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十二章 才脱险境,又入重围

第五十二章 才脱险境,又入重围

  这张腻得直流油渍的肥脸,正是地魔的头号手下肥猫,位居内务堂副堂主一职,是个连心肝儿都黑了的狠人,只见他一身血巾黑衣,坦胸露乳,神情模样,确实是早就有所准备的。

  我们从潜入到折返回来,前后总共没有超过五分钟,而进去救人的时间更是不超过一分钟,即便是碰到了什么机关,这家伙也断不可能这么快便知晓,由此看来,他应该是早就有所准备,埋伏好了的。而就在这铁栅门轰然关闭的那一刻,守卫室后面的那道铁门处传来了一声惨烈巨喊:“殿下,有埋伏!”

  这喊声如同受伤的野兽,随后便是一阵激烈的打斗声,洛飞雨把自家妹妹往我这边一推,那速度陡然加速了一倍,径直冲到了那道铁栅门跟前来,伸手一拉,结果铁门纹丝不动,上面却陡然冒出了一大串蓝色的电芒,蔓延到了洛飞雨的胳膊上,与之接触的手掌上面顿时传来一股焦糊的气味。

  洛飞雨收回手,紧紧一捏,劲力贯通,那些蓝色电芒便消失不见了,黝黑的手掌也变得洁白。

  瞧见洛飞雨这般手段,那头肥猫笑得更加惬意,然而脸上的肌肉却开始慢慢转冷,一双狭长的小眼睛里面迸发出寒光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亲爱的右使大人,你还是乖乖地放下武器,跪地投降吧。这样还可以保持你对等的待遇;要不然我可是要就地格杀了,哈哈,到了那个时候,你便是化作一具尸体,我也要好好帮你丈量一下,胸前的那对小白兔,到底是多少罩杯……”

  他笑得如此淫荡,洛飞雨的脸上却是寒若冰霜,指着那铁栅门问道:“这上面,你到底动了什么手脚?”

  “这个么,紫光云雷符,虽然只能坚持半个小时,但是这已经足够了,事实上,地魔大人的大部队马上就要赶到了。”肥猫嘿然笑着,胜券在握,然而他并没有高兴太久,洛飞雨听完他的介绍,居然还淡淡地说了一声感谢,接着身形一震,整个人都变得模糊了,而下一秒,她又倏然出现在了铁栅栏之前,飞起一脚。

  那铁栅栏一阵轰响,整个牢房都是一震,显示出她这一脚的威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之外。

  与这样威力对应的是洛飞雨,她竟然直接用自己的娇躯去撞那实质上已经凝成一道雷幕的铁栅门,结果在给那道门带来巨大冲击力的同时,自己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大半个身子居然都直接给灼烧成焦黑色,人往后跌飞而去。瞧见洛飞雨这般刚烈不屈,在我怀中的洛小北撕心裂肺地大叫:“姐……”

  在门外的肥猫也吓了一大跳,大声阻止道:“这符是在无尽深渊那儿用阴雷炼制数十年而成,威力巨大,你就算是丢了性命,也撞不开来的!”

  洛飞雨跌落地上,半边身子焦黑,然而很快附在她身上的魔虫立刻一阵蠕动,将那些被烧灼过的死皮和血茧吞噬,恢复原样,几乎没有一点儿停留,修长美腿一蹬,再次撞了过去。瞧见那铁门轰然作响,肥猫吓得脸色发白,连连后退,大声叫道:“疯子,你他妈的就是个女疯子……诸位,杀了她吧!”

  一声令下,甬道中有几间牢房铁门突然打开,立刻冲出一堆血巾黑衣出来,这些都是大牢的埋伏力量,粗略一看,差不多有二十多个。

  我回头看,洛飞雨还在撞门,这女人别看这外表就是柔柔弱弱的大胸美女,然而一旦发起狠来,当真是头疯狂的母狼,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洛飞雨猛然回头,嘴里尽是鲜血,一双眼睛里面杀意肆意,却瞧见是一字剑黄晨曲君。

  这个丑老头拉住洛飞雨那满是黑虫蠕动的手臂,一咬牙,然后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认真说道:“那个……美女啊,这东西我熟悉,不如让我来吧?”

