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二章 天选神女

第二十二章 天选神女

  震镜分光化神,花开两朵,一朵如柱,蕴积了八咫之镜最庞大的太阳神力,而一朵如莲,花开八瓣,每瓣都蕴含着万千色彩,无限活力。

  我被这八咫之镜碎裂迸发出来的太阳神光照中,人直接朝着东边的墙壁上面砸去,疼得吐血,然而此刻却也不管不顾,弓着身子,瞧见那团如莲一般的神光直接轰在了静阁之上,轰隆一声巨响,那光芒直接将整个静阁给笼罩其间了,接着我听到了整个阁楼垮塌下来的声音。

  至于杂毛小道这儿,瞧见那能够让整个冈山县地区都天翻地覆的能量朝着自己翻滚吞噬而来,他倒也是陷入了极为静肃的状态,那雷罚一飞,直入手上,接着他将雷罚高高举起,作出了一个“力劈华山”的经典剑势。

  这一剑击落于虚处,虹光能量流动,前方竟然却被他斩出了一道狭长的虚空裂缝来,裂缝之中是无尽的黑暗,似乎还有一些海洋的鱼腥。

  这一招“虚空斩”不但救了杂毛小道自己的性命,也拯救了西大寺观音院、乃至整个冈山县的所有人,但听那天地之间一阵雷鸣之音出现,那数万吨的能量直入虚空,完全就给转移了过去,而我们所需要承受的,仅仅只是分射进入静阁之上的那一股太阳神力。

  时间仅仅只在一霎那,那能量轰击在静阁之上,光芒闪耀,而从静阁垮塌的那一瞬间,有一种力量便将我们朝着外面汹涌地推御而去,我连番带滚,被一直吹到了墙角,这才使用《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的山字诀,稳住身形,朝着被金色光芒给萦绕其间的静阁瞧去,全身受那炙热高温而汗出如浆,但心中却是一片悲凉。

  在那一栋不断往下垮塌的塔状阁楼之中,有一个白衣女孩儿,正在等待着我呢。

  可如今,她就葬身在了那热度可溶金铁的火光之中。

  那太阳神光的辐射风朝着四周猎猎而吹,我的背部死死抵住墙壁,用镇压山峦之法,在周围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炁场,刚刚站稳脚跟没几秒钟,便瞧见几道身影避来,却是撑着碧落回阳伞的朵朵,她手上牵着无比虚弱的小妖,旁边的虎皮猫大人张开双翼,将她们护翼住,朝着我喊道:“小毒物,让她们两个快进槐木牌里,要不然这辐射强度,我家媳妇儿可就要魂飞魄散了。”

  我瞧见朵朵还在勉力维持,急忙将两个朵朵收纳其中,瞧见虎皮猫大人一身被烟熏火燎一般的皮毛,说你丫不是准备跑路么?

  虎皮猫大人并不理会我的嘲讽,而是回转过身来,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静阁的废墟之处,疑惑地说道:“这节奏不对啊——八咫之镜是日本上古神话流传下来的神器,即便是一小股能量,也不至于只将这小小的静阁给轰跨啊?按理说,此刻的我们早就已经被吹得灰飞烟灭了,怎么会是这个模样呢?”

  我也抬起头去看,只见那五六层的静阁此刻已然倒塌下来,然而集聚在那静阁之上的神光不但没有殉爆的现象,反而有一种缓缓减轻、减缓的趋势。

  在这温和的火光之中,我瞧见先前被一下击飞的祝部博野再次从黑暗中折返回来,此人虽然已受重伤,然而却依旧能够保持着强大的力量,抵临到了这灾难的始作俑者之前。

  此刻的赤松关白被插入小腹之中的鬼剑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已然跪倒在地,瞧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难以接受——本来准备着玉石俱焚,结果落空,不但轰向我的那碎裂神光没有将我轰成粉末,便是分化两道神光之后,一道直接遁入虚空,而另外一道,也仅仅只是将面前这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静阁轰垮。

  这状况让对八咫之镜了然于胸的赤松关白疑惑不解,将手上那已经碎裂成了好几块的镜子看了又看,显然是有些懵了。

  祝部博野走到了跪倒在地的赤松关白面前来,大声地说着话,我听不懂,让虎皮猫大人翻译,这个家伙不耐烦,大概跟我解释了下,说祝部博野斥责赤松关白是大和民族的罪人,连累着他也无颜面对天皇陛下,此战过后,他将亲自向皇室谢罪,但是在此之前,他发誓,让赤松家族的所有人都下地狱,斩草除根,从这个世界上,完完全全地抹除掉!

