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十八章 血战不退,神剑引雷

第六十八章 血战不退,神剑引雷

  第一波突进邪灵教总坛的,都是宗教局的高手,差不多有五十多人左右,除了东南、西南两局之外,还有许多陌生的面孔,这里面最厉害的除了将邪灵左使逼得远走的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之外,还有几个人的修为也相当厉害,至少能够和当年的镇虎门张伯差不多,举手抬足之间,竟然隐隐有风雷之声。

  看得出来,此番前进邪灵总坛,想来宗教局也是调兵遣将,联络了许多高手前来助拳。

  不过即便如此,邪灵教堆积在码头的人手也足有四五百人,这里面有三成左右,都是邪灵教前来与会的精英骨干,个个都是有着一身本事,刚才只是限于石桥狭窄,并没有冲到前面来,此番宗教局的先锋部队各凭本事,登陆码头,他们也晓得此乃生死存亡之机,再也没有保留,将手中的法器一阵,或者驱鬼,或者舞巫,或者直接冲锋而来,疯狂得让人难以抵御。

  有些稍微弱势一些的中山装立足未稳,便给推得跌落下水,而那些在水中如游鱼的鱼头帮帮众立刻如食人鱼一般围上来,分水刺、渔叉、柳叶刀乱轰轰地上前招呼,一时间血染当场。

  真正到了这一刻,那便是不生则死的紧要关头,宗教局这边想要站稳脚跟,不被挤下河里去,而邪灵教想要将第一波先锋抵住,纠集火力,那都是需要拼了老命的,舍生忘死,没有人再能开了小差,手下留情,唯有将自己平生最厉害的一面给展露出来,要么拼,要么死。

  码头之上杀声震天,到处都是左右乱奔的人影,飚飞的鲜血和残肢满天飞扬,恶灵、毒砂以及激发而起的五色光华,将码头笼罩成了人间炼狱。

  瞧见宗教局的先锋部队有些力竭,步步后退,我与杂毛小道对视一眼,苦笑说问怎么就这些?

  那家伙嘴角一抽,说后面还有呢。我不再说话,将手中的鬼剑紧了紧,一步跨前,大声喊道:“孙子们,爷爷在这里呢,过来咬我啊!”

  我的挑衅就像掉进汽油桶里面的火星子,立刻起了作用,毕竟宗教局大举进攻邪灵总坛,主要还是因为我和杂毛小道指明了方位,再有就是让洛小北打开了山门大阵——不客气地说,我实在就是罪魁祸首,就冲这一点,将我给活剐了,都难以消除这些邪灵教徒的恨意,于是立刻有很大一部分人群朝着石桥接口这边攻击而来。

  经过一场血战,所有人的火气都已经提升上来,一出手便都是杀招,不过此时的我早就在朵朵的帮助下,装备完全,手上的鬼剑黑气荡漾,暴涨一倍有余,而且旁边是杂毛小道这等嫡传茅山的剑术大家,身后还有二毛、朵朵一起生死与共,哪里还会有半点儿迟疑?

  当下之时,我手中那鬼剑扬起,所向披靡,与杂毛小道如同两道尖刀,不断往里推进,一旦略有些气虚,便回返而来,这个时候二毛便英勇了,这头来自东夷杀阵的守护阵灵虽然不比在阵中凶猛,但是一身糙肉,却也能够挡住许多攻击。

  在这之上,朵朵双手挥舞,那些在空中呼啸而过的恶灵也与她战作了一团——邪灵教最擅长玩弄鬼魂,当日的浩湾广场可见一斑,然而这十数头厉鬼呼啸而至,却并不能够给朵朵留下丝毫印记,反而给这个脸色青黛的小鬼头儿给掌控在手上,不时以那高深的藏秘佛法给化解超度,魂飞魄散。

  战团不断移动,时退时进,我的身上不知道又添了多少伤口,突然面前的人一空,一把阔叶剑从我的面前挥过,我下意识地斩过去,凭空伸出一只手,抓住我握在鬼剑上的手腕,大叫:“陆左,是我呢,小心!”

  我扭头一看,却是一身黑色中山装的大师兄,此刻的他手上也有一把剑,这剑非金非石非玉非木,上面半点儿鲜血不染,即便是在这乱糟糟的战场,他也是闲庭信步,游刃有余,而在他的旁边,还有一身鲜血的赵兴瑞,以及七把进退有度的北斗七星剑。

  这九人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血肉磨盘,将周围那些邪灵教徒给不断碾压,不成模样。

  大师兄刚才出手挡住我进攻的那一招,简直就是精妙绝伦,让我晓得他的修为或许还在我之上,不过他一触即收,倒也没有与我较力,而是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吧?”我摇头,说我没事,不过那边倒是有两个重伤员。

