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八章 嘲讽而死,春光乍泄

第十八章 嘲讽而死,春光乍泄

  一阵流水一般的金光从我的胸腹中荡漾出来,鎏漪不定,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肥虫子从我的胸口霍然冲出,在我身前一米的上空停顿一秒,接着整个身子化作了金光灿灿的极致光芒,从这光源之中,有许许多多游丝一般的线条分离出来,朝着天空之中腾跃而起的影子武士缠去。

  时间仅在一霎那,下一秒,那个如同顶尖剑师的影子武士重重摔倒在地,奋力挣扎着,结果被肥虫子越缠越紧,包裹得如同粽子一般。

  瞧见被氤氲游丝捆得紧紧的那团黑雾,我心想着外婆龙老兰当年制作金蚕蛊的时候,可不得放了许多抱脸毒蜘蛛。

  小青龙压制巨缚灵,肥虫子缠绕影武士,余下除了当作背景、四散奔逃的众位裸男,场中便只剩下了赤松宫本和我这两个站着的男人。给黑田将龙报仇雪恨,我不想借助于他人之手,瞧着已然乱象纷起四周城楼,我伸出右手,朝着那家伙勾了勾。

  都用不着言语,身为敌人的双方心中有着惊人的默契,双足一蹬,直接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我脑海之中,观想着巍峨山峦,脚步越来越慢,而对面的赤松宫本,则满脸狂热,一阵又一阵的黑雾洗刷着那尽是鳞甲的身体,却是越冲越快,我们两人轰然撞在一起,便再也没有分离,咫尺之间,两人手脚齐出,倘若合适,也会牙咬,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两人,都是人中龙凤,一时之豪杰,他是老牌名门,神力护佑,而我则是厚积薄发,生死磨砺,一时间竟然也有些难分高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骤然一暗,而我的身边突然出现了好多又粗又长的影子,抬头看去,竟然有好多五六米的独眼巨人从浓雾中腾然出现。

  这些独眼巨人一身粘稠的青灰色皮肤,狂躁不已,那脑袋好像上帝开玩笑的时候胡乱安上去的,看着恍恍惚惚,有点像是实体,又如同幻影一般,真假莫辨,而它们在一伙穿着奇装异服的家伙指挥下,正在跟戴着高帽子的伊势神宫进行激烈的战斗呢。

  瞧见了我眼中的疑惑,赤松宫本往后收缩,喘着粗气说道:“怎么样,现在你明白了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只是虚妄!”

  此刻的宝木已经被他像扔垃圾一般,随意丢掷于一边,而旁边的裸男们瞧见这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早就能逃的逃了,不能逃的晕了,我深吸两口气,问为什么?奥姆真理教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我这边应付完上百号猛男的围攻,疲累不堪,而赤松宫本与我交战十来个回合,也是气喘如狗,然而奥姆真理教的攻势发动,却让他胆气十足,回手指向乱成一锅粥的墙头,恶意地笑着说道:“看到那上面没有,全日本近三成的权贵和富豪都在上面。你想一想,有这些人在手里,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

  “可是伊势神宫在这儿,祝部博野也在这儿!”

  “你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对手是谁!这里有我父亲赤松关白,有我,还有我们吉备津神社的人,而且,奥姆真理教除了发动麾下近一半的战力以外,连行动省的省长,有着恶魔灵想者的守屋松之助阁下也来了,看到那些来自深渊的魔怪巨人了没有,那都是他召唤出来的!”

  赤松宫本疯狂地说,而就在此刻,他突然将系在下身的兜裆布扯下,轻轻一抖,浸润了冷水的布条在空中一阵炸响,如鞭一般,朝着我的身子猛然抽来。

  他一边说话转移我的注意力,一边去解自己那缠得紧紧的兜裆布,这动作完全被我瞧在了眼里,心中了然,就等着他出招呢,但见那一卷白布袭来,贯注了劲力,便如那棍儿一般软中带硬,当下也是闪身避开,手一抄,捞在了怀里,瞧着赤松宫本的裆下,冷声笑道:“宫爆鸡丁,瞧瞧你的那儿,这么小,完全就没有用,费力做这么多事情,又没有用的机会,何苦由来?”

  这家伙到底还是有些羞耻心,下意识地用左手去捂裆,然而正在用悲悯天人的语气说话的我却是趁着他低头的那一霎那,箭步跨前,左拳紧紧捏着,紧五把,表六节,雕爪蛇腰出水龙,当头便是一个三皇炮捶中最猛烈的冲天炮。

  此招猛烈,势不可挡,赤松宫本这时方才晓得自己竟然反遭了暗算,捂裆的手又来挡脸。

  这家伙是那吉备津世家培养出来的天才人物,性子坚硬,从小又得了各种资源倾斜,底子扎实,一身气劲横移不定,那力量也是极为强悍的,本以为这一下顶多也就只是稍显劣势,哪料我那右拳之上,一枚龙纹抖动,突然变得灼热不堪,力量瞬间灌注于全身。

  这力量,配合着那精妙的拳术技法,只一拳,便将这个家伙给轰得如同断线风筝,朝着后面飘飞而去。

  攻守易势,要倘若是平时,我还会装波伊地喊上那几句,让他晓得洒家的厉害,不过此时的情形危急,奥姆真理教入侵,杂毛小道和两个朵朵人影无踪,我哪里还有心情跟这瘪犊子瞎侃,当下也是箭步疾冲,还未待这小子站稳,我的身子便腾在半空,扭腰转胯,右脚飞起,正好落在了这个天之骄子的脑袋上。

  马踏飞燕!以牙还牙!

