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一章 收购毒蝎养殖场

第一章 收购毒蝎养殖场

  乘坐班机回到国内,这一次我们享受到了最特别的待遇,一下飞机便给拉到了医院,做了套全身检查,在结果无恙之后,给我直接拉到了东南局局座,黑手双城陈志程的办公室里面。

  局长助理赵兴瑞全程陪伴,堪称尽职尽责,不过问他什么事情,却都摇头,直说不知道。

  等到会见了大师兄,我才知道,我们在日本所弄出来的这一堆破事情,国内局中高层对于此次事件早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争论不休,要不是当时我们在东京某处养伤,说不得就要揪着我到帝都去叙职了。我有些不解,这次事情的经过,我不是已经全部写成报告,交给王小加发回国内了么,这闹的又是哪一出?

  难道说,上头还对我个人的私生活感兴趣,想要在我和亚也之间,刨根问底不成?

  大师兄让老赵给我们沏杯茶,然后出去时把门带上,等这办公室里面只剩下我、杂毛小道和他三个人的时候,他才脸色严肃地问道:“陆左,小萧,你们两个老实告诉我,当初你们从洞庭湖里面返转回来,除了龙涎液之外,有没有还带了什么东西出来?”

  我一听这话,暗道不好,敢情大师兄所问的,竟然是小青龙的事情。

  这事儿也怪当初在西大寺观音院里,小青龙太高调了,那龙翔于云层之中,整个冈山地区都能够瞧见,瞒肯定是瞒不过的。事后我才了解到,之所以小青龙会出现,主要还是杂毛小道想让奥姆真理教将计划提前发动,毕竟也是为了我的性命着想,我也多说不得。

  不过这事儿小日本也捏着鼻子、闭着眼睛忽略过去了,没想到回国,还要被组织审查。

  大师兄瞧见我和杂毛小道脸上都有反抗情绪,他叹了一口气,罕有地摸出了一根烟来,烟不贵,几块钱的红双喜,点燃后,在袅袅的蓝色烟雾中,他缓缓说道:“你们两个去了日本之后,善扬真人也带着剩余的龙虎山道人从洞庭深处出来,在他的叙述里,洞庭龙宫之中,除了那条已经将整个龙岛沉入湖底深处的黑龙之外,还有一条刚刚孵化的幼小青龙的存在。”

  吐了一口烟圈,他摇头叹气,说这件事情引得了上面很大的兴趣,现在正在立项,明面上是挖掘洞庭湖深处的宝贵资源,实际上就是冲着那小青龙去的,却不曾想你们在日本的时候就放出来了,所以现在,上面已经认定那小青龙给你们拿走了,准备让你们回来之后,带着它去帝都呢。

  办公室的门这时候被敲响,传来了尹悦那懒洋洋的声音:“老大,别抽烟了,你不知道自个儿那肺不好啊?真以为是当年巅峰时期?”

  尹悦神出鬼没,大师兄咳了咳,赶忙把烟给掐灭了,朝着外面喊道:“行了行了,我在跟陆左和小萧谈事情呢,别偷听啊?”尹悦在外面答,说谁愿意听你们那破玩意啊,我路过而已。

  这般说着,果真有脚步声远去。

  经过这一打岔,大师兄那费力营造起来的严肃气氛都给冲淡了,杂毛小道便笑了,说大师兄,不知道上面发话的那位,到底什么来头,不过麻烦你传个话,说他要看的话,自个儿来拿。

  大师兄也笑了,说人家好歹是老同志嘛,你怎么着也要照顾一下别人的情绪不是?

  杂毛小道指着我,说看到这兄弟没有,一个人,单枪匹马,日本四百多名千挑万选出来的猛男都倒在了他的兜裆布下,猛不猛?日本神道教排名第三的人物,天选神女,是他的马子,还有,大师兄你再看看我手中的剑——他将雷罚抽出,弹了弹上面那条栩栩如生的龙纹——看到没?那位领导他想看龙,想不劳而获,那好,自个儿去洞庭湖底深处摸鱼去,想拿“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这东西来我这,谁在乎?

  “好了,好了!你们在日本的辉煌战绩,我的耳朵听得都起老茧子了!”

