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二章 山间花阴基,几人夜翻墙

第十二章 山间花阴基,几人夜翻墙

  我知道今天晚上魅魔的考较,说到底,其实还是对于我们身份的不信任,怪只怪早晨相见的时候,身为顶尖高手的她,心中刹那间的敏锐意识提醒到她,不可不防,故而才会布下这么大的阵仗,而瞧见麾下诸位女弟子皆无进展,魅魔只有亲自披纱上阵。

  然而我却实在没有想到,作为一派师长的魅魔刘子涵,表面上看上去端庄典雅,宛如女神风范,今夜的表现却是如此的惊艳风骚,竟然顾不得长辈的威严,陡然间就单刀直入,挑战起我的忍耐极限来。

  被魅魔芊芊素手这般一掐,我很可耻地就起了反应,精神一绷,下意识地便想要反击过去,好在我极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脸上露出了销魂的神情,轻轻叫了一声,而杂毛小道显然也是瞧出了我的尴尬,贴身上来,眼神迷离地说道:“刘师叔,不是我奉承你,满厅的鲜花娇艳,怒放人间,却不及你这一朵,绽放开颜!”

  这家伙到底是泡妞高手,嘴唇如同抹了蜜,魅魔听得吃吃一笑,倒是将我给放开了,点了一下杂毛小道强壮的胸口,轻轻盈笑道:“哎哟,海军啊,你可真会说话,比你这木讷师弟强上许多呢。来,让师叔看看你的本事,能及得上你师父的多少分呢?”

  魅魔打蛇随棍上,直接缠住了杂毛小道,而与此同时,我的身边突然多了两位姑娘,一位是苏起,另外一个,是十二舞娘之中最为出色的女弟子,也双双跌入我的怀中,一左一右,将我簇拥,苏起风骚地笑道:“张建师兄,你可要多指教小妹,要不然一会儿我师父责怪起来,可是要打屁股的哟?”

  她一边说着,那浑圆肉感的屁股便坐在了我的腿上来,不断娇嗔,而我旁边那个舞女也不甘示弱,她可是跳嗨了全场,整整大半个小时,身上香汗淋漓,一股浓重的女性气息萦绕在了我的鼻间,充满了催情的味道。这美女身形娇小玲珑,饱满的胸部几乎是贴着我的胳膊,在耳边呢喃道:“师兄,人家叫莫小暖哦,刚才跳得怎么样嘛?”

  这天上掉下来的艳福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说句实话,我身边这两位美女,一个苏起,一个小雨,都是嫩模级别的美女,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关键是骨子里风骚得很,摆出这任君品尝的绿茶婊架势,实在是让人把持不住。

  倘若是几年前、甚至一年前闷骚的我,说不定表面上硬着头皮,心里直乐,吃下这糖衣炮弹了,反正如杂毛小道所说,咱又不是贞节烈男,逢场作戏,大家谁都没有吃亏,而且人家好歹也是专业出身,一伙儿倘若是缠绵起来,必然也是一场享受。

  只可惜我这个人呢有点儿奇怪,或者说是精神上面的洁癖,心里面有人了,便做不出太过于出格的事情,总感觉自己半推半就地做了,便对不起某人。至于某人到底是何人,这个……咳咳,容后再叙。

  屋内气温开始升高,众女热情,而闵魔刘子涵那皮肤粉嫩透红,已然是跟杂毛小道开始交锋起来。

  这床第之事,本不足以见诸于文章,有碍和谐,也失去文章本义,然而这两人你来我往之间,揉捏上下,却颇有一种刀光剑影的精彩,我初始还只以为杂毛小道与魅魔这既不可耐地滚起了床单,皮肉交锋,却不知道两人上下其手,又摸又揉,可就是不动真格的,连衣服都没脱,越到了最后,表情越严肃,宛若神圣,便晓得这里面是另有蹊跷了。

  色乃梦幻泡影,空乃一真显露,故而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男女之事,无论伪道德之士如何诋毁,终究还是保证人类于这世间生生不息的最终保证,此乃至理,乃大道,也为人伦。而于此基础之上建立的双修功法也多,遑论道、佛、巫、儒,皆有其术,无须避讳,然而真正顶级的双修功法,却从来都不淫邪,反而比纲理经伦常更加严肃,更加神圣。

  杂毛小道名义上用的是那《大自在观想六欲天心经》,实际上却习自于李道子所传秘术《山间花阴基》,此乃顶级的道家双修法典,也正是此术,使得杂毛小道历经十载,修为从尽废之绝境,复攀高峰。而魅魔能够成就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位,又哪里是易与之人,虽然左臂被我斩断,装了假手,然而右手却是任何宅男值得拥有的神器,又在她最擅得意的领域之中,却是毫不臣服,争锋相对。

