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九十章 螳螂捕蝉

第九十章 螳螂捕蝉

  二月季末,湖水冰寒。

  朝阳从湖面尽头跳跃而起,将浩渺烟波的水面染得粼粼金光闪耀,驱散了无数薄纱迷雾,从湖水中潜出来的我、杂毛小道和小叔三人瞧见这轮冉冉升起的圆盘,心中激动不已。

  曾几何时,我们都差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它了。

  此夜过去,不知道有多少人埋骨于此,然而我们终究还是属于幸运者的行列,没有将自己的性命给留在这洞庭湖深处。贪婪地呼吸着晨间湖面上清新的氧气,我四肢舒展,漂浮在水面上,让那荡漾碧波承托着我的身体,使得疲倦欲死的身子得以缓解。

  我们当初硬着头皮跳入水中,直以为自己铁定游不出那狭长的水道,然而让我惊讶的事情是,在刻意调节过自己习惯性的身体机能之后,大家都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除了通过口鼻呼吸之外,我们还能够通过皮肤,来摄取水中的氧气,以保证正常的新陈代谢和血液运转,维持身体的机能。

  这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道理,修行者体内自有一口气,当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让自己的身体达到无漏状态,旧气消逝,新气复生,如此源源不断,生生不息,怎么会怕在水中窒息而亡呢?

  这道理,常年在水里面讨生活的鱼头帮那一干“水鬼”都晓得,而能够做到极致者,譬如姚雪清,或者茅山的水虿长老徐修眉,能够在水中待上个几天几夜都不用浮上水面来透一口气,也就是明了这内中的法门。

  人类在远古时期是从海洋走向的陆地,虽然经过了无数万年的进化,但是这天份还是留在骨子里面的,不过我们三人之所以能够体悟到这内中的法门,除了因为被逼到了绝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概有可能是雨红玉髓的关系。

  这龙涎液的功效便是疏通筋脉,将全身三万六千的穴窍打开来,扩展容积,而当这周身穴窍都苏醒过来之后,水中呼吸也便不再是什么难事了,那绿脸女子也大概是看通此点,才将我手中的天吴珠给拿走的。

  说实话,虽然这绿脸女子跟我似乎有一点儿关系,而且洞庭龙宫沉入水中,她这也是急需,但是天吴珠被她给拿走,我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难舍,不过好在这一番畅游下来,慢慢掌握这水中潜游的窍门,我多少也能够释怀了一些。

  再次浮出了水面,天已大亮,回头往后面瞧,那山字形的龙岛竟然也消失无踪,偌大的湖面之上,茫茫如野,竟然什么也瞧不见,倘若不是胸口这瓶雨红玉髓,我都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尽管能够用皮肤毛孔从水中摄取氧气,但到底还是初次,我们三人浮出水面之后,稍微打量了一下四周,便再也没有气力再关心其它的事情,只是让自己的身子漂浮在湖面上,彻底地歇一口气。

  这般漂在湖面上,也不言语,意识处于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不知不觉就过了好久,当我耳朵边传来人声呼喊的时候,这才循声望去,却见一艘大船从脚尖的空隙处,缓缓行来,船头上似乎还有人在朝着我们呼喊。

  我抬头瞧了一眼,不由得苦笑——我和杂毛小道、小叔三人呈现出一个“品”字形,在湖面上随波逐流,衣服破烂不堪,远远瞧来,就好像三具死尸一般。听到这声音,杂毛小道也从半梦半醒之中清醒过来,举目望去,不由得惊喜地喊道:“是寻龙号啊……”

  杂毛小道的呼喊使得小叔也活动起来,我们此番从水底里潜出来,之所以在这儿“挺尸”良久,一来是休息养气,二来也是因为没有落脚的地方,二月季末,这湖水到底冰冷,即便是我们这身体素质如此强悍,也由不得一阵瑟瑟发抖,谁会想在这湖面一直飘下去呢?

  瞧见了寻龙号巨大的船身,我们不再停留,朝着那船奋力爬去,不多时便已经到了船下,瞧见了田掌柜、朱掌柜、慈元阁少东家和方怡等几张熟悉的面孔。

  上面在确认了我们的身份之后,扔下来软梯,我们依次爬上了寻龙号的甲板,田掌柜招呼人抱了三床棉被过来,待我们稍微擦干一些身子之后,给我们紧紧围住,然后请我们到了船舱,还端来了热茶。相比田掌柜的周到,方家兄妹却是十分关心自家老爹的安危,待我们缓过一口气来,便拉着我们,问起了一同进入到龙穴里面那众人的情况。

