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老友来相聚

第四章 老友来相聚

  瞧见车窗伸出来的这个光溜溜的脑袋,我的脑子卡了一下壳,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大喜过望地喊道:“嘿哟,我艹,老光?怎么会是你这个狗日的?”

  我实在没有想到大师兄安排给我的联系人,竟然是我在集训营时认识的老光,也就是红龙特种部队中那个油嘴滑舌的老士官。我以为从集训营分别之后,大家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见面了,然而命运却总是爱开人玩笑,我们竟然在这异国他乡,再次相会了。

  他倒也没怎么变,只不过在日本东京这繁华之地,西装革履,秃头油光,人模狗样的,跟在训练营里水里来泥里去、摸爬滚打的那种铁血彪悍的气质,有着截然的不同,一副奸商模样。

  老光瞧见了我脸上的惊讶,嘿嘿地笑,说瞧你这个傻样,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客客气气,一本正经,老子就知道你根本没有听出我的声音来,这儿人多眼杂,别站着了,上车吧,我们边走边谈。我点头,一边打开车门,一边给杂毛小道介绍这哥们,杂毛小道说好巧,不过怎么想着跑着日本来了?

  老光一脸得意,说当时我说我懂三门外语,你们还不相信,这回相信了吧——09年集训营结束后,上面要选拔些人来日本,享受一下这资本主义的腐败生活,三十八个人里面挑两个,老子硬是凭着对艺术的敬仰,过五关斩六将,脱颖而出,到现在厮混都一年多过去了,回想起来,恍然如梦啊。

  他吹嘘着自己当年的丰功伟绩,副驾驶上突然发出了笑声,说得了吧,当初上面选你过来,还不就是看在你这形象足够猥琐么?

  “王、王小加?”

  这车里面没有打灯,我先前只以为旁边这个只是一个普通的随员,没有注意瞧,结果一听到这声音,刚刚准备坐下来的身子腾地一下跳起来,直接就撞到了车顶上去。摸着脑袋,我也不觉得疼,朝着副驾驶座望去,这才发现坐在副驾驶座上面的短发女孩,竟然是我集训营的同学王小加。

  “不会吧,这也太巧了吧?”我吃惊地喊着,一脸的惊讶,而前排的老光和王小加得意地哈哈大笑。

  王小加大大方方地挥了挥手,说老同学,没想到是我吧,上面说你们这次是过来跟进西大寺观音院六十年一次的盛大会阳节,而这个项目正好是我在盯着的,最了解情况,所以就跟着老光一起过来了,不过大家身份特殊,我们也不好暴露,没有去机场接你们,不好意思哈。

  我们将车门锁上,寒暄着话语,而老光将车子缓缓开出这条街道,朝着稍微偏僻的地方开去。

  我在车上给杂毛小道和老光、王小加相互介绍着,大家互道久仰。

  瞧着后视镜,王小加撩了一把黏在额头的短发,十分感叹,说老同学,上头说有一位副巡视员级别的大人物要前来日本东京执行任务,我们还疑惑是谁呢,没想到居然是你,从科级到副厅级,才两年的时间,太让人惊讶了,你还让不让我们这些人活啊?

  想想也是,当时训练营结束之后,同学们分东离西,各奔前程,而我却躺倒在病床上,下半身瘫痪,眼看着就是拿一级残疾证的节奏,谁会想过我有今天呢,果真是人生如梦。

  不过这人啊,总是人前风光人后遭殃,想一想我这两年来吃过的苦头,承受的压力和生死,倒也不是寻常人所能承受的。稍有差池,那边是白骨一堆,我能够有今天这成就,那也是汗珠子摔成八瓣,浴血奋战,踩着白骨一路趟着血走过来的。

  故人见面,不胜唏嘘,王小加感叹于我这些年的经历,也有心试探我和杂毛小道的身手,不过老光这家伙别看油滑,但还算是专业,也没有多叙旧,先跟我们谈及了关于会阳节终选的信息——这二月第三个星期的会阳节初选,总共有两百二十八人触摸到过神木,这些都是民间有资格的,而日本各修行门派也将会派出自家最杰出的子弟出来,所以在三天后的夜里,估计会有三百左右的裸男来参加。

  这终选和初选有些相似,所有人会集中在西大寺观音院的静阁之外,然后会抛出一根类似于神木的钥匙,所有人将会对这把钥匙进行抢夺,唯有最后争胜者,能够走入静阁,获得伊势神女的花冠,完成天照大神的神圣祝福,成为新一代的最强福将。

  说到这儿,王小加告诉我,说在日本神道教的神典之中,有一个和玛雅历法差不多一样的预言,说到了明年年末的时候,会发生连续三天黑夜,从而导致地球磁场变化,天地置换,远古回归,白天变成黑夜。

  能够安然度过的人,精神能力提升,成为新宇宙的神灵,不能够渡劫的,就要变成宇宙的尘埃,而这一个六十年一次的最强福将,将成为庇护世人平稳度过的盖世英雄,救世主。

  老光笑了,说妈的,这小日本还真有够猥琐的,整这么大的动静,可不就是为了弄一个娘们。不过……这一次被拿来当做祭品的神女,咱们还真的都认识,你知道是谁么?