  喀嚓一声骨碎声,赤松宫本那具充满了爆发性力量的精壮身子在这一瞬间,直接就跪倒在地,仿佛一块几吨重的铅条砸落,整个地下都在抖了三抖,石头碎裂,而我在空中一个翻身,稳稳地停在这个家伙的身前三米处。

  这宫爆鸡丁内外兼修,并非黑田将龙所能够比拟,即便是颅骨碎裂,却也没有立刻死去,而是在用那难以置信的目光紧紧盯着我,口中勉强挤出几个字来:“为、为什么?”

  我看了一眼自己手上那枚活灵活现的龙纹,不屑地说道:“你这个在花圃里面长大的家伙,哪里能够理解‘生死边缘只一线’的这个道理,下辈子投胎的时候,记得一个道理,多用心在自己的真本事上面来,至于口舌之道,还是拿去伺候妇人吧——反正你这么小!”

  听到我这苛刻的嘲讽,赤松宫本身子一直,伸出手,朝着我一指,大声喊道:“你……”

  这一个字还没有说完,他头颅之上突然有鲜血迸射出来,差不多有一丈多高。

  到底是修行者,他足足喷了好几秒钟,这才气绝身亡。

  跳梁小丑一个,我没有心思再关注他,而是转身过来,看着旁边这两个失去主人的式神,不耐烦地喊道:“喂喂喂,能不能快一点?是不是好久没有操练了,生疏了是吧,要不要我来帮忙啊?”

  此刻的我还真的是浴血奋战,一身上下,都是别人喷溅出来的鲜血,携着刚刚斩杀赤松宫本的威势,颇有些气度,肥虫子和小青龙都不敢怠慢,前者一放一收,影子武士一刀没有砍出来,便是烟消云散,而后者毫不作声,一连十几下透明巨爪拍下,竟然将那巨缚灵直接砸倒,拍成了肉酱。

  我也不嫌脏,直接将赤松宫本解下来的兜裆布抓在手上,捡了些干净的地方,将身上凝结的鲜血搽净之后,这才举目四望,但见那乱象纷纭,到处都是尖叫声和乱窜的黑影,还有那些陷入昏迷状态的光屁股壮汉。

  真理教要干嘛我管不着,这毕竟是别人国家的内政,咱也干预不了,但是静阁之中,还有我的女神加藤亚也小姐,这可不能让他们给伤害了,我沿着静阁打量了一下,这才发现这偌大的静阁之下,竟然根本就没有门。

  没有门,难道要撅着屁股爬上去?

  我正疑惑间,突然瞧见前方倩影一闪,小妖从角落的阴影中闪了出来,手上拿着一个包裹,脸上似笑非笑,说嘿,暴露狂,要不要把衣服穿上啊?

  光屁股跑了大半天,我现在见到衣服就跟见着亲爹一样,也顾不得小妖的调侃,上前好是一通巴结,小妖瞧着我那一身油污血汗,嫌恶地从包裹里面扔出一张干净的毛巾来,让我擦汗。我感激不尽,一边擦汗一边问,说老萧人儿呢?

  小妖告诉我,说老光刚才打来电话,说从凶鬼一藏嘴里面撬出了话,说奥姆真理教准备袭击会阳节终选,杂毛叔叔听到,便让小青龙露面,使得他们提前爆发,让伊势神宫给参与进来,而他现在正在给奥姆真理教的人给拖着呢,让我给你送衣服来……不过,看你这个样子,好像不是很需要啊?

  “需要,需要!怎么可能不需要呢,呃,我艹!”

  “嘿哟,你还骂起人来了啊!”小妖扭过头来,瞧见我正脸红脖子粗地在解着缠在腰上的兜裆布,只可惜起初为了防止掉落走光,所以缠得太紧了,根本就没办法自己解下来。我左弄右弄,这才忍不住暴起了粗口来。

  小妖瞧见我这副窘态,说得了,我帮你解吧。

  我不好意思,断然拒绝,小妖笑了,说别害羞了,又不是没见过,你刚才霸气十足的时候,何曾扭捏过?

  小妖不待我同意,便转到我身后,伸手过来解。也还别说,她倒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姑娘,不多时就松了,我手上拿着替换的裤子,一边叫她别看,一边正准备穿,然而就在此刻,从墙头突然跳下来一个白发男人,厉声喊道:“还我儿命来!”

  小妖一紧张,下意识地将兜裆布猛地一抽,我低头一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