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七章 邪灵古镇,瞎眼婆婆

第二十七章 邪灵古镇,瞎眼婆婆

  按照美貌与力量并存的右使大人的说法,这些恐怖的阿难魔豚都是小佛爷祭祀时失控的小东西,那么便也没有人再继续对此事指责许多。一片混乱之后,终于清点出来,就在刚才阿难魔豚与护阵骨龙的拼斗中,有五人被殃及池鱼,死于非命,与此同时,还有十几人受了伤。

  当然,在这样的攻击中受伤身亡的,都不是什么厉害角色,所以除了他们相熟的朋友或者亲人之外,便再也没有多少人谈及此事,更多的人,开始憧憬起总坛处的盛况来。

  虽然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对邪灵教三号人物洛右使的敌意,但是作为十二魔星之一,星魔得到了最好的待遇,她寄身的大船成为船队的领航者,位于最前一列。在最前方,是洛右使驾着那条庞大的幽冥骨龙在前行,她座下那个大家伙的身子在水下摆动,在江心形成了一道朝前济涌而行的暗流,将船队的速度直接提高了三五倍,行走如飞,朝着那灯笼高挂而起的航道深处前进。

  一路如飞,我和杂毛小道盯着最前面那个宛若凌波仙子的白衣女子,心中波澜万千。

  我不知道洛飞雨刚才与我们照面的时候,那反应是不是认出了我们来,对于邪灵教来说,最了解我和杂毛小道的人,除了我们旁边这个一心想要依托我们为臂膀重建闵粤鸿庐的王珊情之外,恐怕就属这一位传奇女性了,别的不说,光杂毛小道耍弄飞剑的那一手,都是右使大人手把手地教会的。

  在我和杂毛小道心中,洛飞雨就像一朵娇艳美丽的莲花,盛开在污泥的池塘中,却是那么的纯洁素雅。

  她刚才如果怀疑了我们,认出了我们来,会不会将我和杂毛小道,送入地狱呢?

  这个疑问一直徘徊在我的心里面,想必杂毛小道此刻也是纠结不已,忐忑不安,然而就在我们思绪万千的时候,船队已然到达了一处黑黝黝的宽阔江面上,远处一片乌黑,而且成对成排的大红灯笼也到达了尽头,在那个地方,一处平静的水湾子里,突然竖立起雕阁飞檐的五门牌坊。

  这牌坊的造型既粗粝又简洁,充满了一种荒野的古朴气息,高大,远远望去,仿佛一头蹲伏在水中的巨兽,而仔细瞧看,便能够发现这牌坊竟然是用那乌金黑曜石,在月光照耀下呈现出亮黑色,散发着一股庄重森严的荒古气息来。

  黑曜石这种自然形成的二氧化硅是佛教七宝之一,自古以来一直被当为辟邪物、护身符使用,象征友善的爱心和希望,有着极度辟邪化煞作用,可以避免负面能量的干扰,有助于消除和化解压力、疲劳、浊气等负性能量,除了被附上信念或者精心打磨、雕刻而成的珍品,一般来说算不得珍贵,然而真正让人诧异的是在于这牌坊的巨大,只有行到它的面前,仰头去看,方才能够知晓采用如此巨大的石材来作为一道门户,简直就是一处神迹。

  灯笼之外的航道白雾缭绕,什么也瞧不见,瞧前方也是黑乎乎的一片,而当我们跟随着右使大人,穿过了这一处牌坊之后,感觉有阵法的力量在一阵走移,才瞧见在对面不远的地方,竟然是一处车水马龙的巨大码头和水寨,那夜间的灯光已然将那大一片的区域都照得灯火辉煌。

  幽冥骨龙行至牌坊之前便停住了身子,将硕长的骨身盘踞在了牌坊藏于江面之下的柱子上,而右使大人则直接上了在牌楼旁边停靠的一艘大船。

  我挤在狭窄的船舱中,目光四处打量,心中震撼,虽然早有预料,但此番一见,邪灵教总坛果真如同茅山后院一般,是隐藏在山河地脉夹缝处的避世之所、桃花源地,属于道家通常所言的洞天福地,倘若无人指引、领路,即便是误入了此处,只怕也会给那迷茫的雾气迷惑,不知西东,又或者被那头恐怖的幽冥骨龙给吞噬,身销命陨。

  到了此刻,我有点儿担心起一直紧紧追随在我们身后的小妖、朵朵还有其余人了。

  而进入此中,只怕我和杂毛小道便要孤军奋战了,赤手空拳,甚至连拿手的武器都没有。不过既然已经进来,便别无选择了,那船过牌坊,复行了十分钟,方才靠岸,将绳子捆在了码头停泊区。大家伙儿差不多坐了一天的船,那脚底都在晃悠,一见船停了岸,便再也待不住了,或爬或跳,总之不愿意在这船上再多待一秒钟。