  大师兄挥挥手,告诉我们:“这件事情呢,就到我这儿为止了,上面自然会由我去应付,不过之所以提及呢,是想告诉你们,财不露白,现在很多人都盯着你们了,就比如善扬,洞庭一行,他龙虎山损兵折将,结果啥好处都没捞着,指不定又多恨你们呢。这段时间呢,你们自己悠着点……”

  大师兄的屁股始终都是坐在我们这一边,这是一件让人安心的事情,不过他的提醒也对,我们此刻虽然已经有一定实力了,毕竟不如那成名已久的十大高手一般,牌子那般响亮,倘若真碰到一些利益熏心的家伙,到时候一旦狗急跳墙,整日鬼鬼祟祟,只怕也是难有安生日子。

  将我们好是敲打了一番之后,大师兄谈及了最近的事情,告诉我们这边地界儿倒也算是太平,邪灵教经过屡次的挫败,多少也有些知难而退,现在正在潜伏期,他不忙,晚上便约我们一同吃饭。

  大师兄这种恨不得一分钟掰成两半花的工作狂也有了时间,说明最近还真的是有些平静。

  当晚,大师兄叫了在东南局一些相熟的朋友一起吃饭,来的有赵秘书、破烂掌柜、董仲明、尹悦、余佳源等人,也算是给我们办了一场庆功宴,庆祝我们从日本平安回来。

  大伙儿久别重逢,喝得高兴,那酒水不断,虽然都是修行者,但多少也有了些醉意,我上厕所的时候碰到老赵在吐。这个家伙当初行走西南的时候,酒水不沾,但是酒量最差的一个,我们两个在洗手间里面放水,他拉着我的手,告诉我,说陈老大这边说得风轻云淡,其实为了保我们,可是顶住了巨大压力——妈的,现在有些老东西真的是太膨胀了,总是以为一个行政命令,就能够将人给管得死死。

  听到老赵在这边倒苦水,我知道我们真的是欠了大师兄很多人情。

  是夜,赵兴瑞、掌柜的和余家源,酩酊大醉。

  我虽然不知道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能够感受到他们这些人心头,有着很沉重的压力。所谓的权力斗争,从古自今,从上到下都有,不过既然大师兄没有告诉我们,说明他能够顶得住,所以我们便也不再多问,畅饮酒杯。

  我们在南方市待了几日,茅山那边传来消息,说掌教真人让杂毛小道回山一趟,老萧不敢耽误,于是紧赶慢赶就回了金陵,而我则谢绝了大师兄的邀请,返回久别的东官。

  我曾经在东官这座城市混迹多年,那里有着我许多熟人和朋友,还有一个曾经法人写着我名字的风水事务所。这个事务所我曾经倾尽全力,而它也在这个城市里力压几个顶尖的风水公司,成为了行业翘楚,然而没有了杂毛小道,没有了雪瑞,我的心里面突然空荡荡的,提不出多少心思来打理。

  茅晋事务所现在的台柱子是张艾妮,然后还请了两个风水师帮忙看着,另外小俊和老万也开始出师了,勉强也能够应付些客户,并不用我多操心,于是我的心思就开始变化了起来。

  这变化呢,其实也主要是这几年我一直都在奔波忙碌,此刻终于闲暇下来的时候,翻看起山阁老的两部著述,《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与《镇压山峦十二法门》,这是我敦寨苗蛊的看家法门,读多了,我越发地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养蛊人,除了肥虫子之外,手上竟然没有一点儿关于巫蛊的手段,实在有愧于那个名号,也难怪不被别人瞧得起。

  这般念及,我便起了一些心思,准备着弄些东西来研究研究,将那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看看能不能够让自己变得越发强大。

  当然,之所以会这么做,多少也跟无聊有关系,毕竟回来之后,小妖一直都没有怎么给我好脸色看,而朵朵总是向着自家姐姐的,肥虫子又似乎到了青春期,躁动不安,几个小家伙没有一个省心的,所幸的事情是,小青龙跟着虎皮猫大人一起,去了句容,要不然更是闹腾。

  我托了关系打听,从朋友那边得知郊区有一家蝎子养殖场因为生意不好,准备转让,场地啊规模啊什么的都不错,而且价格也挺合适的,我这些年来办事务所的分红,再加上先前工业园附近的那套房子卖了得的钱,凑一凑刚好够,于是就通过中间人将养殖场的老板约过来见面,谈起转让的事情。

  这人约过来一见面呢,没想到竟然还是事务所以前的一个客户,算是熟人,大家将这转让的事情谈了一阵,彼此都没有什么勾心斗角,他给了一个良心价,而我则直接一口答应下来,便连他养殖场那些卖不掉的蝎子,我都一齐盘了下来。

  为这件事情我忙忙碌碌一直到了五月初,终于拥有了一家专门用来培养毒蝎的养殖场。

  这仅仅只是开始,以后它不单只是养蝎子,还会有更多的毒物,以及蛊。

  顺便多说一句,这个毒蝎养殖场,便是我出道的时候,经常带肥虫子来吃的哪一家。

  人生真是奇妙啊。

(新的一卷,新的一章,终于有时间停留下来,积淀积淀,认真地读书养蛊了。 不过,日子真的会有这么平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