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七章 黑雾巨兽,似是故友

第十七章 黑雾巨兽,似是故友

  随着哨声而起的,还有一发信号弹。

  信号弹里的镁粉和铝粉在氧化剂的帮助下急剧燃烧,产生出几千度的高温,以及耀眼的光芒,将半个夜空都给照亮。这光亮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我瞧见在对面那座高峰的山脊之上,有一队人飞速切下,朝着前面的那个树林子冲来,而另外一个方向,也有哨声应和,还有声线稍细的声音在大声呼喊。

  一支穿云剑,千军万马来相见,邪灵教在这一瞬间表现出来的动员能力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半分钟的时间里,原本静寂无声的山谷中突然就变得颇为热闹起来,超过三只队伍对此作了响应。

  当然,这也跟入山的搜寻小队素质普遍比较高有关系。

  如此动静,我再停留原地,倘若被人瞧见了,难免会被认为是心中有鬼。我下意识地朝着山崖间看了一眼,感觉有着虎皮猫大人的照应,杨振鑫应该是挂不了,于是将小妖、朵朵和鬼剑都收了起来,肥虫子纳入体内,然后还去溪流边洗了洗手,将身上的血腥味冲淡一些,再潜身入林,朝着求救的方向摸去。

  相隔的距离并不算远,翻过一个山头,便感觉前面出现了动静,有人在相互追逐,不过脚下的泥地有一种诡异的抖动,偶尔还会有树木倒塌,以及不指名的野兽嗥叫之声传来。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犯不着为邪灵教拼死拼活地死磕,于是驻足在山脊之上,踮着脚,小心地朝着山下观察。

  然而就在我在这边观望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一凉,下意识地朝着后面扭头看去,却见一道黑影从暗中冲出来,将我给重重扑倒在地。

  这骤然而出的黑影腾空而起,起初我的浑身绷紧,正待反击,然而瞧见了那人的面容时,却是下意识地放弃了决战到底的心思,勉强抵挡一番,便给按翻在了厚厚的落叶层中。给死死压在地上,我的脖子突然一凉,这是一把锋利之极的弯刀,这种刀子通常是为了在水下使用,所以设计和锻造的过程中极为符合力学的美感,刀锋口薄如蝉翼,压在我的大动脉上,稍微一用力,那鲜血便能够立即喷涌而出。

  一股湿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这人嘴里面嚼着烟熏味的槟榔,有一股浓重的刺激性气味,让人闻到了感觉有些头晕,接着那人在我的耳边轻轻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我夜能视物,晓得压在我身上的这人却正是鱼头帮的姚老大,此人的手段了得,眼光也精准,我刚才倘若是流露出了远远超出张建的力量,只怕已经露了馅,故而才会束手待擒。听得他这般平淡地问起,我知道自己的答案倘若是不满意,只怕就要死于那一把薄薄的长刀之下。

  不过我倒是早有准备,将于众人分开之前的事情快速表达出来,然后说自己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迷了路,刚才听到信号,便匆匆赶来了。

  我这番解释平心静气,除了表现出被刀子逼着的紧张之外,倒也合情合理,挑不出错来,姚老大将信将疑地收起了手中长刀,见我给扶了起来,再次确认道:“王珊情那娘们儿先行前往,而你们则遇到了一整队的死者,最后你在断后的时候与众人分散了?”我很认真地确认,说是,就是在那溪水的下游位置。

  姚老大收起了刀子,一挥手,旁边一个人递过来一块槟榔,他说道:“这个地方的蛇虫鼠蚁的确最多,先前没有备上防治的药物,也是因为太过于着急了,考虑不周全。这槟榔是特制的,通过咀嚼产生刺激性气味,吃一颗便能够让蛇虫绕路。你既然找不到队伍了,便先跟着我们……”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山下的林子里又传来一阵野兽的叫声,这老鱼头的背脊一弓,也不嘱咐,直接朝着坡下冲去。

  老鱼头一动,下面的人便蜂拥而出,这一队人马足有十来人,人多势众,我也不敢再做停留,将那槟榔嚼在嘴里,装腔作势,然后跟在队伍的末尾朝下冲。如此狐假虎威,不多时便从山脊之上冲到了林子里,我感觉有个脸上长着青色胎记的家伙总是跟在我的身后,知道老鱼头并没有相信孤身一人的我,防着一手呢。