  祝部博野慷慨激昂地说着话,倒也没有冒险将这位昔日好友给留下来,捡起跌落在地的那把锋利日本刀,高高扬起,只一刀,便将这位顶尖高手的头颅割离。

  人既已死,头颅在地上滚落,鲜血朝着天空喷出,在这壮观的血雾之中,我瞧见静阁上面的光芒已然敛息,炙热的火焰将那些老木灼烧,散发出剧烈的温度来。看着这不断跳跃的火焰精灵,我心中一跳,天啊,亚也不会给压在静阁的废墟里面,被活活烧死了吧?

  想到这里,我顾不得被砸得散架了的身子,勉强爬起来,朝着前方的那火光冲去,然而刚刚迈出没几步,旁边便伸出一只手来,将我给拉住。

  我回头,却是刚刚击出一道虚空斩的杂毛小道,他朝着我猛摇头,大声喊道:“小毒物,你想去送死么?”

  我奋力挣扎,想要甩开他的手:“可是亚也在里面,她也许没有死呢,我要去救她!”

  杂毛小道直接将我的腰间抱住,不让我走,大声劝我道:“小毒物,你别激动,那个地方有古怪,先别动!”他的提醒让我幡然醒了过来,那近乎发白的炙热火焰突然出现了一丝冰凉,而在那堆叠一块儿的废墟之上,隐约间出现了一道倩影。

  瞧那曼妙婀娜的身形,可不就是加藤亚也么?

  我心中激动,朝着火光之中指去,大声喊道:“老萧,你看,是亚也不?是她么?”

  杂毛小道也有些惊讶,他将附有龙纹的雷罚收起,眯着眼睛看了过去,疑惑地说道:“看上去有点儿像,不过为什么她能够出现在火焰中呢?那温度,即便是不将她点燃烧着,那里可也没有什么空气啊?”

  我们两个正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虎皮猫大人突然一声大喊:“对了,我想到了,加藤亚也这个女子的体质极为特殊,万里无一的绝煞阴葵女体,能够吸收与中和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能量,说不定刚才那一股太阳神光,已经被她吸收到了体内去!”

  虎皮猫大人正说着话,火光中的那道身影已然走了出来,却正是身着一身白色神官长袍的加藤亚也,她一脸茫然地从火焰中走出,还好奇地回头看了一下那些火焰,似乎在奇怪这些火舌怎么没有舔舐自己。

  亚也小姐从火焰之中缓步走出,宛若浴火凤凰,这景象实在是让人震撼,许多被奥姆真理教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伊势神官在那一刻心中陡然多了许多勇气,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奋不顾身地朝着对手冲锋,而因为八咫之镜毁灭充满自责的祝部博野眼睛一亮,身形一动,下一秒便冲到了亚也的身边,手一挥,那滔天火焰竟然瞬间熄灭,冒出袅袅青烟。

  这老家伙紧紧拉着亚也的手臂,突然间,他浑身一震,二话不说,便跪倒在了地上,口中大声地高呼起来。

  这呼声仿佛像点燃了油桶的火星,将周遭的情绪瞬间点燃,在我视线里的日本人,除了奇装异服的奥姆真理教教徒,其余的所有人都欢呼起来,我听不懂,瞧见旁边那肥鸟儿也跟着高声欢呼起来,便问它怎么回事,虎皮猫大人快乐地告诉我们,祝部博野那老家伙对那群像死了亲爹一般的日本人说起,那八咫之镜并没有消亡,而是融入到了你老相好的体内,成为了活着的神器,而你的老相好,则是天选神女。

  我惊讶了,当初亚也吸收位于怒山峡谷深潭中的巫咸神光,我并不惊讶,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那个都显得合情合理,但是今天这八咫之镜可是神器级别,里面蕴含的,可是能够将这方圆几十公里轰平的能量,她也能够吸收?

  然而事实就在眼前,根本不容我不信,因为就在所有日本人欢呼的那一刻,奥姆真理教也气急败坏地朝着刚刚诞生的奇迹下了手,大战之后还剩下的那四头独眼巨人以有死无胜的气势朝着亚也冲锋,祝部博野那老王八袖手旁观,却被亚也双手射出来的几道光束击中,哀嚎着消融于无形。

  独眼巨人既去,而奥姆真理教独木难支,终于在祝部博野率领的伊势神宫众位神官和东密同盟的回击下溃败,那个据说是奥姆真理教行动省大头目的男人给亚也虚抓一把,身形凝滞,然后被祝部博野以一种黑色的鬼火灼烧殆尽,连渣渣都没有残留下来。

  收尾的战斗其实比开始更加激烈,也更加残酷,然而几乎呈现一边倒的情形,不足多叙,当西大寺观音院最后一个邪教徒倒下的时候,亚也提着白色的裙子轻快地走到我的面前,一脸幸福的微笑:“陆左君,你是来陪我看樱花的么?”

  我下意识地朝着外面瞧去,啊,一夜激战,外面的樱花林中,早已当春绽放了。

(今天加更,所以不多说,晚些更新的时候,有一些话,想跟大家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