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二章 八卦女谈八卦事,火爆女给一巴掌

第三十二章 八卦女谈八卦事,火爆女给一巴掌

  地魔那阴恻恻的话语落在了白袍女孩金小小的耳中,便仿佛炸雷一般,惊得她立刻从草丛中跳了出来,想也不想便跪倒在泥地里,大声说道:“地魔大人饶命,地魔大人饶命!我是小镇的接引员,刚才带着这两位外庐成员去觐见天魔大人,回来的时候瞧见有交手,便过来查探消息,正准备回去汇报呢,没想到是地魔大人在清理门户——我们只是路过而已,绝对不是有意窥探的!”

  这女孩儿胆小,嘴巴倒是挺伶俐的,直接将自己的来历叙述清楚,免得惹出没必要的事端来。

  金小小一站出来,我们也没有再隐藏起来的理由,也跟着出来,不过却没有跪下。

  地魔先瞧见金小小,摸着山羊胡子,说哦,金小小这个名字,听着好像有些耳熟啊?他回过头来,问询那个和他一样留着山羊胡子的手下,说刘自振,这丫头好像是老金家的闺女,对吧?

  旁边的内务堂小头目刘自振躬身回答,说是的,她是老金家的二女儿。确定了答案,地魔对这女孩的态度便好了许多,好声安抚道:“你父亲以前曾在我手下做过事,后来外出执法的时候折在了东北黑土地,说起来我还欠你家一份情,你别怕,我是不会怪罪你的……”

  地魔让金小小站起来,又把目光投向了我和杂毛小道,脸上和蔼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紧紧盯了我们一分钟,这才阴沉地说道:“你们两个也在这里啊,事情竟然会有这么巧?”

  虽然此前的搜身却并没有抓到什么证据,但长期从事地下工作的地魔有这自己独有的第六感,对我和杂毛小道一直都持着怀疑的态度,而他向来都是以铁血和狠辣著称,并不需要太多温情脉脉的伪装来隐藏自己,所以情绪表达得十分直接。

  不过即便是在邪灵教内,此刻的我和杂毛小道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并不是他想整治就整治的对象,所以在交待了刚才的行程,并提出足够的人证之后,地魔倒也没有再挑出什么的毛病来。

  刚才那个偷了重要物品并擅自逃离的白袍青年,身份显然十分特殊,即便是地魔也有些心神不宁,在交待我们不得胡乱透露出去之后,逼迫我们立即离开竹林,而他也没有多作停留,留下看守的人,带队匆匆离去。

  瞧见这群人朝着山上疾行,刚才表现得胆小怯懦的金小小停止了匆忙下山的脚步,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略有些悲伤地低垂头颅,喃喃说道:“天啊,没想到王正孝竟然也死在了他们手里……”

  她的话语里透露出一股浓郁得难以化开的惆怅,似乎还有些少女心思没有来得及隐藏,直接显露出她跟刚才那个被活活掩埋而死的白袍青年,有着某些情感上的联系,于是我出言问道:“怎么,那个死去的叛徒,你……认识啊?”

  金小小脸上有着一些痛苦,不过在调整了几次呼吸之后,她这才告诉我们,说那个青年不是别人,而是当年代执掌教之事的左护法王公之孙。王正孝自小便天赋异禀,于修行一道特别突出,天资冠绝厄德勒年轻一代,本来有望成为邪灵教最有权势的一批人,只可惜当年他与自家表妹争夺继承人之位而落败,之后心性大变,转而修研佛法,一心向佛,修为和手段虽然逐渐趋于平淡,但是教内的威望却越来越高。

  隐修山林的王正孝俊朗儒雅,待人亲切有礼,是总坛许多怀春少女心中的梦中情郎,便是金小小自己,当年也曾偷偷地喜欢过那一个品格、修为都是一流的名门贵公子。

  金小小的叙述掺杂了过多的个人情感,然而我们却能够从这些杂乱无章的话语中剥离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来,特别是关于王正孝的出身,让杂毛小道颇为惊讶,拉着金小小确定道:“你的意思,是说刚才死去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以前的传奇左使王新鉴王公的孙子,同时也是现在的右使大人洛飞雨的表哥?”