  杂毛小道的目光一直都在洛飞雨身上,他的脸色变幻不定,不知道再想什么,我忍不住也对右使大人行注目礼,很快我瞧见洛飞雨似乎在朝着我们这个方向挥了挥手,不知道在跟谁打招呼。

  一开始我们都以为是跟自己,旁边两个广南来的家伙还自作多情地跟着挥了挥手,结果我扭头过去,瞧见在后面不远处有一处很高的占星楼,那儿的楼顶上出现了一张素净的小脸儿来,与洛飞雨作了呼应。我认得那人,洛小北,右使大人的亲妹妹,一个对于阵法颇有些天赋和造诣的问题少女。

  我至今还记得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那个熊孩子突然找到我,说想联合我一起,共同推翻小佛爷的统治。

  结果匆匆一年过去,她竟然直接进了这里来,还在那个占星楼上出现,显然这邪灵教总坛的山门大阵,是交给了这个小妮子手上了。想到这个问题,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热,要倘若洛小北心中依旧还保持着以前的那种心思,那我们在这邪灵教总坛也未必是孤立无援的,至少还有这个飞机场,能够成为我们天然的盟友呢?

  思及此处,我的心里面不由得又活泛了许多。

  此间靠岸,自然有无数大佬,而我们则只能算是后面的小人物,等前面的大人物应酬寒暄完毕,才轮到我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天色已晚,先给我们安排食宿。前来接引我们的是一个穿着白袍子的女孩儿,带着我们朝码头后面的那一片建筑走去。我仔细打量那女孩儿身上的袍子,跟西方的修女服有点儿类似,又有点像是一面口袋套在身上,而她的脖子下面吊着一个东西,却是一块玉质的大黑天像。

  走出码头,我们行走在青石长街上,干净的地面,两旁都是风格复古的木屋,以及桃树、杨柳,屋檐角落会挂着一盏灯笼照亮,没有电灯或者别的现代化设备,这邪灵教的总坛给人感觉反而有点儿丽江古城的那种厚重历史感,除了远方有好几处占地巨大的殿堂建筑,让人感觉出一种莫名的压抑和庄严。

  瞧见那些殿堂在夜里,周边的灯火将其勾勒得格外神秘,许多虔诚的邪灵教徒甚至激动地直接跪拜倒地。

  当然,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这些家伙的修为都算不得厉害。

  越是强者,越相信自己的拳头,以及自己的心灵和头脑。

  在码头迎接的人群里我似乎看到了这一路以来似乎消失不见的魅魔和鱼头帮的老鱼头,不过他们都是在右使大人和星魔等一干大佬组成的第一集团,而我们这些家伙则是吊在队伍的末端,瞧不出有什么被重视的地方。走进了这处古镇之中,负责我们的那个白袍女孩并没有带着我们前往那巨大的殿宇,而是将我们带离队伍,走入了古镇里面。

  经过介绍,我们得知这个古镇是负责邪灵教总坛周转和补充的领地,里面住着邪灵教总坛的大部分精英分子和神职人员,还有一部分人是邪灵教教众的家属和朋友,在此修身养息,过着古老而简单的农耕生活。

  我和杂毛小道作为曾经十二魔星闵魔的衣钵弟子,被分配到靠小镇最主要的青石街旁的一处小院子里,那里有一个瞎眼的老婆婆带着孙女生活,而我们在总坛期间,则有这个老婆婆负责我们的起居生活。至于王珊情,她被一个光头小尼给叫走了,甚至来不及与我们多交代几句话语。

  我们进了小院,那个瞎眼老婆婆热情地招待我们吃饭,这里的伙食很简单,两碟咸菜,还有一锅烙饼。

  她显然是接到了通知,做好了饭在等我们,在低矮的饭桌旁边,还蹲坐着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正看着海碗里面油滋滋的烙饼在吞咽着口水呢。坐在这个小院子里面,吃着这顿颇有农家风味的晚餐,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倘若不说我们是前来参加小佛爷组织的邪灵教总坛集会,瞧这模样,说我们是过来参加体验古镇旅游的,也有人信。

  饭后,瞎眼老婆婆在小女孩的帮助下收拾了饭桌,然后摸摸索索地来到堂屋,朝着神龛上一尊黑曜石雕像祭拜。

  这神像是大黑天。

  我们也装模作样地参拜着,而这个时候,院门又响了起来,那个白袍女孩拉着一个少年走进来,朝着那个瞎眼老婆婆征询意见道:“颜婆婆,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孩子没有地方安排,先在你这里住着,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