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章 捧杀之策

第五章 捧杀之策

  小俊自知必死,不想连累于我,于是催促我赶紧闪开,免得溅我一身碎骨渣。

  然而这等卑劣手段哪里能放在我的心上,当下也是将那震镜祭出,一声“无量天尊”,蓝光闪耀,而就在这凝固的瞬间,人妻镜灵已然将那股阴能锁定,将其揪出,直接碾灭,前后不过一秒钟——还是那句话,小俊是我的人,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员工,受到伤害。

  大难不死的小俊吓得一身的汗,躺在床上直喘气,而我也给那条潜藏在暗处的毒蛇给气到了,长吸两口气,按捺住恨意,然后让小俊连喝了三盒纯牛奶,将肠胃里面的余毒给疏导完毕,这才问他,说怎么样,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模样么?

  没有了阴灵作祟,小俊终于能够回想起来,告诉我,说他与那凶手也不过是一照面的工夫,但是感觉那个人的年纪并不大,皮肤黝黑,一双眼睛如同毒蛇,有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心悸。这人的匆匆一瞥,能够得到的信息其实并不多,小俊只是对那一双韩光四射的眼神心有余悸,印象也仅止于此,根本做不了什么图像还原。

  我思考了一下,想来想去,发现在我的仇人行列里,符合他说的这几个条件的太多,特别是如果这里面掺进了邪灵叫,那可实在是难以确定。

  小俊已经告诉了我很多事情,而且身体现在正处于虚弱时期,我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只是嘱咐他要多喝牛奶,别的不用担心,好好养病便是。我离开医院之前,医生给小俊再次作了检查,发现先前出现的所有状况都差不多消失了,而现在仅仅只是太过于虚弱而已,我留财务猫儿和前台在医院先照顾一下小俊,自个儿则直接赶到了市宗教局。

  自去年年会过后,负责东官市局的业务领导便已经是破烂掌柜赵中华了,茅晋事务所袭击案自成立之后,他立刻派出了得力干将曹彦君,此刻更是直接负责此案。

  我在办公室直接见到了他,然后说起了刚才在病房里给小俊解蛊的经过,掌柜的沉吟一番,点头说道:“这个凶手倒也是个心思缜密的家伙,行事环环相扣,阴险毒辣,陆左,你怎么就惹上这么一条毒蛇了呢?”我也郁闷之极,本来准备弄个毒蝎养殖场,好好读书,仔细实践,认认真真地做好我这养蛊人的本分,免得被旁人说我除了金蚕蛊,什么也不是,然而这便才刚静下来了,麻烦事情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让我如何是好?

  掌柜的听我说了几句牢骚话,便问我,说那个家伙通过小俊跟你约战,真的会在后天出现在龙山工业园?

  我耸耸肩膀,说你自己觉得呢?

  掌柜的摇头,说从小俊的事情来看,那个家伙就是一个十分懂得玩弄心计的家伙,而且自谓谋略,自然不会这么直来直往,不过他葫芦里面到底卖着什么药,还个还真的只有到了后天晚上,才能够见分晓了。

  正常办案,大抵都会有一定的章法,循着凶手留下来的各种线索去追查,如同解题,然而现在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在于,对手滑不溜丢,完全就没有抓不到他的任何把柄,使得我们迷失了方向,无从找寻。我们两个正头疼,掌柜的办公桌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和很多领导一样,他这儿一共有两个电话,红色的是保密电话,只有少数人才有。

  掌柜的赶忙去接,说了两句话,不停地点头,过了一会儿,他告诉电话那头,说好,他也在我这里。

  这话说完,他转过来,把电话递给了我,说陆左,陈老大的电话。

  我诧异,没想到这事情竟然还惊动到大师兄了?我接过话筒来,跟大师兄随便说了几句话,他问我这边又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如果有,随时吩咐,他会派最精良的人员过来支援的。我想了想,让大师兄帮忙查一下我心里面估摸出来的几个仇家,看看这些人有没有在南方省露面,至于其它的东西,暂时还用不着,等过了后天再说。

  大师兄那边满口子答应,让我无比放松心情,不要太着急了。我听到大师兄的语气似乎跟往日有些不同,不过也不好多问什么,匆匆说了两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我瞧见掌柜的表情古怪,问到底怎么了?掌柜的叹气,说陆左,你真不知道大师兄打这通电话的缘由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啊,难道这是在表达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掌柜的也摇了摇头,说我跟你说了也无妨,不过这话儿你以后可千万别说是我讲的——你们事务所的张艾妮,是陈老大小时候的青梅竹马,这个你不晓得么?

