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三章 樱花树下

第二十三章 樱花树下

  那墙外斜出的樱花呈现出粉嫩的白色,初生的花儿一朵一朵,一簇一簇,满树烂漫,如云似霞,让人瞧见一眼,便感觉这世界依旧还是如此美丽。

  比樱花更加美丽的,还有我面前这俏然站立、巧笑盈兮的漂亮女孩儿——我下意识地将她和先前幻境中的那个加藤亚也来作对比,这才发现先前幻境中的那女孩儿,美则美矣,但终究如同披上了一层美丽的白纱,有着莫名的疏离感,远远不如此刻的亚也那般亲切。

  她还是她,还是当初我躺在病床上时,给我笨手笨脚倒水的那个美丽而善良的女孩子。

  久别重逢,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的心里面乱乱的,下意识地回答她的问题,说是足利次郎打电话告诉我,说你这边有危险,所以就急着跑过来看看。

  “对呀,亚也,你刚才也应该是看到了,小毒物为了你,可是咬着牙,光屁股干倒了你们日本这三四百多号精英,嘿哟,这劲头,我跟这厮混了三四年,还真的没有见过他这劲头儿呢!”杂毛小道在旁边起着哄,一脸的猥琐笑容。

  听到杂毛小道的调笑,亚也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潮红,朝着杂毛小道微微一礼,礼貌地说道:“萧大哥,以后请叫我琴绘吧,这是我的乳名,我的朋友和家人都这么叫我的……”

  说着这话,亚也那灵动若秋水的眼眸白了我一眼,我晓得她这是在怪我到现在还喊她“亚也”,显得那么生疏。这一瞥里面蕴含的情意无限,让人揣摩得心神荡漾,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难消受美人恩,亚也一出现就便表现出了对我深深的爱意,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到有一丝心慌。

  杂毛小道嘿嘿笑,说得勒,琴绘小姐,你们聊,我那边还有点儿事情要弄,就不打扰了。杂毛小道这家伙瞧见亚也与我似乎有好多话儿要说,倒是见机颇快,一把扯着准备凑上前来胡诌的虎皮猫大人,嘿嘿笑着离开,朝着赤松关白的尸体那边走去,与那些日本神官交涉,将我的鬼剑给收起来。

  伊势神宫的人也瞧出了这家伙,可是拯救了在场所有人性命,乃至整个冈山县的大拿,也不敢怠慢,鬼剑自然也不敢留,还派出了几个厉害的老家伙,上来过来与他交涉。

  具体说些什么事情,我也管不着,只是杂毛小道这家伙一走,我倒是没有了词——若说谈恋爱,我也不是初哥,别说之前与黄菲那段无疾而终的恋情,便是在小美之前,我在南方打工的时候也有过两个女朋友,都是本垒打的进度,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这宛如谪落凡尘之仙女一般的异国美女,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大家好久没有见了,说实话,彼此都有些生疏了。

  正在这尴尬的时候,肥虫子贼头贼脑地飞了回来,要朝着我的肚子里钻。这狗东西这次苏醒之后,就有点儿像那老油条一样,完全不复先前那憨厚踏实的性子,此一次八咫之镜的碎裂爆炸,最终的罪魁祸首,可不就是这个馋嘴儿的小畜牲?

  我心中恼它,不过美人当前,倒也不会实施家法来教训这小东西,只是恶狠狠地跟它那小黑豆子眼睛互瞪了一眼。

  这个小滑头倒也晓得了自己的错误,摇着尾巴讨好我,见我脸容不改,则过去蹭亚也那精致的脸。

  亚也被它蹭得痒痒,忍不住发笑,一把将这小东西给抓在手上,打量一下之后,问我,说这就是父亲所说的金蚕蛊,好可爱哟,看着好像也不是那么恐怖啊?肥虫子听到了亚也的话,针对性地眦牙咧嘴,露出它万蛊之王本应该有的凶性和威严,然而亚也却哈哈一笑,拿到我面前来,说它好可爱哦,对不对?

  这个姑娘的审美观还真的是与众不同,我无语了,抬头看了一眼深入墙檐的樱花树枝,想着既然有事情问她,不如出去走一走,便邀请她道:“日本樱花,冠绝天下,我在来这儿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茂密的樱花林,花儿既然已经开了,我们便去赏花儿吧。”

  大战过后,整个西大寺观音院内外都是一片嘈杂,到处都是死人和伤者,以及救治这些人的医务人员,还有匆匆而过的神官和僧侣,外面还有救护车呜哇呜哇的刺耳叫声,亚也点了点头,说我在那个破房子里面,祈祷了半个月,早就想去看一看外面盛开的樱花了。

  我们两个说着,便准备往外面走去,然而两个一直在不远处静候的神官却上前过来阻拦,亚也跟他们争执几句,这两人一脸的诚惶诚恐,不断地鞠躬,但就是不让开道路来。过了不多久,我的眼前突然一花,瞧见一个严肃的黑衣老者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恭敬地劝说着亚也。

