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章 闵魔子弟,神奇画皮

第三章 闵魔子弟,神奇画皮

  西郊训练基地作为宗教局新生力量的秘密驻地,其实总共分为地上区和地下区两个部分,地上区域是很正常的职业部队训练区域,而地下区,才是真正藏有大秘密的地方,分作几层,面积比地上大了三四倍。

  尹悦是这儿的地头蛇,一路蜿蜒曲折,乘着电梯上上下下,终于来到了地底深处的一个房间里。

  因为我们即将要代替那两个倒霉鬼前往湘湖,为了卧底的安全,风声不可走漏,所以这地方的保密级别是绝密级的,不但进来的手续繁琐,而且这里所有的守卫也都是经过尹悦精挑细选的,忠诚度上是绝对有保证的,在我们从湘湖省回来之前,他们的行动也将受到限制,绝对不可以离开这里。

  那两个来自会州的邪灵教成员给分开关押在了东西两侧,用单透镜墙给隔着,我们这边能够看到他们,而他们却不知道墙壁后面,其实还站得有人。

  老赵问尹悦,说相关的审讯结果出来了没有,尹悦递过来厚厚一沓资料,说这是经过相关专家连夜审讯出来的结果,左边这个家伙叫张建,右边那个叫做高海军,他们两个都是闵魔的弟子,因为最有天分,闵魔对他们也寄予了厚望,让他们一直在乡下苦修,少有抛头露面,所以知道他们身份的人很少。

  上一次闵魔在鹏城工厂覆灭,并没有波及到他们,后来陈老大组织的数次清理和打击,也都将他们给漏了,不过自从以闵魔为代表的南方势力相继覆灭,使得他们两人一跃成为了这个地区数一数二的高手,所以也开始得到了邪灵教的重视,闵魔虽然身死,但是他在南方省的威望和势力犹在,只是大部分都断了线,有联系的又不成气候,所以佛爷堂希望能够通过这两人,重新将旗帜立起来,将已成一团散沙的南方省邪灵教聚拢在一起。

  只可惜,负责联络这两个人的邪灵教成员,正好就是我那个打入敌人外围的高中同学杨振鑫。

  张建和高海军还以为自己“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这回终于算是有了用武之地,结果被前来接头的这小哥转手一卖,壮志未酬,便直接蹲进了这地底深牢,好不憋屈;更加让人郁闷的事情是,这政府部门行事手段竟然比他们邪灵教还要不如,上来问三句,话音还没有落,直接就用了搜魂,将底都掏了个空。

  他们两个属于天分极佳,而且之前一直埋头修行,也没有犯过什么血债,所以昨日大师兄亲自出马,做了一些允诺,居然还将他们给说服了,现在同意全力配合我们的方案,帮助我们饰演他们,进行卧底工作。

  倘如是在以前,我必定会觉得这两个小子不过就是在诈降,等看守放松了警惕,伺机逃脱,不过经历了洛氏姐妹以及鱼头帮帮主姚雪清的交往,我却也知晓了看着神秘诡异、铁板一块的邪灵教,其实内部也是危机四伏,也是可以分化的。

  想想也是,人之初性本善,没有人是天性邪恶的,除了那些无路可退的家伙,有多少人是愿意一条路走到黑的?

  有了这两人的配合,我和杂毛小道也开始静下心来,努力学习他们的神态、说话的语气以及擅长的手段,特别是他们两人从闵魔那里学来的《大自在观想六欲天心经》,此法乃小乘佛教变种所化魔功,乃通过观想欲界诸天,即“四天王天”、“忉利天”、“须焰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此六欲天,而获取修为。

  此法修行倒也简易,于童子时便着手开发色欲,修炼时与赤裸异性一起,众生有淫欲心,初始时必定血脉贲张,为所欲为,而欲界越高,淫欲心越淡,分别是交、抱、握、笑、视,经历了欲界、色界和无色界等三层境界,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万千美女立于前而面不改色,如此方有小乘,入得门道。

  闵魔此人天性才情极高,收徒也独辟蹊径,然而门下诸徒能够进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者十不存一,大猛子算一个,张建和高海军也各算一个,另外还有一人,那便是极得闵魔欢喜的女徒弟,外号黄鳝的王珊情;当然,那些家伙早就已经死去,而我们此番了解的,也并非想要修炼那门功法,只不过是想要了解其运行手段和表象,迷惑邪灵教中人而已。

