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三章 笑狮罗汉,特使身份

第四十三章 笑狮罗汉,特使身份

  “听”到杂毛小道在我后背留下的信息,我当时就是浑身一僵,感觉大事不妙了。

  虽然离开之前我已经对李腾飞这小子再三叮嘱了,让他千万不要闹出动静来,更是不能随意离开杂毛小道布置出来的法阵,然而这小子最终还是没有听从我的劝告,玩了一把消失无踪影的戏法。这狗日的没被抓到还好,倘若是再被地魔的人给盯上,落了网,到时候把我和杂毛小道给招出来,那可真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猪队友啊猪队友,这小子去西北历练那么久,怎么除了坑自己人,就没有一点儿长进呢?

  我用无比幽怨的表情看着杂毛小道,多少也有些埋怨他将那个小子招惹上来,随便找个地方藏着不是更好?然而杂毛小道却并不理会,而是过来找颜婆婆聊天,查探消息,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这瞎眼婆婆在灶房里面弄晚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说昨天有个老朋友有事情找她,就没回来了,今儿中午完事了,就早早地赶回来照顾婉儿了。

  我瞧着颜婆婆佝偻的背影,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那就是昨夜出现这突发事件,小镇所有的居民都被勒令宵禁,然而却有人眼巴巴地把她给请上了山去,便晓得她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瞎了眼睛的老太婆那般简单,难道李腾飞是给他发现了,然后扭送到地魔那儿去了?

  要倘若如是,外面的院子里不会埋伏着几百刀斧手吧?

  我这边心中忐忑,而杂毛小道却是泰然自若,跟颜婆婆聊着天,从做饭聊到做人,聊起了往日的总坛岁月,又谈到了婉儿的教育,以及她那个久未归家的儿子……这个家伙是街头摆摊出身,卖的就是个嘴皮子的功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跟谁都能够聊到一起来,而且旁敲侧击,不动声色。

  不过他厉害,那个瞎眼老太婆却也不差,虽然我从她身上瞧不出一点儿修行者的影子,但是言谈之中却颇为谨慎,滴水不漏,仿佛真的就是个养儿育女的老妇人一般,然而就是她这般作态,反而使得我更加怀疑,她的身份特殊。

  就这般聊着天,颜婆婆炒出一盘焖茄子来,让我端出去,我接过来,穿过堂屋往院子里面走,结果听到苏婉在院门口跟人说话,好像还在喊“妈妈”,我有些好奇,跨脚走出堂屋的木门槛,却见佛爷堂特使翟丹枫正蹲在院子门口,与小女孩苏婉说着话,而在她后面,则有一个上身赤裸、金光闪闪的光头佬。

  翟丹枫是佛爷堂特使,当初在莽山基地的时候,身份甚至能够和鱼头帮姚雪清、魅魔并立,我也不敢马虎,赶紧把手中的盘子往院子中间的石桌上一放,然后恭谨地上前招呼道:“属下见过翟特使。”

  翟丹枫瞧见我一本正经的模样,脸上露出了微笑,淡淡说道:“不必多礼,出外的时候我们在某一定程度上能够代表小佛爷的意志,但是在总坛,我和你们一样,并没有特使身份,只是诸多教友中最普通的一员,所以你这般客气,反倒显得太拘束了……”

  她说得如此平淡,仿佛自己真的就只是一个小人物一般,然而从她身后那个光头巨汉身上,我却能够感受到一股荒蛮之气,仿佛里面藏着头暴龙一般,有着这样的护卫跟随,我实在难以把她和什么普通教友联系到一起来。

  翟丹枫瞧见我在打量自己身后的那名光头巨汉,笑着与我介绍道:“伐阇罗弗多罗,也叫笑狮,最近这几天总坛有些不太平,所以他跟在我旁边,碰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也可以搭把手。”

  先前为了表示尊重,我只是匆匆瞟了一眼,也不敢仔细瞧,而翟丹枫帮着介绍之后,我这才认真地打量这个光头巨汉,他个儿很高,比我还高出两个头,一身结实的腱子肉,气势如山,魁梧健壮,仪容庄严凛然,面无表情的冷脸之上分布着许多蚯蚓一样的青筋,一跳一跳的,显示出强劲的脉搏,以及让人羡慕的力量。

  这样肌肉如岩的汉子着实让人敬重,我双手合在胸前,做了一个厄德勒的见面礼仪,躬身说道:“你好,强大的教友,我的名字叫张建!”

