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六章 主心骨儿

第八十六章 主心骨儿

  真龙现身,形象影影绰绰,瞬间就将方鸿谨和慈元阁一干人等给全数灭了,吓得我浑身直发抖,生怕触怒了这位真神,将我们给直接弄得魂飞魄也散,然而当我抬起头来,瞧见了骄傲站在那龙头犄角上面的肥硕身影之时,一颗心终于落回了心窝子里来。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杂毛小道更是激动,指着虎皮猫大人那厮大声骂道:“我艹,什么个情况啊这是?”

  朵朵蹲身在地,抚摸着真龙那湿漉漉的鳞甲,摸着缝隙里面干燥的肉,抬起头来,喊道:“对呀对呀,臭屁猫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和阿龙叔怎么混到一起去了啊?”朵朵便是个天真烂漫的性子,取的名字倒是颇有些古怪稀奇,面对着真龙这威寒如海的气息,她也不怕,一脸笑颜地朝着在上方摆酷的虎皮猫大人喊道。

  虎皮猫大人被自家小媳妇儿喊得心痒痒,再也绷不住了,抖了抖身子,一身的水珠子,然后摇摇晃晃地从真龙犄角上方飘飞下来,嘿嘿笑道:“我先前脑子不是坏过么,愣是没有想起来,它是我的老伙伴了,当年要是没有能够自由穿梭三界各处的它,我哪里能够从幽府重返人间?”

  我知道这真龙是友非敌之后,这会儿也终于没有胸膛砰砰乱跳的紧迫感了,勉强爬起来,感觉身子正顺着它的呼吸在上下起伏。而就是这感觉,使得我最真切地感受到自己与真龙,似乎有连为一体的那种默契,但是瞧见费力扇着翅膀的虎皮猫大人,那便是气不打一出来,伸手想把它的翅膀给揪住:“你这个家伙,敢情还有这一手,干嘛不早说啊?早说了,雨红玉髓只要一滴,完了咱就不掺和这些鬼把戏了,弄得现在……”

  虎皮猫大人也挺冤枉的,捏着嗓子大声喊道:“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掉进这洞子里面来,我下辈子都想不起那段时间的事情。倒真以为我是诓你们呢,我至于么?”

  我们搁这儿吵闹着,那头黑色真龙眼睛眨了一眨,然后伸过头来,硕大的鼻孔临近我们的身前,似乎在嗅我们。虎皮猫大人先前还颇为轻松,瞧见真龙这副模样,也慌了,挡在我们的面前,嘿然笑道:“黑龙哥啊,黑龙哥,那啥,这几个人呢是小弟我的朋友,跟那几个杂毛道士不是一块儿的,给小弟我一个面子,要没啥事儿呢,那就饶过他们一条小命儿吧……好不好?”

  真龙似乎没有听到虎皮猫大人的招呼,摇动尾翼,将我们给送到鼻孔之下来闻。

  虎皮猫大人瞧见自己说话也不管用了,有些郁闷,低声朝着我们问道:“嘿、嘿,怎么回事?告诉你,先前碰到的那湖泥地龙和湖蛟,都是这哥们的小弟,你们若是做了啥事儿,自己坦白交代,人家啥都明白着呢,争取宽大处理就是了……”

  我瞧见那真龙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疑惑,想起虎皮猫大人说的那两个小弟,我和杂毛小道除了之前自卫时与湖蛟交过手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冲突,耸耸肩头说没有,哪能呢?

  虎皮猫大人不相信,说没有才怪了呢,它都活了几千年,比人还要精,有啥事就交代,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是最好的,别瞒着,它最不喜欢躲躲闪闪的小人。

  虎皮猫大人这边使着脸色,杂毛小道倒是想起来一事儿,说我们刚才在龙宫里面,倒是和一条跟它一般的小青龙交过手,不过后来我们谈开了,化解了恩仇,后来还是我和小毒物两个人齐心协力,才阻止了善扬那老杂毛对小青龙下手的心思,论起来,也没有仇怨啊……

  杂毛小道说完,突然瞧见一条门板大的软舌朝着自己身子舔来,这软舌不知道有多长,深红色,上面有许多肉色的倒刺,此刻倒是柔软得很,里面不知道含着多少真正的龙涎,将杂毛小道整个人给抹得湿淋淋的,一脑门子油亮亮的口水。

  这一舔弄得杂毛小道吓了一大跳,差一点就准备拔剑了,好在他到底还是有些胆识,瞧见那肉刺并没有硬起来,知道那黑龙只是因为杂毛小道身上有小青龙的气息,才用这种方式在示好。

