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六章 血祭失败,青伢子终归灭亡

第十六章 血祭失败,青伢子终归灭亡

  青伢子这暴起反击,一棒差点将我给砸到楼下去,这里面蕴含的力量,倘若是普通人,只怕已经成了一滩肉泥。

  然而,我终于还是扛住了,而且不但扛住了,我还直接近了他的身,面对着这个弄得张艾妮生死未卜、老万碎肉一堆的始作俑者,这个给我造成重大伤害的小老乡,我很难放下那心中的仇恨,瞧见那裸露出来的干净脖子,几乎都没有思考,直接张嘴便啃了上去。

  女人打架有三宝,脚踢手爪牙齿咬,这手段自然不是那么好看,而且也非常极端,然而当你对敌人真正恨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便真的不会在乎什么形象问题,只会想着用最有效、最便捷的方式来打倒敌人,我也是如此,上一秒还是看着青伢子那油腻腻的脖子,下一秒便感到腥甜的鲜血入了喉咙里。

  有人也许会问我这痛饮仇人血到底是个什么感觉,然而我至今回想起来,脑海里面却都是一片空白,当人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中,所在意的方向并非这味道或者别的什么,而只是在于对手到底有没有毙命。

  倘若要是给我咬了一口,便挂掉了,那青伢子便不会给我造成这么多麻烦了,被我一口咬中,然后将脖颈之处的肌腱咬开的时候,青伢子在最后关头避开了大动脉,结果终究还是反应过来,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叫,将那药师佛慈悲棍给直接丢掉,右手撑住了我的头颅,左手上面的那把精致弯刀,便朝着我的后心捅来。

  当战斗真正干到这个地步,那疼痛便都只是小意思了,当时的我冷静无比,感知到青伢子捅来的这一刀在胡乱和疼痛之下,并没有朝着我的心脏部位下手,而是胡乱地逼开我,我几乎都没有思考,抓住他的右手,不闪不必,再次朝着那大动脉的地方咬去。

  一口,一口,又一口,我终于咬到了大动脉的地方,喷涌的鲜血洗刷着我的口腔,甚至呛进了我的肺部,而与此同时,我的后背虽然肌肉绷得紧紧,但终究还是中了一刀,那刀尖深深插入我后背的肌肉中,剧烈的疼痛被我全部化作了力量,它刺激着我小腹之内的阴阳鱼气旋疯狂旋转,然后我便像那缠郎的烈女,紧紧抱着青伢子,不理他那垂死的挣扎,将他死死压在地上。

  那一刻,我没有再管遮蔽整个天台上空的那尊巨大神像,也没有再去理会水塔之上的猫儿是否安全,在我的眼中,只有青伢子,而此刻的他,并非是我的仇敌,而只是一盘菜。

  我是老饕,食人的老饕。

  被我抓准机会,成功逆袭,这事实让青伢子根本接受不了,他疯狂的反击,没有一刻放弃,当他在力量之上反抗不了我的重压之后,那不断冒着血沫的嘴巴里面突然一张,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尸臭,接着便是近似于灵魂一般的呐喊。

  他嘴里的尸臭是因为刚刚将一个祭炼过的尸药生食,而这呐喊,则是取自于南阳巫术总纲《谶》里面的绝对秘术,随着他那从灵魂中迸发出来的呐喊声,我突然感觉到嘴里面的鲜血是那么的滚烫,仿佛上百度烧开的沸水,烫得我嘴巴里顿时就起了好几个燎泡,而此刻的青伢子那身体也突然滚烫起来,仿佛刚刚出炉的一锅钢水。

  我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个东西来,东南亚顶尖邪术之血祭。

  血祭是什么东西?上古时代,当世间还处于蛮荒蒙昧的时候,当人类还在黑暗的夜里对着神秘和孤独的时候,当这天地之间还有真正神魔的时候,当麒麟、凤凰、血虎和真龙还时常出现于人类视野中的时候,为了在这混乱的时代存活下来,人类总是将自己的族人当做血食,供奉那些不可知的存在,那便是血祭。

  此事一直至春秋之时还存在,人们总习惯将战俘或者奴隶斩杀,供奉神灵,后来孔圣人兴教,逐渐拿三牲代替,如此慢慢消亡,然而此事却在东南亚以及非洲或者更多蛮昧的地方延续下来。

  血祭分为几个层次,最低等的是用牲口,其次是用人类的血食来供奉信仰的神灵,而青伢子所使用的这血祭,则是以燃烧自己的血液,来将那不知道存在于何处的神灵吸引至此,达到请神上身,获得力量的目的——这种祭祀的后果,那便是死,不可能存活下来。

  这是玉石俱焚的招数,而他这垂死挣扎所请来的所谓神灵,其实与魔又有何异?

