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十七章 大队人马,倾巢而出

第六十七章 大队人马,倾巢而出

  虎皮猫大人骑着麻绳儿降临上空,而石桥一震,骑着血虎踏浪而来的杂毛小道也跳到了桥上,先是看了一眼身后瘫软在地的李腾飞和洛飞雨,然后与我并肩而立,看着汹涌而来的人群,一脸歉意地说道:“兄弟,对不起,我来晚了。”

  连番的大战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太多太多的伤痕,而瞧着现在的这情形,杂毛小道便晓得自己已经错过了许多东西,再加上出于对我的歉意,所以心情难免有些郁积,不过我倒并不在乎,掂着久违的鬼剑,驾轻就熟地将其剑气暴涨一倍,然后淡然笑道:“没事,还不算晚,有得打呢!怎么了,路上有情况么?”

  按道理,杂毛小道既然能够潜出去联络大部队,再折返回来也并不困难,然而他到了此刻才冲进来,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方才会如此缓慢。

  杂毛小道的脸上闪过一丝愠色,点了点头,似乎不想多谈,说这件事情,我们回头再说。

  见他这般说,我便已经确定在山门大阵之外应该是发生了许多故事,不过此时却也不是详细解释这些事情的时间,因为对面的邪灵教众已经再次冲上可前来,一时间十几件兵器法器,乌央乌央的,都在我们面前招呼着。

  面对着这些家伙,我手腕一抖,那鬼剑便陡然杀出,携着我莫名的恨意,将前面这一群人那疾冲而来的攻势给生生压住,宛如那江中磐石,中流砥柱,任何妄图冲击而来者,要么身上的零件少了几块,要么就头颅飞扬,身首分家。此刻的我还不能够一心两用,鬼剑在手,石中剑便收入怀中,不过一字剑的剑意却充斥在我的心里,每当我出剑的那一霎那,便莫名其妙地被牵引,让我的剑更快、更疾、更匪夷所思,杀得前面的这一群家伙抵挡不及,纷纷后撤。

  然而我这攻势也仅仅只是海堤边的一处坚角,杂毛小道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上来便用杀招,那雷罚凝于头顶,一步踏出,然后由上而下地平平斩出一剑。

  雷罚剑刃上的虹光流溢,被激发而出之后,立刻在前方斩出一道狭长的真空地带来——虚空斩。

  这剑招蕴含了伦珠高僧破碎虚空的虹化能量,经过酝酿而出,但凡是挨着这块儿的邪灵教众,便会发现自己身体的零件莫名其妙地少了一点儿,或者直接陷入虚空之中,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甚至连那痛觉和鲜血,都好像没有存在过。

  狭长石桥,我和杂毛小道如两道江中磐石,迎接了一次又一次的浪潮拍打,而即便是受到了这样的压力,我们并肩而立,却还能够稳扎稳打,一步一步地向前移动,将敌人给反压回去。而与我们相反,在有着血虎守护身后的洛飞雨和李腾飞之后,骑在貔貅二毛身上的小妖和朵朵才真的算是大放了异彩。

  首先是如邻家少女一般的小妖,她高声吟唱着,无数碧绿色的光华从她的指间滑落,注入了黑黝黝的水中去,结果在几秒钟之后,一大篷碧幽幽的水草从水下茁壮膨胀起来,宛如怪物的触角,将这石桥给整个儿给缠绕住,密密麻麻,让人看了好不惊悸。

  那些正在奋力前冲而来的邪灵教众瞧见这些充满生机的滑腻水草,起先并不在意,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砍去,然而很快他们便发现自己手上那削铁如泥的刀刃竟然斩不断一丝又坚又韧的水草,反而是被这些疯狂舞动的水草给缠住身子,往着水边拉去。

  附着在水草上面的力量,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已经强得早就掉下水面去,然而对于这些身上有着不俗力量的修行者来说,即便是那草叶子两侧还呈现出锯齿状的倒刺,充满凶意,却也仅仅只是一个小麻烦而已,成效只不过是阻拦了他们前进的脚步。

  然而仅仅只是如此,那却也不能够体现出小妖的女王风范来,这异常美丽的少女将手掌往头上伸起,展露出完美到让人流鼻血的美好身材,然后将五指紧紧一握,那些疯狂的水草便开始朝着石桥之上急剧蔓延开来,先是紧紧箍着,然后力道越来越大。

  我们脚下的这石桥并非悬空,而是用巨大的石块先垒成石堤,又在这基础上面砌平而成,格外的坚固,所以在刚才那一番剧斗中倒也一直没有散架,不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它的根基其实也已经受损严重,此刻被小妖使用这青木乙罡之法,紧紧一箍,更多的水草顺着石头间隙往里面钻去,竟然将那坚固的石桥给弄得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呻吟声来。

  此刻地魔、魅魔虽然已经不见了踪影,但是并不表明桥上的邪灵教众没有聪明人和厉害的高手,瞧见这动静,一个胡子发黄的老者脸色一变,大声喊道:“不好,他们要将这石桥弄塌!”

