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两位大哥,是自己人

第四章 两位大哥,是自己人

  邪灵教虽然是一个全国性的庞大组织,但是经过解放初期时的三反五反和十年动乱之后,基本上已经被分割得各自为战,互不相连,以各地鸿庐和鬼面袍哥会、鱼头帮这样的地方性团体为基本构架,除了做到最基本上的同气连枝之外,根本就无法达到中央集权的目的,也无法将分散在各处的小鸿庐、小团体集合在一起来,真正拧成一股值得信任和具有威胁的力量。

  这种情况一直维续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小佛爷横空出世,在当时的邪灵教左使王新鉴的支持下,一举成为邪灵教的掌教元帅,而他这近三十年来一直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一统邪灵教。

  这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难若登天,然而小佛爷愣是凭借着自己超人的魄力和魅力,将此事一直在缓缓地推进,特别是在得到十二魔星中大多数人的支持之下,设立佛爷堂,从而奠定了自己一统邪灵教的基础。

  我们此番前往湘湖,参加邪灵教来自各地教众的集会,其实也是邪灵教增强内部向心力的一种重要手段,当日,也正好给予了我们浑水摸鱼的机会。

  我和杂毛小道被一辆黑乎乎的套牌车给直接拉到火车站,然后塞给我们两张前往湘湖郴州的卧铺票,一瞧时间,离火车出发就只有二十分钟了。持着张建和高海军的身份证,匆匆忙忙过了安检,有惊无险,上了车,火车启动,我躺在床上,掏出大师兄给的那个八宝囊来仔细打量。

  这是一个巴掌大的小布袋,布袋的材质非金非丝,呈现出陈旧的灰色,然后用一根复杂编法的红线穿着,收口处还有两枚乾隆年间的古铜币,有点像是风水店里面卖的护身符,这玩艺其貌不扬,但有一个好处,便是将哪怕鬼剑这般又粗又大的东西往里面放,依旧还是只有巴掌大,简直就是妙极。

  如此一来,我的那些破烂玩艺便连同两个朵朵,都给一古脑地装进了里面去,杂毛小道亦然,除了虎皮猫大人遥遥辍在我们身后之外,便是那小青龙,也懒洋洋地附在了雷罚之上,给收入其中。如此的八宝囊,当真是极为神奇的法器,杂毛小道爱不释手,上了车就没说话,一直都在上铺研究,试图找到一些线索出来。

  连续三天两夜聚精会神的学习,虽然以我们的修为并不勉力,但是终究还是有些疲累,杂毛小道遇见可以猎奇之物,兴致盎然,然而我却并没有什么兴趣,去了解这八宝囊为什么能够收纳比自己体积大几倍的物品之中的原理,这种事情还是留给聪明人来做,而我,则要好好地睡上一觉,养精蓄锐才是正理。

  郴州是湘湖省的南大门,我曾经去过,那一次是在第一次剿灭矮骡子的时候,武警指挥官吴刚受到恶灵缠身,我受了马海波的委托前往,而这一次则是第二次。

  南方市与郴州的路程并不算远,倘若是坐高铁,只用一个半小时便能到达西站,而火车如果是K字头的话,不过就是四个多小时而已,我眼睛一闭,这一觉都还没有睡饱,便感觉到有人推我,在我的耳边轻轻喊道:“张建,嘿,醒一醒,到站了。”

  这名字在我的脑海里转了两个圈,霍然睁开眼睛,瞧见一个黄脸汉子正朝着我喊,这才下意识地坐直身子来,嘟囔道:“啊,这么快啊!”

  将简单得过分的行李收拾好,我们两个人随着人流下了火车,室外的气温有些冷,我一阵激灵,望着周围这些陌生的旅客和旁边这个黄脸汉子,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想着自己此遭恐怕是要以别人的身份,过活好长一段时间了。

  二月末三月初,正好是那学生潮和民工潮回流的高峰期,火车站的人流还是蛮多的,我和杂毛小道各自拿着张建和搞海军的行李,挤出旅客出入口——重要的私人用品都已经用八宝囊收了起来,我这包里面所带的东西不多,除了外出时需要带的几件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具之外,还有一块用来证明闵魔弟子的龟甲牌,以及一本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集《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说实话,看到这本书我还挺好笑的,没想到这个张建除了是闵魔弟子之外,还是一个具有文艺气质的大龄男青年。

