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十四章 鱼头陨落,骨龙浮现

第六十四章 鱼头陨落,骨龙浮现

  “小北!”

  正在疲于应付四面八方攻击的洛飞雨瞧见自家妹妹右手给绞成了碎块,那一股无名业火立刻将整个身子都点燃了起来,她的身子微微一震,前凸后俏的魔鬼身材此刻真的变成了魔鬼,先前收敛起来的幽冥变形虫开始从胸口蔓延而出,将整个人都覆盖住了,只留下一双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眼睛,愤恨地注视着这个世界。

  姚雪清本着除恶务尽的原则,想要将熟悉山门阵法的洛小北给直接刺死,然而那分水刺刚刚一递出,便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低头一看,那蓝光莹莹的分水刺尖被一股变幻不定的黑色魔虫给托住,而下一秒,一道拳风带着呼啸之声,赫然杀来。

  老鱼头如临大敌地去伸手去挡,然而双方一接触,便感觉这道拳势简直就是莫可抵御,还没怎么抵抗,身体便直接朝着后面飞去,撞倒了七八个人,直接砸进了灯塔的大门里去。

  将姚雪清击飞,洛飞雨感到一阵虚弱,这是强行催动魔虫而带来的副作用,她强忍着遍布全身的痛苦,跪倒在地,将洛小北扶起来,才发现洛小北全身上下的伤口无数,而最大的则是右手,手肘以下的手臂已经被高速震荡的分水刺给绞成了碎片,骨头给碾碎的痛苦将洛小北整个的神经系统折磨到了令人发狂的地步,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此刻脸白如纸,几欲昏死过去。

  然而令洛飞雨更心痛的是,自己这个妹妹不但没有闭上眼睛,竟然连一声痛苦都没有叫,而满是鲜血的嘴唇张合,一字一句地说道:“姐,我没事!”

  瞧见自家妹妹的惨状,洛飞雨满是魔虫覆盖的脸上逐渐凝固成了一个恶魔一般的表情来,在抖落了一些魔虫覆盖住洛小北右臂上面的伤口之后,这个女人将头仰起,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厉啸,就像是一头受伤的母狼:“啊……”

  这高频的声音在我们每个人的耳膜中鼓荡不休,每一个听到这声音的人都会感觉到一股钻入脑髓的痛苦,修为稍微低上一点儿的,甚至双耳流血,直接滚到在了地上,跟着痛苦嚎叫起来。然而这个时候的洛飞雨,她已然将桥头的这些鱼头帮帮众全部打落下水,而自己则朝着灯塔里面射去。

  石砌的灯塔里面一阵翻腾,却是洛飞雨与姚雪清交上了手。

  姚雪清是逼上梁山,心不甘情不愿,然而洛飞雨却是哀兵必胜,一心想要将这老鱼头给清蒸活剐了,好补偿自家小妹所受到的伤害。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与魅魔交上了手,对于我这个斩下她手臂、又欺骗和侮辱自己的小子,魅魔简直就是一腔怨恨,上来便直接用了杀招,

  那是一道黑绸飞卷,绸布似软实利,两边仿佛最锋利的刀锋,让人难以防备,而此刻的我,手上则是半根伤痕累累的方便铲,三两下,竟然给她逼得连步后退,应付不及。

  不过好在李腾飞此时却突然神勇了起来,将那除魔一抖落,竟然将魅魔手中这根黑绸割裂一大块,借着这时机,我朝地上一阵翻滚,让过了魅魔,跑到了洛小北的身边,朝着这倔犟的女孩儿问道:“小北,你还好吧?”

  洛小北的脸上全部都是黄豆大的汗珠,显然是痛得不行了,但是瞧见我过来,精神似乎又好了一些,说还行。当瞧见我看向她断了的右手,她下意识地往身后藏了藏,咬着牙说道:“放心,我对这里熟悉得很,这山门大阵,我一定会替你打开的……”

  替我打开?

  我心中一愣,来不及多想,瞧见一个身影朝着我这边砸落而来,伸手过去接住,却见这人是李腾飞,不过此刻的他胸口又多了一道伤口,鲜血翻滚而出,与前几日那道伤痕对称,形成了一个大大的“X”字,口中哼声说道:“我的封神榜,被抢走了!”

  李腾飞并不足以和魅魔相斗,而在前面的那一场血拼之中,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此番落败,倒也不算意外,瞧见这小子口中迸涌而出的鲜血,我的心里面也跟着疼痛不已,旁边的洛小北有洛飞雨的魔虫护体,便也不再担忧,大声呼喊着肥虫子前来,先保住李腾飞的性命再说。

  我这般叫着,突然灯塔里又是一阵喧闹,接着大门处一股浓雾翻腾,洛飞雨步履沉重地出现在门口,右手执剑,而左手上则平托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却正是那死不瞑目的姚雪清。她朝着旁边的洛小北挤出了一丝似哭一般的笑容,平静地说道:“小北,塔里面已经被我清理完毕,你去吧,这外面的事情,有姐姐给你守着呢!”

