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二章 肥虫弑主

第八十二章 肥虫弑主

  无尽黑手覆天而下,一点金光闪烁,然后朝着杂毛小道刚才那一道虚空斩中射去。

  而我,则如同发射出子弹的枪,承受了巨大的后坐力,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屁股都摔成了八瓣,旁边躺着口吐鲜血的杂毛小道,与我一起抬头看向前方,但见蜉蝣撼大树,然而却并非不自量力,那巨手在往下压了三两米之后,竟然停顿住了,被下方的那道金光死死顶住,难以再继。

  我一双眼睛里面满含着泪水,这哪里是什么金光,这分明就是南疆吞噬魔罗之后,便一直处于沉眠状态的本命金蚕蛊,肥虫子大人。

  现如今,在这最危险的时刻,它终于回归了!

  我的心在那一刹那就变得无比澎湃,肥虫子离开我太久了,有一段时间,我甚至都无法面对自己的蛊师身份,没有了肥虫子在,我显得是那样的可有可无,许多手段都变得束手束脚,根本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畅快淋漓。

  而如今,它终于回来了……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延续,我们身周的雾气开始变得格外浓烈,这让我瞧不清肥虫子的模样,然而此时此刻,它凭借着自己薄弱的身躯,硬生生地顶住了倾天而下的巨大手掌。这手掌在此之前,曾经将崂山派的掌教真人,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无尘道长给拉入深渊,然而在此刻,它竟然退缩了,一点一点,被那一脸萌态的肥虫子给往回逼退而去。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瞧见那一点倔强朝上的金光,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一首奋斗不息的《蜗牛》,泪水将我的眼眶润湿,我不知不觉就哭了起来,意识渐渐地回转到了我的身体里,我伸出手,活动指尖,感觉到有一股不屈的意志在空间之中洋溢,它埋藏在我的心中,漂散在空气里,不知不觉,从不熄灭。

  僵持仅仅持续了十秒钟,而在我们的眼里,仿佛过了整整一个世纪。在下一刻,那只难以形容的巨大手臂突然丧失了生气,那充满力量的皮肤机理在迅速衰败,暗灰色从肥虫子与手掌的接触部位开始蔓延,那些密集如林的黑毛迅速枯萎——它开始动了,像被烫了一般,往着回路退去。

  这种层次的较量并不火爆,就如同公园里面老头老太太搭手打太极一般的和缓柔软,然而身处其间的我们,在那一刻,感受到的是那种充斥天地的毁灭性力量。

  蜉蝣撼大树,最后的赢家居然是蜉蝣,这结果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所有瞧见的人,都跌掉了眼镜。

  那只巨手有些气急败坏地收回了那座两米巨门之中去,它在收回去的时候,似乎朝着自己的召唤者遥遥拍了一掌,我躺在地上,并没有瞧见许多,感觉杨知修似乎脚步不稳,受了些伤,往着旁边推开了一些,当我爬起来的时候,瞧见杨知修身上的衣物开始燃烧起来,整个人都陷入了一团青色烈焰之中,那头发冲天而起,仿佛火焰一般的晃动。

  巨手回缩,我瞧见那股暗灰色正在迅速蔓延,整只手回收而去的时候,我感觉似乎已经坏死掉了。

  我不知道这手的另一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是我晓得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事儿算是给它摊上了。然而这骤然大敌的离开并不代表战况的结束,此刻的杨知修虽然被教训了一番,然而气势却越发浓烈,整个人都陷入了青色的火焰中,一身滔天的魔气几乎直冲云霄之上。

  杨知修瞧见我口中吐出来的这物竟然将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召唤而出来的恐怖巨手给直接挡了回去,又惊又怒,此刻的他虽然一脸戾气,但也还没有迷失意识,桀桀怪笑道:“好啊,你竟然连它也给挡了回去,真的是让人吃惊啊,只不过,你以为我的手段就只有这一些么?”

  他怪笑着,烈焰中,身躯开始吹起一般的鼓了起来,整个人的脸目都开始混沌不堪,那些蚯蚓一般的血管开始高速游动,我瞧见他这异变,知道不能让他在这样继续下去,深吸一口气,感觉有源源不断的力量充斥在身体里,一声喝念,挥拳朝着杨知修砸去。

  砰!

