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七章 青龙腾身,真理教现

第十七章 青龙腾身,真理教现

  铜钟响起,终选结束,我瞧着赤松宫本裸露出来的全身皮肤一点儿、一点儿地硬化,呈现出鱼鳞一般的硬角质层,而又有两头黑雾从他的胯间游离出来,潜到了灯下的黑影之中去,不由得哈哈一笑,任他此刻如魔凶猛,却抵不住时间已到。

  会阳节终选的规矩,便是能够持续持有宝木十分钟,钟声响起之后,即是此次的胜出者,赤松宫本这家伙满脑子阴谋诡计,欲行那缓兵之计,却不料自己在日本众多高手回避了的会阳节上还要畏畏缩缩,终于吃到了苦头。

  我并非没有与这宫爆鸡丁一战的信心,只不过我此番前来,只是想要让亚也重获自由,犯不着本末倒置,在别人的地盘中与这帮日本人死磕。

  从肋下抓起宝木,我朝着天空举起,大声呼喊着,准备迎接众人的欢呼。

  然而我并没有迎来多少掌声和祝贺,在那寥寥的呼喊之中,有着巨大如潮的叹息和尖叫。不对啊,这是什么节奏!我心中骤然一紧,猛回头,视野之中已然布满了滔天黑幕,朝着我侵袭而来。

  我艹!

  赤松宫本这狗日的居然敢在终选结束之后,还毫不停留地下了狠手,直接发动身上的荒野之物,朝着我这边猛扑而来。猝不及防之下,我唯有双手护胸,感觉一股巨大的冲势,朝着我狠狠撞来,那一刻我只感觉自己身子都轻了好几分,朝着天空霍然飞起,然后重重地撞在了静阁基座的石墙之上。

  轰——我的脑海一片炸响,然而却又倏然清醒过来,双脚落地,这才发觉宝木已然跌落,不过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来不及管这些末微小事了,宫爆鸡丁想要置我于死地,便不要怪我自卫杀人了。

  我来不及多想,点燃了恶魔巫手,朝着前方的黑雾使劲儿一拍。

  双力相击,轰然炸响,惊涛拍岸的力量传递而来,我站立不稳,又后退了三四步,直到背部抵墙,意识观想山字诀,这才稳住了身形,抬头一看,却瞧见一头足有四五米的人形黑影在前方,双拳与我对抓,稳稳倾轧。

  这黑色人形有头无目,宛如实质,却正是日本神官最喜用的式神。我不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名字,且听楼台之上的日本群众狂热地叫喊着“萨呼丁”,便知道定是如“大荒野”一般知名的妖灵。

  结束之后还敢暴起伤人,这行为实在是太无耻了,然而我抬起头来,瞧见矗立在静阁顶端的大神官一动也不动,仿佛铜钟根本没有响起一般,也没有人过来阻拦,而四周之上的人反而狂热地欢呼起来,理所当然一般,便知道作为一个异国人,想要在这儿讲道理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世间没有公平,那么老子就用双手打出一个公平来。

  我一咬牙,不怒,反而笑了,双手直接将这个宛如巨人的式神给顶了回去。就在我和巨大式神搏力,僵持不下的时候,赤松宫本也抱着宝木,踱步走到了我的面前,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嘿然说道:“怎么样,中国人,我的‘巨缚灵’还算厉害吧?我说过,你既然胆敢前来,那么等待你的,就是无边恐怖的地狱。来吧,让你的鲜血,来洗刷我的愤怒吧!”

  赤松宫本双手举天,平静地呼喊道:“影子武士,杀掉他!”

  杂毛小道说这个家伙身上有两个恐怖级别的式神,那么除了我眼前这个拥有着滔天力量的巨缚灵,还有一个什么影子武士便是……我感觉到脖子后面一阵沁凉,知道这狗日的也是处心积虑,想要置我于死地,竟然在我身后也作了布置,当下再也不与那巨缚灵纠缠,而是朝着它的两胯之间的空隙一滚,避开身后的迎风一斩。

  我在地上翻滚两周,然后转身过来,瞧见有一个与常人一般的黑色影子,手中长刀锋锐,竟然能够斩出如入化境的一刀来。这样的式神,绝对是暗杀的王者,应该是由日本古时候著名的剑客灵魂往生而来,能够拥有两位实力比自己还要厉害的式神,赤松宫本这个家伙的名头,果真不是白来的。

  然而瞧见面前这敌人的强大,在四周那充满敌意的欢呼声,我的心却是越发地平静。

  想着相扑男那憨厚老实的笑容,我摸了摸鼻子,平静地说道:“啊,还厉害的式神,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说,我们两个人还真的有些像,不过可惜的事情是,你的底牌远远没有我多,也没我强。在此之前,我并没有什么杀你的好理由,不过现在,请借你的项上人头,来给我祭奠一下我的新朋友,黑田君吧!”