  杂毛小道与我的行李除了那本书之外,所差无几,都没有什么值得一说的法器,看来这两个家伙除了修炼得一身炉火纯青的《大自在观想六欲天心经》之外,就修行上而言,当真是个穷光蛋,要啥啥没有。当然,这也许是因为闵魔死得匆忙,并没有预留下什么东西来,不过他们的钱包倒是鼓鼓囊囊,里面有着不少的数目,此刻也全由我们笑纳。

  火车站无论在哪儿,都是人流极多的地方,我们是傍晚时分到的,这个时候已然是华灯初上,天气灰蒙蒙,让人的心情也跟着不愉快,出了火车站的时候,杂毛小道还在跟我讨论去哪儿吃晚餐,而我则很敏锐地感受到被人盯上了。

  来者何人?我没有可以去看,心中估量着,不过也是不动声色地拎着包走,结果有三四个人朝着我们这边挤过来,挨肩擦背,接着就是一把锋利的刀片朝着我的裤兜划了过去。

  小偷!

  这伙人一亮出招式,我的心里反而平静了许多,这火车站附近生存着大大小小的偷盗团伙,这是很容易想到的事情,只要这些人跟邪灵教没什么关系,那么他们敢来招惹我和杂毛小道,简直就是茅坑里面打灯笼——找死。

  说句很中肯的话,作为摸包扒窃的偷儿,刚才那突然一下割兜的技术,算得上是技艺纯熟,要想练成这门技术,说不得还要苦练三年肉掌炒黄豆,倘若是寻常旅客,想必也会中了招,神不知鬼不觉,然而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如同刚学走路、步履蹒跚的小孩儿一般,我手出如电,一把就抓住那只指间夹着刀片的手,轻轻一拉,这人便给我拽了起来。

  我的手如铁箍,无论此人怎么甩,都摆脱不得,而与此同时,杂毛小道也出手,将朝他下手的那个家伙一脚踹翻在地,冷冷地笑,那笑容在他那一张精瘦的黄脸之上,显得尤为可怕。

  陡生剧变,周围几个装着拥挤的男人立刻围了上来,一边围着我们说话,是古怪的方言,而一边又封堵住我们的视线。

  我对着被我抓到了手、一脸憋得紫红的那个矮个儿汉子冷声说道:“别在我面前玩什么猫腻,老子什么没有见过?想了结这件事情,那就跪在地上,给大爷我磕三个响头,然后有多远,滚多远。”

  朝我下手的这个人是这一伙人的头,本来想要硬气一点儿,结果给我一捏,所有的节操也就随着手骨碎了一地,直接双腿一软,跪着朝我磕头认罪,我冷哼一声,放开他,不再理会这一群惶惶不安的蟊贼,与杂毛小道一起离开。

  我们朝着站外广场走去,没有回头,杂毛小道轻声说道:“这些人故意的啊?”

  我点头,说不过不知道是这两个倒霉蛋的仇家,还是邪灵教过来接站的人。我们无法确定,也不想将事情闹大,只有放过他们,张建和高海军的联系人正是我的高中同学杨振鑫,此番前来郴州,约定好在北湖区的一家酒店住下,自会有人过来联系我们,当下也是不再多留,在火车站广场旁等出租车,结果这个城市还真不好打车,无奈,只有乘公交车前往。

  房间是杨振鑫早就已经帮忙订下的,我们到了酒店,办好了入住手续,给他打了两遍电话,皆无回应,这是早就已有预料的事情,要不是他的失踪,大师兄自然也不会因为此事而麻烦道我们。

  这几天精神亢奋,聚精会神,结果饥肠辘辘,我和杂毛小道便出了酒店,到附近去找食。郴州市区并不算大,但作为湘湖省的南大门,同时也是煤矿和有色金属之都,中心地段倒也还算繁华,从友谊中皇城过去,到处都是餐厅和夜店,我们也没有刻意,随便找了一家看上去还算不错的餐馆子,点了一桌火辣辣的当地菜——桂阳馅豆腐,嘉禾血鸭,永兴马田豆腐、七甲腊肉……吃得那叫一个舒爽,酒饱饭足,已是夜深,姗姗而归。

  回到了酒店,两人酒气熏熏地上了电梯,摇摇欲坠,仿佛路都走不动一般,然而当我们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的时候,两人的脸色却都一变,不动声色地打量一番,我走到临床的衣柜前猛地一拉,直接从里面揪出一个人来,扔在床上,而杂毛小道二话不说,骂了一声脏话,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将那个藏在衣柜里面的土贼打得眼冒金星。

  我和杂毛小道心有默契,问也不问,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暴打,结果那人哭了,说两位大哥,我的亲哥哟,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