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血债血偿

第四章 血债血偿

  自从起意收购这个毒蝎养殖场,用来学以致用之后,我便没怎么管事务所那边的事情,而杂毛小道这次返回山门,几个月都没有回音,所以事务所现在基本上都是由张艾妮在打理,骤然听闻这个消息,我下意识地认为是有竞争对手在捣乱,让老万别急,跟我好好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万告诉我,说他也不清楚,今天早上来上班的时候,便发现小俊躺在办公厅的地下,全身紫黑,而艾妮姐办公室里面则一团乱麻,却又人影无踪,墙壁上面,用血写了四个大字“血债血偿”;他询问了大厦保安,也确定艾妮姐来公司了,但是现在电话也打不通。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老万一时间就有些六神无主了,只有打电话过来求援。

  听到老万的汇报,我的脸顿时就黑了起来,当下也管不了那个王二春的事情,直接带上了肥虫子,驱车赶往第一国际。

  养殖场离城区较远,路上又有些堵车,我赶到茅晋事务所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事务所里大部分人都在,而财务猫儿则和前台送小俊去了医院。除了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市局也已经接到电话,由曹彦君带队过来,正在事务所里进行调查取证。

  我进了事务所,与大家打过招呼后,直接跟着曹彦君走到张艾妮的办公室。

  这办公室其实也就是杂毛小道原来用的那间,因为我们不怎么在这里,所以就给了她用。走进办公室里间的时候,只见那雪白的墙壁上被人用鲜血写了歪歪扭扭的四个大字“血债血偿”,那字虽丑,但张牙舞爪,将其蕴含的霸气狰狞显露无遗。

  我盯了那血色大字好几秒钟,这才转过头来,问比我提前到达的曹彦君,说老曹,有什么发现没,这事情是谁干的?

  曹彦君回答,说目前还没有确认,我们问询了很多人,也查了事务所相关楼层的监控摄像,发现在同一时段里都失效了,而你们事务所的员工,朱俊和张艾妮恰好也是在那一段时间遭受袭击的,可以肯定,出手的人很专业,而且还是一个高手,出手干净利落,雷厉风行,没有留下一点儿线索……

  他说了一堆话,然后转折道:“不过这里面有很多疑点,从现场看,朱俊是被一下就给打倒了的,以凶手的能力,明明能够将他杀死,为何好要多此一举的下毒呢?而凶手掳走张艾妮是什么用意,难道是讨要赎金,但是这个动机又与他在墙壁上面题的字又相违背了……陆左,坦白来说,我所能做的,只有联合警察,对张艾妮进行全城搜查了。

  我点头,对方既然敢找上门来,自然没有那么好查,不过曹彦君说的疑点,倒是值得注意。

  我来到大厅,对在场的事务所工作人员好言宽慰几句,让大家安心工作,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的。话不多说,我的电话又响起来了,是在医院的财务猫儿,她打电话告诉我,说医院检查小俊的身体里出现了大面积组织坏死,现在已经束手无策了,问我怎么办?

  电话那头有猫儿的哭声,我安慰了她几句,然后带着老万,直接前往医院。

  医院离第一国际并不算,十几分钟就到了,我走进了病房,瞧见病床上面的小俊一脸紫黑,那气息有一阵没一阵,情况并不太妙。旁边的大夫告诉我,说他这种情形十分奇怪,医院做了血检和透视,结果吓人一跳,他好像得了消失很久的血吸虫病,现在院方正在召集相关的专家,进行会诊呢。

  我点了点头,叫猫儿和前台陪着医生出去,我想跟小俊单独相处一会儿。

  猫儿做了茅晋事务所的财务这么久,自然知道自家老板的本事厉害,二话不说,拉着旁人便离开了,而我则坐在小俊的旁边,看着这个前盗墓团伙的成员,摸了摸他的额头,滚烫得吓人——他是被人下蛊了,身子之所以会如此烫,应该是身体里面的白细胞和吞噬巨细胞在做排斥反应吧。

  我的手掌在他的额头上摩挲一阵,对应着这些天来的读书心得,大概知道是中了蜣蜋蛊。

  这是一种以屎壳郎为主药,配上蜈蚣、小蛇,蚂蚁、蝉、蚯蚓、蚰蛊和人体头发,研磨成粉,不断祭炼而成的蛊毒,用时先在手掌上面抹上一层豆油,然后再撒上蜣蜋蛊,与人对阵的时候,倘若拍在敌人身上,那药力一透,立刻昏厥过去,而中者浑身呈现紫黑色,呼吸不畅,胸腹搅痛,肿胀如瓮,浑身宛如万箭所刺,疼痛七日方才死亡,是一种极为恶毒和速效的蛊毒。

