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一章 真名情魔,论小佛爷

第四十一章 真名情魔,论小佛爷

  十二魔星代表着邪灵教掌教元帅和左右护法之下,最高端的力量。

  邪灵教虽然是一个离经叛道的宗教组织,但是却从来都崇尚人类至上的理论,一个失去生命的亡魂,在此以前,是绝对没有成为十二魔星的可能,便比如杨知修的姐姐岷山老母,这个老牌鬼妖拥有着堪比十二魔星末尾几位的实力,但是当初在投靠邪灵教的时候,也只是被许诺接受鬼面袍哥会在西川的势力。

  很难想象,当王珊情恶鬼娃娃的出身暴露在所有教众的眼中,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骚乱。、

  天魔说起此事,邪灵教一众高层纷纷现身,我看到了左右护法、还有魅魔、地魔、星魔,和姚雪清这等重要人物,以及一些虽然不认识、但是气势并不弱于这些人的强者,这些人纷纷露面,而当说到替代闵魔的十二魔星真名赐予仪式时,身穿黑色斗篷的王珊情直接走到了天魔身前来,将斗篷霍然取下。

  呼——

  一阵恐怖的阴寒之气以王珊情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当那气息袭来之时,就仿佛寒风扑面,刀子在脸上割过一般,很多人下意识地将头低下,让过这一阵恐怖的气息,然后再抬头一瞧,但见一个满头黑气的女人,黝黑的皮肤上面绘满了洪荒而苍凉的符文,那里面充满力量,使得她的长发飞扬而起,气势恐怖,宛如天魔下凡。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竟然有些不敢相认了,这个拥有着一身传奇魔气的女人,难道真的是前些日子跟我们相处的王珊情么?怎么看这气势,隐隐有了当年闵魔临终时的那种恐怖风采。

  此刻的王珊情魔气纵横,仿佛一颗黑色的太阳,刺人眼目,殿中许多人都不敢看她,即便是认真瞧了,也瞧不出这个女人到底是人、是鬼、还是传说中的深渊恶魔。

  在所有人的惊疑之中,天魔开始讲述起王珊情的履历来——这是一个关于传承和过往的历史时刻,也是给十二魔星立威的重要手段。

  在天魔的讲述中,王珊情是已故闵魔最钟爱的首席女弟子,修为和悟性都是闵魔之下第一人,而当年闵魔陨落,王珊情生死相随,后来魂飞魄散,唯有附身恶灵之中,辗转与教内许多高人习艺,就在此前,她亲手斩杀了一头来自深渊的变异食蚁兽,并且将那深渊魔气凝练于身,而在前日,小佛爷驾临,亲自为其绘制了凝魔符文,使其成为了一名参悟了深渊魔气的教中强者,终于有资格成就了十二魔星之位。

  这是一个绝对豪华的履历,唯有这般历经艰苦、百折不饶而又拥有着巨大实力的家伙,才能成就十二魔星之位。

  然而狗血的事情出现了,在这篇重磅级的履历之中,白纸黑字地提出了王珊情的另外一个身份——苗疆蛊王陆左曾经抛弃过的前女友。我擦嘞,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的脸都在抽动,实在是太狗血了,王珊情为了上位,居然还借助起了我的名声来,这事情她先前就做过,可那只是私下说说而已,然而现在摆在台面上来,着实将我给惊到了。

  不过我并不是傻瓜,栽在我手下的邪灵教高手众多,十二魔星之中便有不少,鬼面袍哥会几乎就是给我和杂毛小道灭了的,邪灵教重要的南洋盟友萨库朗,前后两代首脑也死于我手,特别是萨库朗许先生,那种级别的高手便是邪灵教十二魔星或者左右使面对,都是难以逾越的。

  如此威名,即便是被甩了的前女友,那也是一种极大的资历。

  这般的经历,再加上被小佛爷亲自点化的一身魔体,王珊情坐上十二魔星的这个位置,并没有太大的争议——规矩上说任何有异议的教内同僚都可以在当面提出来,并且与其决斗,如果新任魔星输了,便由挑战者继承。这是为了保证十二魔星成为左右使以下邪灵教的最强者之一,然而听到王珊情经过小佛爷的接见,并且亲塑魔体,便再也没有人生出那样的胆子来,因为倘若真的这么做,那便是挑战小佛爷的权威。

  在邪灵教里,讲道理永远都不是一件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小佛爷这掌教元帅的地位也是一拳头、一拳头打过来的,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他很少公开露面,但是威名却越加恐怖,没有人胆敢冒犯他的威严。

  这也正是所有人都集中在总坛了,而小佛爷迟迟没有露面的底气。

  给王珊情授予真名的仪式有教内地位仅次于小佛爷的左使执行,十二魔星的名号并非恒久之事,有的会直接继承前人的名号,代表纪念和传承,比如天地双魔、黑魔等人,而有的强者直接取作极具个人色彩的名号,比如闵魔、秦魔等等,这些都取决于继承者的意愿,而王珊情此前应是已经和高层协商好了,她没有延续前任闵鸿之名,而是取了一个字——“情”!

