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一章 大厦天台

第十一章 大厦天台

  时至今日,我还记得当初王洛和给小美下的那毒。

  虫瘿,又名僵尸虫,傀儡虫,一旦侵入人的小脑部位,那么情形便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青伢子将我引至此处,便没有了任何顾忌,于是跟我有着将近六年交情的老万,此时此刻,便已经成为了一具被人操控的尸体。我的双拳捏得紧紧,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位置上的老万也僵硬地站了起来。

  被种下了虫瘿的人,整个小脑都处于一种古怪的平衡之中,全身的肌肉僵硬,跟在养尸之地中修成的僵尸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且身体里面的潜能得到破坏性的激发,能够发挥最大程度的力量。

  这种力量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极为恐怖的,然而此时此刻,对我最大的作用,也不过是多恶心我一会儿。

  毕竟当平日里熟络的朋友突然变成另外一副模样,然后浑然不觉地攻击自己,这对于人的心理来说,实在是一件极度折磨的事情,如果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来消磨我的斗志,或者使得我怒火中烧,失去理智,那是最好不过的!

  青伢子此人,不杀,不足以平息我心头的怒火。

  瞧清楚老万被种上了虫瘿,我没有再将多余的精力集中在老万的身上,收敛伤悲,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开始左右扫量起这事务所的四周来,想看一看那个理应千刀万剐的家伙,到底有没有在这儿。然而就在我四处打量的时候,已成脑死亡状态的老万身子僵直地站起,然后朝着我这边踉跄走来。

  这些年来我经历过不少生离死别,本以为自己的心肠早就已经冰冷如铁,然而瞧见这一脸茫然的老万时,心里面莫名就是一酸。

  色哥,我陆左对不起你啊!

  老万并没有听到我心中的悲叹,他那僵硬的脸突然一变,化作无比的狰狞与恐怖,露出一口发黄的牙,然后伸手朝着我这边扑来。我不忍老万的尸身被毁,待他上前过来的时候,一脚踢中他的胸口,将其踢在地上去。而他却恍然无事,从地上竖直而起,直接又蹦了起来,飞身再次扑来。

  我一把揽住老万的腰身,不让他多做反抗,右手一转,掐了一个“外缚印”,口中高喝道:“解!”

  右手之上一阵红光出现,这是恶魔巫手与龙纹结合而成的能量具象化,沁入老万的额头处,然而就在我想要尽最后一份力气,将老万从死亡的悬崖边拉回来的时候,突然有一股隐藏许久的力量瞬间释放,我心中一阵战栗,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将老万朝着前方猛地一推,自己则朝着旁边的联排式办公桌下面滚了过去。

  砰!

  一声沉闷的炸响,我看到漫天的血肉在事务所大厅中飞扬,那四射的断茬碎骨充满了力量,到处飞射,墙壁、玻璃还有一排一排的隔桌全部都击打得一片稀里哗啦,我只感觉一阵巨大的力量朝着我这边涌过来,来不及多做反应,人便已经给掀翻的办公桌压倒在地,背后一阵剧痛,竟然就中了招。

  当那爆炸的血雨刚一落下,我便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推开身上的那一堆东西,翻身站起来,瞧见这大厅之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洋溢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我手摸向了身背,拔出了三块碎裂的断骨来,这些断骨在片刻之前,还属于我的朋友,然而此刻却化作利刃,扎在了我的身上。顾不得身后的疼痛和伤口,我朝着前面的空间大声喊道:“青伢子,老子一个人过来了,你倒是出来啊?你他妈的有本事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咱们有什么仇恨,当面了结,何必学那妇人一般,婆婆妈妈,在背后使绊子?”

  随着我的怒喊,事务所的办公大厅突然一阵嗡嗡地响,而随着这声音的出现,先前沾染了老万鲜血的那些地方开始出现了蓝幽幽的火焰,仿佛浇了汽油一般四处蔓延,东一块,西一块,将整个大厅给渲染得一片幽森恐怖,而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处突然刮来一阵阴风,将这玻璃门给吱呀一声带动,关上了门。

  我瞧了一眼那门,接着下意识地猛回头,瞧见角落里咕噜咕噜地响,那动静怪极了,也恐怖极了,我的视线一直在跟着,接着我瞧见那盏橘黄色的灯光开始扭曲变形,一股蓝色的火焰升腾而起,幻化成了一个人脸来。

  这张脸我是那么的熟悉,它和当年在色盖村里面朝我吐口水的那个少年,简直是一模一样。

  人脸处传来了嘎嘎的笑声,恣意地笑道:“陆左,你恨我么?”