  此刻的我还沉浸在刚才那种玄妙的境界之中,便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并没有那么的可怕,一拳砸中杨知修的身躯,一声闷雷般的响声轰鸣。我拳头处传来一阵炙热,却发现这个家伙根本就不知道疼,而是扭过身子来,我抬头一看,这人竟然有三米多高了,俯身一挥拳头,朝着我的脑袋砸来。

  我来不及躲避,唯有伸手抵住这一击,平推而起,那杨知修的拳头竟然比人脑袋还大,我一撑,脚底下的石板一沉,那力量从我的身体传递往下,竟然呈现出蜘蛛网一般的辐射碎裂来。

  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

  “肥虫子!”

  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但见消失的金光再次点亮,然后朝着这边摇曳而来,杨知修的身躯异常庞大,另一只手掌不断挥动,竟然有许多凭空而出的黑火浮现,化作了十七八条火舌,朝着肥虫子的身子舔舐而去。

  肥虫子并不停顿,径直冲来,此刻的它光华收敛,然而那些黑色火舌但凡沾到它的身上,立刻熄灭。

  偃旗息鼓,不再复燃。

  肥虫子已利箭一般的速度直射而来,朝着杨知修的胸口钻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杨知修胸口突然冒出一双肉眼,眼皮睁开,黏糊糊的眼球里,射出了一道黑暗光芒,径直照在了肥虫子的身上。那光芒没有太多的力量,更加倾重于思想意识,然而就是这么一瞥,使得肥虫子的身体僵直不动,竟然凝在了当场。

  这个时候我才瞧清楚了肥虫子的模样,此刻的它,与我最开始瞧见它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肥嘟嘟的一条蚕蛹儿,身上那无数栩栩如生的眼睛都收敛进了它的肉皮褶子里面去了。

  然后我瞧见了它那一双黑豆子眼睛,和当初一样,充满着诡异的邪恶。

  这邪恶蔓延开来,连上了杨知修诡异的笑容,他深吸了一口气,几乎将这十米方圆的空气都吸了一空,让我顿时就是一阵窒息,心中也不由得有些茫然,难道这肥虫子此番不知道转了几次出来,竟然变得更加邪恶,连我也压制不住了,这弱点竟然被杨知修给利用上了么?

  啊,这个家伙不是入魔了么,怎么思维会变得如此的机敏?

  我的身子还在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去,双足几乎都陷入了石板之中,杨知修的力量已经大到了泰山压顶一般的恐怖状态,而与此同时,刚才就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外,这个家伙已经将杂毛小道和小叔给整治得没有了还手之力,而朵朵被他那蓬勃的魔气给逼得根本靠近不过来,临空印了几道法门,却根本抵近不住。

  说句老实话,杨知修虽然屡次失败,然而此刻的他,实力应该不输于善扬真人多少了。

  然而跨越过这道杨知修弄出来的石墙,在那后面,还有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在持续,只可惜我们已经被这个家伙整治得根本没办法去观摩,也根本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状况,因为此刻的我们一旦分心,所面临的,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杨知修胸口浮现出来的那一只眼睛朝着肥虫子射出一道光芒之后,我便已经感知不到肥虫子的意识了,虽然它依然还在我的视线范围之类,然而当我瞧见这条小肥虫子的时候,心里面感受到的,是一股深深的、深深的寒意。

  “倘若你不能够掌握它,那便下来陪我吧……”

  我盯着肥虫子那一双黑豆子眼睛,不由得想起了我外婆临死前交代我的话语,而蚩丽妹也曾经说过,若想要控制住我身体里面的本命金蚕蛊,或许能够在洞庭湖中找寻到答案——当年的洛十八,也就是在寻求压制本命金蚕蛊的过程中死去的。

  我……要怎么镇压它?

  我盯着肥虫子,它盯着我,我盯着它,许久,我们依旧没有达成默契,它突然一抖身子,朝着我射过来。它这钻来,并没有带着任何善意,我的心中一跳,难道这个小东西,准备弑主了么?笨蛋啊,我们的性命相连,你若弑主,自己也会挂的啊!我心中急躁,然而突然间我一想,杨知修入魔,可不就是走的自我毁灭的路途么?

  在杨知修碾压一般的沉重压力下,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想着此生莫非休矣了?

  然而我在闭上眼睛的下一秒,迅速睁开眼睛来,视网膜上出现了两道光,一道青光,抵住了暴起弑主的肥虫子,还有一道白光,从后面远远的天空降临,径直射在了已经足足有近四米高的杨知修头顶上。

  下一秒,杨知修的上半身,都开始镀上了一层水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