  掌柜的爆出来的这猛料还真的让我惊呆了,这个家伙以前就是跟着大师兄混的,我并不怀疑这话语里面的真实性,只是有些太突然了,让我有点儿接受不了。不过仔细回想起来,这里面的确也有些蹊跷,就比如杂毛小道那厮,对待张艾妮那毕恭毕敬的模样,就着实让人生疑,现在想起来,那可不是在对待自家嫂子的态度么?

  不过……大师兄都已经快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至今还是单身一人,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我有心八卦,然而掌柜的却并不作答,事涉大师兄,他只是想把这里面的利害关系给我讲清楚,让我上心,至于其它的,便也语焉不详了。掌柜的在这里寻摸着手头的力量,想起了杂毛小道,问他怎么还没有回来,要是他在,这一次的事情可就简单很多。

  杂毛小道手段高强,虎皮猫大人运筹帷幄,有了他们两个,事情也不至于一团乱麻,然而那小子自从上了茅山,除了其间打了两个电话报平安外,便再无消息,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陶晋鸿准备把他留在茅山闭关了。

  见我摇头,掌柜的若有所思地说道:“江湖小道传闻,说茅山长老会已经达成了意向,准备让小萧接掌下一届掌教真人的位置,如此看来,只怕这件事情有可能是真的啦……”我大惊失色,说不可能吧,就那吊儿郎当的小子,就他都能当茅山老大,我还不直接成了地仙?

  掌柜的望着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脸的英雄迟暮。叹息中,他缓缓说道:“陆左,我们认识多久了?”

  我不知道他话里面是什么意思,大概想了一下,说三四年吧,那个时候浩湾广场正闹鬼,阿根他爹请来了欧阳指间老先生,而欧阳老先生又叫上了你,咱们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掌柜的缅怀往事,说是啊,那个时候,我们几个人连许永生那样的家伙都差点干不过,时至今日,你都已经在日本、缅甸搅风搅雨,扬名立万了。欧阳指间倘若知道你现在的成就,只怕在那黄泉之下,都在含笑呢。

  我摆了摆手,说掌柜的,得了,你别夸我,怪不好意思的。

  掌柜的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说道:“陆左,你和小萧是我见过的,成长速度最快的修行者,这一点,就连当年的陈老大都比不上。你知道么?洞庭湖一役过后,望月落败,无尘失踪,一字剑重伤逃逸,便是连善扬真人这种当年能与陶晋鸿并肩争锋的顶级高手,都狼狈而归,唯独你们出尽风头。现在你和小萧在道上的名声,你知道有多显赫么?你们甚至都已经直逼天下正道十大高手的行列,便是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也曾在私底下对旁人说起,说百年前的天地三绝,二十年前的小佛爷,今日之左道,都是人中天骄——听听这评价,你还觉得小萧升任茅山的掌教真人,有那么遥不可及么?”

  掌柜的说是这么说,然而我却并没有兴奋,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郁闷,下意识地喊道:“艹,这他妈的都是谁在背后编排我啊?”

  感受到了我的怒气,掌柜的倒是长长舒了一口气,拍着我的肩膀说道:“阿左,我今天之所以跟你提及前事呢,是因为我们是多年的好友,你们几乎是我看着,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你们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生死无数,险恶环生。但年轻人,年少气盛,所图为名,我和陈老大几个都担心你们受不了这捧杀之策,心性变化,反中了敌人伎俩。说实话,这一次的事情,终归到底,还是那些闲得蛋疼的家伙弄出来的……”

  掌柜的语重心长,我听到耳里,宛如洪钟大吕,心情顿时就开朗许多。

  伴随着实力而来的是名声,而随着名声来的则是心境的变化,倘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心浮气躁,这船也随时便有可能翻掉。响鼓不用重锤,点到为止,掌柜的也没有再多说,与我谈了一下这两天的布置,然后让我先回去。

  我回到养殖场,却瞧见昨夜放走的那小胖妞居然又来了,正跟着小妖在一起,说说笑笑,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