  我们面前的这一堆人脚踏实地的作战,个个都是不畏人前,然而变成落汤鸡下水,特别是在这一堆疯狂水草的包围下战斗,却实在有些不妙,所以许多人都下意识地往后面挤去,而那个黄胡子老者更是腾身一丈,脚尖轻点人头,如同疾风,撤回码头。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身后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声,那条幽冥骨龙竟然从空中跌落而下,沉入了水中去,而两道身影则斜斜地朝着西面的田野飘去,这两位都是举世之间的高手,一跑一追,宛如疾电,即便是我,也几乎不能够用肉眼去捕捉。

  瞧见骨龙沉水,而自家的左使大人却被人追得亡命飞奔,正在与我们血拼的这些人并不会认为黄公望是在作战略性转移,而是给那个神秘的灰衣高手给打败了,正仓惶逃窜呢,顿时那胆气失去,更是往着岸上蜂拥退去。

  说句实话,人海战术足以碾压一切,平推所有,这么多一流、准一流的邪灵教众杀将而来,单凭我和杂毛小道两人在正面抵御,其实是难以对付的,然而对方胆气丧失,又根本没有人统一指挥,在受到挫折之后开始不自觉地往后撤离时,却也让我们缓过一口气来。

  朵朵朝着我们面前的那几个高手吹了一口幽寒冷气,将他们的动作延迟一些,然而看到这些家伙的性命给我和杂毛小道收割之后,一下子就从二毛身上蹦到了我的面前来,哭着鼻子喊道:“陆左哥哥,我好想你啊,我感觉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我、我以为我们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呢……”

  她哭得真切,软软的像那棉花糖儿,我刚才被血淋淋的现实伤得发冷的心,也逐渐地开始温暖了一些,摸了一把这小可爱精致漂亮的小脸儿,说怎么可能呢,我们又没有分开多久。

  “可是,可是……那个坏人说你可能都已经死在里面了呢!”朵朵吸着鼻涕说道,我一愣,正想问起,然而一直骑在二毛身上的小妖突然站起起来,这丫头好几天没见,居然已经长得跟我一般高了,一袭青春四射的白衣飞扬,双手高举,娇声大喊道:“破!”

  此言落下,已经达到临界值的水草猛然加力,疯狂翻转,而那百米石桥应声轰然倒塌了大半,好多没有及时离开的邪灵教教众随着崩飞的石头一起摔下水下去,继而被那些疯狂舞动的水草给直接按进了水里去。

  小妖一招,便将邪灵教的阵型给破坏无疑,实在是让人侧目相看,不过就在石桥断成好几截,那些水草正在疯狂缠绕着落水的邪灵教众时,突然有一个白袍女子站了出来,从手心处吹出一朵火焰,那火焰飘飘忽忽地落在了水里,居然直接在水中燃烧起来,将那些妖异的水草给尽数点燃,那疯狂舞动的水草仿佛浸满了油一般,刹那间燃起,将整个水面勾勒成了一片火海来。

  最让人惊讶的事情,是那火焰并不会伤到人,所以那些被水草束缚住的邪灵教众纷纷摆脱开来,然后游向了水岸。

  小妖摆了一个收尾的姿势,正等着我们的欢呼呢,结果瞧见这个结果,小脸儿不由得气歪了,瞪目瞧去,不由得惊讶地喊道:“南明离火?小丫头倒是有点儿本事!”所有的小伙伴中,这小狐媚子最是好斗,也不与我们多说半句,抽身而上,直接朝着那个玩火的白袍女子冲去。

  “小妖!”码头那儿差不多有数百位邪灵教徒,我心中担忧,大声喊叫,却阻止不急,回头看了一眼,让血虎守住洛飞雨和李腾飞,便于杂毛小道顺着仍然矗立在水面上的石桥墩子,朝着码头那边飞跃而去。

  当我的双脚落在地面上时,扭头一看,这码头已然混战成了一团,仅仅只是匆匆一瞥,我便瞧见大师兄集齐了麾下七剑、赵兴瑞、掌柜的以及好几个东南高手在拼杀,旁边还有好多见都没有见过的宗教局高手,大部分都穿着黑色中山装,少部分穿着道袍或者僧衣,西南局的洪安中、洪安国两兄弟、秀云和尚、王正一、朱国志、张伟国也在人群中出现……

  再之后,我瞧见了一个身形似幻影的家伙,出现在了我们身前的不远处。

  袖手双城,赵承风。

(明天早上没有,这个算明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