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三章 知修败亡

第八十三章 知修败亡

  对于力量的掌握和感悟到达了一定程度的修行者,都会或多或少地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人体作为一个容器,容量终究是有限的。这人力有时尽,真正要做到能够以一当百的强大效果,那便需要善于借助人体之外,其它的神秘力量。

  比如符箓之道,比如借助天地或者信仰之力,比如通过功法改造,才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如果懂得发现,其实我们身边的很多东西,都是有着极为强大的力量,而当它积蓄到一起来的时候,所体现出的自然之力,少有能及。

  风雨雷电,莫不如是。

  作为一个到达了那种顶级高手行列的修行者,杨知修便是一个极善于利用这些隐藏力量的人,他通过魔功改造了自己的身体,容量急剧增加,而刚才为了维持这庞大躯体的需求,一口气,几乎将我们身周的所有空气,都吸入体内。然而问题在于,这些空气里面,除了提供能量分解的氧气之外,还有大量的水银蒸气存在。

  而正是这高浓度聚集的水银蒸气,使得祭台正上方的那只巨大石眼,终于注意到了他。

  白光耀下,兜体而来,然而杨知修到底是极为恐怖之人,他竟然能够扛住这瞬间的石化,在上半身都浮现出了银亮的金属色后,竟然还保持着对我的绝对压力,使得我根本就动弹不得。

  我反击,拼死反击,然而先前那股冷峻狂傲的意识却如同潮水一般退却而去。如此一阵恍惚意识交替,此刻的我便有些难以为继了,而从杨知修胸口的那只肉眼瞳孔中,开始冒出了如同浆汁一般的粘稠黑雾来,向上翻涌,以杨知修的身体为战场,与朝下蔓延而来的银色光芒,奋力拼斗起来。

  这场不见硝烟的战斗异常惨烈,一厘米、一厘米的拉锯,攻防易势,而在另一边,我瞧见了那道青光,它并不是旁人,而是此间龙宫的主人小青龙,此刻的它宝相庄严,四爪缓缓,与一身金黄的肥虫子遥遥相对,两种势不两立的颜色在咫尺之间,也拼力较量了起来。

  这两物本来都不是凡品,肥虫子乃蛊中之王,顶着偌大的名头,此刻不知道是四转还是几转金身的它是那么的恐怖,便我都隐隐有些畏惧,然而小青龙作为龙属,那可是能够沟通天地,连同三界的异种,却也并不差上几分。

  我仅仅来得及瞥了一眼,便能够发现,当小青龙双眼圆睁之时,散发出来的强大龙威甚至能够隐隐克制住肥虫子此刻的黑暗属性——难道说,蚩丽妹所说的,能够压制住肥虫子凶性的洞庭湖之物,便是这真龙?

  我又惊又怒,来不及多想,便瞧见杨知修浑身的魔气已经强大得凝如实质,这使得他的整个身子仿佛一个凝聚的风眼,正往外界喷发出巨大的黑色魔气,杂毛小道挣扎着想上来帮忙,却还没有走出几步,人便已经翻倒在地,像断线的风筝,摔飞而去。

  至于朵朵,她更是难过,她倘若没有鬼妖婆婆传承的藏秘佛经护持,只怕早己给这滔天的魔气吞噬了。

  成了天地真魔之后的杨知修,实在是太恐怖了,恐怖得仿佛就是一座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活火山,连那巨大石眼连续打来的几束白光,都不能够将他给石化。没有人能够预料得到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情,我的心中悲鸣,难道,这个家伙真的要无敌了么?

  然而就在我们都即将陷入绝境的时候,一道身影从隆起的石墙那头直接飞跃过来,凭空伸出一只细嫩的小手,径直印在了杨知修的胸口处。

  那能够将杂毛小道都排斥开外的滔天魔气,竟然也阻止不了这身影的到来,而已经没有了人类模样的杨知修,全身都是活动沸腾的血肉,胸口处的那只肉眼上移半分,然后又陡然浮现了一张满是利齿的大嘴来,直接一口,便将来人的整只手臂给吞进了胸口处。

  此刻的杨知修足有四米,即便是俯身压制我,也足有三米多高,而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双肩之上突然多了一双脚,却是来援之人站在了我的身上,将我作为支撑点,全力激发。

