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章 连下杀手

第十章 连下杀手

  “老万,你在哪里?”我心急如焚,大声地喊着,然而电话那头却传来一道哀鸣声,老万给青伢子给一巴掌拍晕了。

  我额头青筋直跳,老万最早在我与阿根合伙开饰品店的时候,就跟了我,后来事务所一开张,他立马跳槽过来帮我张罗,虽说这人性子疲懒且油滑,又有些好色,然而却是这事务所下面的员工里,与我交情最深的朋友,向来都是唯我马首是瞻,十分得力,没想到竟然又给青伢子给扣下来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着话,却被自己语气中的冰冷给吓了一跳,青伢子这接二连三的挑衅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感受到自己的朋友、家人的生命安全随时都有可能被威胁到,这一刻我的杀心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面对着我的愤怒,青伢子却乐观其成,从容不迫地说道:“嘿哟,生气了啊?开点小玩笑而已,我们毕竟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想着跟你见个面,聊一聊以前的交情呢。不过我这人喜静,受不了那么多人,所以烦请你单独过来,要不然呢,我有的是法子来折腾你!信不信?”

  青伢子前前后后折腾了这么久,终归到底,还是想要我孤身前往他所布的局中,谋算良多,接着跟我约好,让我先孤身一人返回南城,到时候他会打电话过来,再联系我的。

  说罢,他再一次出言警告,说我但凡要是敢耍一丁点儿花样,那这件简单的事情可就要起大热闹了。

  “不光是你们事务所的人,便是这整个东官,我也能搅风搅雨……”

  青伢子也是苗蛊一脉,而且在南洋流浪这么多年,身上的手段极多,我并不确信他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恐怖行为来——这也正是历代正朔致力于消灭巫蛊的原因,那就是对平民的威胁实在太大了。挂了青伢子电话,我扭过头来,问掌柜的能够定位到那个家伙的位置么?掌柜的询问手下,得到的结果是暂时不能,这结果气得掌柜的又是大发脾气,不过我倒是反而平静了下来——青伢子既然敢联系我,自然就有信心不被我们顺藤摸瓜,掏掉老底。

  此时多说也无效,我又急忙打了电话,给事务所的其他同事确定位置,回馈的结果让我越加气愤,那王铁军等人倒是都还安好,只有财务猫儿联系不上,估计是也着了道——虽然之前事务所出了事,我曾经叮嘱所有人要注意安全,然而相对于青伢子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来说,事务所的这些同事怎么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我也没有跟那些没有出事的人多解释,只是要求他们离开东官,立刻、马上!要么去度假,要么走亲访友,总之不要停留在住处了,也不用上班,在这期间的薪资全付,外出旅行费用报销百分之九十。

  没想事的员工自然是欢天喜地,而像王铁军这样被顾老板派来总揽全局的主管却是忧心仲仲,想多问几句,我却不再理会他,而是随着车队离开,将重伤垂死的张艾妮给送到附近的医院,进行紧急救治。

  到了离龙山工业园最近的医院,急诊科的医生瞧见张艾妮这浑身没有一块好肉、支离破碎的模样,吓了一大跳,检查完毕之后,劝我们放弃治疗算了。

  他这话头刚刚一说起来,我就直接揪着这个医生的脖子,厉声警告他,说该干嘛干嘛,我保证她现在死不了,但倘若你这边耽搁了什么,信不信我连医师执照都给你吊销了?肥虫子与我天然契合,与张艾妮却终究还是有些排斥,此刻在她的体内,也只是循序渐进地缓缓维持,并不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还是需要现代医学来主导救治。

  那个医生被一身又熏又臭的我揪着脖子,然后又瞧见旁边围着这么一大圈子形如土匪的彪悍男人,还有武警,吓得直哆嗦,不过倒也没有再含糊推托,立刻对张艾妮进行紧急输血,然后缝合,先把命就回来——所幸这次来的人很多,总有能够与她配上血型的。

  来的路上,掌柜的已经把这边的情况向一直关注此事的大师兄作了汇报,那一头什么都没说,只是表示“知道了”。

  这边大家正在组织输血,掌柜的找到了我,问我接下来打算真的就单枪匹马地去跟青伢子会面?