  她说得平静,然而我瞧见她身上那些魔虫光泽黯淡,身上又出现了好几个缺口,便晓得在塔里必然也是发生了一场高级别的激烈战斗,而姚雪清虽然死去,但却也给她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记和伤痕。洛小北经过这一番变故,却也再没有了半点儿迟疑,点了点头,勉强站直身子来,便直接冲进了灯塔之中去。

  洛小北去开启山门大阵了,而李腾飞也给肥虫子进入体内,维持住那即将消逝的生命,但是敌人却变得越加地疯狂起来,魅魔将抢夺回来的封神榜交给一个佛爷堂的执事,便带着一众手下,从狭窄的石桥上朝灯塔这边冲锋而来,打头便是那黑色绸布,比刀锋还要尖锐。

  与此同时,地魔也冲到了我的跟前,带着剩余的护堂罗汉、分庐庐主,蜂拥而至。

  这边码头的战斗已经惊动了整个邪灵小镇,无数打着火把的人从镇子里赶了过来,他们除了总坛的原住民外,还有此次集会中选拔过来的各地精英,这些人的加入使得我的对手成百上千的增加,至少那满满的石桥上面已经挤满了人,有的甚至等不及从桥上冲来,直接跳进河里,或者潜水,或者撑船,杀声震天。

  这些对手,论数目足有四五百号人,论质量,地魔、魅魔等一众邪灵教高层,都是当世间一流、超一流的高手,而扼守在这灯塔之下的,除了伤重欲死的李腾飞、魔虫黯淡的洛飞雨之外,便只有我一个人,还算是有些战力。

  就此时的这种情况,退无可退,逃无可逃,常人或者已然放弃了抵抗,直接闭目受死,然而此刻与洛飞雨并肩而立,看着这几百号人汹涌而来,我的心情却空前地宁静了起来,记忆似乎有些重叠,无数的画面在眼前翻滚着,感觉某年某月某一天,似乎也有这么一幅或者几幅场景,有无数的人手持刀枪,朝着我舍身忘死地扑将而来。

  原来我从来都是孤独的啊……

  当无数的记忆重叠在一起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前几日的时候,黄晨曲君似乎也是这般地战斗,鲜血飘零,人头飞起,无数的战意跨越了时空,与我紧紧相连在了一起,接着我的腰间一阵抖动,低头一看,却是杀猪匠那把碧绿石中剑在鸣叫。

  这“嗡、嗡、嗡”的颤抖声充满了对于敌人鲜血的渴望,那意念似乎蔓延开来,而我的脑海里突然有一头碧绿色的猛兽从意识深处浮现,它在咆哮、在怒吼,在向这世间表达着自己狰狞的战斗意志,而我身体里刚刚凝结而出的那剑元与之交相辉映着。

  下一秒,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那石中剑给握在了手里,一步踏前,口中高喝道:“血脉相承,一字剑!”

  那短短的石中剑轻轻刺出一剑,然而面对着这平淡的一剑,魅魔、地魔却是脸色剧变,朝着后面招呼道:“让开!”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石中剑尖一颤,化作了一道碧绿色的光芒,脱离我的掌控,朝着前方如一字飞去,我的意识迅速蔓延,那剑意在下一秒,竟然也飞出了百米开外,直接冲道了码头上面去,而当我收势,让石中剑折返回来之时,在我面前至少已经倒下了十来具尸体,而且其中还不乏高手,随同出现的,还有石桥上面那一道贯穿百米的剑痕。

  我这惊艳一剑直接将邪灵教众人给吓得停止了冲势,黄晨曲君在邪灵峰上的威势仍在,那记忆实在是太过于深刻了,而我这一剑虽然气势小了许多,但也颇呈规模,地魔、魅魔两人心有所防,脸色开始沉重了许多,使得攻势也稍微地收敛了一些。

  不过即便如此,在这般的人海战术之下,我们的阻挡也显得尤其艰难,就在我们苦战不退的时候,突然天空之上,传来了一阵喃喃之音,听到这声音,洛飞雨的脸色一变,朝前连出了几剑,然后扭头朝着茫茫的水面看了过去,大叫不好。

  我扭头一看,却瞧见先前洛飞雨骑着的那幽冥骨龙,竟然也出现在了迷雾之中,然后在水面上拍打出许多浪花,并且张牙舞爪地朝着灯塔这边扑将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