  这两人的交锋一起,缠在我旁边的两女便再也不闹了,我们三人往旁边挤开,给这激战当中的高手腾地儿,周边围上了无数女弟子,眼睛睁得滚圆,目不转睛地观察,生怕错过任何一处精髓的地方。

  魅魔与杂毛小道在宽大的沙发上下翻飞,拼得就是一个毅力,看谁坚持不住了,那边精气丧失,臣服于心,场面香艳无比,然而内中凶险,却只有此道中人,方可琢磨一二。斗得正酣之处,魅魔娇喘连连,一身香汗,娇语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想不到闵魔玉碎之后,竟然还有这般奇葩人物崛起,果真是天不亡我厄德勒啊……”

  这妖女不知年纪,然而那声线娇嫩,妩媚得滴出水来,让人心中不由得一团火起。

  此番还好是杂毛小道顶了上来,倘若是我,说不得早就缴械投降了。

  不过我瞧着杂毛小道脸色赤红,一身阳气散溢,却已然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心中焦急,瞧见魅魔那胜券在握的神情,下意识得摸了一下佩于腰间的八宝囊,想着倘若让杂毛小道输掉阳神,还不如拔刀相向来得利落。然而就在魅魔单手擒杂毛之时,突然楼外传来一声刺耳的警报声,接着有闪烁不定的灯光从窗户外传来。

  除了场中两人,我们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苏起身子好似纸鸢,从我身上一个筋斗跳起,倏然便已至窗边,探出头,朝着外面观察而去,魅魔满面娇红,意犹未尽地用那粉嫩舌头舔了舔宛如烈焰的红唇,正想继续,然而那警报一声比一声凄厉,春情便也如潮水一般退了下来,朝着窗边的苏起问道:“什么事?”

  欲求不满的魅魔那可是相当可怕,这一声问话里有说不出来的阴郁,仿佛一盆冰寒的凉水,将满脑子火热的我给顿时浇醒,这才晓得面前这些貌美如花的女人,内心深处,可都住着一窝又一窝的毒蛇。

  苏起刚才在跟楼下跑动的邪灵教成员询问,这会儿转过头来,回答道:“刚才管理巡房,发现有人私自逃离,往山里面藏去了,兹事体大,所以姚帮主立刻拉响警报,催您过去商议呢。”

  魅魔听到这话儿,脸色一冷,立刻从杂毛小道的怀里站了起来,旁边的小雨连忙上前给她整理衣服和头发,又有人递过来一件黑色的呢子外套,魅魔穿上,冷声问道:“知道都有谁么?”

  苏起已经走了过来,说初步查明有广南阳朔鸿庐的二档头和两个属下,还有上回被隔离审查的那个小子也不见了。

  “杨振鑫?”魅魔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们一眼,吩咐门下弟子:“我去老姚那里开会,你们所有人都待在这里,不要乱走,随时保持战备,听候命令。”说完这些话,她指了一下我和杂毛小道,沉声说道:“你们两个也是!”

  魅魔披着衣服匆匆下了楼,而这大厅也是一片凌乱,我站起来,问苏起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杨振鑫那个家伙也不见了,是不是去医务室了?

  刚才还宛如小猫儿一般乖巧可人、任君采摘的苏起此刻却是一脸冷漠,淡淡地说道:“不该问的别问,小心惹祸上身。”她在魅魔的诸弟子中地位最高,交待我们待在原地,不要乱动,然后匆匆跟着出去布置,而留下杂毛小道和我,独自留在这空荡荡的大厅里面。

  我一脸郁闷,而杂毛小道却若无其事地整理起褶的衬衫,他刚才和魅魔一番缠绵交锋,却连衣服都没有脱下,这尺度,比演电视剧还正经,我不知道这家伙以前口花花地去夜店洗脚城,是不是也这般假模假式的样子。

  整理完毕之后,杂毛小道若无其事地打量四周,低声说你别担心,我们今天算是真正过关了,一会儿倘若是真的要搜山,必定会用到我们。

  这家伙果然是料事如神,没有过多久,原先出了大厅的苏起又匆匆折回,说上面有人找,让我们赶紧到林间小道尽头的校务所里面听候吩咐。就这当口,我们也没有推诿,跟着这些已经换成黑色劲装的魅魔弟子离去。

  离开的时候,我的心里面充满疑惑,杨振鑫啊,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犯得着现在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