  光头巨汉笑狮并没有理会我,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旁边的翟丹枫笑了,说别介意啊,他们这些家伙就是这样的。

  听她这么说着,我终于揣摩过来了,所谓伐阇罗弗多罗,不就是号称“金刚子”,十八罗汉里面的笑狮罗汉么?我曾听闻小佛爷亲自训导了一批邪灵教中的天才后辈,作为佛爷堂的护堂武力,这些人就战斗力而言,并不逊于邪灵教的一流人物,优秀者甚至能够跟十二魔星中次末几位媲美,说得不会是这家伙吧?

  想到这里,我再打量了一下光头巨汉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球里面并没有正常人类的情绪波动,心中便多少明了,十二魔星这种恐怖的修为从来都是机缘巧合方才能成,便是王珊情这种磨难,也只是勉力登位,骤然间拥有如同他们一般的力量,相比也是付出了许多代价——比如此刻如同木偶一般的模样。

  我对翟丹枫的说法表示了谅解,面带微笑,领着她进了院子,问她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我本以为她是过来找我们的,然而却并非如此,经过小女孩苏婉在旁边的介绍,我这才知道翟丹枫竟然是她的母亲,也就是苏参谋的老婆。这身份着实让我有些惊讶,在我的眼中,翟丹枫似乎比我还小,没想到竟然已经是这么大的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不过翟丹枫却承认了这件事情,在脱去了佛爷堂特使的身份,她此刻也和许多母亲一般,满怀爱意地抚摸着苏婉小小的头颅,然后与我聊天交谈。她对我说,我和杂毛小道是已故闵魔得意的弟子,魅魔大人曾经跟上面汇报过,说高海军修炼《大自在观想六欲天心经》的造诣颇深,不出十年,便能够达到当年闵魔境界,堂内总执事秋水先生对我们很感兴趣,准备哪天见一见我们,不知道我们对佛爷堂是否有兴趣?

  “堂内总执事,秋水先生?”我有些疑惑。

  “嗯,是的,王秋水。秋水先生是佛爷堂的总执事,目前掌管了佛爷堂的内部运营,他也是佛爷堂唯一与掌教元帅面对面交流过的人。他对你们的经历很感兴趣,觉得如果你们能够入得佛爷堂,说不定会有更好的未来,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考虑的?亡夫曾经是佛爷堂的副总执事,所以在里面我多少能够说得上话,你们若有意向,随时找我。”

  翟丹枫亲切地招揽着我,然而还没有谈及实质,颜婆婆便在杂毛小道的搀扶下,端着饭食出来,瞧见她在这儿,脸色似乎变得不太好,生硬地说道:“你怎么又来了?”

  翟丹枫面对外人长袖善舞,然而对自己的婆婆却是格外礼貌,立刻站起来,微微躬身说道:“我来看一下婉儿,另外,秋水先生有事找你,想让你上山一趟……”颜婆婆眼皮一掀,有些不满意地说道:“人我昨天不是帮你们……算了,唉,连一顿饭都吃不成,走吧,走吧。”

  颜婆婆将饭食放在石桌上,然后摸摸索索地回到自己房间,带着一个古旧而散发着血腥气的木箱子出来,交代小女孩苏婉照顾自己,然后与我们说了几句话,便与翟丹枫等人离开了。

  瞧着走在最后的那个高壮汉子光溜溜的脑袋远走,我递了一块面饼给小女孩苏婉,然后问她,说你奶奶似乎不怎么喜欢你妈妈啊?苏婉点头,说嗯,我奶奶说我妈妈不守妇道,她想让妈妈在家里面照顾我,可是妈妈从来都很忙,比爸爸还忙,我和奶奶一年四季都很少见到她,所以奶奶不喜欢她……

  杂毛小道给苏婉的碗里面夹了一筷子闷得软烂的油茄子,说那你喜不喜欢你妈妈?

  苏婉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就有些波光荡漾了,说喜欢啊,她是我妈妈啊,谁会不喜欢自己的妈妈呢?而且她现在做的是大事,我可不能打扰她呢,等到时候做成了,那个时候妈妈和爸爸便都可以回来了,我们就能够永远在一起了呢。

  听到这孩子幼稚的话语,我的心情沉重,她倘若是知道自己妈妈所谓的大事,道路上浸满了无数的鲜血,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这一顿饭吃得乏味之极,有时候善良和邪恶只在一念之间,而看着这些人为了所谓的力量和教义,却要摧毁那些天真和美好,我心里面就无比沉重。然而这饭还没有吃完,便听到码头那边传来一阵巨大的喧闹声,我和杂毛小道立刻冲出院子,来到街上,瞧见人群朝着码头处涌去,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拉住一个人问,那个人告诉我,说听说抓到逃犯了,还是个耍飞剑的呢!

  我艹,李腾飞,你丫有必要这么拉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