  我一脸阴沉地点了点头,说班智上师精通通灵清幽的术法,那个狗日的不知道学了几分,倘若你们再继续跟着,说不定这个家伙也能够感知到大家的存在,不但不会露面,还会将手上的人质给干掉,甚至狗急跳墙,直接开展恐怖袭击,没办法,那就只有我孤身前往了。

  掌柜的不无担心,说那你个人的安全问题……

  我冷笑了两下,寒声说道:“不可否认,将班智上师的‘遗产’消化完毕的青伢子,的确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对手,但是我这几年出生入死的经历也不是白来的,即便是他想耍什么阴谋,我也未必怕他!”

  掌柜的见我心意已决,舔了舔嘴唇,指向亮起了红灯的手术室,询问道:“那你带不带金蚕蛊?”青伢子自东南亚艺成归来,一身的巫蛊降头邪术,这两天也是初露锋芒,抛开我们之间的恩怨不谈,他的手段的确也是让人耳目一新,极具震慑性,而张艾妮之所以能够留下一命,并非此人心软,而是他在赌,或许我会留下肥虫子来给张艾妮吊命,以此来断我臂膀。

  而情况也的确如此,张艾妮无论是对我,还是我素来敬重的大师兄,都是极为重要的朋友,我要想不让她死在医院里,那就必须留下肥虫子来,面对他那层出不穷的手段。

  不过,他当真以为离开了肥虫子,我便一无是处了么?外婆留下来的《镇压山峦十二法门》,和山阁老另外两部著述里,有的东西我虽然不是很理解,但是内容却是早已烂熟于心,而且我手上还有这几天突击炼就的秘密武器,只要小心一点,我还不信当年那个熊孩子,此刻便真的能够翻了天。

  虽然我此刻是一步一步、无奈地按照着青伢子的谋划行进,但是他却可能忘了,连许映智那样的人物都栽在了我的手上,他青伢子又有何德何能,能够设局让我入瓮,将我弄死?

  掌柜的也没有再多说,递给我一个纽扣大的定位仪,必要时按一下,发动信号,然后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的。我没有拒绝,跟他借了一辆车,然后驶出了医院,朝着南城区行去。此刻已然是深夜子时,路上的车辆变少了,大多都是从各个地方过来的寻欢客或者的士司机,我开车的速度极快,不断超车,惹得一路骂声连连。

  小妖和朵朵在我的旁边,静静地陪伴着,也不言语。

  当车子进入南城大道的时候,那个破手机的铃声很突兀地响了起来,我接通了,青伢子开头第一句便说道:“你自己的手机,还有所有的定位器,都丢出窗外去。”我毫不犹豫地照做了,他不满意,说不不不,还有。我的脸沉了下来,这种被敌人看清全部的感觉并不是很好,然而为了尽早见到他,我却也没有多作犹豫,直接将掌柜的给我的那个定位仪也捏碎,然后直接丢了出去。

  这个时候,他方才满意地笑出声来,然后指导我在南城的大街小巷里面不断地转悠,我一脸疑惑地扭头去看小妖和朵朵,她们两个都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够将我的行踪,了如指掌。

  青伢子在电话里指挥着我在南城区绕了大半个小时的路,打得那电话都发烫了,电池报警,终于说了最后一句话:“向前直走,然后停下,上去……”

  我依着他的话开车,结果绕了好几个圈子,最后瞧见居然到了南城的CBD第一国际,茅晋事务所的驻地。

  没想到,这个家伙从头到尾,居然一直都躲在我的大本营里面发号施令。我忌惮于他那种不知缘由的全知全能,没有敢联络宗教局,而是直接走进了大厦里去。这个时候大厦早已关门,不过好在还有些公司在加夜班,而下面的保安也认识我,于是放了我进去。我不敢坐电梯,怕那家伙耍花样,而是直接走楼梯,快步冲到事务所的那一层。

  本应该黑漆漆的大厅里面,有一盏橘黄色的台灯在亮着,而外面本来应该锁住的钢化玻璃门则虚掩着。

  我深吸了两口气,想着这一回,应该是能够见到正主儿了吧?

  我吩咐两个朵朵散开,先别进去,自己推开门,瞧见有一个人正坐在老万的座位上面,因为背着光,那橘黄色的光芒将他的身影照得很长。我下意识地朝着那个人喊道:“老万,老万!”那人转了过来,面无表情,目光平视,脸颊靠近耳根的地方有一大块青黛色的东西,瞧见这个模样,我的脸色猛然一变。

  时光仿佛倒流,小美死前的模样,又回到了我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