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章 事务所的去留

第六章 事务所的去留

  “你怎么来了?”

  看到这满嘴油光、一脸满足的小胖妞,忙得千头万绪的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小妖在旁边横眉冷笑,接茬说道:“你把人家养的翼蛇给关了好几天,水米不进,眼看着就快要死了,人家能不着急么?这不就等不及,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了呗?你这人,哼……”

  我不敢惹这小辣椒,扭过头来,问王二春,说你今天不用上班么?

  王二春扭扭捏捏地走上前来,低着头,小声说道:“老板,我家小红吃了你多少蝎子,你帮我算一算,我这里还有点儿钱,看看够不够。”二春从肥硕的屁股兜里摸出了一个钱包来——这钱包是前些年乡下流行的那种纸钱包,上面画着个明星什么的,几块钱一个。

  把钱包打开,她摸出了一沓钱来,往手上吐了点口水,一边数一遍念叨道:“现在涨工资了,我一个月能拿两千多,不过家里负担重,我每个月要寄一千块钱给我弟妹读书,自己剩得也不多,我又好吃,零零碎碎下来花了不少,一个月只能存三四百,这是三千二百六十二块,我存了一年多,整数给你,零头我留来当作生活费,然后你把我家小红还给我,好不好?”

  小胖妞一脸期冀,而我却真的有些无语了,原来她还真的是想拿钱来赎走那翼蛇啊?我没有接她递过来的那几十张皱巴巴的毛爷爷,而是拉着小妖的手,直接走到另外一边,低声问道:“你们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

  小妖白了我一眼,说你以为我不晓得你在想什么呢?实话告诉你吧,这小胖妹的底细我大概摸清楚了,的确是你老乡,说的也大部分属实,她这个人呢,虽然长得又肥又丑,但是很善良,人又单纯,傻乎乎的,从来也没有想过用蛊去害过别人,不过有一个缺点,就是好吃——刚才让她一起吃饭,倒也不客气,一个人吃掉了五碗白米饭,连汤水都刮完了,菜盘子的油星子都没有瞧见。

  小妖笑了,警告我道:“她之所以被赶出家门,跑到南方这边来打工,我估计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家里面太穷了,养不起,你若是想用她,自个儿掂量一下,能不能养得起这吃货。

  小妖这狐媚子虽然性格古怪,但从来都不会说谎话,她既然查验过了王二春的底细,那我也没有必要再掺合了,笑着说道:“不就是吃得多一点么,能吃是福,一顿十碗饭都没关系,有肥虫子你们几个大肚皮,我未必还怕多一个不成?”

  “呸,谁是大肚皮了,谁要你养了,瞧你那德性,哼!”小妖呸我一脸,气呼呼地跑开了。

  王二春瞧见跟自己颇为亲近的小妖上了楼,心里面一下就慌了起来,瞧见我朝她走来,直哆嗦,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哽咽着说道:“老板啊,虽说小红跟我没有多久,但是我们是有感情的,你可别真的弄死它啊,只要不让它死,你说什么我都愿意……”

  我没有心思吓唬这笨姑娘,咳了咳,说二春,说起来呢,我跟你还是老乡,所以你那蛇虽然犯了错,但是我倒也不会赶尽杀绝,把它给弄死。不过出了我这门,你要怎么放养它呢?王二春听到我不杀那翼蛇,大喜过望,千恩万谢,这才回答我的问题:“我下班了去河边,捉点小鱼小虾来喂它……”

  我笑了,说你一天上班十二三个钟头,哪里还有时间办这事?到时候,还不是又要偷摸爬到我这儿来?

  我的问题难倒了王二春,她那痴肥的脸上一脸纠结和茫然,看得我笑了,说这样吧,你过来我这里干活,每天就负责给蝎子喂点东西吃,照顾蝎子,待遇呢,包吃包住,然后每个月三千五,如果是工作时间外再帮我做事情呢,还有奖金,而你的翼蛇也可以定期就食了,怎么样?你回去考虑一下,好了就告诉我。

  “真的?”王二春难以置信地望着我,我点了点头,结果她一下子就蹦了起来,一身肥肉乱颤,大喜过望地连声喊道:“好、好、好,我答应!”