  对于此门功法,杂毛小道修炼过李道子所传的《山间花阴基》,倒有异曲同工之妙,故而并不用费多少气力。

  这一次大师兄之所以挑选张建和高海军下手,能够预料得到他们愿意配合,这是其一,更重要的一点其实也正是因为南方省这边的邪灵教机构被破坏得很严重,使得认识这两人的邪灵教人士并不算多,熟悉的则基本没有,要么死了,要么就是在白城子里面吃窝窝头呢,我们两个的主要任务,便是尽量模仿张建和高海军两人,至少不让打过照面的人起疑,这才能够打入敌人内部,完美地完成任务。

  两天两夜,我们几乎通宵达旦,没有合眼,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尽量让自己能够更加惟妙惟肖一点儿。

  在第一日晚间的时候,来了一个瞎了左眼的老头儿,满头爱因斯坦般造型的乱发,浑身邋里邋遢,散发着一股臭咸鱼的气味,皮肤到处都是黑色污垢,唯有那一双手,干净得像小姑娘的柔荑一般。

  这老头是大师兄找过来的整容大师,姓杨,早些年祖上是捏面人的手艺人,后来到了晚清时出了一位奇才,诨号千面人,是天下第一易容高手,据说出道以来,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此人纵横一世,结果闹义和团的时候陨落于洋人的排枪之中。千面人死后留了几房子孙,其中一房流落川蜀,便是杨操的先人,而这一位的手艺,更是高明。

  老赵对这位杨大师的手艺吹得上了天,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担心,只是殚精竭虑地学,多学一分,便少一分的危险,到了第三天的时候,终于算是有了点成果,那姓杨的老头儿也照着模子弄好了两副人皮面具,摆起台案,作法祭神,如此好是一通符咒,接着从棕色的药液之中捞出两张人皮来,各自贴在了我和杂毛小道的脸上。

  这面具贴在脸上痒痒的,仿佛如活物一般,伸出许多细线粘连在肌肤里,瞧见我们难受,那老头儿让我们都闭上眼睛,并且不断地修修补补,如此又是忙活了两三个小时,悼神完了,又让我们吞服了两碗香灰水。

  如此方算完毕,在我们两人面前各竖起一面镜子,我睁眼一瞧,一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孔浮现眼帘,这是张建,一个脸型削瘦,唇上微须,双眼斜长的青年。我摸着脸上的肉,跟平日里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神乎其技,简直就是画皮。

  当我走进左边关押张建房间里,瞧见我的脸,正主也都吓了一跳,再加上我这两日模仿的神态动作,简直就是在照镜子。更加惊人的事情发生了,当我张口说话的时候,沙哑低沉,那声线跟张建的,除了微末之处还有些区别之外,居然有了九成相近。

  这显然是刚才灌下的那碗香灰水,起了作用。

  面对这这样的奇迹,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那便是自古民间多高手,千万不可小觑天下人。

  如此易容完毕,姓杨的老头儿找到我们,说这张画皮两个月内有效,一如常人,也无需什么药水浸泡,只需每日用米汤水洗脸,保持活性即可,至于体型,你俩都是高人,自己解决。嘱咐完毕,老头连如何解除面具的方法都没提,直接拉动铃声,让人带走。

  选择饰演哪个角色,这个是由身高来决定的,而杂毛小道要比我高一些,自然得有我来饰演张建一角。此事完毕,我们来到另外一个监房,那里有一个跟着两人一同被捕的邪灵教徒,这是对我们这几天努力的考试。此过程不容多叙,不过结果倒还不错,不知道是我们表演得太像,还是那神乎其神的人皮面具,他并没有认出我们来。

  准备工作终于结束,大师兄立即接到了通知,匆匆赶到,递给了我们两个锦囊。

  这锦囊是天山神池宫流传于世的少数作品,名唤八宝囊,能够通过八卦阵法,容纳一定程度的物品,考虑到我们一身零碎,带着容易发现,不带又不行,于是他求爷爷告奶奶,终于给我们凑齐两个——不过声明一点,这两样东西都是有主之物,而且都是类似于镇虎门那样的老同志,级别比他还要高,以后任务完成,还是要还回来的。

  如此交待完,我们两个终于算是搞定了所有的准备,在赵兴瑞的帮助下将所有的东西对了一遍,然后塞给我们两个背包,在一辆黑漆漆的车子运载下,给扔到了南方市火车站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