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一章 破碎的八咫之镜

第二十一章 破碎的八咫之镜

  剑出鞘,走势如龙。

  在我陷入幻境之时,赤松关白此人已然跟杂毛小道不知交手了多少回合,此刻却依旧凶猛如虎,将杂毛小道给击飞之后,再次前冲而来,正好遇上了向前狂冲的我。我脚上沾满了宫爆鸡丁的鲜血,这白发男人对我自然是恨之入骨,瞧见正奋力前冲的我,不由得精神一震,手上那把锋利日本刀,陡然洒落一片雪花。

  刀锋寒锐,所向披靡。

  这个长相颇为不俗的家伙虽然一身神官服,然而却仿佛剑豪出身的一般,使得是那直心影流剑术,眼睛一直跟着剑尖,而那剑尖则如同毒蛇的嘴唇,不断地四处翻滚,然后不可思议地出现在我身体四周,不同的地方,几乎每一击都有将我击杀的可能。

  显然,他的作战风格并不是以倾轧的力量为主要方向,更多的则侧重于剑技的发挥,他那鬼神莫测的剑技即便是在这极为愤怒的情况下,也保持着让人无法掌控的威力,我也算是对于格斗之法深刻理解的人,然而在他这璀璨绚烂的剑法面前,却如同一个刚刚学会拿棍子的小男孩儿。

  这是我此次前来日本,所遇到的第一个感到难以匹敌的对手。

  我相信我即便是在没有经过裸祭的这几个小时搏杀,即便是在最巅峰的状态下与他相遇,所面临的结果,依然还是如此。能够从执掌伊势神宫的祝部博野手中偷到那日本三神器之一的八咫之镜,这个老家伙,果然不是寻常的小角色。

  这情况倘若是搁在以前,我或许就要退缩了——实力既然不如对方,且战且退,在运动中寻找机会,消灭敌人,这才是我惯有的风格,然而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却燃烧着一团熊熊的烈火。

  这火焰宛如烈酒,将我烧得微醺,使得面前这个基本上能算是全日本几个最强大男人之一的赤松关白,变得不再是那么可怕。鬼剑与日本刀交击,一为内芯槐木,一则百锻钢打造,论优势,自然后者占先。赤松关白先前与我交过手,晓得我的实力,故而这一刀又快又疾,只想要将我给一举荡开,然后一刀,将我的头颅枭下。

  这一招,在剑道里面的学名叫做逆袈裟,潇洒之极。

  然而这位吉备津神社的头人并没有如愿以偿地将我手中鬼剑斩飞,在他的视线中,这柄四尺长剑在陡然之间,竟然暴涨一倍,周遭的那黑雾吞吐不定,凝乳实质,而且里面蕴含着巨大的力量,手中的七胴宝刀竟然斩断不进,反而有一股隐约的反震力,将他的攻击化解,正诧异间,却见眼前的这个疤脸小子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那身形一阵飘忽,竟然在陡然间就凶猛了许多倍。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旦进入了热血贲张的情绪之中,先前那种简单明了的线条状态便出现在了心头,那人仿佛一台精密的仪器,何时该攻,何时该守,何时出招,何时反击,一切了然于胸。

  这种状态很特别,仿佛自己在那一刻,也成为了顶尖儿的高手一般。

  我们这边打得热闹,旁边却也不差几分,祝部博野带领的伊势神宫对战奥姆真理教的邪教分子,那叫一个战况激烈,那些被从深渊召唤出来的独眼巨人,一个挨着一个地给身高只有一米六的祝部博野干倒,就如同农民伯伯上地里面去将成熟的苞谷茬子扳下来,一般简单。

  我与赤松关白的战斗依旧还在持续,剑风刀影,让人难以接近半分,然而我即便是再超常发挥,修为终究不如这个修行一辈子的超卓之辈,在一次刚猛对决之中,身子稳不住,人便给砸飞到了静阁的外墙处。

  这静阁下面三米全部都是青砖扑救,而上面便都是精雕细琢的木质阁楼,我撞在木板上面,里间传来一阵反弹之力,将我一下子给反砸在地上,着地处,顿时碎成了一大块蛛丝网。

  “陆左君,小心啊!”

  一声清脆的呼喊声传入我的耳朵里,我抬起头,循声而去,却瞧见一身白色的加藤亚也出现在了静阁的窗口处,朝着我紧张的看过来,她的脸上表情复杂,总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味道,我来不及细品,一个鲤鱼翻身,扑落在一旁,而原本我所待的地方,则有一把钢刀,深入两尺有余。

  我双腿一绞,人反立而起,朝着一直在旁边消极怠工的肥虫子怒骂道:“小肥肥,你是打算等着我死是吧?”