  这个老者,便是我们一直深深忌惮的伊势神宫大神官,祝部博野。

  两人说了几句话,但是亚也似乎并不听劝,那个老家伙没有办法,只有转头瞧向了我,刚才那恭敬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倨傲起来:“陆左阁下,我刚刚听过了你的名字。这一次会阳节的终选,虽然你持有‘宝木’超过了十分钟,但很抱歉的是,我不得不通知你,因为亚也小姐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所以之前的约定,便不能够继续下去。当然,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补偿的,我们也可以尽量满足你……”

  亚也以前只是一个任凭宰割的旗子,而如今,身上有着八咫之镜神力的她,已经是不容忽视的存在了。

  伊势神宫无论是稳定人心,还是要给皇室一个交代,就不得不依靠我身边的这个女孩儿。

  这个家伙虽然贵为一方豪雄,顶尖高手,然而却依然有着小日本那种斤斤计较的势利,让我有说不出来的讨厌,我瞧了亚也一眼,笑了,说大神官阁下,对于你的解释,我很赞成,亚也小姐这么美丽的女子,怎么能够作为祭品出现呢?我之所以来,便是为了制止这一件事情。而现在,如果说有什么要求的话,那么我希望你能够在我的面前消失,并且让我带着亚也小姐,一起去前面的樱花林中,看那美丽的樱花绽放,好好感受一下这世间的美好。

  祝部博野被我言语中的不敬给郁闷到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身上尽是污血的我,不屑地问道:“凭你这样,能够保护天选神女么?”

  我笑了笑,把亚也的洁白柔荑给拉在手里,朝着旁边这位美丽的女孩儿问道:“这一夜我可是打累了,不过琴绘,刚才你那么厉害,可愿意保护我啊?”为了气那祝部博野,我当仁不让地将亚也的手给抓着,亚也也没有拒绝,而是会心一笑,说好啊,我可以的。

  祝部博野给我这示威般的行为给恶心到了,双眼翻白,不过不知道想什么,倒也没有再阻拦我们,只是朝着亚也点了点头,说奥姆真理教还有漏网之鱼,出外的时候小心一点,千万不要大意。

  这话说完,他便没有再离我们,而是朝着远处的杂毛小道走去。

  看来他似乎对杂毛小道以雷罚上面的虹光能量为引,劈出的那一道虚空斩更感兴趣。

  此时此刻,我倒也没有担心这个家伙对杂毛小道不利,毕竟作为伊势神宫实际上的当家人,他多少还是要些脸的,即便他不要脸,也要考量一下能否承担起陶地仙的怒火。我们没在理会,而是携手走出了西大寺观音院,走过了寺前的一片街,走到了那樱花林中。

  樱花的花期很短,多则二十天,少则不到一个星期,花朵盛放时,实大块之殊气,生特质而纯清,漫山遍野,最为绚烂。而日本人认为最美丽的,就是樱花凋谢的那一刻,花落林间,不污不染,很干脆,被认为是日本精神——日本人认为人生短暂,活着就要像樱花一样灿烂,即使死,也该果断离去。

  此刻的樱花也是刚刚一夜绽放,落英不多,我和亚也行走在这花丛之中,看那枝头粉的、白的、淡红如嫣的各色花朵,在远处的灯光照耀下,有种说不出来的平静。

  我们说了很多,聊起这一年来彼此的经历,我的丰富多彩,惊险绝伦,而亚也就显得比较平静,她在滇南监督完善款建校的事情后,跟自家父亲逗了一会儿气,便返回了加藤家族在名古屋乡下的老宅,平静地过了一段有限的时光。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幻境中的问答,忍不住地问了起来:“亚也,当初在丽江,那一夜……”

  谈到那件事情,亚也的脸突然红了,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羞涩地说道:“我知道陆左君会问起的,但不知道怎么说——当初,就是很喜欢很喜欢陆左君,觉得这样的男人才是我想要的,所以在陆左君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和你做了那种事情,现在想一想,还真的是不好意思呢。”

  得到了亚也肯定的回答,我停下了脚步,凝望她那如抹胭脂的精致脸孔,忍不住抱住她,低声喊道:“亚也,跟我一起回中国吧!”

(其实想说的不多,就一个笑话:说男人最想听女人说两个字,那就是“我要”,最怕女人说三个字,就是“我还要”。哈哈,关于更新,小佛其实真的很稳定,从去年到今年,从来没有断更,大家伙儿催更,拿皮鞭子抽小佛呢,也都是喜欢,这点我不矫情,不过最难消受美人恩,大家都是看得起小佛,才会在磨铁说狠话。第一,感激不尽,第二,理解一下已入中年的小佛,那什么“我还要”,有点难啊……咳咳,节操尽失的小佛路过,理解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