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章 凶神直人

第六章 凶神直人

  原先与我一起在院子里面拼斗的这六七个忍者,他们的穿着打扮并没有如同影视剧作品里面的那般,黑衣黑裤,面带头罩,身上挂着各式各样的零件,而都是寻常的园林工人打扮,带着顶草帽,一个个都是路人甲的脸孔,然而这个突然从院墙那边飞腾而下的家伙,却是穿着黑色劲装,要害镶有黑甲,脑袋上架着类似击剑比赛时穿的那种钢丝头罩,手中的那短矛,寒光乍现,并非俗物。

  我一开始还以为这个实力明显比旁边这几位要高好几个等级的家伙,是加藤一夫的近身侍卫,然而瞧见这家伙下手的目标竟然并不是我,而是被一群人给簇拥着、满头白发的加藤一夫,我便知道刚才后院之所以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可能就是因为这人在行刺。

  思绪仅仅只在一瞬间飘忽,那人倏然而下,一个跟随在加藤一夫身旁的黑西装手执小太刀,上前阻拦,然而这个一路追逐而来的家伙却极为凶猛,手中的短矛一拍,这黑西装竟然受不住力,直接砸落到了院中的那片假山石上去,口中鲜血狂喷,眼看着就要活不成了。

  瞧见此人凶猛,与我交战的两个园丁也顾不得与我纠缠,返身上前护卫家主,不过依旧挡不住这个猛如虎豹的带甲忍者,一堆人给砍得血光飞溅,节节败退。

  我和杂毛小道这番潜入,所为的就是要跟着老加藤谈一谈,问明白情况,倒是没啥子伤人的心思,这也是刚才我被发现了,也没有下辣手的原因,而此刻瞧见有人想要亚也老爹的性命,势如破竹,我自然没有那袖手旁观的道理。

  我奋力甩出一剑,逼开防备着我的这几个园丁护卫,然后箭步跨前,那七八米的距离在我的脚下瞬间缩短,终于一剑斩在了那个黑甲忍者手中那势若游龙的短矛之上。

  铛……嗡!

  我手上暗自用上了气力,鬼剑势猛,本以为能够将这黑甲忍者手中的短矛给一举削下,却没想到两相交击而下,竟然发出了一声嗡然声响,而我的手上也有一阵巨力涌来。矛是好矛,人是高手,我往后退了几步,以鬼剑挽了一个剑花,将受到的力道给卸去,而那个人则有些惨,横空翻了两个跟头,双脚这才在那小院墙头的青瓦上站稳。

  不过他稳住身子后,终于停止了如虹的气势,双手抱胸,直直地站立墙头不动,宛如一颗青松。

  加藤一夫旁边这十来个黑西装陡然瞧见我,一脸防备,而先前庭院里面那几个园丁打扮的忍者也围过来,简单交流几句,知道我也是私闯宫苑者,于是手往怀里摸,准备朝着我甩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惊魂未定的加藤一夫却是认出了我来,将自己的护卫喝止,然后朝我喊道:“你是陆左?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眼睛紧紧盯着院墙之上站如青松的那个黑甲忍者,这家伙是把子好手,不谈在修行上面你的造诣,单看他有着那最坚忍的意志和淡定从容的杀戮之心,便已经十分有威胁了。而几息之后,从院门处再次出现了十来个同样装束的黑甲忍者,散成一圈,呈半月状,将我们遥遥给包围住。

  这些人的身高普遍都比较矮小,几乎没有超过一米六的,但是从他们蹲伏的姿势中,却能够感受到毒蛇一般的阴狠恐怖来。

  后面赶来的黑甲忍者中有人正在跟院墙上头的那个家伙小声交流着,而我这才有时间回答老加藤的问题:“我和亚也小姐是朋友,她有麻烦,我自然是要过来看看,不过你这大门难进,于是就溜墙了。倒是你,怎么会这么倒霉,在自个儿家里,还要给人撵得到处蹿……”

  我这边还在说着话,对面这伙黑甲忍者便没有沉住气,手持利刃冲将上前来。

  所谓忍者,最厉害的一击从到都是在隐蔽之中,运用着五行遁术暴起的那一刻,那一击的威胁是最恐怖的,然而当暗杀变成了强攻,那就没有太多震慑性了。我瞧见超过二十来把不同的手里剑、撒菱和吹矢朝着我这里袭来,上面几乎都沾染着黑紫色的毒素,便知道墙头那个家伙已经给自己的同伴说过了我的威胁,所以使得我承受了最大程度的关照。

  我心中暗恼这些没有礼貌的家伙,再也不客气,小腹之中的阴阳鱼气旋催动,劲气上升,而鬼剑则陡然长了一倍,当下我的手挽一动,那鬼剑变成了大风车,将所有轨道朝着我周身扑来的暗器给全数扫落一旁。