  我的双足深陷进了石板之中,那坚硬如钢的条石此刻变得有些柔软,难以蓄力,而承受了双重压力的我再也抬不起头来,什么也瞧不见,只感觉整个天地都倒塌下来,轰然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乃血肉之躯,然而在这一刻,却不得不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想起先前顿悟的那道法门,立刻提起一口气,观想峰峦如聚的山川,让自己变得如同巍峨高山一般沉重,当意识终于积蓄起来的时候,我终于没有了随时都有可能面临死亡的感觉,反而能够感受到站在我双肩之上的那个人,与我似乎隐隐有着一些亲近,从上而下,有一道维护我身体免于崩溃的和缓之力,源源不断地涌了下来。

  五息之后,再一波白光降临了我的前方,而我的视线也从此变得一片茫然,真正的爆发也在此刻骤然发生,我的身子再度一沉,膝盖几乎都陷入了石板之下,然后一阵巨大的震力出现,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瞧见杨知修庞然如山的巨大身子被摔飞出去,在地上拖拽了十几米,最后停止在了一个佝偻的身影之前。

  而那人手中,是一把造型古怪的剪刀,正朝着杨知修完全石化了的脖子处,奋力剪去。

  一道金光闪耀,剪刀之上似乎迸发出一龙一凤的灵体之光来,容不得我们多做考量,那个让所有人都畏惧如虎的杨知修,头颅竟然被轻易地剪了下来。

  在那一刻,出现了短暂的宁静,而在下一秒,杨知修魔躯积蓄的庞大能量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口子,里面黑色的魔气如同最爆裂的炸药,将他残破的身子给撑得巨大,滚若圆球——不好!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从地下将身子给拔出来,也顾不得一身的伤痛,瞧见肥虫子和小青龙还在凌空对峙,根本就没敢想太多,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直接抓着就朝着杂毛小道的方向冲去。

  然而我并没有冲出几步,便感觉一道狂暴到了极点的气浪轰然拍打在我的背上。

  当我被推到了半空中倏然而飞的时候,耳朵里才传来连续的闷雷声:“砰、砰、砰!”

  此刻的我全身都是伤痕,然而心中却更加痛,充满了悲伤,因为这会儿我终于想明白了,刚才那个将杨知修头颅剪下来的人,可不就是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小叔么?

  那么近的距离,他恐怕……

  没等我想太多,宛如流星一般的我下一秒便猛然撞到石壁上。

  呃……这一会儿的石壁再没有之前的那般柔软,撞得我双眼一阵黑,血气翻腾,一口老血便喷了出来。

  而也就是这一口郁积之血吐出来之后,之前被杨知修一直施压凝结的经脉也终于活络起来,我手撑着地,勉强扶墙站起,感觉手心有异常,展开来看,发现双手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难道我刚才抓到的是幻象,还是我已经出现了幻觉?

  我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疼难当,思维一片混乱,终于想起来先打量四周,突然感觉到头上一阵摇晃,抬头一看,竟然是一根五六米长的钟乳石根基动摇,直接跌落下来。

  这根石柱足有千斤,倘若砸中,只怕我不死也残废,当下也不顾得别的什么,我朝着旁边奋力跑动几步,然后一扑,当身子与冰冷的地面全部接触的时候,飞溅的碎石块簌簌扑打在了我的身上,劈里啪啦不断绝。

  然而此刻我已经管不得这许多了,因为在我的视线里,同样的一根钟乳石从天而降,直接砸落在了那五行廊桥的左边一座,虽然受到巨力承托,但终于还是将其砸断,有大量的石块跌落在水银沟渠里面,水花飞溅,而与此同时,隔断两处的法阵也终于露出了一个缺口来。

  迷雾浸染,我的视线已经模糊,瞧见有好几道身影朝着那缺口往外冲了出去,而与此同时,杨知修魔体殉爆之后产生的威力也终于蔓延到了整个洞庭龙宫之中——就仿佛一个熊孩子将炮仗扔进了充满易燃气体的地窖中,产生的连带效应让所有人都感到害怕。

  大殿要塌了!

  我感觉整个空间都在颤抖,头顶上那密密麻麻的漂亮钟乳石此刻变成了催命的利器,不断地摇晃,然后砸落下来,溅起飞石一片。我所处的这个位置靠近五行廊桥,四周都是白雾,躲避了两根砸落下来的钟乳石,我终于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想回头,然而回路却给堵上了,求生的意志催动着我往前方奔跑。

  我穿过了那道缺口,朝着外面踉跄奔去,跑了十几米,才晓得这边通道的结构勉强还算稳定,回过头来,想去感应失去联系的小伙伴们,突然从身后钻出一个黑影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附在我的耳朵边上大声喊道:“走,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