  老光一副“你猜猜看”的表情,我和杂毛小道对视苦笑,没有多说,他自个儿倒是绷不住了,竹筒倒豆子一般说起了来:“哈哈,你们肯定猜不到,那就是我们在怒江峡谷里面遇到的那伙日本人里面,那个条儿顺得跟画上仙女一般的日本娘们,还记得吧?妈的,晓得这件事情,老子恨不得也系一条兜裆裤,直接冲到那西大寺观音院里面去闹腾一番,说不定,老子就是那个最强福将呢!”

  老光说着说着,口水都留了下来,王小加以前跟这家伙不熟,不过同在日本,彼此也混得比较熟稔了,打击他道:“得了吧,就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对付几个自卫队还可以,想要去对付那些整日里以修炼为目的的家伙,你就别上去献丑了,先打过我再说吧!”

  集训营时学员队曾经和红龙进行过友谊较技,不过那是在限制能力的基础上,即便如此,王小加依然能够打败对方,在搏击术上,自然是极为强悍的女汉子,老光没少吃亏,一听到立刻蔫了。

  这两人一阵调侃,而我则直接告诉他们,说我这次过来,就是要救出这个劳什子伊势神女。

  老光惊呆了,说陆左,别闹,那可是人家日本整个修行界的盛事,连天皇都在关注,你去闹那么一出,至于么?王小加倒是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嫂子?”

  杂毛小道嘿嘿坏笑,说算是吧。

  这话儿一出口,老光一双小眼睛瞪得滚圆,而王小加不由得大声叫喊起来:“天啊,太浪漫了!‘为了你,我愿意与这千万人为敌!’天啊……”长吁短叹好一会,两人终于跟我们确定下来,今天太晚,他们准备的资料并不充足,只是见一个面,明天会再过来与我们沟通,不过还是告诉了我这加藤一夫的地址。

  畅聊了好一会儿,两人需要返回驻地去跟我们准备相关的资料,于是将我和杂毛小道放在了路边。

  即便是我一再表达了自己的决心,这两人都还是觉得有些玄,王小加瞧见了杂毛小道抱着的雷罚,问能够见识一下传说中的飞剑么?雷罚不是杂耍的玩艺,不过这两人是我朋友,杂毛小道倒也没有太多的傲气,手一挥,那飞剑便朝天而去,这才总算安定了一些两人的心思。

  夜露深重,我们步行走回阿木开的旅社,与主人家打过招呼,还见过了他的日本老婆和三个子女,寒暄一番后回房,瞧见这一屋子的小东西简直就是闹翻了天——朵朵拿虎皮猫大人鼓起的肚腩在打鼓,小妖在追逐小青龙,那小东西才出蛋壳没多久,反应能力并不强,结果给小妖抓住下了狠手,这小狐媚子颇有些女王风范,可着劲儿地弹着小青龙的屁股,一边弹一边还嚷嚷道:“弹死你这个没良心的,弹死你这个负心儿……”

  她这是在小伙伴之中竖立自己领导者的威信,而小青龙泪眼汪汪,不过倒也没有挥出几爪,将这房子搞塌,想来也是虎皮猫大人镇场子的功劳。

  我瞧见小青龙那红肿的屁股,后背莫名地感到一阵疼。

  和这些小东西在一起,不管有多少难事,都不会觉得心烦,开开心心,一夜无事。次日阿木请我们吃了一顿富有关东特色的早点,小日本的菜肴精致小巧,总结就是一个字,少。饭后我给了阿木一个地址,让他送我们过去,他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照办了,发动车子,绕过两个区,到达了一片颇有古韵的木屋建筑群。

  丰池宫苑,这里是加藤家族在东京的府邸。

(http://detail.tmall.com/item.htm?id=37364766414给大家看一个东西,这个是可以有签名的哦,不过是预售,要等到3月20日才会发售,喜欢的可以提前抢购。
嗯,今天依然有大家最喜爱的加更,请对小佛说:呵呵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