  不过这也无妨,反正杨振鑫的安全已经有了保证,至于到底是何方神圣在对邪灵教下手,其实跟我倒也没有多大关系。

  抱着这样打酱油的心态,我一身轻松,奔入黑暗,待冲进林间不多时,发现前面的人开始往回退来,纷纷闪避,我们后面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声质问,但听到前面的人大声示警,说遇到了怪物,已经跟姚帮主接上了手,让我们分散开来,不要集中,免得被践踏而死。

  这十来个能跟着老鱼头的,自然都是鱼头帮中精锐,行动倒也分明,我被那个青面男紧紧盯着,也不好退开,于是跟着众人往两边的林子里散开去。

  当时的场面颇为混乱,我刚刚在一颗巨大的樟树旁边安顿下来,还没有喘一口气,便听到前面一声惨叫,接着大树倒塌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我抬头一看,却见一株十来米的大树朝着我们这边倒来,连忙朝着旁边躲开,那树干重重砸落林间,破碎的木屑和枝干飞扬而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股浓重的黑暗气息从这左边的方向蔓延而来,抬头一看,我靠,居然有一块巨大的小山丘,朝着我这边飞快移动而来。

  能移动的,自然不是死物,但见那东西身体硕大,头尾细长,有点儿像是那恐龙时代的长颈龙,不过比起那温顺沉重的龙大哥来说,此物移动的速度却是极为恐怖,不断地在地上翻滚,时而腾空跳跃,这一阵横冲直撞,将这处山林给弄得一片狼藉。

  我瞧着那头狂奔而来的巨兽,下意识地想起先前老秦跟我讲的传说,难道这东西,果真是从那万丈深坑之中爬出来的莽山恶龙?

  我这边想要看得仔细,却不知道那头巨兽已然冲到我的跟前,那个一直跟辍着我的青脸男吓得脸色发白,一边朝着旁边退开,一边朝我大叫:“闪开,快闪开啊!”说话间,那巨兽倏然而至,我瞧见这怪物拥有着一身黑色弥漫的鳞甲皮肤,以及呈圆筒状的脑袋和修长的鼻吻,越看越像是我记忆中的一种兽类。

  终于,那巨兽长长的鼻子终于携着巨大的冲击力,拱到了我的身前前,而观察完毕的我并没有如其他人想象中的一般往后倒飞,而是直接顺着它的鼻梁,箭步冲上了它黑雾萦绕的背脊之上。

  我的双脚不断交替,从这头巨兽的身上踩过去,感知到淹没脚踝的黑雾里面,充斥着深渊黑暗的气息,以及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这般身手敏捷地冲到背脊之上,瞧见老鱼头已然挂在了上面,正持着那把长而薄的单刀去刺,然而让他郁闷的事情是,这刀子虽然锋利,然而我们脚下那畜牲的一身皮肤如铠,根本就无从下手。瞧见我冲了上来,老鱼头的脸色似乎好了一些,朝我喊,说背上刺不穿,要到前面去,找柔弱的地方攻击,比如眼睛或者鼻孔。

  他这般说着,后面突然冒出来一道黑色肉鞭,却是这巨兽的尾部,直接在空中打了一个炸响,将我的耳朵震得发懵,接着朝老鱼头的身子卷来。

  老鱼头在这颠簸不定的背脊之上不断调整着身体的平衡,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那尾鞭甩来,他便直接飞跃到了树上去,暂避锋芒。脚下这巨兽对我的威胁并不算大,倘若真的打起了火气,我未必没有办法,然而此时此刻,我完全没有必要表现得比老鱼头还要厉害,于是卖了一个破绽,直接扑到在了旁边的草丛中。

  落地的那一刹那,我瞧见了那巨兽强而弯曲有力的爪子,如锋芒尽露的利剑。

  老鱼头一战消退,再次飞跃上去,与其纠缠不休,而这个时候,旁边的鱼头帮众却是终于接应到了发出信号的这个小队,却是魅魔弟子苏起带领的娘子军,这些女人穿着修身的黑色劲装,将身材勾勒得颇为火爆,只可惜那巨兽却并无怜花惜玉的心思,总共八人死了五个,还剩下三个,也吓得魂飞魄散,仓皇不安。

  不过姚老鱼头的到来结束了这一面倒的境况,在坚持了一刻钟,另外一个重量级人物魅魔也登场了,除此之外,附近的几个队伍纷纷赶来,这里面也包括有杂毛小道等人,他瞧见我,十分高兴,走过来与我打过招呼,这才往战斗最激烈的地方瞧了一眼,不由得惊讶地低声喊道:“我艹,这不是食蚁兽么,怎么这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