  这是一种折磨人的手段,但是我并不认为凶手会留下一个活口来,只是因为嫌麻烦,没有多抹一刀。

  如果我猜得没错,他更多的是为了示威,或者别的什么。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救下小俊,毕竟他自从加入茅晋事务所,在我这里一直都鞍前马后,任劳任怨,我不能抛弃他不管。查明原因,我也没有多耽搁,这蜣蜋蛊倘若存在人体超过三个小时,便能够以人体大肠部位的粪便为培养基,进行大量的自我繁殖,然后化作屎壳郎一般的小虫子,吞噬肌肉和肠壁,让人痛不欲生。

  我想了想,让猫儿去附近买几箱纯牛奶来,然而把房门反锁,唤出金蚕蛊来,让它直接进入小俊体内,将集聚在他胸口病灶里的蛊毒,给全部吸食出来。

  这蛊毒对于别人来说是穿肠毒药,但肥虫子确实甘之如饴,兴高采烈地钻进了小俊的胸口,开始吸食起里面残留的毒素来。

  我坐在床边等了好一会儿,瞧见小俊的脸色从那最开始吓人的紫黑色渐渐变淡,恢复了一些气色,心情也平缓下来,这时猫儿将纯牛奶给买了回来,我搬到病床前,将包装解开,直接一瓶一瓶地往小俊的脸上、身上浇那乳白色的纯牛奶。

  牛奶性温、发黏,能溶寒毒,此时的我也管不得这病床的卫生,直接将两箱纯牛奶都倒在了小俊的身上,而那乳白色的液体淋在小俊身上,立刻开始发黄发黑,并且散发出一股又酸又臭的古怪味道来,充斥在整个病房里面,让人熏得脑袋直发晕。

  过了一刻钟,肥虫子从小俊的体内钻了出来,瞧见它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显然是已经将小俊体内大部分的蜣蜋蛊给吸食完毕,至于小俊被弄得元气大伤的身体,那就只有慢慢地调养了。肥虫子返回我的体内,我感知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心中一慌,想了一下,可能是还没有消化那蜣蜋蛊吧。

  这时小俊轻轻哼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来。我没有再多想,打量了一番小俊,瞧见他的瞳孔开始逐渐凝聚,晓得他恢复了意识,便问他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小俊瞧见我,激动得直接坐起来,拉着我的手喊道:“陆哥,那个家伙要找你报仇,还把艾妮姐给掳走了,我无能,保护不了艾妮姐!”

  他一脸的悔恨和自责,动作又牵扯到了虚弱的身体,结果一阵干咳,脸无血色。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先别急,绑走张艾妮的,到底是什么人,你看清楚了么?小俊皱着眉头回忆,然而仔细一想,竟然根本想不清楚袭击者的模样,越想越恍惚,仿佛中了邪一般,使劲儿地拍打自己的脑袋。他身体刚刚祛除蛊毒,哪里禁得起这么折腾,我伸手去拦他,然而小俊的脸色突然一变,力气竟然变得巨大无比,一下子就反抓住了我的右手,张开嘴巴,一口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他的这种行为将我给吓了一跳,也不敢推他,只是将他的双手给抓住,然后一点一点地将他的身子紧紧按在了病床上。那床吱吱呀呀地响起,小俊脸上的肌肉变得十分狰狞,那一双眼睛里面充满仇恨,嘴巴里面发出咝咝的声音来。将他按住之后,我冷声说道:“你到底是谁?有种就报上大名来,鬼鬼祟祟,拿我手下人来开涮,算什么本事?”

  被我这般说起,小俊倒是放弃了抵抗,只是那一双眼里面充满了邪恶的笑意,突然大笑了起来:“陆左,你没想到吧,我回来了,你这个畜牲,就等死吧!”我不屑地骂道:“你他妈的谁啊,我认识你么?”

  那声音显得格外的阴沉,回答道:“你忘了我,并不要紧。后天夜里,子时,龙山工业园外面那条河渠的老槐树下,我等你,不见不散。你要不来,就等着给那个女人收尸吧!”

  这句话说完,我发现小俊的颅骨处有一股阴寒的力量在升腾,不断地凝聚,心中一跳,晓得那凶手早有准备,一旦小俊体内蛊毒排除,便引爆那股隐藏许久的能量,准备炸我一身脑浆子。这个时候的小俊已经清醒过来,晓得了自己头颅的异状,竟然下意识地一把将我推开,大声喊道:“走啊陆哥,别管我了!”

(推荐一本小说《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