,平伸出了左手,淡淡说道:“拿来!”

  我朝着他刚才飞掠而来的地方瞧去,那里是一处建在巨石之上的亭台楼阁,二十多米高,寻常人爬不上去,但对于他来说,却只是小事一桩,这突然隆起的条石围墙,说不得就是上面的机关布置,我不解其意,压着嗓子喊道:“杨知修,大家都等着我们破阵呢,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知修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在冷笑,又或者别的什么,不过他伸出来的手却并没有收回来,而是缓缓说道:“刚才从洛十八屁股下面摸出来的龙涎液,我要了,给我!不然,死!”

  他的一双眼睛眯成了剑,狭长而锋锐,印在那一张几乎毁容了的脸上,惨白的牙咧开,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原来我们刚才所做的一切,都被他瞧在了眼里,此刻却是趁机讨要起我们的战利品来。龙涎液是用来救三叔的命,所求极难,我们奔波忙碌许久,千辛万苦,费尽了心神,哪能给这家伙给要了去?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了一眼,顿时就恶向胆边生,一人一剑,紧紧握住,便朝着屹立在条石围墙上面的杨知修袭去。

  既然是拼了命,自然一上来就得下狠手,杂毛小道在杨知修面前也不敢玩飞剑,生怕雷罚给这家伙拿捏住,于是直接用上了蕴涵其间的虹光能量,抬手便是一斩。

  杨知修一开始还并不在意,然而当杂毛小道挥剑而来的那一刹那,他的眉头便是一阵猛跳,知道这个小杂毛下了狠手,身子微微一晃,侧移两米,偏头一看,却见自己刚才身处的地方,连条石带着半空中,倏然出现了一道长达三米的虚空裂缝,此刻还幽幽散着余光收敛,仿佛直接斩破了虚空一般。

  “虚空斩?”杨知修一脸冷汗,喃喃说道:“这武技巅峰的传说之技,你竟然能够达到了?”

  他的话儿都还没有说完,迎面便刺来一道两米长的黑色剑芒。这剑芒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下方而来,由下往上地反撩而去,烈焰滔天。杨知修这时才从刚才的那一惊中回过神来,甩开衣袖,双手一翻,那手上尽然套着一双银丝手套,直接捏住了鬼剑的剑尖,使劲捏紧,不得动弹。

  我这劲气催发的鬼剑总共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桃木实体,还有一部分是有鬼剑所斩杀吸收的怨灵组成的黑雾,凝若实质,通常在我激发之时,几乎没有人能够捕捉道那实质黑雾的本质,只以为鬼剑骤然涨了一倍,而此刻,杨知修一出手,便抓住了桃木剑尖,那凝若实质的黑雾,竟然斩不断他手中的银丝。

  高手便是高手,总能够在一瞬间,就把握到事情的本质和弱点。

  然而我的剑势甚猛,杨知修虽然抓住了我手中鬼剑,然而却依旧还是被我逼得脚步不稳,身子往后面退了两步,他居高临下,倒也不是很吃力,一脸惊容地瞧着我们,脸色显得不是很好,缓缓说道:“别人总以为你们是运气,殊不知在不知不觉间,你们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厉害的实力。这样的人物,倘若不制止,不出十年,必定又是一个陶晋鸿啊。只不过……神话,就到今天截止了吧!”

  杨知修越是与我们斗得长久,便越能够明白我们的进步,是有多么的恐怖,他杀心顿起,却也不再讲究什么前辈的风度,一心想着将我们击毙当场,不留后患了。他左手朝着我这边一拍,将我连人带剑给逼退回去,然后左手指尖在胸口一划,抓出了一个古怪的伤口来。

  这伤口飚血,立刻渗透了他胸前的衣襟,呈现出了一个黑红色的神秘图案来,像紫荆花,又似某种符文。

  他这通过自残所弄出来的神秘图纹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凶厉,我瞧了一眼,似乎能够直接印到了我的心窝子里面去,立刻感觉心头被套上了一副无形的枷锁,沉甸甸的,当我再次催动起小腹之间的那道阴阳鱼气旋之时,竟然有一股滞涩之意,在经脉中呈现出来。

  “天地真魔,魔域纵横!”

  杨知修的嘴唇在一瞬间变得紫黑带血,整个人的气质仿佛一下子变得十分古怪,一双眸子从黑色变成了琥珀的黄色,里面有无数灵气凝结消散,仿佛正在孕育着滔天波浪,凶光乍露而出。

  “杨供奉,我们的兄弟死得太多了,先等一等,待我们冲破这桥阵,再行定夺吧!”正在杨知修入魔的那一刻,鱼头帮帮主突然从前线折转回来,朝着变得十分恐怖的杨知修声嘶力竭地大声喊道:“给我们鱼头帮,留一点儿骨血吧!”

  “滚!”

  杨知修的脸上突然浮现出许多青紫色的血管来,这些血管就像蚯蚓一样在他所有露出体表之外的皮肤之间爬行,空间之中的空气似乎在那一刻给抽光了,杨知修一口气吸入,而迸发出来的是一声惊天地呐喊,真正入了魔,他便再也管不得与姚雪清的同伴情谊,直接一挥手,那个能够比拟十二魔星的老鱼头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竟然给直接拍飞到了几十米开外的地方去。

  我们都有些吃惊,杂毛小道的攻势也稍减了一些,然而几乎没有停顿,杨知修的身影如同一道流光,倏然而冲,下一秒出现在了杂毛小道的左侧,也不用插在腰间的二郎化神杖,直接用手臂甩来,强悍无比。

  他如此托大,杂毛小道也有些恼怒了,雷罚一转,朝着杨知修的手臂削来。

  雷罚之上镀得有精金,这一剑若砍实了,不说卸掉一只胳膊,少不得伤些皮肉。然而杨知悉根本就不闪不避,轰将上来,雷罚剑刃直接切在了杨知修的手臂之上,这可不是带着银丝手套的手掌,而是那胳膊关节处,但出乎我和杂毛小道意料之外的事情出现了——那雷罚仿佛砍在了钢板之上一般,难以寸进,相反的,杨知修一双胳膊散着黑雾,直接将杂毛小道砸得飞腾而起,朝着那石墙摔落而去。

  杂毛小道这回可真的吃了大亏,头朝着石墙直接撞去,还好一道白影掠过,却正是行动最为迅捷的朵朵出现,将他的身子托起,才免遭横祸。

  杨知修脸上的血管继续游走着,人的鼻子里满是粗气,脚一蹬地,没有半点儿停留地朝着杂毛小道继续扑去,正是要行那赶尽杀绝的手段。我瞧着他这番模样,心中巨震,然而却不敢让身受重伤的杂毛小道独自应付,鬼剑前引,拦住了他的去路,而手也从怀里摸了出来,口中高声叫喊道:“幡悬宝号,普利无边,诸神卫护,天罪消愆,经完幡落,云旆回天,各遵法旨,不得稽延——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

  这一串落幡神咒喝念出口,我已然将杂毛小道先前给我的那块落幡神符给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