  我的目光朝着斜对面的远方瞟了一眼,而就在赤松宫本脸上露出荒诞不羁的笑容出来时,平地里一声炸雷,那清越嘹亮的吟啸声在这一刻刺破苍穹,从极远之处腾升而起。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朝着龙吟传来的方向望去。

  在他们的视线中,瞧见一头长约百丈的神物,在那黑压压的云层中翻腾,身似长蛇、麒麟首、鲤鱼尾、面有长须、犄角似鹿、其爪锋利,有俯仰天地的气势和威严——小青龙与肥虫子一般,都非世间凡物,甚至和所有神话中的神物也有着本质的区别,它一旦进入某种状态,便会违反空间物理学的绝对定律,离得越远,便越巍峨庞大。

  任谁第一眼瞧见那遮蔽皎月的真龙,定不会想到,这家伙的本体,仅仅只有麻绳儿这般细小。

  听到龙吟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一片哗然,而我也是吓了一大跳。真的,我本来的打算是让肥虫子出来遛一圈,跟这两个让人畏惧的式神大战一场的,结果没想到那小青龙居然提前挑出,装起了波伊来。

  然而比起肥虫子这短短肥肥的小身躯,小青龙的出场姿势实在是太拉风,太装波伊了,且不说高台之上那些瞧见真龙身影的围观群众一片哗然,有的更是直接跪拜倒地,便是一脸猖狂的赤松宫本也吓得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接连撞倒了好几个陷入痴呆状态的裸男,这才缓过一口气来,朝着我一指,奋力喊道:“是你?”

  少年不装波伊,长大要被雷劈,此时此刻,我也是一身高人风范,缓步踏前,冷声哼道:“狗屁第一高手,在我的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之辈而已,纳命来吧!”

  瞧见赤松宫本心神大乱,我便晓得机会难得,运起了巫力上经中的腾移法门,箭步如飞,一下便晃到了赤松宫本的身前,一招黑虎掏心,气势如虹。

  这宫爆鸡丁心神虽乱,然而底子犹存,出手架住了我的攻击,与我对拼两记,感觉压力并不如想象中的沉重,脸色变幻不定,突然眼睛一亮,狂喜道:“幻术,对了,一定是幻术!”

  这种自我催眠法立即奏效,赤松宫本再也没有了逃离的想法,而是依仗着自己全身坚硬的鳞甲,与我贴身缠斗起来,而与此同时,他召唤出来的那两头式神,也一齐朝着我围攻。

  瞧见我陷入重围,天空云层之上的百丈青龙倏然不见,而在下一秒,那头身型庞大的巨缚灵突然脚底一软,一道透明的巨爪直接拍在了它的身上,轰然一身响,使其直接砸入了地上。

  而此刻的我也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赤手空拳的赤松宫本并不可怕,然而跟在他旁边的影子武士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它手中的长刀锋利,剑技已成大家,鼓动而出,如龙卷风袭,磅礴大气,使得我根本就没办法靠近。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什么会阳节终选,我也不必拘泥形势了,朝着墙头的人群中大声喊道:“老萧,鬼剑!”

  我连连后退,大喊了两声,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应。这情况让我有些懵,不知道杂毛小道为何没有就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就在我仰头瞧去的时候,这才发现头顶之上的墙头已经乱成一团,城头变幻大王旗,嘈杂声中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口号喊了起来,也有穿着华贵和服的贵人和仕女给直接从墙头抛落下来。

  这状况让我心惊,知道除了这静阁之下,墙头上也有厮杀纷争生起。

  赤松宫本瞧见我一脸的疑惑,桀桀怪笑,应和着头顶震耳欲聋的口号,也大声喊道:“天佑吾神,真理无疆,大魔王自无中生有,天地毁灭,吾民长存!”

  奥姆真理教?

  我大吃一惊,朝着向我不断攻击的赤松宫本大声问道:“你是奥姆真理教的人?不可能啊,你们赤松家不是伊势神宫最老牌的神官家族之一么?怎么会投靠那过街老鼠一样的邪教?”影子武士腾空而起,长刀斩来,而赤松宫本恨声大叫道:“世间没有情义,力量镇压一切。大魔王重返人间,唯有臣服者,方得活!”

  我背靠静阁,退无可退,瞧着影子武士这锐不可当的一斩,没有再作犹豫,一拍胸口,大声喊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