  三两口热茶下肚,一股暖流缓慢升腾而来,僵硬的脸也终于舒展了一些,杂毛小道便将魏先生其实就是一个叫做李双双的女子装扮,而那女人的身份,却是鱼头帮白纸扇这件事情仔细道来,听到这个消息,方家兄妹除了震惊,倒也并无异常,惟有那田掌柜瞪起一双硕大的眼睛,不敢相信。

  慈元阁少东家并不关心那劳什子白纸扇,只问起自家父亲和一众慈元阁弟兄的现状,他们期待着从我们嘴里说出一个好消息,然而我却只能告诉他们,那三艘小鲟鱼中,一艘里面的人员全部给魏先生杀害,而慈元阁阁主方鸿谨,则在诛杀了魏先生之后,连同刘永湘一起,被真龙给吞噬了。

  听到这个消息,慈元阁少东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泪水夺眶而出,而一脸憔悴的方怡则一下子冲了上来,发疯一般摇头大叫:“不可能,不可能,我爹地怎么会死呢?”

  瞧见方怡一副受不了打击的模样,我们好意劝她,然而她却哭泣地拉着杂毛小道,责问说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的父亲?

  这话儿问得我们无语以对,事实上,且不说我们根本就没有义务为方鸿谨的生死负责,即便是我们当时想要救他,那也得黑龙大哥同意才行啊?便是我们,这也是人家看在虎皮猫大人的面子、以及我们对它没有什么坏心思的份上,才放过我们的,我们拿什么,去救慈元阁阁主?

  方鸿谨,其实最终还是死于自己的野心,谁也救不了他的。

  方怡哭闹一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精力,给人扶回了船舱,而少东家则与田掌柜、朱掌柜陪着我们,了解昨夜的情形。方志龙为人虽然迂腐,但这些年还是经过不少耳熏目染,比方怡自然要懂事许多,突逢大变,他到底还是能够稳住心神,仔细询问。

  我们没有瞒他,将昨夜的情形大致说了清楚,当得知了这里面竟然有这么多势力博弈,而内中又是如此凶险时,田掌柜一声长叹,说他们昨夜在外面停泊驻守,到了拂晓时分,感觉天摇地晃,湖水晃动,那偌大一片岛屿竟然沉落下去,这才慌张扬帆逃离,途中瞧见了一艘小鲟鱼的残骸,里面的人已经死透,心中也是有了准备,只不过不愿离去,在此停留,却不料事情竟然会这么惨,连阁主他老人家,都已经逝去了……

  小叔问那个李双双,到底是什么人物?

  田、朱两位掌柜对视一眼,目光交流一番之后,田掌柜苦笑说道:“此时涉及到我慈元阁一些过往的破事,倒也没有人愿意提起。”

  隐私难言,我们倒也没有多提,正说着话,突然船头有人大喊,说水底里好像有东西。

  听得此言,我们都坐不住了,冲上前舱去看,听行船的人告诉我们,说离这儿几里水路的地方,有某物在跟着这寻龙号。慈元阁众人又恐又惊,也没有再敢停留,扬帆起航,奋力朝着归路返航。差不多过了那雾区的时候,甲板上有人在大叫,喧闹异常。

  我们皆上前去看,远远瞧见一道朦胧身影,却是那头黑龙,在远方遥遥看着我们。

  当那黑龙身影从雾中浮现而出的时候,一阵又一阵响彻天地的清越龙吟声传递而来,慈元阁众人惊悸莫名,只以为这真龙是想过来报复,赶尽杀绝。这会儿一字剑早已跟他们分道扬镳,没有这等高手镇场,上下一阵忙乱,奋力划桨,朝着归路行去,而我、杂毛小道和小叔三人却站在船头,瞧着那孤独的身影,心中满是莫名悲伤的情绪,缓缓挥手作别。

  寻龙号扬帆划桨,全力驶出这一片水域,见那真龙并没有追来,这才松了一口气,我们搏杀一夜,也是困倦之极,告诉一声之后便返回船舱休息,并等待虎皮猫大人归来。

  寻龙号全力奔行,不知不觉出了洞庭湖深处,我困倦欲死,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有嗡嗡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过了一会儿,又有扩音器的声音,因为睡得迷糊,所以听得并不真切,等我意识醒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寻龙号停住了。

  我翻起身来,瞧见窗外竟然有军绿色的武装直升机飞过,人顿时就清醒了几分,跑到另外一侧,瞧见有好几艘现代船只围着寻龙号,上面站着身穿制服的军人,一艘现代巡逻艇正靠在了寻龙号旁边,有人搭着跳板走了过来。

  我瞧见领头一人有些眼熟,盯着他那黑墨镜看了老半天,这才想起来,朝着旁边杂毛小道低声喊道:“我艹,这不是洛瞎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