  不过说句实话,这真龙刚才活活生吞下了两个人,先前还不知道吃了多少人,身上有着浓烈的腥气,而这口水的味道的确是让人不敢恭维,杂毛小道经过这么一舔,跟从那粪坑里面捞出来的味道,基本上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了。当然,作为一种荣耀,这也是世所罕有的,像杂毛小道这种境界的人自然也不会太在意这气味,只是拿眼睛瞟我,期待着我跟他一样,待遇相同。

  我就站在杂毛小道的旁边,闻到这股浓烈的腥气,差一点没有熏得背过气去,等杂毛小道给舔得里外一遍黏糊糊,晶晶亮,然后真龙朝着我瞧来之时,我的心一凉,下意识地往后闪。

  真龙盯着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它的眼睛由成千上万粒的复眼骤然收缩凝聚,化作了一个点,凝聚在了我的胸腹之间。短暂停顿了三五秒钟之后,它颔下的两缕长须垂落下来,仿佛被风吹过一般,滑过我的脸,在我的手心来回划了几道,痒痒的,又有些火辣辣的,好像出了血。

  我因为不了解这真龙大哥的脾气,也不敢看,只是拿眼睛瞅虎皮猫大人,想问它到底什么情况,然而突然之间,那真龙突然一张嘴,从里面竟然吐出了一颗拳头大的透明珠子来。那珠子之上,附着得有七彩毫光,散发出了强大的生命能量来,我眼瞅着这珠子围绕着我和杂毛小道绕了三圈,似乎就小了一层。

  真龙吐出来的珠子,想来也是它修行千年的内丹,最后停留在了我的双手之前。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下意识地想去摸了一下,结果刚刚抬起手来,一触及,立刻感觉到火一样的烫,啊的大叫了一声,结果身子一颠儿,腾云驾了雾,人便被从龙尾之上甩落下了来,直接跌倒在了水里面。寒水一激,我立刻醒转,瞧见杂毛小道也给甩飞下来,在我旁边扑了个狗啃屎,不过他倒也没有着急,而是失心疯了一般的哈哈大笑,在浅滩的水上蹦来蹦去,快活得像个小孩儿。

  空间中回荡着那真龙悠长清越的吟声,而下一秒,我瞧见这大家伙直接在空中翻了几个身子,龙头再次潜入水中,水中的流向几次变换,然后水位急涨急落,不多时,便也龙影无踪了。

  这情形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冲过去拉住又笑又跳的杂毛小道,将他给拉扯上了岸边来,正准备扇他几个耳光,让他情形一番呢,他直接跳开了去,指着我说道:“小毒物你别趁乱动手啊,你这要扇我几个耳刮子,小心我扇回来!”

  我瞧见他神志还在,顿时就放心了许多,一脸苦相地喊道:“到底怎么回事,这黑龙大哥是不是怪我胡乱摸了它的内丹?难道这内丹和俺们的那啥一样,都是不能让人摸的?要是,直接说一声就是了,干嘛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跑了啊?”

  我头顶上哈哈大笑,抬头一看,却是虎皮猫大人这肥厮,它居然也没有走。

  我问它笑个屁?虎皮猫大人一副摇头晃脑、孺子不可教也的古怪模样,也不说,让我看看自己的手掌。我这才意识到有不对,举手一瞧,这才发现双手的手心处,就在恶魔巫手上面的两个符文旁边,竟然又添了两个古怪的符文,左手是一条张牙舞爪、腾空而起的蟠龙,而右手,则是一条深潜入渊的螭龙。

  这两条龙纤细如同小虫儿,也只是一道灰黑色的符号,仿佛笔墨绘制上去的,然而当我用心去瞧的时候,却发现竟然有着比海洋还要宽阔的意识在里面。

  我的心神不定,仅仅敢瞧了一眼,便赶紧抬起头来,生怕瞧久了,自己的心神就完全陷入到了里面。

  我哭丧着脸,问这是什么?虎皮猫大人哈哈大笑,说有了这东西,你以后便不用怕小肥肥反噬了。

  我听到了,更加郁闷,抱怨道:“我现在倒是不担心它反噬了,我现在连那个家伙到哪里,都不晓得了……”虎皮猫大人听到我说得这般颓丧,不由得落在了旁边朵朵的手臂上,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杂毛小道走上了浅滩石岸便来,也不作隐瞒,将先前在洞庭龙宫里面发生的事情,都一一跟它讲了明白,听得虎皮猫大人连连感叹:“我艹,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精彩的事情,大人我竟然没有在场?”

  杂毛小道郁闷得都快要哭了,说你还有闲心关心这些屁事情,我小叔还扔在里面呢,生死不知,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呢……

  虎皮猫大人眼睛珠子一转溜,嘎嘎一声大笑,说我以前给应武那小子算过命,他命硬,能活百岁呢,走走,我带你们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