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四章 药师佛慈悲棍

第十四章 药师佛慈悲棍

  天台上到处都是一群群成堆反噬的花大姐子蛊,使得这天台上面不再是安全之地,那些没有被咬中的余党也都已经在准备撤离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一路飞奔,终于堵在了这下楼的通道口。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冲天而起的头颅和喷发而落的鲜血将那些想要逃命的家伙给定在原地,那种即将要逃托生天的心情顿时就被泼上了一瓢凉水,进退不得。恶人还需恶人磨,我若温文尔雅,礼敬有加,别人只当我是二百五,然而此刻迎着血雨在这儿冷笑,那些人便终于起了畏惧之心。

  我没有瞧见青伢子,不过有人正朝着身后大声地喊着话,叽里呱啦我也听不懂,不晓得是泰语还是马来话,不过应该是在求援,结果黑雾一卷,青伢子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脸上阴晴不定,瞧着一身血迹斑斑的我,难以置信地说道:“这样你都死不了,这怎么可能?”

  鲜血浸染,鬼剑泛起红光,那剑把尽是血,滑手,我用身上那早已浸润了的衬衫擦了擦掌心,深深吸了一口这夜里血腥的空气,没有多说一句话,箭步前冲。

  青伢子瞧见我冷酷得变了一个人,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几步,而我却也并不急于追逐他,而是剪其羽翼,将他旁边那两个手下给一剑斩灭——这两人其实也都是高手,在东南亚想必也是闯得有一定的名头,然而今夜之战,是高端局,但凡实力略有不逊者,那都只是一盘菜,而且还是剩菜,惊惶错乱之下,被我像农民伯伯收割稻子一般,一剑一个,一刀一茬。

  又是两具沉重的尸体倒在了地下,那鲜血喷涌,血浆蔓延满地,场面终于肃静下来。

  我将鬼剑朝下,让上面的鲜血顺着流下来,然后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小老乡。

  瞧着这个面目还有些稚嫩的年轻人,我莫名感觉,这副场景似乎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中,而此刻则仿佛是宿命的一战。

  我看着青伢子,而他也在看着我,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仿佛都想将对方的面容,深深地印入到自己的脑海里。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青伢子从身后拔出了一根通体金黄、刻着精美花纹的禅棍,而我也将鬼剑平平地举了起来。

  青伢子凝望着手中这禅棍,淡淡地说道:“药师琉璃佛,读诵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四十九遍,燃四十九灯,造四十九天之五色彩幡,而那彩幡则以此禅棍为挂件,此慈悲棍存于暹罗皇室近千年,后来分赐契迪龙寺,归于吾师班智所有,又传至我手上,此物百年来未曾沾染鲜血,而在我手上又重新开了光,死于它棍下之人已经有九十九人,而你,则是第一百个!”

  这少年人并不狂妄,自打出现以来,便一直都在算计于我,然而阴谋终究只是小道,到最后,大家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的。不过此刻的青伢子,除了吸收了班智上师的修为之外,还不知道获得了多少传承与宝贝,俨然成了一方豪雄。

  但见此人将手中那药师佛慈悲棍朝天一竖,那棍尖立刻发出一阵勾连天地的气息波纹,氤氲发散,旁边那些正四处找寻目标的花大姐子蛊全部都俯卧在地,不敢动弹,仿佛给吓裂了胆子。一举将那最让人惊悸的虫蛊解决之后,青伢子一个纵身,便如那齐天大圣,一个空翻,朝着我这边砸来。

  此棍呈倾天之势,携带风雷之声,我瞧着势大,也不敢应接,唯有抽身闪避,但见那药师佛慈悲棍也是陡然长了一截,将上至顶楼的出口给一棍砸中,轰隆一声响,竟然生生就将其砸得稀里哗啦,塌方下去,一片粉碎。

  一棍得手,天下我有,青伢子的脸上露出了邪异的笑容:“终于没有人能够打扰到我们两个的亲热了,来吧,我的宝贝!”

  他的双眼流露出了疯狂的光芒,那棍子舞动出一道道的幻影,然后纵身一跃,再次朝我扑来。

  青伢子此人非但心机毒辣,便是连那棒子,用得也远远比宇宙第一的韩国斯密达厉害千百倍,那棍风起舞间,漫天不见人影。然而经历过那么多凶险杀阵,比起近战交锋,我倒也无所畏惧,手中鬼剑凝聚,欺身而上,与这个家伙狠狠撞在一起。

  砰!