  我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变得平静下来,淡然说道:“讨论这个问题,你觉得还有意义么?这一次你单独约我过来,除了将老万杀死给我看、惹怒我之外,还有什么想法?难道你认为你能够杀得死我?”那人脸充满了疯狂的得意,大声笑道:“哈哈,哈哈,陆左,你是那么的自信,自信得好像你能够掌控所有一样,然而……实际上呢?你现在还不是被我耍得团团转?即使我今天杀不了你,但是此后的每个日日夜夜,你的心中都会有一个魔,它时刻提醒你,威胁你,吓唬你,让你辗转反侧,睡不着觉,这岂不是最好?”

  我摸了摸鼻子,声音像冰块一样寒冷:“我在乎的人,死一个少一个,你以为你能够威胁我多久?另外,你以为你能够活多久?”

  青伢子瞧见我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不由得饶有兴致地跟我探讨道:“你真是个心肠软弱的伪君子啊——我倒是有点兴趣了,倘若我这次不是来东官,而是回了晋平老家,把你父母弄到手里,然后再给你出一个选择题,你会选择父母活着,还是自己活着呢?”

  这畜牲竟然将主意打到了我父母的身上去,显示出了他那没有下限的道德体系,到底有多肮脏,而我也是极富有针对性地反击道:“青伢子,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我——我有父母,可你自己也是有父母的!”

  人脸波澜不惊地说道:“你不会的,他们是无辜的,与我无关。”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兔子急了也咬人,你把我逼到这个份上了,谁还跟你讲这些东西?他们无辜,张艾妮不无辜?老万不无辜?怎么偏偏就他们无辜了,无辜者能够被你这个人渣给杀死,就不能够被我弄死?再说了,生出你这么个混蛋玩意,我可不认为他们无辜——我发誓,只要你敢对付我父母,他们会第一个死掉!”

  听到我这一连串的警告,人脸突然大笑起来,得意洋洋地说道:“我说你不会,你就不会。像你们这些朝廷的鹰犬,就是个伪君子,这也不敢,那也不敢,你们什么时候敢过?不过你这么紧张,倒是提醒了我,真的有必要回一趟晋平了——不过在此之前,我看看能不能先炸死你!”

  那个人脸将这一句话说完,四周的火光一阵摇曳,位于出口的钢化玻璃突然一阵火起,阻住退路,而无形中便出现了一双大手,拍在了地板上,有一股炙热的火光出现,朝着我的脚底下蔓延而去。

  这个狗日的在地板上装了烈性炸药,准备将这一层给炸塌,将我活埋。

  他从来都没有打算正面与我交锋,而是不断地将我引入他的圈套里来,用尽各种手段和方法,将我消灭。然而就在那一股火光往下蔓延的时候,我的办公室内突然有一阵绿意蹿出,无数的青藤和野草从里面长了出来。这些是以前小妖在我那儿的布置,没想到此刻却有了用武之地,在藏于暗处的小妖指挥下,争分夺秒,将那大厅处的大部分地板给扑满,将这些点燃烈性炸药雷管的火光给悉数泯灭。

  而就在这绿意大盛的一刻,我箭步上前,拔剑,向前一挥,鬼剑带着呼啸,将那人脸给斩成两段,烟消云散。

  我的眼睛闭了起来,全身的炁场感应在这一刻已经发挥到了极致——青伢子用虫瘿控制住老万的尸身,来恶心我,却并不知道我曾经见过这玩意,也了解,倘若想要操纵这东西,必定不会离得太远。

  三、二、一!

  在楼顶!

  我倏然睁开了眼睛,心中已经得到了一个答案,便没有再多做停留,身子已经朝着门外冲去。人脸一破,那禁锢大门的力量也都消失无踪,我奋力朝着楼上飞奔而起,那速度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几如闪电。

  很快,我便来到了大厦的天台处,一脚将那锁着的铁门踢得飞起,还没有瞧见什么,便感觉到了一大股带翅之物朝着我的面门扑来,我往后退了一步,朵朵自觉跟上,双手一挥,将这些东西给点燃殆尽,而我则冲出门口,瞧见天台的水塔上面,站着一个身形削瘦的男子。

  他回过头来,嘴角有着一抹邪恶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