  胆敢在这府邸重地来刺杀加藤一夫的来者,自然都是亡命之徒,瞧见我手中鬼剑暴涨一倍,黑雾弥漫,偶尔还有呜呜的鬼哭狼嚎之声传出,也不畏惧,各持手中武器,以不同的角度朝着我飞扑而来。

  经过专业训练过的忍者通常都被洗过脑,心如坚铁,心中只有主家,只有任务,而毫无怜悯之意,瞧着他们诡秘的鬼步和身形,我晓得倘若被他们缠上,死亡只怕不过分分钟的事情。既然有了这样的认知,而且对方又是小日本儿,我便再也没有按捺住心头那残暴的意志,鬼剑一撩,朝着前方这些身手矫捷的忍者斩去。

  影视剧和文学传记中的忍者,个个都是服部半藏、真田幸村,能够以一当百、当千的传奇人物,手上的花活儿也多,诡异莫测,然而面对着这些脚步轻快的黑甲忍者,我却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压力,那一个一个都弱得跟娘们一样,光想凭借着矫捷的身手取胜,而在鬼剑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将。

  鬼剑之上的黑雾翻滚,砍瓜切菜,血液飞溅。

  我的心冰冷如铁,根本管不得自己身处于异国他乡的繁华都市,大开杀戒,这也是为了宣泄伊势神宫对亚也那不公正的待遇而心生的愤恨,但见那鬼剑宛如游龙,我模拟着这些日子观察小青龙在空中游动的身形,将鬼剑耍得翻飞而起,无数人肢体给我卸了下来。

  这一场硬碰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结束了,鬼剑就像突然闯入世人眼中的坦克,重装冲锋,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那些最擅长以巧搏胜的黑甲忍者吃了硬亏,一交手便损失了五六人,大半实力折损,顿时慌张得哇啦哇啦大叫,有人朝着地上扔东西,丹丸一颗,或者黑烟,或者白烟,腾然升起。

  黑烟有毒,白烟遮体,场中顿时烟雾缭绕,而加藤一夫旁边的护卫们则大声地呼喊起来,我生怕他给人趁乱干掉,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从侧门冲了过来,直接站在了老加藤的旁边。

  瞧见杂毛小道的身影,我的心稍安,径直朝着黑雾腾腾的前方冲去,突然头上风声一喝,那个站在墙头最强的黑甲忍者竟然放弃了对加藤一夫的刺杀,竟然想要与我一决高下,腾空而下,手中的短矛径直就朝着我的胸口扎来。

  视线昏暗,场面混乱,借势而为,天时地利人和,骤然而发,此人是个极为懂得借势的忍术高手,在那一刻,我的所有气机给他锁定得死死的,竟然凭空生出了许多无力之感来。

  当然,所谓的无力之感,想来也只是他的忍术而已,我并不理会这种笼罩在头上的恐怖气息,将鬼剑紧紧一握,然后朝着上方霍然刺去,鬼剑剑尖与那短矛尖端对刺,稍微一停顿,两种力量猛然撞在一起,接着鬼剑一震,那剑尖竟然将那金属所铸的短矛给直接破开,分成两半,朝着对方的手上蔓延而去。

  黑甲忍者在空中一转身,人便倏然而空,不知所踪,然而这等障眼法哪里能够瞒得过炁场全开的我,很快我便感受到一道阴邪的气息从旁边的水池中蔓延而来,鬼剑返撩,锋利的剑刃斩过去。

  刷!

  一只手臂飞扬,洒落一地热血,而听到杂毛小道的雷罚飞剑在迷雾中簌簌而飞的破空之声,我再也没有再细致领教那闻名已久的东瀛忍术的心思,身子贴着那人而进,三两下,一剑便将这个最强的黑甲忍者胸腹捅穿,那剑刃在他的胸口一阵搅动,结果口中一声大叫,吐出了一大口碎肉沫子,人便已然死去。

  日本忍者最出名的不是神秘,也不是武技,而是变态到极致的忠诚,出发前嘴里、领子上都藏得有毒药,稍微败露便自杀了事,所以也没有抓活口的必要,我凭借这炁场感应,将几个藏在水潭中、假山上的黑甲忍者给全数斩杀,而两个试图逃出去的家伙,也给杂毛小道飞剑了结去。

  当烟雾被风吹散的时候,一地的碎肉尸块,无比血腥,但终究是变得了平静,唯有低声的哀嚎声响起。

  瞧见威胁终于消失了,被众人围着里间的加藤一夫推开身前几人,走到了我斩杀的那个黑甲忍者前,将他的头罩取下,露出了一张苍白而年轻的脸容来。他不认识,扭过头去,旁边有一个稍微有些年长的园丁过来看了一眼,拱手说了一个名字,老加藤的脸一阵惨白:“伊贺第三中忍,凶神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