  鬼剑与药师佛慈悲棍交击,一股巨大的凶危之势碾压而来,我半边身子酥麻,下意识地往后面退开几步,心中大骇。

  先前听青伢子谈及那药师佛慈悲棍的来历,我只以为是虚妄,然而一交手,方才知晓这根黄金铸就的禅棍之上,果真有一股庞大浩瀚的佛能,而且这佛能已然被青伢子玷污,化作了愤怒而暴戾的力量,充斥其间。

  佛本慈悲,然而也有忿怒,青伢子以此棍不断杀人,使得那本来纯洁的力量逐渐变得堕落,反而衍生出更具有破坏力的属性来。青伢子一击得手,瞧见我惊讶后撤,脸上便多了几分冷笑,那棍子化作了狂舞乱蛇,朝着我全身席卷。

  我其实并不怯这个家伙,只是手中鬼剑,成型不过两载,而青伢子这药师佛慈悲棍却已是传承千年,根本不是一个等级,实在是没法比,当下也只有按耐住心中的怒火,且战且退,将时间拖延,尽量寻找机会。

  我不急,因为这里是我的主场,时间拖久了,援兵便至,然而青伢子却不同,此刻他的手下全部都已败亡,而刚才弄出来对付小妖的那巨大神像动静又颇大,这本是他压箱底、用来一锤定音之物,然而却不料此刻的小妖已然不是能够让他随意拿捏的小家伙,竟然撑住了这攻击,他焦急,人便化作了一团黑影,那棍子猛戳,如雨点滴嗒直落,暴风骤雨,凶猛非常。

  药师佛慈悲棍之上,凝聚的堕落佛能十分恐怖,挨上一记,只怕就要筋骨寸断,我不敢硬拼,唯有在外围周旋,只有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才会举起鬼剑抵挡,当然那鬼剑也难免呻吟一声,颤动不休。

  我不断后退,青伢子便如同一台高速行驶的压路机,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碎砖破瓦,一路逼近,我们终于来到了天台边缘,再退几步,便是数百米的高度落差。瞧见到了边缘,青伢子似乎是守得云开见月,更加兴奋,棍扫一大片,将我逼到了角落边缘处:“你不是很牛逼么?再牛一个给我看看?”

  手握药师佛慈悲棍,这一路的强势追杀使得青伢子气势大盛,此刻都已经准备将我给逼落楼下,不由得面目狰狞地大声笑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这般猖狂之时,早已蓄势待发的我从怀中陡然掏出震镜,朝着他的脸上照去。

  蓝色光芒大盛,洒落在青伢子的身上,然而他却是早已预料到了我的这举动,那药师佛慈悲棍在手中飞速旋转,幻化成了一块密不透风的巨大镜子,竟然将那光线给反弹,直接照射到了我的身上来。蓝光临体,我动作滞缓,青伢子见此机会,心花怒放,手中金棍一扬,朝着我的脑袋砸来。

  人妻镜灵射出来的光华,能够定住我么?

  答案是肯定的,然而前提是人妻镜灵想要定住我才行。人妻镜灵忠心耿耿,前提不成立,那我这番作态自然是诱敌深入,当青伢子大棍砸下的时候,我猛然一闪身,来不及用剑,只是将那瓷瓶里面金黄色的液体全数洒在了他的身上去。

  东南亚的生存环境远远要比国内恶劣,在那里能够打出一片天地来的青伢子反应也要远比常人迅捷无数倍,意识预判,提前躲开了大部分液体,然而终究还是有几滴沾在了他的大腿上,直入肌理。

  青伢子那冲势一直抵临边缘的围墙边才停住,猛然转身过来,厉声喝问我道:“你到底洒了些什么?”

  他的眼睛里面终于出现了惊慌,而我则嘿然一笑,回应道:“谁用谁知道!”

  此言方罢,青伢子脸上的肌肉立刻一阵扭曲,发了狂,手上那药师佛慈悲棍陡然长了一倍,然后朝着我这边横扫而来。我并不与其硬拼,循着原路奔回,又是一路狼藉,青伢子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三两下,竟然撵上了我,那棍影封住了我的去路,与我硬拼一记。

  而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我也是陡然蛮横起来,猛然一剑,与其对撞,我固然是直接滚落在地,而青伢子即便是掌控了那股堕落佛能,也被拼得腾空飞起,砰的一声,砸在水塔之下。

  我翻身而起,顾不得一身的内伤,口中吐着血,提剑再冲,然而这个时候,青伢子却高挂起了停战牌来:“等等,不打了!”我冷笑,说你说不打就不打,老子好玩么?青伢子摇摇晃晃站起来,打了一个响指,而随着这一声响起,他头上的水塔突然爬出了两个身影来。

  我抬头一看,前头给人紧紧捆着的那个,可不就是先前一直联络不上的猫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