  他故意表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不顾洛飞雨反对,一步跨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双手朝着铁栅栏抓去。

  那手掌刚刚一碰触到铁栏,立刻有大量的蓝色电芒生成,然后朝着他的全身袭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黄晨曲君陡然运气,竟然将那电芒导入自己体内,腹中也升腾起一个急速旋转的气涡来,隐约间,竟然与我的那太极阴阳鱼有着几分类似。

  这气涡将大量的电芒吸收,并且快速转化,变成了他本身的力量来。这过程就仿佛在充电,原本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一字剑竟然渐渐地又恢复了巅峰时期的气势来,而我从留在他体内的肥虫子那儿,感受到有大量无序的力量在横冲直撞,使得这个老头充满了危险。

  瞧见这一情景,肥猫大惊失色,朝着里面的那些血巾黑衣大声狂呼,我转过头来,瞧见二十多个身手相当不错的家伙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各类武器,刀枪剑戟,铺天盖地地攻袭而来。

  他们是狗急跳墙,我却也是兔子急了咬人,双方都急红了眼,自然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我手持法刀,双脚一蹬,便直接冲入人群之中,出刀如电,扫、劈、拨、削、掠、奈、斩、突,八法连绵,再配合凶猛的弹腿,鲜有能与我匹敌者。

  这些血巾黑衣都是内务堂精锐,他们倘若是在外面,群起围杀,或许还能够有所战果,然而在这狭窄空间里,正面接触的永远不会超过三人,形不成局部的优势力量,自然也不能将我们速杀。

  我以一己之力,挡住二十多血巾黑衣精英的攻击,反而斩杀了七八个,这等战绩放在张建这样一个平凡的家伙身上,实在是有些吓人,然而在现在这时刻却并没有人关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扇贴了紫光云雷符的铁栅门上去。

  而在几个呼吸之间,一字剑终于忍受住了那巨大的雷电灼烧之力,那瘦小的身子陡然膨胀了好几圈,然后伸脚一踹,那本来就被洛飞雨撞得摇摇欲坠的铁门直接踢得飞了起来,朝着门外的肥猫压去。这力量巨大,然而身为地魔手下的第一人,这胖子肥硕的躯体里有的并不仅仅是脂肪,还有巨大的力量,他双手一托,那铁门直接朝着斜上角飞去,深深插入顶壁上面,当在那一霎那,他双手一挥,竟然有上百道的飞针朝着这边凌厉射来。

  这飞针全部都用兽骨磨制,尖端呈现深黑之色,显然都是抹了致命的毒液,铺天盖地,这肥人一出手便是杀招,然而洛飞雨却似乎早就已经预料得到,从腰间抽出一块黑布,往前一兜,尽数收下,没有一点儿残留。

  洛飞雨防守,而那一字剑却仿佛吃了万艾可一般,一声大吼,随手抄起了地上一根铁棍儿,便朝着肥猫袭去,肥猫在邪灵教中也算是一流的角色,然而面对着气势如虹的一字剑,却也抵挡不住,三两下便不敌,给黄晨曲君瞅准了空隙,一招神龙摆尾,那三四百多斤的肉山就直接飞了出去,撞到在一堆刑具之间。

  洛飞雨用那黑布兜住肥猫的暴雨梨花针,让在甬道口堵住众人的我将洛小北扶开去,我闻令立刻扯着浑身发软的洛小北往旁边闪开,刚刚走出两步,便见那美女将黑布一展,一个斗转星移、借花献佛,一大堆骨针便朝着那一伙不要命扑来的血巾黑衣招呼而去;而另一头,她的手指微动,那柄漓龙真武飞剑也带着一声厉啸,准确地钻入肥猫的心脏部位,将那个出口成脏的大胖子性命终究。

  瞧着肥猫翻倒在刑具台上,双手望着天空伸出,口中吐着泡沫,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我莫名感到脖子一凉,这女人美则美矣,却是个带刺的玫瑰,一旦发起狠来,我是远远不及的。

  一大篷的骨针将追兵给堵在了监牢中,来路的甬道里还有拼杀声,洛飞雨让我照顾好她妹妹,而自己则一马当先,直接冲入甬道里去,而一字剑也是饥渴难耐,提拎着一根黑铁棍子紧随其后,我瞧见洛小北神情激动,但是却脸色发白,脚软,便躬身将她给背了起来,紧随其后。

  很快我便冲到了原先的那条黑暗甬道中,却见那气窗已然关闭,而大汉阿蛮给人砍成了好几坨热气腾腾的尸块,脑袋鼓溜溜地在地上滚着,旁边还有好几具倒卧的尸体。

  事情暴露,洛飞雨倒也果决,脚步不停,以秀女剑开道,一路厮杀,朝着正门冲了出去,血花飞溅中,我们终于冲出了山腹,刚刚出了大牢,瞧见外面的院子里人声鼎沸,到处都是火光和守卫,洛飞雨巡目而望,突然瞧见前方的火光中有一个颤颤巍巍的瞎眼老太婆,原本杀气凛然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了一丝悲伤,发苦地喊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