  就这样,这个来自黔西的山里姑娘王二春成为了养殖场试用员工,在我的心中,那些耗时长久的活儿,便会慢慢地交由她来做,当然,在考察期内,我还是需要慢慢调教的。说到调教,不得不说,小妖实在是一个最好的人选,恩威并施,倒也不用我花费太多的心思。

  王二春的事情差不多谈定了,我也不怕她跑,带她到蝎池边,将那条饿得奄奄一息的翼蛇放出来,让它去挑了些蝎子吃。

  我让肥虫子在旁边监管一下这未来的小弟,而自己则跑到了小楼去,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给了小妖听。

  杂毛小道走了之后,可以和我商量事情的也就剩下小妖了,这个小狐媚子虽然有的时候经常噎得我下不来台,但对我总是没有什么坏心眼儿的。听得我谈及今日之事,小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起:“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陆左,你的事务所可能开不下去了。”

  我没曾想到小妖考虑大半天,竟然会说出这一番话来,奇怪,说我好好地开着事务所,干嘛不让开?

  相比较于之前的筚路蓝缕,现在事务所的发展其实已经是很好了,有固定的客户群,也有一定的名气,上面又有人罩,下面做事的人也得力,活脱脱一现金奶牛,放弃了实在可惜。然而小妖却跟我分析,我现在的情况是树大招风,敌人永远藏于暗处,宛如毒蛇,而我则满身都是漏洞,无论是哪儿,只要被它咬上一口,那就得疼半天,而那阴险的敌人如果一直不露面,岂不是整个人生都给牵绊了?

  世间的高手,哪个会将自己的行踪显露出来?便比如一字剑,爱他的人和恨他的人一样多,仇家也是遍地,但是你若真心想找,你找得到他么?道理便是这个道理,茅晋事务所开在那儿,就等于竖起了一个靶子,别人找不到你,还不能将靶子打了,围点打援啊?

  小妖一席话说得我豁然开朗,想想也的确如此,茅晋事务所并不像是茅山、天师道一般,有着千年传承的底蕴和狰狞的爪牙,别人倘若要来报仇,不弄这儿弄谁呢?难怪那些大门大派宁可让慈元阁来做中介,也不肯抛头露面,便是这个道理。

  时至如今,我的心态早就已经改变了,人生的意义也不仅仅是挣那三瓜俩枣的钱,经济上没有了紧迫感,便也不会有多少的顾虑,想好之后,先打了一个电话给老家的父母,说我最近有点麻烦,让他们先去黔阳避一避,然后又分别打电话给顾老板和李家湖,将我的想法告诉了他们。

  顾老板对于我的决定感到十分诧异,便是李家湖也有些理解不了,毕竟事务所在那儿好好地开着,名声也渐渐在港澳台三地流传起来,实在不错,没必要这么急着关张。

  我一时说服不了他们,心里想想,其实也是有些太急了,好歹也容他们有一段缓冲时间,于是也没有多言,让他们先考虑一下这事儿。

  那边结束之后,我没有再多等,而是直接到了养殖场的祭堂,叫人弄来了一笼蝎子,差不多也有上千只,然后将窗户大门紧闭,帘幔垂落下来,祭出金蚕蛊,使其停于五瘟神像和我的中间。

  活蛊难炼,毒蛊易得,凡事都需循序渐进,若想弄出一个如同肥虫子或者镇宁苗蛊那种透明蝎子的蛊虫,那没有三五年的水磨工夫,实在难以有成效,然而若是只弄出些蛊毒,通过肥虫子这蛊中之王的媒介,倒也不用耽搁太多的功夫。

  双腿盘坐,眼观鼻、鼻观心,心则朝向那开过光、请过神的五瘟神像,而肥虫子则在一众毒蝎上方巡视,如同君王,高高在上,它的身子开始发光,明亮如灯,丝丝氤氲如雾出现,每一根垂落下来,都缠住了那些蝎子毒素存积的尾椎处,而五瘟神像则有一股空灵之力,通过肥虫子,连接到我。

  我一直依照着《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的祈祷经文念诵,如此一天一夜,水米不进,接着又是小半天,整个人昏昏沉沉,恍如神游,形如辟谷,而当我再次凝神过来的时候,瞧见这笼中一地死蝎,而肥虫子身下的陶瓷小瓶中,则是满满的金黄色液体。

  我瞧了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用橡木塞将其堵上,感觉全身疲倦欲死,没有多言,匆匆赶回房中,往床上一躺,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被一阵大力推醒,睁开眼睛,看到小妖明艳妩媚的小脸出现在眼前,娇嗔着喊道:“真是个猪啊,喊都喊不醒,掌柜的电话都来了好几趟了,你快起床!”我停滞的脑子转动,突然一下就蹦了起来:“啊,今天是跟那个凶手约战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