  大师兄顺着我的手望了过去,瞧见远处石桥上的洛飞雨和李腾飞,心中明了,挥手吩咐道:“兴瑞,你来接替天璇星之位,尾巴妞,你去那边,看看能帮上什么忙不!”此言一出,赵兴瑞浑身一抖,神清气爽,举剑致敬,应诺,而尹悦则从七剑之中脱离开来,朝着河中的石桥那边飞奔而去,隐隐还有声音飘来:“小杂毛,让你家大狗识相一点啊,要不然,姐姐我可就直接把它踹水里去了啊。”

  这码头上的战斗十分激烈,每多一人,都能够多一份力量,然而大师兄却毫不犹豫地将七剑中实力靠前的尹悦给抽走,去保护石桥那边的伤者,说实话,这行为实在是让我和杂毛小道感动,当下也是更加卖了气力,与东南局这边合为一股,反复冲杀。

  此战激烈,舍生忘死,无数的人倒下,却又有无数的人挣扎着站起来,继续前冲,虽然宗教局这边前批登陆的有许多高手,甚至有几个老道士看那实力,竟然也不比一字剑差上几分,然而邪灵教这边终究还是占着人数和主场的优势,在登陆之后,更有源源不断的邪灵教徒从小镇以及邪灵峰上赶来。

  这些人,可都是那狂信徒,高唱着邪灵教的教义,慷慨悲歌,集体冲锋而来,竟然将我们给不断地逼得后退,一直被压到了码头的湖畔边。

  一阵拼杀之后,我们这边的情况倒也不妙,七剑之中,赵兴瑞、白合、余佳源和董仲明相继受伤,特别是白合,右手给一个长相极为猥琐的老头儿用一根骷髅头砸中,整个臂膀都给阴气腐蚀,肿出了好大一块,只有换手用剑,破绽百出。随着时间推移,七剑不得不转攻为守,护住我们的两翼,而由我、杂毛小道和大师兄作为主攻方向,步步推进。

  在坚持了好一会儿之后,杂毛小道见宗教局的势头不妙,稍微思索一番之后,转头朝大师兄喊道:“大师兄,让七剑护住我!”

  大师兄对杂毛小道的话语绝对信任,立刻下了命令,然后左右一看,有些犹豫地问道:“在这儿,能成么?”杂毛小道将雷罚举起来,一脸自信地说道:“威力应该没有想象中的大,但是也足够挽回败势了。小毒物,将朵朵叫回来吧!”

  我瞧见杂毛小道挺剑而立,心中晓得他准备引雷了,于是将空中与那些恶灵缠斗的朵朵唤下来,藏入槐木牌中,至于小妖,那小狐媚子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也管不得许多。

  杂毛小道一直在关注着我这边,见朵朵一入槐木牌,立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这一口气吸得恐怖,站在旁边的我霎那间感觉那空气稀薄得跟那青藏高原有得一拼,接着这个男人脚踏着传承至陶晋鸿那儿的罡步,口中念念有词道:“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这口诀念得似缓实疾,每一字都仿佛在勾动九天之上的雷意,当念至最后一段话的时候,黝黑的天空之上突然有轰隆隆的雷声响起,凭空而出了一块圆镜一般的雷池,正在奋力拼杀的许多人不由自主地仰头瞧去,却见一股如山峦一般的力量跨越空间,正遥遥引来。

  “赦!”

  杂毛小道腾空而起,将雷罚指向了我们左边那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圆镜一般的雷池之中立刻窜出数十根蓝色的电芒来,根根如小儿臂膀那么粗,狂蛇乱舞,霎那间,直接从青天之上贯注下来,落在了杂毛小道所指之处。

  那场面,简直就是——轰!

  轰隆隆!

  杂毛小道自从获得茅山掌教陶晋鸿嫡传的正统神剑引雷术,威力便在逐步地增加,尽管在这总坛之处受到了许多限制,但是轰落下来,也让人心中震撼。当那数十根电蛇砸落而下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依然感觉到一股耀眼的光芒,将整个视网膜都刺激得一片白茫茫,而当雷落之时,整个天地都在一震,接着我感觉到巨大的劲风朝着我的身上吹来,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朝着后面跌倒,躺在了一滩温热的血肉之中。

  当我挣扎着爬起来,再次朝前看过去的时候,却见左边的这一块区域里青烟袅袅,四下漆黑,好多焦炭一般的邪灵教徒还在原地矗立着,保持着原来四散奔逃的姿势,不过此刻也早已被轰击得魂飞魄散了。

  杂毛小道这一手将我们左边的一大片区域给清理干净,使得整个宗教局的先锋部队压力顿减,一个青衣老道挽着拂尘从我们的身边越过,深深地吸了一下鼻子,讶然说道:“这……可是茅山掌教的不传之秘,神剑引雷术?”