  青伢子此人的修为在我这些年来所遇到的敌人里面,并不算是拔尖的,甚至前十都排不上,然而此人手段之决绝、无耻和残忍,对于生命的漠视和怨毒,以及给人心灵的那种强烈的冲击,却能够稳稳排到第一位。这样的人仇视一切之美好,他生下来便是为了毁灭自我,毁灭世界。

  我,怎么能让他得逞?

  就在青伢子的身子仿佛一颗炸弹,大量未知的能量被他那蒸发沸腾的鲜血吸引,源源不断地从不可知的地方涌来的时候,在他体内突然一阵搅动,肥虫子提炼而成的王水终于发生了反应,里面孕育出了几十个身型扁长的小虫子,在他各个节点之中飞快爬动,那百十条细长的触角不断地挑动着他那快要引爆的神经,将痛苦聚集。

  血祭如此恐怖,所造成的痛苦是常人所难以忍受的,青伢子一脸狰狞,青筋暴处,而小半个脖子都给我啃了下来,再加上体内虫蛊对于他身体痛觉的倍增放大,几乎在一瞬间,他的两颗眼球便直接凸了出来。

  我相信,此时此刻,整个东官市区大大小小上百家医院产房里分娩产妇的疼痛加在一起来,估计都比不上青伢子所忍受的厉害。

  痛、痛、痛,多么痛的领悟!

  啪!

  青伢子眼窝之中的那两颗晶状体突然爆开了,里面的浓浆洒满我的头,在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息从虚空之中腾现而起,以一种不可知的方式,朝着青伢子的身上附了过去,然而也就是在此刻,我的心中突然多了一点儿领悟,无数符文在视线之中飞速旋转,我的双手都松开了青伢子,朝着头顶结了一个手印。

  宝瓶印。

  禅!

  我的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在这一刻张开,一股无形的声音朝着四周扩散,那一股浓浓的意境朝着那股恐怖的气息反弹而起,而与此同时,我朝着天空大声骂道:“我艹,滚滚滚,滚你妈的蛋!”此言出口,无数声音重叠相交,仿佛千人万人汇聚,一同狂骂,而那股气息本来已呈倾天之势,但是在此刻却又是一阵慌乱,下一秒,便已经消散于无形的空间之中。

  将青伢子血祭的那股域外天魔给驱散,我感觉所有的力量也都在迅速消退,顿时就眼前一黑,我强忍着自己不晕厥,只是缓缓地躺倒在了青伢子的旁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与青伢子一双空荡荡的眼窝子相对。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我似乎发现了一个宝藏,而那个宝藏,则是我体内隐藏着的洛十八,或者说是无数代洛十八们留给我的财富。这股财富无关于我这普通的肉身,而在于整个精神印记里。我相信,倘若是我能够将这宝藏开发出来,天下之大,我也便能够来去自如了。

  时至如今,脖子被我啃了半边,大动脉给咬断,一双眼球爆裂,颅内压强平衡失控,然而青伢子居然还有一丝残留,他艰难地晃了晃头,朝着同样躺在他旁边的我笑道:“哈哈哈,果然如秦鲁海所说,每一个想要致你于死地的家伙,都是飞蛾扑火,我不信,现在终于相信了……”

  半边脖子给咬得稀巴烂,声带早就毁了,此刻的青伢子发音却是用了小腹,此刻的我心沉似水,一点也不为他这东南亚邪术惊奇,感受着他的鲜血迅速冷却下来,生命力已然就近油尽灯枯,我突然也笑了,一切仇恨都释怀,认真地问道:“青伢子,你的天分和坚韧,即使不弑师,也足以能够让你成为一名顶尖于天下的高手,如果可以重来,可以选择,你还会这么做么?”

  青伢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世间没有如果,倘若没有对你的仇恨,说不定我早就死在了滇南边界的某一处草窝子里了。人便是有宿命的,只可惜,上天眷顾的不是我,这便是命啊……”

  我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而旁边这个面目稚嫩的年轻人却继续艰难地说道:“陆左,如果可以,帮我照顾好宝松哥。”

  青伢子说了他邪恶一生中最后的一句话,然后便陷入了永恒的沉默中。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留在世间唯一的挂念,竟然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启蒙恩师罗二妹的那个疯儿子,这话儿让我莫名有些伤感。我疲倦欲死,躺在地上,对于天空中那仍然存在的巨大神像没有任何办法,而这个时候,似乎有几条毛茸茸的白色物件从我的眼皮子前划过,而一张宜喜宜嗔的俏丽小脸出现在我眼前,轻声问道:“嘿,死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