  情魔王珊情,一生为情所困,为情所苦,为情所弃,而也为情成了魔。

  好一个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奇女子!

  殿下之人纷纷交头接耳地夸赞着,然而熟知王珊情此人的我和杂毛小道却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形容当时的感觉:想一想,这个女人当初为了一个烂人下海做小姐,后来在东官各大洗浴城、按摩店里面做生意,接着做鸡头带小姐,跟了闵魔之后,跟无数男人睡过觉、上个床,她的心都已经麻木了,春秋笔法一勾勒,竟然变成了为情成魔?

  取这么个名字,难道是因为缺什么,就期望着什么吗?

  不管怎么说,情魔的封立将场中的气氛渲染得热闹,所有人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也活跃了一些,而当情魔退下,恭敬而立之后,天魔又宣布了第二件事情,那就是昨日傍晚,青城山十二名道士从水路潜入邪灵总坛,准备接应叛徒王正孝,结果被巡山的教众发现,一番厮杀之后死了九人,其余三人在逃,大家这几天注意安全,小心出行。

  天魔说这话的时候,右使洛飞雨那精致的脸上没有半点儿表情,仿佛这件事情跟自己无关一样。

  然而我却很敏感地抓到一个关键词:“水路潜入!”

  邪灵教山门大阵此刻可是由洛小北看守,出了这么档子事情,我若是邪灵教高层,第一个要审查的,便是这个堪称“胸不平何以平天下”的天才阵法师。而从我这个角度来看,即便是我没有问李腾飞,但第一直觉告诉我,他们能够潜入这里,说不定真的就是走了洛小北的后门。

  洛飞雨虽然是邪灵教右使,但她与邪灵教高层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做派有着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她不会漠视身边的朋友和亲人死去,而洛小北恰恰是她最看重的妹妹,那飞机场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她,所以她是绝对不会坐视洛小北吃亏的。

  旁观者清,虽然我们一点儿有用的信息都没有,但是不难判断,风暴仍在继续,或许小佛爷露面的那天,便是角力胜负揭晓的那一刻吧?

  法会之后照例是休息,这一次我和杂毛小道并没有被安排到西峰处的偏殿过去,刚刚一走到广场台阶下,便有一个白袍女祭司过来请我们,带着我们来到邪灵殿旁边的一处建筑群落。神殿之下,最好勿语,我们小心翼翼地跟着那个长相平凡的女祭司后面走着,穿过一条长长的巷子,又路过了几座偏殿,终于来到了一处夹在殿宇旁边的地方。

  这儿是一处悬空的木殿,外表美轮美奂,充满了艺术感,它小半搭着岩壁,而有大半则探出了峰崖之外,隐隐之间有云雾缭绕,俯瞰整座邪灵古镇,显得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请我们过来的自然是新晋的情魔大人,我们所处的这儿是高层人员的专属休息场所,每一间都隔得一定距离,并且有法阵维护,保持绝佳的私密性。王珊情见到我们很是兴奋,冲过来问我们她刚才的表现如何?我和杂毛小道自然是马屁如潮,各种阿谀奉承,夸得王珊情眉开眼笑,乐不可支。

  杂毛小道适时地问起了王珊情为何实力骤然提高的事情,她的回答是经过了小佛爷的指导和魔体绘制。

  我略有些激动,赶忙问她,说小佛爷到底长着什么样子?

  这是困惑我许久之事,小佛爷神秘莫测,少有人见过他,所以这答案真的很值得期待,然而王珊情却告诉我,说她也没有看到小佛爷,当时在静室之中,只是听到脑子里面有人在与自己交流,仿佛凭空冒出来的一般,而后有一双温暖的手在她身上构造,但很遗憾的是,她当时一下就懵了,并没有瞧见小佛爷。

  王珊情还告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那手,也不是小佛爷的,她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仅仅只是一个意识而已。

  天啊,小佛爷究竟有多么强大,竟然通过意识,便能够将王珊情点石成金,获得这般的成就?

  这样的敌人,让陶晋鸿来跟他干架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