  金小小点头,说是啊,就是他,当年他就是在与洛飞雨的竞争中落败,失去了家族继承人的位置,而没有了家族资源支持,才会变成现在这番模样,惨死林中。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金小小对同样是女人的洛飞雨似乎有一丝嫉妒之心,想着倘若不是洛飞雨,或许王正孝就不会是今天这番惨状。不过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从刚才王正孝与那一众内务堂执法者的厮杀之中,可以看到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拼斗之心,除了套路,甚至都不懂什么叫作杀人之术。

  这样的家伙,完全就是温室里面培育出来的花朵,外强中干——态度决定力量,他败在了洛飞雨的手下,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关于这一点,跟大咪咪有过数次交手的我们,有着很深的认识。

  当确定了这一点,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都感觉到洛飞雨在邪灵教之中的地位,并没有先前在山门之前表现出来的那般稳固和超然,要不然刚才地魔本来可以生擒王正孝,却直接一个陷土咒,将其活活埋死在了地下,甚至还考虑折辱尸身,准备将其炼制为一头僵尸。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来王正孝临死之前所说的话语,可以知道,小佛爷最近在准备一个邪恶的计划,如果计划真的成功了,说不定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那般恐怖。

  见我们都没有说话,金小小继续着自己的思路,滔滔不绝地说道:“当年左使大人权势滔天,亲自训导的后备无数,本来王正孝也不至于这般落魄的,只是这些年来,掌教元帅从左使大人的手上接掌了我们厄德勒,对于教务、特别是教中的规矩做出了许多改革,大大加强了内务堂的权力,使得当年被王公死死压制的地魔获得了仅次于天魔大人的权力;而且洛右使最近又得罪了掌教元帅,地魔正想要找点茬子,对她开刀呢,结果王正孝命不好,直接撞到了枪口上来……”

  “右使大人得罪了掌教元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先前在山门大江之中,我看到右使大人骑龙而来,那叫一个威风?”

  杂毛小道不动声色地问起来,金小小也乐于跟我们这些外庐的乡巴佬谈及这等秘事,压低嗓门说道:“你们都不知道吧,其实掌教元帅执掌教务以来,总坛一直都分为三帮,掌教元帅麾下的佛爷堂和亲近他的那些人是少壮派;而很多老资格的大佬将洛右使推选出来,唤作保守派;还有一派中立,只发展教派,不参与内部争斗——这局面一直延续了好多年,后来掌教元帅为了减缓内斗,团结帮众,曾经找人跟右使的外婆商量过一件事情,那就是两家联姻,借以达到团结教中力量的目的……”

  邪灵教教内派系复杂,而且高手众多,即便是以小佛爷这般的天纵之才,也没有绝对的权威去征服所有人,只是凭借着这些年一点一点地运作,让自己有着足够的威望,去掌握更多的资源和权力。

  结局我们自然知道,大咪咪并不喜欢这种功利性的联姻交易,通过中间人表达了自己无言的反对,使得小佛爷的计划落在了空处。

  小佛爷心思莫测,没有人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就如同没有人见过他面具之下的模样一般,不过普遍的舆论都觉得洛飞雨不知好歹地拒绝了小佛爷的提议,将会被排挤出邪灵教核心权力圈子之外。要知道虽然右使天资聪颖,而且身上堆积了众多的资源和法器,但是修为终究不如那些老家伙一般,都是实打实的。

  而将她推在前台的那些老家伙,未必个个都衷心耿耿,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出头鸟或者代言人而已,这也正是昨日面对着她的时候,星魔能够毫不犹豫地给出冷脸的原因。

  说到这儿,金小小压低了嗓音,悄声说道:“你们知道么,据说洛右使拒绝了掌教元帅的联姻要求,是因为她在外面,早就有了相好的野男人呢……”

  这话儿说得无比暧昧,然而杂毛小道是个阅女无数的高手,随便瞟一眼便能够看出女子是否经过人事,而洛飞雨虽然胸前的规模比无数成熟的妇人要庞大许多,但是身子却是干净得很,所以这传言便多少有些恶毒了,不知为何,杂毛小道忍不住替洛飞雨辩解,说右使大人是仙女一般的人物,修习的又不是双修之法,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绝对不是真的!

  他大摇其头,然而金小小的声调却突然高了起来,大声喊道:“呵,你定是觉得洛右使漂亮无比,动了心思,对不对?不过这话儿也不是我说的,是从佛爷堂那边流传出来的呢,你们别看女人表面上清纯,其实背地里跟你们男人差不多的……”

  她是个八卦性子,越说越激动,然而就在这时,我心一动,抬头朝这来路看去,但见山下一道倩影冲来,扬手就朝这金小小一鞭子,厉声骂道:“你这浪蹄子,看我不撕了你的这张破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