  到底是神魂相连的本命金蚕蛊,肥虫子瞧见我似乎真的发了怒,啾啾一声叫唤,便如同疾电,冲着抽刀而起的赤松关白咬去。那白发男眼睛之锐利,实在是让人惊叹,那刀锋一转,竟然朝着肥虫子当头斩下,精妙之处,难以言叙。

  肥虫子给一刀劈中身体,不过这个家伙是个牛皮糖,砍不断拉不脱,直接吧唧一下掉在地上,如同弹球儿一般跳起来,朝着赤松关白的腿上咬去。哪知此人身上居然浮现出幻境之中的那种八头大蛇其中一首,朝着肥虫子喷出一口黑气来,肥虫子不甘示弱,直接一口金光喷了回去。

  肥虫子的冲锋给我争取了时间,而就在此刻,小青龙也是不甘示弱,直接横空一掌,拍在了赤松关白的后背处。

  即便是面对着众多攻击,那个老家伙也能够不慌不忙地应付,一一化解,身怀八咫之镜的赤松关白就如同装了永动机的马达,强横的力量源源不断。不过他有那什么八咫之镜,我却也不怕,咱这震镜多久日子没有开张,此刻倒是要一较高下才对。

  我心中思量完毕,使了几处虚招,使得那老东西的注意力全部都在了那张牙舞爪的肥虫子身上,于是从百宝囊中掏出了那面驱邪开光铜镜,口中高呼曰:“无量天尊!”

  那莹蓝色的光芒从磨得透亮的镜面凝聚出现,朝着前面射去,将肥虫子和赤松关白给笼罩其间,在这一片莹蓝的光芒之中,我根本没有等待结果如何,直接手持鬼剑,前冲上前,朝着那老家伙斩去。论剑术,我再练三十年也未必赶得上赤松关白,但是我并不管,只要弄死他就成,怎么死的,谁会在乎?

  鬼剑斩入迷雾,结果仿佛砍在了一面铜墙之上,巨大的反震力将我弹得飞起,然而在我朝着后面摔飞而去的时候,我并没有放弃,而是将鬼剑朝前一掷,再次射入其中。

  噗的一声响,鬼剑直入肉体之中。

  蓝光消散,我瞧见赤松关白右手紧握七胴日本刀,左手上则抓着一面造型古朴怪异、非金非铁的镜子,小腹上面插着一把直入其中的鬼剑剑柄,而在那面镜子上面,则是一坨肉乎乎、金灿灿的肥虫子——那家伙,似乎正在啃食着那几千年来象征着日本皇权的八咫之镜?

  等等,肥虫子最爱的食物,除了毒虫,不就是二锅头拌内脏么,它什么时候喜欢上吃镜子了?

  我的大兄弟啊,你有没有这么饿?

  匆匆一瞥,我瞧见赤松关白脸上的肌肉已然扭曲成了恶魔状,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张开来,人似乎都已经绝望了,他并没有去管插在小腹之中的鬼剑,而是去瞧左手之上的八咫之镜,瞧见这镜子被啃去了一角,那一双眼睛几乎都要突了出来,猛地一震,肥虫子便如同断线的风筝,朝着外墙抛飞而去。

  那个男人脸上露出了一种奇怪的情绪,他没有理会墙头那纷纷扰扰的争斗,没有理会旁边掀起惊天大战的祝部博野和奥姆真理教,那一双宛如电灯泡的眼睛死死盯着我,似乎是在笑:“这样啊,那么,就让世界末日提前到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陪着我,还有宫本,一起沉入深渊之中吧!”

  这话说完,他手中的那块八咫之镜突然开始一声嗡响,震彻了整个天地,那威势,比先前小青龙露脸的动静还要大上无数倍,我后退一步,感觉身边一道黑影划过,朝着赤松关白射去。

  那身影的气势宛如高速行驶的动车组列,充满了一去不复返的壮烈气势。

  他的口中还在高呼着什么,然而我却没有听到,只见他转瞬即逝,在即将冲到了赤松关白的身前时,却给里面射出来的一道白光给击中,虽然身上即时腾现出一道青光护体,但是依旧被弹射而出,朝着远方的夜空飞去。

  一招即飞,我亲眼瞧见那道身影,竟然是伊势神宫的大神官,祝部博野阁下。

  我朝着空中的虎皮猫大人喊,说那老小子刚才说啥?虎皮猫大人都准备跑路了,朝着我喊道:“赤松关白这狗日的要引爆那狗屁天照大神留在八咫之镜中的太阳神力,要是如此,莫说这里,整个冈山县都要天翻地覆……”它这话儿都还没有说完,我便瞧见一道滔天神光从赤松关白的手中射出,朝着我这边袭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我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震镜。

  神光在我的手中一分为二,一道射向静阁,而更大的一道,则朝着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的杂毛小道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